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BALL

恨毒校园网

【刀剑乱舞+ABO】关于家庭 后日谈【鲶骨】

Bekuta-:

●含有育子情节!


●番外也就此完结,一直以来非常感激大家!


回顾了正文,发现有许多自己不满意的地方……这之后,我可能会对文章做出挺大的修改,真的对不起m( _ _ )m


如果觉得哪里有剧情或是设定前后矛盾、语句不通顺等问题,欢迎指出,谢谢!(=^0^=)


 


后日谈


 


- 后日谈 1 -


 


「说吧,又闯什么祸了?」


 


蹲下身,与面前的小不点平视,鲶尾抬手捻去那颗脑袋上黏于头侧的几小团灰色绒毛,见这毛团的灰怎么看怎么与自己那条暂叠放在沙发上的心爱盖毯相像,登时又好气又好笑地暗想道,这是趁他不在、私自把他的毛毯当玩具使了吧?


三十岁生日那天伴侣赠送的礼物竟遭受这般残忍对待,着实令他一阵心疼,不过,接下来要查问的,倒也不会因而多包括进此件尚算微不足道的小事。


 


「只是稍微迟了点回家,就发现你父亲他把自己锁在书房里不出来……肯定又在一个人郁闷些什么了」


「才没有不出来」


 


尚未察觉到先前偷玩毯子的行径已暴露,黑发的矮个子男孩理直气壮地驳回道,身上的超人图案卫衣皱得不忍直视。


 


「会时不时偷偷下楼,看我是不是还在客厅看电视」


「说明他不放心你嘛」


 


鲶尾帮男孩理了理布满褶皱的上衣。


 


「你到底干了什么让他这么不高兴,就讲给爸爸听吧?」


 


他放轻口气,耐心的第二遍询问道。


本就无多少隐瞒不说的意思,对方随即拉开嘴巴的拉链,将约莫两小时前发生的事全盘托出。


 


「我往父亲的水里,加了两勺砂糖和四勺盐。父亲不知道,喝了一口,然后一声不吭地去换了杯水,就上楼去了」


「……能告诉我这么做的原因吗?」


 


——那杯水的味道,一定非常让人难以忘怀。


无比同情起了伴侣的鲶尾。


 


「上个星期,没有一天是父亲来接我回去的」


「他的工作很忙,有好几次都累得直接倒在玄关就睡着了,你不也是知道的吗?就体谅一下他吧」


 


他循循诱导道。


 


「而且他今天去接你了,不是吗?到书房跟父亲道个歉,好不好?」


「不要」


 


毫不犹豫就选择了拒绝的男孩,接着发起了牢骚。


 


「工作和我,到底哪个更重要啊?」


「哈哈,这句话说得颇有爸爸当年的风范哦!」


 


鲶尾被这极其经典的台词所逗笑,大力揉了揉男孩的头顶。


对方好奇地睁大了紫眸。


 


「父亲也为工作冷落过爸爸吗?」


「比冷落还要过分一百倍!」


「哦——,那爸爸是怎么解决的?」


「使用了拖延战术」


「那是什么,我不懂」


 


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男孩歪头,不解。


 


「跟他说,先不要这么快做出决定……不用去搞懂也没问题哦?」


「什么决定?」


 


一下子就抓住了重点的男孩。


 


「跟你有关的」


「诶——,是什么?告诉我」


「以后再告诉你」


 


彻底挑起了五岁儿子的好奇心,鲶尾却开始故意卖起关子来。


 


「拉勾?」


「嗯,拉勾,跟你约好了」


 


勾起男孩的小指、许下诺言,他又拍拍其背,将对方的身子转了半圈儿,使之得以直面几步开外的楼梯口。


 


「因为工作而冷落了你的事,我会去跟你父亲他沟通的。现在就去道个歉,好吗?」


「……既然爸爸这么说了」


 


点点头,男孩朝楼梯的方向「哒哒哒」地小跑了过去。


目光跟着这道小小身影移动,鲶尾站起来松了松领带,打了个呵欠,忽忆及某事,立马赶到沙发一旁,查看起了自己那条爱惜至今的毛毯的伤势来。


 


- 后日谈 2 -


 


