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BALL

恨毒校园网

[闻绝]电子竞技不玩泥巴

lostwand:


  
  
  
• 题目和正文无关【。
• 除了谈恋爱谈恋爱谈恋爱以外没有剧情。
  
  
  
  
========  
  
[闻绝]电子竞技不玩泥巴  


    
  
  
  
  我爱你。
  他闭上眼,笑了一下。
  那时候真是年轻啊。
  
  
*  


 


小绝  20:21
闻香啊,下个月7号那个游戏展你去不去?


 


闻香识  20:21
周六啊?去
什么时候出票?


 


小绝  20:23
明天
你要去的话我就帮你票一起买了啊?


 


闻香识  20:24
好呀!
  
  
  
  
  “大晚上的发什么神经?乐得一颠一颠的。”他右手边的室友探过头来,“我看你这没直播啊。”
  “没事没事。”他有点心虚地在对方看到之前把聊天窗口最小化,留下刷到一半的微博首页的妹子们。
  “又在看这个啊。”致力于三次元爱情动作片女神的资深老司机不屑地看了眼半个点都不露的p站妹子图,“怪不得都说闻香识没女人。”
  “你怎么也开始玩这个梗了。”他头也不回,鼠标游移了一下,双击桌面上守望先锋的快捷方式。
  
  


*  
  
  “你还想追我你永远也追不上。”
  “如果你发现我不见了,我肯定是在后面。”
  他在录泰坦陨落时对追他的敌人说过的话。他曾经对小绝说过的话。
  
  
  
*  
  
  
  小绝问过他那个分p名的意思,在他发出去视频的第二天,双排开黑的时候。
  他含糊地回答:“笨笨说我跟你打就不爱他了嘛……”
  即使是早就准备好的回答,真正出口的时候还是心虚得降了音调。
  所幸对方也没太追究,“哦”了一声就哎哎哎地控制着躺倒在地的角色喊起来“闻香救我,闻香闻香救我救我”。
  他端着枪,视线扫了一圈,赶紧一矮身猫到小绝身边拉他起来。
  
  
  
  老e曾经拍着他的肩说照顾KB和小绝这两个熊孩子辛苦了,他愣了一下笑着说没有没有,他们两个怼上的时候才熊。
  带着点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失落。
  是啊。他想。
  我对你来说,算什么呢。
  在我想和你一起玩的时候,我们的角色处在同一局游戏里的时候,不管是队友还是对手,你也会兴奋到全身发冷、控制不住地颤抖,就像我一样吗?
  除了那些自作多情的臆想和猜测,我们之间……
  他说不出口的私欲在某一天突然把他从美梦中敲醒,睁眼的瞬间才发现自己已经走到悬崖边缘,被刮骨的风剜得生疼。
  ——“兄弟哎。”
  记忆里很年轻的声音给了他答案。
    
  
  
  后来那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梦到小绝说闻香,闻香我求求你,你就当什么也没说过,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
  他在梦里看不清的眼神被对方喉间的恳求搅得天翻地覆,梦外从没听过的音调言辞居然真实得彻彻底底将他震碎。
  他想何必,何必等到这画面真正到来的那一天,他从来不想那个孩子有开心以外的任何情绪,况且如果真到那时他们能否做朋友都是未知。
  醒来之后他把手贴上自己左胸口的位置,觉得身体疼得要命,但好像真正作疼的部位又不是那里。
  那个只凭我爱你就想着要对未来负责的年轻人,曾经用最大胆的方式宣告自己隐秘而不得的感情,怀着微弱的希望想对方会不会能明白,能给他一点回应。
  ——如果能回到那个时候……
  不,还是不要回到那个时候。
  
  
  
  他想小绝可能是知道的。
  在我爱你那个分p视频发出去的一周以后,对方发的双人GMOD,如果不是问心无愧,就是真的有所察觉,示意他们还是做一起玩游戏的基友比较好。
  这只小绝其实比平时在视频里的卖萌卖蠢要聪明得多。
  ——反正怎样都是自己没戏。
  他顶着满腹心思和压力等了两个月把我爱你改成了一串省略号,然而却显得更加欲盖弥彰。
  
