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BALL

恨毒校园网

【高乔高】没有故事的男同学01

好可爱哦

废柴大狸宛公子:

高中paro,三好学生x体育特长生,非常ooc;


本狸子是个没有青春的老姐姐,so故事相当沉闷无聊。


BGM:单车恋人-后弦




#


暮色四合,清秋的黄昏天色深沉,几缕暗红的残霞在空中铺陈开来,形状像心脏四周的血管。


育林中学的照明工程做得不错,奈何绿化更好,路灯隐匿在树冠里,斑驳投影密密麻麻如交缠的人形。整个校园里只有高三的教学楼还亮着灯,静悄悄地连一丝风都没有,地下停车棚的电灯有些年头了,偶尔闪烁一两下,“嘶嘶”的电流声在半封闭的空间里被放大,高英杰弯下身子开锁时不自觉想起某些校园传说。


高一课少并且是没有晚自习的,下午五点便放学了,但是作为在开学典礼上发言的新生代表,高英杰的自觉性毋庸置疑,他总会写完数理化的作业再回家,毕竟在教室里更能集中精神——不过今天作业多了一点,一不小心就快八点了——想到这里他发现自己被一个拉长的黑影罩住了。


“高英杰?”颤抖着回过头,黑影说话了,清淡温和的嗓音多少让高英杰少了几分紧张感。


 


 


“你是……乔一帆?”高英杰有些不确定,不过这并不是他的错。对新生而言,军训是让彼此熟悉起来最快的方式,而他十分确定这个乔一帆没有参加军训;开学尚不足一月,乔一帆在班上的状态可以说是神隐,既没惹事被老师批评过,也没什么出众的成绩引人注意,就像个透明人一样安静地呆在那。唯一特别的一点是他每天早自习快结束时才不紧不慢进教室,而老师也没对此表示过什么异议,如果不是因为这个,高英杰未必知道班上有这号人物。


而乔一帆只“嗯”了一声作为肯定回答,绕过高英杰打开了他身边的自行车,两个人沉默地推着车走出停车棚、沉默地经过教学楼和操场、沉默地到了校门口。


“你往哪边?”高英杰没想到先打破这沉默的是乔一帆,还以为他会一言不发骑上车就走。“东南,你呢?”高英杰反问,便听到对方小声念叨了一遍“上北下南左西右东”,然后笑起来:“我也是那个方向,一起吧”。


从学校到高英杰家要骑半个小时,而乔一帆似乎还要住得更远一些,一路上两人倒是说了不少话,无非是对高中生活习不习惯、哪个老师讲课好之类,至于乔一帆为什么快八点还在学校徘徊,他没有说,高英杰其实挺好奇,但没有问。


 


 


高英杰原以为这就是一次普通的同路,然而缘分的奇妙之处就在于它的出人意料,一个星期后怀孕七个月的班主任去休产假,新班主任上任的第一把火就是换座位,乔一帆成了他的同桌。


因此高英杰对这个文文静静的男生有了更系统全面的了解。


上课偶尔趴在桌上睡觉,其他时候听课则很认真。


下课从来不和别人交谈或者打闹,通常就是在补觉,偶尔会向自己借笔记抄。


每天早上喝一盒脱脂纯牛奶,下午则是一小罐咖啡——但是上课依然会睡觉,显然不是为了提神喝的。


其他时间喝水,去打水的时候会顺便帮自己灌满。


自习课上习惯戴耳机听歌,并且会递给自己一只,拒绝了两次之后也就接受了。然后发现两个人听歌的品味很相似。


下午第三节课时准时消失,有点好奇。


高英杰并没有发现自己对同桌的观察一点点细致起来,自己也潜移默化被影响着,比如笔记做得更工整了,还会用不同颜色的笔标记,为了让对方抄得更清楚;比如买牛奶和咖啡的时候会优先考虑乔一帆常喝的牌子;比如听到乔一帆ipod里有而自己没听过的歌回去就会下下来。


