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BALL

恨毒校园网

【烛俱利】恋人扭蛋 01

有机野菜:

*mtkr only,极度欧欧吸,eg向
*真的真的真的慎入,现pa二设一堆



“今天是不赶完稿就不说话的设定吗?”男人头疼地看着浴缸里那人浪费水的举动,“你再这样我要把你退货了哦。”
也许这家伙会收敛一点吧,他想,因为他会拿出那张退货单威胁。
这种事情在这个家里很常见,最早可以追溯到半年前。
+
半年前,烛台切光忠遇上了事业低谷。
他是个靠笔杆子吃饭的作家,在文坛也算有名,自从拿了新人奖之后也有了稳定的人气,但始终与文坛最高荣誉○木奖失之交臂。而那次获赏的是他的一个后辈,井喷式的人气导致他比烛台切光忠平步青云的速度快了不止五年。
吃这门饭的,没成神前随时有可能摔下去,这点业内人都是心知肚明的。烛台切光忠没有太沮丧,但他确实碰壁了。
那天他看着T城满城飘着雪,从客厅的落地窗望下去,张灯结彩的檞寄生下男女拥抱亲吻着。而他却不得不坐在客厅里,一个人对着电脑打字。在这样的节日里,孤家寡人显得尤为可悲。
最后他还是披上了黑色长风衣,进了一家不知名的小酒吧。既然门外都是恋爱的人群,门内失恋者也并不少。烛台切虽然不是失恋,但心情糟糕程度不比失恋差。他的谬斯女神还没出现在他的生活中,而他创作的灵感已经差不多消耗殆尽了。
他一点也不帅气地叹了口气,突然意识到在这种情况下就不要相信自己的右手和硬盘里的黑暗力量了。凭他的脸,真枪实弹地春风一度的机会还是有的,干脆通过久旱逢甘霖的体验来滋润他写作的灵感——
他一低头就看到一张歪歪扭扭的字条,上书大字共计十六个。

恋人扭蛋,让您真正得到一位完美情人。

烛台切光忠愣住了,抬起头看向在吧台后擦拭玻璃杯的酒保。酒保面无表情,向他做了个请的手势,指向后方一扇黑洞洞的门。
其实这种烂俗的剧情,严肃认真帅气的纪实文学作家烛台切光忠一般是不会信的。但他刚和自己的笔杆子谈了场失败的恋爱,便抱着找乐子的心态起了身。
门后是电梯,像是十几年不用那样破旧,还有锁链捆着,看上去阴森森的。但是原路返回就太不帅气了。烛台切光忠进电梯的时候忍不住左手握了握右臂的肌肉,右手抓住风衣口袋里的手机。
一来他每周去健身房,万一遭遇埋伏还能打打,二来如果遭遇不测,●果手机的全球GPS定位功能也算被最终测试过。
结果电梯顺利升上……不知道几楼,一走出去就看到一个人,头发是白的白大褂也是白的裤子也是白的。烛台切光忠差点就失声喊出来了:“你是……鹤丸国永!?”

两个大学前后辈也没怎么寒暄,鹤丸直接单刀直入主题:“如你所见,这里是我研究的恋人扭蛋的贩卖基地。”
烛台切迷茫地问道:“恋人扭蛋到底是什么?”
鹤丸把那张上书十六个大字的小纸条又送到了他面前。
“你喜欢什么型的?”
“这个么,比我矮一点,长头发,胸要大。最好笑起来很可爱,性格不太坏。”
鹤丸摸了摸下巴:“你这要求听着简单,不过其实是S级嘛……”
“如果你说身材的话,我是需要S形的。”
“你其实是写色情小说的吧。”鹤丸狠狠吐槽了一句,转过身去捣鼓他那台机器,“我尽力吧,要是有不满意再给我发邮件。”
那是台庞大的机器,装着数目庞大的扭蛋,金属质感的顶一直戳到天花板。
鹤丸转过身:“好了,价格是三万円,多谢惠顾。”
“黑心商家。”
烛台切拿出钱包,点出三张福泽谕吉,放进了扭蛋机蓝色的进钞口。
“等等,你怎么直接投了蓝色?”
一阵叮叮哐哐的声音,烛台切弯下腰捡出一枚绘着黑色图案的暗红色扭蛋,这才转头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不,不,你记得回家把扭蛋泡浴缸里就好……还有,记得要是满意要签订契约啊,还要支付keep的费用。”

鹤丸国永看着男人走进摇摇晃晃的电梯,扶住自己的宝贝机器,用不可思议的语气自言自语道:
“一般来说,代表女性的都是粉色吧?”
他几乎把脸贴了上去。
“不过也蛮有趣的嘛,不但可以吓我们的大作家一跳……”

烛台切光忠一到家,就把扭蛋扔进了浴缸,放热水泡上了。
三万円换一个恋人,从此他可以走上纯爱小说家之路,还可以应付掉七大姑八大姨的相亲活动,怎么想都是很值的。
他坐回客厅电脑前,点击保存文档,然后把还在写的稿子拖进了“堆肥”文件夹。

翌日,烛台切光忠惊悚地看着浴缸里坐着的……?
他又想了想自己和鹤丸的对话。

比自己矮一点?
是的。
长头发?
也算是吧。
胸大?
别开玩笑了。
笑起来很可爱?
这就不知道了。
性格不坏?
别傻了,看着就不像。

重点在于……
烛台切努力把自己的视线偏离对方下身那个自己也有的器官。

大作家烛台切光忠,发出了清晨的一声惨叫。

—TBC.—
突发脑洞,不知道有没有后续,最近很忙也是惨。之前那篇感觉没什么人有兴趣,先隐藏了。
哎呀我也想要一个催我赶稿的俱利嘛——
*某木奖指的是直木奖,本文灵感来自哥哥扭蛋,不过没什么关系。

评论

热度(4)

  1. REDBALL有机野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