「为什么爸爸从大阪回来后,就一直在那里一个人喝闷酒?」


 


步下二楼的五岁男孩扒住楼梯扶手,往客厅探头探脑地张望须臾,便走进亮着灯光的厨房,拉了拉自己那突感口渴而前来寻水喝的父亲的裤腿,发问道。


骨喰在流理台上放下马克杯,屈膝半跪,先对措辞做了一番短暂的思量,再给他来了一句简短的解释。


 


「他去看望了自己变得不在了的父亲」


「父亲的意思是,因为爸爸在伤感?」


「嗯」


 


于是男孩释疑,又问。


 


「爸爸也会变得不在吗?」


「不会的」


「父亲呢?」


「也不会的」


 


从父亲口中得到了想要的答复,他心中悬起的一块石头落下,长舒了口气。


 


「那我就安心了」


「去陪他说说话吧」


 


骨喰捻走男孩肩上黏有的几团特眼熟的绒毛,知晓对方定是小憩醒来后看见盖在身上的某条灰色毛毯、便又趁四下无人之际狠狠玩弄了它,欲追责,可被伴侣多日来对此熟视无睹、似不大放心上的态度打住,一顿纠结,认为姑且还是不去插手为妥。


 


「是——。」


 


乖巧地应了一声,男孩从厨房离开,挪至客厅沙发前。


鲶尾连忙换掉原先那副因独自一人而不经意流露出的、带有少许苦闷的表情,放下啤酒罐。


 


「爸爸,啤酒好喝吗?」


「嗯,我最喜欢喝这个啦」


 


他抱起男孩,使其侧坐于自己的大腿上。


 


「可以让我喝一口吗?」


「不行,你还没到可以喝啤酒的年龄哦」


「好吧…」


 


而后,鲶尾聊起他不在东京的期间里,从伴侣发来的信息中得知的事。


 


「听说你今天跟一期叔叔去水族馆玩了,玩得还开心吗?」


「嗯,一起去吃了超好吃的甜点,还收到了今日限量版海豚布偶作为礼物」


「一期哥他还真是宠你啊…有好好道谢吗?」


「道谢了」


「那就好,做得不错哦,回礼想好要送什么了吗?」


 


对方近几个月明显有所增加的体重,压得鲶尾双腿些许发麻,只得将男孩转移至旁边的坐垫上。


 


「想好了,但是不会告诉爸爸的」


 


男孩玩起了手边的面包超人抱枕。


 


「诶,为什么不能告诉我」


 


顿感受伤的鲶尾。


 


「因为我在生爸爸的气」


「咦咦,爸爸做了什么让你不满的事了吗?这边可是完全摸不着头脑呀?」


 


鲶尾百思不得其解。


 


「四天前的晚上,一边洗澡一边唱歌了吧?」


「惊!」


 


本以为不会被习惯早睡的儿子得知的事居然遭到揭发,他抖了下肩。


 


「那天你没有按时睡觉吗?」


「我是有乖乖听话,在九点钟回房睡下了。不过,睡着睡着,就被吵醒了。唱得很难听啊,爸爸。而且,为什么这么晚了还要洗澡?」


「……抱歉,打扰到你睡觉了,爸爸下次会唱小声点的。话说你这爱生闷气的毛病,跟你父亲还真像呀」


「不要转移话题」


「没有呀」


 


心虚地撇开了视线的鲶尾,重拿起桌上的易拉罐,咽下两口啤酒。


 


「算了,拿这样的爸爸真没办法」


 


男孩瘪了瘪嘴,放过了自己的父亲之一。


 


「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想问什么?」


「爸爸是不是哪天也会变得不在?」


 


未从另一人口中获得确切的承诺,他果然还是无法彻底放下心。


尽管,对于「不在了」的具体含义,他并不能算是明白,只隐隐约约地感觉它约是与「离去」有所关联。


 


「……不会的,我是绝对不会离开你的,也绝对不会离开你的父亲」


 


鲶尾哑然失笑,又将啤酒罐置回桌面,再次抱起了男孩,端相其相貌:墨黑的发、黛紫的眸,五官委实同他与伴侣两人极为相似——或许,更偏向他一点,只是头上少了一根挺立的呆毛。


 