  
  
  
  
*  
  
  他带着KB双排的时候KB问他,最近怎么不跟小绝一起了?他“啊?”了一声,说有的时候不方便,小绝……也没叫我。
  KB有点踌躇地说,是不是因为我在所以没空位啊?
  小绝自己也有队友啊。他顿了顿,忽然了然地笑了,说KB你是不是想跳车了?
  “诶、我不是这个意思……”
  “最近是一直翻车,”闻香识说,点了点头,“嗯,是不能再拖着你了,正好我也不太想玩这个游戏了,反正笨笨不在,就换个游戏吧。”
  KB后来似乎是发出了一些什么声音,但他没有听进去。
  其实他不是很看重跳不跳车的问题,不管是KB打得不舒心还是想和自己的朋友去玩,他不是很想让对方感到为难。
  对KB、小绝都是一样的。
  他们年龄差不多大,但他似乎从很早的时候就不自觉地会为别人多想一点,怎么站在施而不是受的立场上照顾别人,怎么让朋友感到开心,说和做,久而久之就变成性格里很自然的一部分,然后被依赖,被喜欢。
  只可惜不是同一种喜欢。
  最后他和KB一起去排了彩虹六号。
  
    
  
*  
  
  
  
  
  他盘算着第二天要穿什么衣服,心情好得头上可以开出花,手机突然响起来,他一边说着“什么鬼……”一边转回头,看着屏幕上的来电显示觉得大事不妙。
  压榨无辜学生的煤老板,他跟着做课题的导师。
  “明天有个会,你过来一趟吧。”
  我靠。他默默骂了一声,一边搜肠刮肚想着推托的理由。
  “呃,我明天……”
  “本来是没想叫你的,刚才项目合作的两位专家说也会来,就在学校,你过来帮个忙,也可以学点东西。”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
  课题已经临近尾声,最近跑办公室的频率也不算高,导师简单粗暴的开门见山,大概根本没想过他会想拒绝。  
  他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拒绝,满腹怨言,还是咬了咬牙答应下来,“明天几点?”
  “你十点过来做一些准备工作,然后我们工作午餐,下午开始会议。”
  “……好的。”
  他算了一下漫展和小绝会停留的时间,然后发现好像实在没办法折衷,只能点开小绝的聊天窗口,切换输入法。
  “我导师明天喊我去做事。”
  附带一个难过的表情。
  小绝的省略号回得很快,他还在看着屏幕组织解释措辞的时候就收到了跳出来的语音邀请。
  他点击接受。
  他等了一会,几秒后对面的声音差点吓得他把耳机飞出去。
  小绝说,“那我也不去了。”
  ????????
  他愣了一下,把思路理清后心脏差点自作多情地直接原地起飞,他动了动嘴唇,勉强维持正常说话的音调,“票都买了。”
  不知道是不是劝说的言语。
  小绝沉默了一会,他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对,压下想追问的心情,安静地等着。
  “JOY今天发了张照片,和黄旭东孙一峰一起吃饭。”
  那边出声了,他几乎能透过声音看到小绝垂下的犬类耳朵。
  “我有的时候想……”
  小绝很少在他面前露出这样的情绪。
  闻香识坐在电脑前,在明白对方心情的一瞬间变了表情,然后无法避免地觉得有点心疼。
  他知道这个人在怀念那个穿蓝白T就去上电视的自己。
  如果有这样的平行世界,绝宗从水友打到职业,叱咤风云,最后登上世界比赛的舞台,受众人瞩目,那一定不会认识混着战队玩fps的自己。
  他猜测过很多,关于绝宗时代的小绝的事,最后都以“还是现在最好”作为一切的收尾。
  “打得太菜”、“真的是只鸡啊”,似乎不管是哪位选手都曾经被如此评价,电竞圈率性的嘲讽总是冲得太前,这么年轻的孩子,他很难想象小绝会怎么对待加诸于身的褒贬解说。
  他想小绝或许会想念那个时代吧,会不会后悔,想重新选择,继续沿着星际职业选手的道路走下去……那都是很正常的事,那样的人生也很好,当然很好。
  只不过是没有自己的人生。
  “我觉得你这样挺好的。”他低声说,声带染上一点含糊不清,然后他笑了笑,自己都觉得这样的说法很无力,“开心就好了。”
  
