REDBALL

恨毒校园网

【电锯惊魂】《地下室》(戈登/亚当,短篇完结)

蓟犁:

  《地下室》






  A:我跟踪你。在闲暇时,或是难以入眠的夜晚,我开上旧车,带着相机驶向一个黑暗的秘密。


  L:这我已经知道了,说点新鲜的。


  A:像是?


  L:像是谁雇的你?


  A:假设真有人雇了我,我也记不清了。


  L:所以你最初跟踪我纯粹是出于兴趣?


  A:这里太冷了。


  L:别岔开话题。


  A:如果我说是,你会信吗?


  L:继续说,说不定能说服我。


  A:那就这么办吧,正如你所见,我是个摄影爱好者,某天突发奇想,打算找个特定目标进行长期跟踪拍摄,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L:不。


  A:你到底想要什么?


  L:所有细节。


  A:我不知道从何说起。


  L:好好想想。


  A:我想起一个沉闷的午后。


  L:那个午后发生了什么?


  A:我开着车,打算到一家摄影工作室去办事,事并不急,所以我开得很慢。你想要更多细节吗?我想想,我想起在微风中轻轻摇晃的绿色树影,有一小段路,充满了奶油爆米花的香味……你喜欢爆米花吗?我不喜欢,但不否认香味很棒。天气很热,空气又湿又闷。我想起更多细节了,我记得有一个骑着摩托车的人呼啸而过,险些撞上我的车,我记得我暗自诅咒他在下一个路口出车祸,但显然是没有……你还想听更多细节吗?


  L:继续。


  A:你真无趣,好吧,总之,你那时坐在一家露天咖啡馆中。我不知道在那样的天气里,你为什么还要坐在热气腾腾的室外,虽然有遮阳篷,但也说不过去。其他人都在室内,你就那么孤零零地一个人坐着,我觉得很有意思,或许能从中发掘出什么故事,那是我给你拍的第一张照片。


  L:第二张呢?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A:如果我说是巧合,你会信吗?


  L:别再问我信不信了,就当你说的全是真话吧。


  A:我那时还不知道你会成为我的长期跟拍目标,我对你没有兴趣,第一张照片只是纯粹的随手一拍,但我又遇见了你,在你任职的医院里。我是去探望我的一位朋友的,他在拍摄街景的时候不慎从大楼的施工架上摔了下来。我在走廊里和你擦肩而过,你不认识我,我却认出了你,那张照片还被我挂在架子上,我忘了取下来。


  L:听上去很合理。


  A:因为它是真的。之后,我才开始考虑将你作为跟拍对象,我那时还有好几个备选呢。不过,他们对我而言,缺乏一种东西。他们都是我住的那个街区的居民,他们缺少一种神秘性,而你,你就不同了,你来自中产阶级家庭,那是我认知中所缺失的一部分。


  L:你意识到你带着偏见吗?


  A:每个人都对自身以外的群体带有偏见,医生,别说你对我这种人没有偏见。


  L:继续说。


  A:我戳中了你的痛处,是吧?我不否认,在我那小小的跟拍计划中,有着一份对中产阶级的偏见,就像我前女友说的那样:愤世嫉俗。我迫不及待地想发掘出黑暗的秘密来,好撕碎你那道貌岸然的外衣。你不得不承认我是成功的。


  L:你把你自己也搭进去了。


  A:这取决于你接下来要做什么,医生?


  L:你在害怕。


  A:我不害怕。


  L:你在掩饰。一小时前你还又哭又闹地求我放你走。


  A:我已经不哭不闹了。


  L:回到正经话题上来吧,继续说。


  A:我口渴了。


  L:再透露点,我就给你水喝。


  A:你想听什么?


  L:你的第一次跟踪经历。


  A:没什么好描述的,真的。我挑了个日子在地下车库等着你,等得有点久,我猜你在加班。然后,你上了车,我远远地跟着,就这么简单,我得到了你的车牌号,知道了你的家庭地址,跟拍就这么开始了。


  L:乖乖呆着,我去给你倒水。


  A:我还能去哪儿呢……等等,那不是厨房的方向,你该不会打算从马桶里舀水给我喝吧?


  L:你果然知道厨房的方位。


  A:……该死。


  L:你潜入过我的家里,是吗?是什么时候?白天?还是深夜时像个贼那样翻窗而入?


  A:我要喝水。


  L:我差点忘了……喝吧。


  A:够了,咳咳,够了,好吧,好吧,我会告诉你的,但事情不如你想象的那样刺激,因为我没那么大胆,我可不想惊扰你们一家子,让你们把我扭送到警察局去。而且你大可放心,我没盗走什么财物,再说,这个想法起初也不在我的计划之内。


  L:说说理由。


  A:那时我进行跟拍已经有一段时日了,起初的兴奋劲头已经过去了,至少在那段日子里,你是个该死的自律的人,自律且无趣,但我想要的可不止这些,我得想办法了解得更深入,所以我来了。那真是完美的一夜,你和你的妻子带着女儿出门了,你们精心打扮过,所以我猜你们是去赴宴的,不会在短时间内回来。不过,说真的,那夜我没有做好闯入的准备,只是想绕着屋子随便看看,假如我没有发现那枚藏在花盆底下的备用钥匙的话——你们真的得换个地方藏备用钥匙了——绝佳的机会加上绝佳的运气,简直是上帝在向我伸出援手,我怎能拒绝?