「工作结束后一定马上赶回,若是没法早点归来,会给家里联系。总之,绝对不会突然有一天就不回来了」


 


连带着抱枕,他拥紧了对方。


 


「真是对不起啦,让你看见那种样子,还让你有这样的担心……作为赔礼,今晚要不要和我一起睡?你父亲他也会同意的。啊,还有,我从大阪带回了点心,等等我们全家三人一起吃吧?」


「…嗯!」


 


- 后日谈 3 -


 


骨喰换上睡衣,关掉卧室的灯,借着下一秒就被早已钻入被窝之人打开的台灯的柔光,行至双人床的内侧旁,掀开被子一角,躺了进去。


跟伴侣道了句「晚安」,他翻了个身,刚想合眼,就被戳了戳背部,于是又翻了回来。


 


「…?」


「那个,可以做吗?」


 


鲶尾尝试着发出邀请。


 


「……嗯」


 


反正也不是没有做/爱的精力与心情,骨喰便想也没想地批准,起身,伸长胳膊去开床头柜的抽屉,却意想不到地被按住,遂大惑道。


 


「不是要做吗?」


「呃…」


 


有点七上八下的鲶尾,也起了身。


 


「近段时间,可不可以……不用保/险/套?」


「……你在打什么主意」


 


被如此请求道,恍然大悟的骨喰。


 


「我们不是都快四十岁了嘛,所以,呃……」


 


鲶尾愈说、声量愈小,他最终摆了摆手。


 


「对不起,骨喰不情愿的话就算了,没关系的」


「……倒也不是不情愿,只是,你真的有考虑好吗?」


 


心里快速地一通寻思,骨喰试问他。


 


「嗯,我有考虑好哦。经济方面绰绰有余,保育园与幼稚园的接送,两人可以分工。骨喰实在忙得抽不出身时,通常情况下,我也完全有空闲时间」


 


一点点道出了自己的安排的鲶尾。他早已做好计划,只等伴侣首肯。


骨喰由此明了伴侣产生此念并非因一时性的冲动,又寻不出一条回绝的理由,便也不多说什么,直接抬起手就去解身上睡衣的纽扣。


 


「……既然你想的话」


「不单单是我,骨喰的想法呢?」


 


鲶尾止住了他的动作。


 


「我不会做自己绝不想做的事」


 


放下手,骨喰打消了对方的疑虑。


 


「那还真是谢啦,兄弟」


 


十万个愿意地收下许可令的后者,立马得意起来,笑嘻嘻地揽过他。


 


「这次不要又撞到桌角了」


 


鲶尾嘱咐道,骨喰一愣。


 


「……原来你还记得」


「当然,虽然骨喰很淡定的样子,但我当时是真的吓出了一身冷汗哦!到医院检查,没事真是太好了」


「因为撞到的是胃附近」


 


不以为意的骨喰。


 


「好想知道骨喰有没有为我的事情,吓得冒冷汗过啊」


「有」


「诶——,是什么,是什么?」




鲶尾饶有兴致地看着伴侣。


 


「一年前,你又急性肠胃炎那次」


 


稍微对记忆进行了搜寻,骨喰回答他。


 


「那会儿光顾着疼了,都没注意骨喰的反应,好可惜,要不再演示一遍给我看吧?」


「不要。你的胃比较弱,就少吃点垃圾食品」


「人家馋嘛。还有呢?」


 


尚感不满足而再问的鲶尾。


 


「半夜发高烧那次」


「毕竟回家路上淋了一场大雨……可真是够呛的,突然就下起雨来,早知道带把伞出门了」


「去便利店买把伞不就好了吗?」


「那时想着浑身都湿透了,也无所谓了吧,就从屋檐下冲出去了」


 


回想起自己的英勇事迹,鲶尾颇感自豪。


 


「好啦,就先聊到这里,事不宜迟,我们来做吧!今晚就久违地玩一回后/入/式?」


 


他主动中断了这段对话,帮伴侣解开剩下的最后几颗纽扣。


骨喰想了想,觉得此提议还不赖。


 


「轻点,明天还要早起去会社」


「会的,会的啦,时间也不早了,我们速战速决吧」

评论

热度(48)

  1. REDBALLBekuta-●忙忙碌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