  
  
  
  去不了……也好。
  盛满容器快要沸腾的感情,也该留出时间来冷却一下。
  他想什么喜欢不喜欢,爱不爱的,不过是把自己的私欲用文艺的包装纸裹起来,自欺欺人地忽略已经变质腐烂的本质。
  连这么普通的对话都会千回百转地多出这么多心思……真是没救了。
  ——所以在一切变得无法挽回之前。
  
  
  
  
  他分析得清清楚楚,第二天开会的时候还是走神走得一句话都没听进去。
  “你还好吧?”
  坐在他旁边的同专业的学姐有点担心地投来关心的眼神。  
  “没事没事……”他拿起手边的矿泉水掩饰尴尬,眼神一边到处游移一边找话题,“我觉得,那两个专家……”他自觉屏蔽后半句那两个专家说的都是什么鬼我怎么什么都听不懂,一脸你懂的看着学姐。
  学姐一脸哆啦A梦吃惊的表情看着他,“没想到你这个直男也看得出来啊?”
  啊?
  啊抱歉我不是直男……不对这是智商的锅吧,跟直男有什么关系。
  他一直很钦佩的、同专业的学姐把头往他这边靠了靠,用手掩住口,压低声音,“那两个人是一对哦。”
  他一口水噎住,拍着胸口拼命咳嗽起来。
  专家A看过来,一脸和蔼地问他没事吧,他一边猛烈咳嗽一边摆手,肌肉强行扯出一个僵硬的笑。
  学姐给他顺着背,小声问他,“你应该不歧视的吧?”
  “……不歧视。”他缓了缓神,很认真地回答了。
  他想说这有什么好歧视的,本来就是个人的选择,或者说学姐,这么劲爆的八卦你都知道……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忍不住翻出手机,突然很想给小绝发个消息问问现在在干什么,为自己的失约再说点什么弥补一下。
  手机顶端通知栏先一步推送了特别关注的微博。
  【@小绝QAQ:特别关注:被闻香鸽了,只能自己在家单排了。】
  他知道这条微博有多少卖萌给粉丝看的成分,却忍不住觉得鼻子有点酸涩。
  本来今天可以一起去游戏展的,本来今天可以一起去打游戏的……
  是他爽约了,单方面搞砸了这场约定,现在却和小孩一样抓着“本来”这种词不放。
  ——他想和小绝一起玩,什么都好。
  等他回过神的时候已经跟导师示了意出来到无人的走廊上,会议室外是正常的夏季气温,额头颈部在第一时间升温,热得发烫。
  电话已经拨了过去,他拿着手机的右手控制不住地轻微颤抖,某种强烈的情感涌上喉口,胸腔气压上移。
  ——他想被依赖,在小绝因为往事而心情不佳的时候,他想做点什么。
  “小绝。”
  他听到自己的声音意外地冷静,“你现在在哪?”
  “啊?”对面显然是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懵逼状态,“我在家啊。”
  刚刚发完微博……现在应该是在家刚刚打开游戏,不知道是不是在直播,或者有没有打扰到他争夺目标点。
  其实都是多余的问题。
  ——他想见小绝。
  “我现在过来。”
  
  
  
  
  
  
  他拿着很久以前记下的小绝家的地址,下了地铁一路开着导航就找过去,中途没回宿舍,包里还背着开会用的记事本。
  小绝给他开门的时候他的内心几乎和小绝一样是有点懵逼的。
  ……算啦,顺其自然了。


  
  