同桌半个多月以来他们在单车棚遇到过几次,很自然地一起回家,路上也能说挺多话,但要说关系变得特别好似乎也没有,大概是因为两个人都是安静腼腆的性格吧,高英杰这样想。


 


 


转折发生在十一月上旬,对高中生而言上半学年的盛事无疑是校运会,特别是高一的学生,一个多月未必能让他们完全适应高中生活,为期三天的运动会无异于一个缓冲期。


育林中学有一个颇为不近人情的规定,校运会每个同学都要参加,否则本学年的体育成绩会很难看,于是大家抢着报名,唯恐被分配到没人报的项目当苦力。


高英杰正思索着自己是报五十米接力还是跳远,体育委员过来了,目标是他的同桌:“乔一帆你报个五千米行吗?”


五千米是运动会最让人苦手的项目,历来是采取抓壮丁的方式选人,没想到这次选中了乔一帆,高英杰忙想帮同桌说几句好话,就看到乔一帆笑起来:“好啊”。


咦?我没听错吧?高英杰这样想着,就听到体育委员继续说:“每个人可以报三个单人项目呢”“那就1500和800吧”。


“团体不算在里面”“300和50接力”。


“帆哥真是爽快人!”心满意足的体委转而进攻还在目瞪口呆的高英杰:“学委你就报个铅球吧”,没问他意见就填上名字走了,铅球这种项目,除了体育生大家水平都差不多,也就是凑个数,算是班委之间的“官官相护”。


高英杰推乔一帆,担心道:“你不要紧吧?要不要我去跟体委说说”,他看了看乔一帆,小脸尖下巴、纤细的手腕、校服穿在身上松松垮垮的,一个字瘦,很像会晕在跑道上的那种人。


乔一帆一笑,两只眼睛弯得像桥:“我没事”。


遭遇校园霸凌不敢反抗的小白兔,高英杰在心里默默摇头,颇有些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此外两个人还被分配了一个丢脸光荣的任务,每个班在开幕式方阵上要有个人举班牌,一般默认班花。体育老师在练队列时观察一番,挑选了高英杰和乔一帆担任“护花使者”——站在班花左右、经过主席台还要踢正步敬礼的那种。


因为这届运动会通知来得仓促,只留了一个星期给各班准备,很有集体荣誉感的班主任把所有自习课就挪用来练队列,作为走在最前的班级门面,高英杰和乔一帆更是被要求午休时间也去练正步和配合。


你问班花?班花怕晒。


两个人都是听话的学生,尽管没有人监督,还是很自觉地下了第四节课先练半个小时,等食堂人走得差不多了去吃饭,吃完再练半个小时然后一起回教室休息。大概运动真是男生之间培养友谊的最好方式,几天下来两个人的称呼很自然地成了“英杰”和“一帆”,话题也不再局限于学习了。


 


 


很快到了校运会那天,高英杰的铅球是第一个项目,平平淡淡地扔完,名次都懒得看,却拿过比赛名单——五千米在第一天下午两点,太阳最毒的时候,不由又担忧地看了乔一帆好几眼,对方倒依旧是淡淡的样子。


很快到了下午,虽是十一月初,天气却反常地有些炎热,高英杰目送乔一帆站到起点,忍不住叹道:“一帆不会有问题吧”。


坐他前面的女生回头用看怪物的眼神看他:“你和乔一帆同桌不知道他是校田径队的?”


“什么?!”高英杰跳起来.


“是啊,练长跑,说起来初中的时候在他们学校就挺有名的”女生解释,随即掩口笑道:“学委肯定不关心学习以外的事情吧!”