  L:你在我的房子里做了些什么?


  A:没什么,到处看看,参观了一番,就完事了,我说过,我没有盗取任何财物。


  L:就这样?


  A:你到底有什么毛病,哥们?你以为我是那种变态杀手,非要在房子里做几件耸人听闻的事才行吗?可我只是个普通人。


  L:一个以跟踪拍摄他人取乐,窥视他人私生活的普通人?


  A:普通和道德高尚没有直接联系,每个人都有他们自己黑暗的秘密。


  L:之后呢?


  A:之后……我发现了自己的错误,我过于关注你下班后的那段时间,却忽略了你在医院内部的行为和休息时间的去向。摸清规律后,我发现了一件事。


  L:我猜是我知道的那件事。


  A:还能是什么事呢?你做得很不严谨,我想忽略都难。


  L:你知道的,你可以拿着那些照片来威胁我,索取一笔封口费。


  A:我想过,诱惑很大,但那不是我做这件事的理由,我不想中断拍摄。而且,说真的,那种行为算不上稀奇,如果我因为一个不算稀奇的理由而中断拍摄,就太亏了。当然,我的确缺钱,所以,我还是犹豫了一阵子的。


  L:在这件事上,你倒算是个有毅力的人。所以……你怎么看待后续发展?


  A:说实话,出乎我的意料。你走进那间小旅馆的时候,我还以为一切如常,没想到,在那之后事情就结束了,很长一段时间里,你又变回了那个自律无趣的人。


  L:我是到那里同她作了断的。


  A:都没有什么意义了,到头来你妻子还是发现了。我一直搞不懂她是怎么发现的,或许就像大众一直传说的那样,女人的直觉?或许没这么神秘,只是你隐藏得太差劲。噢,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跟踪者,我没办法知道你们的所有细节。


  L:你当然不可能知道所有细节,你这个无耻的小偷。


  A:我说过,我没偷走过任何东西。


  L:你偷走了我生活的影像。


  A:我们能继续用正常的语调谈话吗?


  L:你还知道些什么?


  A:我一时想不起来,都是些很零碎的东西,又没发生过什么大事,对吧?除了出轨和离婚,但那两件事你比我清楚多了。其他的……听上去有点可笑,像是你常去的影院,你观看过的电影,你最喜欢的餐厅,你点得最频繁的那种饮料……


  L:这可真是让我有点惊讶了。


  A:我说过,这听上去会很可笑。


  L:我不觉得这很可笑。那么说说吧,这些“可笑”的信息在你看来有何意义?


  A:还能是什么意义,哥们,意义就是填充我自己的生活。我就这么承认了吧,我的生活就是一团糟,没什么好掩饰的,我已经不在乎了。


  L:你真可悲。


  A:随便吧。


  L:是我主动提出离婚的,我坦白了出轨的事,她当然勃然大怒,却不惊讶,她说她早就看出端倪了。有些事是瞒不住的,大多数事都是瞒不住的,比如出轨,比如你今天坐在我面前。


  A:我觉得这还不算太坏,至少你没有一枪打死我,或是把我关到哪个地方自我腐烂。


  L:或许我接下来就会这么干了。


  A:如果你想干,早就干了,但现在已经来不及了,我们谈得太多了。


  L:你说得对,我们谈得太多了。


  A:你打算怎么做?砸烂我的相机,把我送进警察局,或是就这么放我走?还是像你说的那样,在我身上实施一些犯罪行为?


  L:我还没想好。


  A:在这当会儿,我能要支烟抽抽吗?我知道你不抽烟,我自己带着呢,就放在口袋里……对,就是那儿,还有打火机。没有?可能在另一个口袋里。噢,太好了。


  L:抽吧。


  A:你可以松开我的一只手,我没办法对你出手的……真费劲,感觉就像个婴儿。


  L:你描述得没错,像婴儿……你睡觉的时候就像个婴儿,你趴在枕头上,脸颊给压得扁扁的,就像个婴儿。


  A:……我非常肯定,你描述的不是我昏迷时的模样。


  L:大概吧。


  A:说点什么。


  L:说点什么?


  A:你开始让我感觉毛骨悚然了,你说我熟睡时像婴儿是什么意思?


  L:就像你说的那样,每个人都有自己黑暗的秘密。


  A:我不明白。


  L:就像地下室。地下室是房子最隐秘的部分,你知道这栋建筑的地下室在哪里吗?我打赌你不知道,有时连我自己都会将它遗忘。


  A:我还是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L:你得拿东西交换。


  A:什么?


  L:你坐在这里向我坦白,为的是交换人身自由,如果我向你坦白,你又有什么可给我的?


  A:我不知道。


  L:好好想想。


  A:你想一枪打死我?我可不会拿我自己的性命来交换。


  L:不。


  A:我想不出除此之外,你还需要什么。


  L:我要你留下来。我会解开绳索,但你得留下来,就一晚。


  A:留下?


  L:没错。


  A:你打算做什么?


  L:你别多想,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也许只是喝几杯酒,看会儿电视,顺便听听拉塔塔的歌。


  A:拉塔塔!那是我最喜欢的乐队!


  L:没错。


  A:你怎么知道?


  L:这就是我要坦白的部分。


  A:先解开我的绳索……行了…… 我完全被搞糊涂了,你打算坦白什么?


  L:一切。就从我第一次潜入你住的公寓开始说起吧。




  END



评论

热度(26)

  1. REDBALL奥克西里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