  ——所以他们的顺其自然就是,小绝找了台笔记本电脑给他,他犹豫了一下,说我最近好久没玩守望先锋了,你应该带不动我了,不如杀鸡。玩屁股不如杀鸡。
  “杀鸡?好啊好啊。”小绝说,打开steam以后眼神就不住往闻香识的屏幕方向飘,“那要是我们两个,一个人一个鬼怎么办?”
  “你别看。”他点开游戏,接受了小绝的邀请,然后他听到小绝的声音。 
  “哎闻香,问你个事啊。”
  他“嗯?”了一声,下一秒就咳了一下直接吆喝起来,“谈人生啊?新鲜的毒鸡汤便宜卖喽——”
  ——蛇精病晚期的条件反射行为。
  “你为什么会喜欢二胡?”
  哎?关于我的?
  “小时候报了班就学了呗。”闻香识说,“怎么了?”
  “哦……我觉得二胡不适合你啊。”小绝鼠标晃了一下,给屠夫技能加了点,“听起来太惨了。”
  “那我改天给你拉个喜庆的。”他很自然地接上去,一本正经地数喜庆的二胡曲,“赛马啊,赛马啊,还有赛马啊,啊,之类的。”
  他这边跟报菜名一样地报了三遍赛马,游戏里一开局就和小绝撞了个正着,绕了两圈实在比不上杀鸡走位早成人精的上海电锯小巨鳄,他一边看着自己被挂上钩子一边叫惨,“这么倒霉……你没有看我屏幕吧你。”
  “神TM看你屏幕。”他开了电锯往已经半死了的人身上划拉一下,满意地听到一声惨叫。
  两台电脑同时传出角色的痛叫,听着实在是有点惨,闻香识看着电锯鬼离开的背影控诉,“鞭尸,你也太鬼畜了。”
  “这有什么关系,”小绝在地图上冲刺了半天没撞到人,眼神偷偷瞄了一下闻香识的屏幕,满意地看到没有人来救,“香香你死了以后切到观战视角给我报个点。”
  “强行双排。”闻香识说,换了个相当正经的语气,“电子竞技没有开黑。”
  “电子竞技什么都没有。”小绝的视角换了个方向,又溜达回去,从挂着闻香识的钩子旁边走过去,“哦你之前是不是一直在和KB玩啊?”
  “KB啊,”闻香识说,“KB跳车了。”
  “什、么——?”小绝把疑惑的语调拖了个千回百转,“KB连你的车都跳?”
  他回想了一下无数个分数条往回掉的凄惨画面,替某个时刻不在中枪的人解释了一句:“翻车翻得太惨了,为了保护他也得把他推下去啊。”
  小绝眨眨眼睛,想也不想,“那肯定是KB太重了。”
  就算知道说这话完全是为了欺负KB,他还是愣了愣,觉得有点不是滋味,忍不住小声追问了一句,“那你上我车吗?”
  语气很自然,表情却掩盖不住地僵硬。
  所幸房间里的另外一个人完全没有注意到。
  “六黑?上啊。虽然双排也挺好的。”小绝说,一边把一个刚刚倒地的人类扛起来,语气仿佛自言自语,“闻香你这么厉害……”
  他沉默了一会。
  六黑也好,双排也好,小绝是相信他的。
  小绝说,闻香你这么厉害。
  他想这也挺好的,也不枉他一时上头赶过来,能得小绝两句还算真心的夸奖。他想突然觉得冷一定是因为小绝的空调温度开得太低了,这样很容易感冒,对身体不好。
  可是。
  “你也知道的。”
  他控制不住地剖开胸腔挖出最不愿示人的一面,声音依然温和,“我哪有那么厉害。”
  剪辑啊,素材啊……这之类的。
  他也会输,就算26sp五黑也会翻车,他时常觉得自己身上的赞誉过高,但人形自走挂的人设在外,而且不装逼不精彩的视频又满足不了观众胃口,更别提他自己也不屑发。
  他性格里有相当自负的一面,在他刚刚通过26sp的审核、开始和FPS世界里都很优秀的人一起交流的时候这种情绪上涨到了最高点。他年轻,反应快速,意识和技术都好得惊人,并且充满热情,平时录的素材剪一剪都是零死亡拯救世界的史诗大片,连学业都不差。
  然而那以后,在他真正投入FPS的几年里,很多次被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不是职业队——职业队他还能找到理由自我安慰——只是配合得很好的普通玩家而已。
  配合,手速,意识,技术,没有什么是别人不能超越的。
  游戏的世界里原本就是人外有人。
  如果有人对他说闻香识你根本没有那么厉害,他大概会笑一笑回答不要太当真了我其实本职是个舞见,业余唱唱歌拉拉二胡,不要太相信我啊。
  但如果是小绝的信任,他只会觉得太沉重了。
  他辜负不起。
  “闻香你少来了,”小绝看都不看他一眼,手上的电锯开得滋滋响,“日常1v4,素材那也得有啊。”
  他转头看到身边的人笑得很欢快,不再说话,心情不上不下地很复杂。
  