原来乔一帆是体育生,这样一来不参加军训、迟到早退都有了解释,说实话高英杰之前私下里猜测过,不过他想的是合唱队或者美术生,田径队和他认识的乔一帆画风实在很有些出入。


看来自己对好朋友还是很不熟悉呀,虽然乔一帆一直隐瞒,但是自己也没有问呀。


正自责中,听到发令枪响,五千米没有分组,几十个人挤在跑道上,一开始都分不出来。


乔一帆是在第二圈开始脱颖而出,到了第五圈上已经把第二名甩出一圈有余,同班的女生都开始尖叫,跳得一个比一个起劲,高英杰不得不戴上眼镜挤到最前排。


乔一帆跑步的姿势很标准,步幅适中、节奏轻快、摆臂也不夸张,从班级前经过时还有余裕放慢脚步朝看台挥了挥手,表情依旧是沉静的微笑,阳光照在他脸上显得格外温柔,高英杰甚至能看到他有些长的刘海汗湿了贴在额头,突然就想到一个俗气又贴切的形容——追风少年。


 


 


乔一帆不出意料跑了第一,顺便破了校记录,高英杰本来想去终点接人,看到女生们一窝蜂拥了上去便坐在原地没动。


没多久乔一帆被同学们簇拥着回来,他反倒没有太多得色,只是笑容比平时灿烂一点,还是淡淡地笑着坐到高英杰旁边,接过他递过来的矿泉水。


“有点热”休息一会后乔一帆笑道,高英杰还来不及说什么,前面的女生已经转过身,大叫道:“乔一帆你热就脱衣服啊!”


“对对!”“看看你有几块腹肌!”“快脱!”这个建议得到了女生们的热烈响应,个别特别大胆的甚至试图冲上来。


女生真可怕!高英杰腹诽道,站起身拦在前面,一边回头看乔一帆。


脸上有点发红,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晒的,神情似乎有点拘谨。


目光往下一点点,露出的胳膊肤色没有脸色白,但依旧是漂亮的蜜糖色,带着一层薄汗显得很健康,肌肉线条精致不夸张;身上的运动背心有点大,乔一帆又是弓着背坐着,现在这个居高临下的角度看过去简直——高英杰很自觉地移开了目光,转而去拦那些生猛的妹子。


可想而知他拦不住,但及时响起的广播为他解了围,五千米跑的获奖者要去主席台领奖了,乔一帆起身时招呼了一下,高英杰就莫名其妙跟着去了。


领完奖乔一帆说饿,又一起去了小卖部。


 


原以为乔一帆只是想躲开女同学,谁知道他真的买了碗泡面吃起来。


“这才泡一下子怎么吃呀”高英杰本来拿着乔一帆的金牌玩,看到他没到一分钟就揭盖子吃面忍不住皱起眉,他倒没有强迫症一定要满三分钟什么的,只是乔一帆的面很明显还没完全泡开。


“我喜欢吃带生的”乔一帆咽下一口面回答。


“那你吃饭也吃夹生的?”高英杰瞪大眼。


“怎么可能”乔一帆白他一眼,用叉子卷起一些面送到高英杰嘴边,高英杰下意识吃了,发现半生不熟有点硬的泡面确实更好吃。


“初中的时候容易饿,训练中途会偷偷泡面吃,也顾不上烫什么的,毕竟被教练逮到要挨骂,那时候发现方便面没完全泡软的时候最好吃”乔一帆说着又卷了一叉子问高英杰要不要。


“我还是自己买吧”后知后觉的高英杰发现自己被喂了一口面,简直是太尴尬了。


据乔一帆说他平时的饮食是有严格限制的,赶上运动会这几天不训练,后来又吃了冰淇淋、烤肠、辣条、关东煮……不知道看起来这么瘦的人胃口怎么这样好,等他说自己吃饱的时候,都已经五点半了,而一天的项目差不多在五点前就已经结束。


“回去吧”。


“嗯,先陪我去换一下衣服”。


 


 


高英杰第一次知道原来主席台下面是运动员的更衣室,外面看着不大,倒是五脏俱全,还分了男女,男左女右,“不过一帆你怎么会有钥匙?”


“体育生都有的”乔一帆笑道:“英杰你先坐,我去冲个凉”。


高英杰便选了个板凳坐下,没过多久门又开了,进来三个抹胸短裙的女生,手里拿着彩球,一看就是拉拉队的。


“咦,有新人!”一个女生惊讶道:“你是田径队的吗?还是健美操?”


高英杰没来得及回答,就听到姑娘们尖叫起来,手还指着他身后,回头一看,乔一帆只穿了条运动裤,裸着上身边走边擦头发。


“乔一帆我说多少次了,腹肌不给摸就别现!”三人中最漂亮的那个姑娘扔下彩球恨恨道,高英杰听到这话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夭寿了,乔一帆居然真有腹肌,还有侧腹那两条,是叫人鱼线吧?高英杰摸了摸自己扁平的小腹,感叹人比人气死人,不知道班上的女生看到会鬼叫成什么样子。


 “学姐别闹”当着好友的面被调戏,乔一帆有些不好意思,连忙胡乱把上衣套上。


“这个小朋友是你们田径队的新人吗?”姑娘们转移目标:“看起来很乖啊”。


“不是,是我朋友”。


“男朋友吗?”最漂亮的那个接话很快。


乔一帆只是笑着摇头,显然很适应学姐的辛辣言辞。


没见过世面的高英杰就惨了,耳朵根红得要滴血,头低到胸口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又引得姑娘们一阵起哄。


“害羞了!”“好萌!”


“乔一帆你朋友比你可爱多了”最漂亮的那个姑娘干脆上手捏了捏高英杰的脸:“小学弟认姐姐吗?”


“姐夫在你身后!”乔一帆趁学姐愣神的功夫把高英杰解救出来,在对方的笑骂声中把呆若木鸡的高英杰拉出了更衣室。


 


 


“被漂亮姐姐摸脸的感觉怎么样?”走了老远高英杰还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乔一帆忍不住逗他。


“好可怕”高英杰拍着胸口,随即想到一个问题:“一帆你这么问是不是经常被捏脸?”


“不会,她们跑得没我快”乔一帆笑道,高英杰心想这和跑得快有关系吗,一扭头却看到乔一帆的笑容和平时不同,带着几分……狡猾?


“一帆你学坏了”高英杰沉痛道,又问练体育的女生是不是都这么可怕。


“跳健美操的妹子就是这种生态”乔一帆无奈,心想还好高英杰没碰到田径队的女汉子。


高英杰还要追问这种生态是哪种,乔一帆忙打岔:“我看到我的车了,英杰你快去拿你的车”。


高英杰没动,过了好一会才苦笑道:“一帆,我忘了我今天没骑车”,他平时习惯第一个到教室预习功课,赶上校运会自然没这个必要,就坐公交过来了:“抱歉,要不我还是坐公交车回去吧”。


“别,现在肯定很堵车”乔一帆想了想:“要不我载你回去吧”。


这倒是个办法,高英杰考虑了一下,突然觉得还是不行:“你明天还要跑1500和800米吧,骑车带人一定很累,影响发挥怎么办?”又想了想道:“要不,我载你?”


“也行”乔一帆决定不告诉高英杰田径队的训练项目里就有负重跑这一项。


 


“想不到我第一次骑车带人,居然是个男生,真遗憾”高英杰把自行车推出来,感叹道。


“我还是第一次坐单车后座呢,你知足吧”乔一帆坐稳了,伸手弹高英杰后脑勺。


后面多了个一米七几的大男生,又没有带人的经验,高英杰骑得歪歪扭扭的很吃力,乔一帆一开始还抓着后座边沿,到后来不得不抱着他的腰才能保证不掉下去。


花了比平时多几乎一倍的时间到高英杰家,两个人背后都汗湿一大块,一路上几次差点摔跤、被车撞或者撞到人。


“还不如我骑呢,比跑一万米都累”乔一帆吐槽。


“对不起”高英杰低着头,把车还给乔一帆。


“我开玩笑的你别往心里去”乔一帆忙道,想了想又问:“英杰,要不以后我们每天一起回家吧,我差不多训练到七点,你要是有事我也可以等你”。


“好呀!”高英杰笑起来,其实他也有这个想法,只是没好意思提。


毕竟回家的路这么长,有个人说说话总是好的。



评论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