  
  
  
  
  
  傍晚的时候突然下起倾盆大雨,小绝穿着拖鞋跑去客厅关窗,回来的时候砸吧着嘴说闻香你带伞了没?
  “没,”他看着窗外,眯起眼睛笑了一下,“天降正义了。”
  “那怎么办?”小绝看着他,“我借你伞?”
  “嗯?啊、也行啊……”
  “——要不你明天再走算了。”
  “……”他“呵呵”地笑了一下,“你这是在留我临幸你吗?”
  “好啊好啊。”毫无心理障碍,小绝朝床的位置撇撇嘴,“反正床也大。”
  “……我跟我室友说一声。”他把手机找出来。
  ——只有他知道自己有多紧张。
  他给室友去了消息,没有理会对方发来的相当猥琐的“大家都懂”的表情,转而打开最近联系列表的另一个聊天窗口。
  唯一知道一点他那点小破心思的基友。  
  “下雨了,我在他家,好言情啊这个剧情。”
  “follow your heart.”
  “比如?”
  “灌醉了绑到床上。”
  猜都知道是这个答案,他有点哭笑不得,正巧大雨和那点心思勾起了点感怀氛围,于是在聊天窗口里打了字,“大师,有可为有可不为啊。”
  笨笨的回答反正怎么着都是馊主意,他不打算放在心上,心情一放松下来就忍不住翘了翘嘴角。小绝敏锐地看过来,他一抬眼撞见对方视线,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有点尴尬地咳了一声。
  “知其不可而为之。”
  聊天窗口里躺着对方原样回复的一句强行文青。
  
  
  
  
  
  哎闻香你最近怎么……小绝说,我两次去看你直播你都在放甜蜜蜜。
  他差点抱着肚子笑倒在小绝床上,说,我直播间最近搞大型相亲活动啊,我促成了好几对新人呢,可幸福了我跟你说。
  那改天也给我找一个啊。小绝说。
  他坐在那想了想,把差点冲口而出的那句“我把主播配给你啊”咽下去,尽职地把某个基友卖出去,“KB呢,KB你觉得怎么样?”
  “怎么样个鬼,啊,神TM就KB了……”小绝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把话题扯回最开头,“我还以为你找女朋友了,一进去就听到婚礼进行曲。”
  “……那如果真是我找了女朋友呢?”他小心翼翼地问。
  “香香要找女朋友至少要先过问我吧——”
  他被这一句玩笑话噎住,笑容几乎维持不下去。


  
  他想小绝会不会是喜欢他的。
  依赖,信任,会拉着他一起玩,双人视频发布的微妙的时间点,至今为止的所有举动都可以反过来用最美好的角度去理解。他们或许早就有所感知却不愿尝试,宁愿被挠人的欲望折磨下去也不想承担任何偏差造成的后果。
  但也有可能,他们已经快要走到决裂的边缘,而他还毫无察觉。


  
  
  肮脏有一次问他,闻香你为什么会喜欢扫雷?
  他理所当然地回答,因为扫雷很好玩啊。
  另一个人唉声叹气说扫雷是好玩,就是经常到最后要二选一,脸太黑了。
  二选一……输了就再来呗。他说,游戏嘛,非洲人……非洲人一千连总能抽出UR的吧。
  但现实里哪像游戏可以这么轻松地重新再来。  
  
    
  知不可为就不为了吧。
  他捏着手机,语气有点无奈:“我导师让我明天交报告我还没做,你还是借我伞吧。”
  ——那个时候的勇气和自负,现在都已经没有了。
  
  
    
  
  临走前小绝从屋里翻了个犬形的玻璃制品说是准备了很久的礼物,很精致,不同的凹凸面显出不一样的明暗。他愣了一下说嗯、啊……那我就收下了。然后小绝说我送你出小区。
  他推托了几次都没成功,也就随了小绝的意了。
  他可以清楚地从小绝的表情里看到对方的失望,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去安慰。
  ——正常的套路剧情应该是,他一时冲动赶过来,天降大雨他答应留下,用好兄弟的身份陪小绝聊天或是玩游戏,饮鸩止渴般地度过这个晚上,第二天再和小绝佯装无事地一起打游戏。
  而不是像这样,用蹩脚的理由逃之夭夭,在地铁上自我厌恶。
  我让你的期望落空了啊。
  
  
  ——他没纠结太久。  
  回到寝室的时候还不算晚,他把东西放下,趁着浴室没关赶紧去冲了一把澡,回来以后把柜子上的参考材料翻下来,电脑开机。
  报告是要交的,他也确实还没做,只不过不是明天而已。  
  室友一边做着拉伸运动一边晃荡到他身边,一眼看到桌面上的玻璃雕塑,一颗脑袋凑过来,“啧啧,这又是哪个粉丝妹子送的?爱意满满啊。”
  东西被拿了起来——他也没阻止,一边把计算出来的数据输入电脑一边说,“一个朋友送的。”
  室友惊呼:“女朋友啊?”
  他面无表情地回答:“并不是。”
  “都是兄弟有什么好瞒着我们的嘛——”
  “真的没有女朋友。”
  “真……的?”
  “我骗你们干嘛。”
  “那怎么送这个……”
  “有什么特别的吗,这个。”他转头看了眼手边的文件,修改了几个手滑输错的数字。
  “你不知道吗,这个工艺最近很流行的啊。”对方的声音听上去像是有点尴尬,把东西递到他眼皮底下比划,“对着光看,有爱心啊。”
  他放在键盘上打字的手停下来。
  “……”这回迷之尴尬的变成了他,“你说什么?”
  “你自己看。”室友说,戳着玻璃上狗项圈的部位。
  他犹豫了一下,拿起来,小心到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对着光线折出的淡色字样,勉强能够辨认那上面的三个字和符号。
  闻香识。
  一颗爱心。
  一瞬间心脏落到地面不再半空悬挂摇摇欲坠,然后开出了花。
  大概是光线太强,晃得他眼睛有点疼。
  有点想哭。
  
  
  
  
  
*  
  
  
  
  
  “哎,很晚了。”他戳戳盘着腿坐在自己床上的那个人,语气很不客气,“你可以回去了。”
  “那天你还叫我留下来。”
  “那你不是没有。”
  “我那时候……”闻香识用一秒的停顿组织了一下措辞,笑意温和,“以为你会判我死刑。”
  他一脸冷漠地“哦”了一声,说,“那现在呢。”
  “无期啊。”对方轻松地回答。
  突然就安静下来。
  “你、你……”他一时找不到什么话顶回去,舌头打了几个结才出了句口头禅,很快速地转过头,“辣鸡!!!”
  ——这个人说这种话怎么都不脸红的啊!!
  “嗯,我辣鸡。”闻香识帮他把话连起来重复了一遍,表情和语气都很开心,很有大冬天在雪地里跳blessing的风度。
  他撇撇嘴不再说话,嘴边却被很快地亲了一口,他满脸嫌弃地“噫——”了一声,看到那人笑得一脸衣冠禽兽斯文败类。
  蠢死了。
  
  
  
  
*  
  
  
  感谢大家送的刨冰♥ 恭喜 闻香识先生和 小绝先生 喜结良缘♥祝百年好合,早生贵子♥白头偕老♥囍囍囍囍囍囍囍♥新鲜热乎的鼠标键盘便宜卖♥详见微博
  
  
  
  
END  
  


  
  


 

评论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