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BALL

恨毒校园网

(烛俱利/俱利烛/双性转)你的怀抱(五)

与爱犬踏上旅途:

·双性转!百合!慎点!


·套路,永恒的套路


====================================================



光忠的职务已经移交给团队里的其他人。出于避嫌原则,大部分时间她都呆在房间里。


网上的议论甚嚣尘上,其中不乏质疑俱利伽罗的行事与塑造出来的形象完全相反的声音。光忠读着那些肮脏露骨的话语,心中的疼痛一阵大过一阵。


“看这些,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长谷部敲门进来,手里拎着威士忌与冰桶酒杯。


光忠笑了:“还像以前一样?”


“还像以前一样。”




“这下长谷部君的绅士精神和你兄嫂的在天之灵都不会原谅我了。”光忠呷一口酒,眼睛眨眨:“咦,倒是不错的牌子。怎么,不是来兴师问罪的?”


“有什么罪可问。”长谷部晃着酒杯:“外界怎么说,跟我怎么看又没有关系。你,你啊——”


长谷部指向光忠:“你从在本土的时候,就前科累累!我看上的女人,你挨个都要抢走,现在连我的宝贝侄女都不放过,真是天生来克我的。”


“我原以为你和以前一样,玩一玩就腻了,所以才警告你,没想到却变成这样……”


长谷部把冰凉的酒杯贴在自己的额头:“你无罪。伤害我宝贝侄女的不是你。”


光忠神色暗淡:“她……现在怎么样。”


“很好,好得……不正常。”长谷部放下酒杯:“正常地训练、采访一律无评论——像我们商量好的那样。但我不觉得是我们和她的谈话让她接受了牺牲你这个决定,那孩子……从来都非常有自己的想法。”


“早一点开记者会吧,我已经做好被人丢臭鸡蛋的准备了。”光忠笑说。


“你们这次,应该是被有心人利用的。摄影棚那里一定有谁安排了人,为的就是影响广光第二赛段的发挥。他们觉得年轻如她一定顶不住舆论的压力而失常。”


“站得越高,摔得越狠。”光忠表示赞同,“俱利太出众,民众对她的期待又那么高。”


“说实话……我一直很反对她参赛,甚至冲浪。”长谷部靠在沙发里,目光飘向窗外,“兄嫂在海里丧命,那个地方……我太害怕了。”


“她为什么不怕呢?”


“因为那是她父母所在的地方。”长谷部说:“奇怪吧,孩子总有和大人不同的理解。她的父母在海里长眠,海就等同于她双亲的怀抱。在波涛之中,她却觉得如同回家一般安心。”


“是这样……”


两人沉默了一阵,长谷部干涩地开口:


“烛台切,她爱你。”


光忠举起酒杯挡住眼睛:“我知道……”


“你们可以不用这样的。广光过得简朴,我们的积蓄足够遣散团队,我在工作,家里还有纪念品店可以维持生计,回夏威夷吧,然后过平静的生活。”


白天在海的怀抱里,晚上在我的怀抱里,只是这么简单。


一滴眼泪流下女人的脸颊。


“长谷部君……为什么…”


“因为她爱你,而我要守护她和她爱的人。这才是大人的职责,和男人的职责。”






记者会在第二赛段开始前召开,长谷部给了俱利伽罗两个选择。


“一、牺牲掉烛台切,说一切都是她主动的。照片上是她搂着你,这样很好撇清;”


“二、宣布退赛,遣散团队,我们回夏威夷。你可以继续冲浪,她也可以继续呆在你身边,但再也不要参赛。”


俱利伽罗神色平静,看不出什么端倪。她拥抱了自己的叔叔,而后走上她的席位。


光忠不在她身边。如果选择第一个决定,发言人会说光忠已被他们免职。


这是她自己的战场。


镁光灯闪烁,记者们的问题接踵而来。不咸不淡的恭喜暂列第一和发表参赛感想后,果然有人抛出了拥吻事件。


“请问您是和您的女经纪人在交往吗?”


长谷部在台下紧张地握拳:广光,你要做出怎样的选择。


“是的。”


满室哗然,交头接耳的声音如蚊虫般嗡嗡响动。


“这次的事件,让您在青少年家长心中的形象大跌,您所代言的青春向运动品牌也遭到非议,请问您对此的看法是?”


“感谢大家对我个人生活的关心。”俱利伽罗坦然应对,“另外我以为那些品牌来找我代言是因为我的冲浪成绩,是他们的产品能如何给受众带来健康的体魄和积极的生活态度,而不是我的情感生活与性取向能给购买者提供怎样的谈资。”


“您才十九岁,怎么就能断言自己的性取向呢?”


“我不是断言,只是对自己的感情坦诚。因为我没有什么必要隐瞒,更不愿意为此撒谎。”


“鉴于您是公众人物,您是否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伤害了一直以来支持您的民众?”


“我与你们在心中勾划的形象不一致,对此我感到十分抱歉。”


俱利伽罗微微一笑,接着说下去:


“但是说实话,我在你们心中是什么形象,和我本人真的是怎样并无关系。我的行为发言有没有伤害到我爱的人,才跟我有关。并且对此,我只欠一个人一声抱歉,那就是她。”


“对不起,让你受了很多委屈。”


一个记者站了起来:“您的意思是您毫不在意您的支持者吗?”


“我的支持者们,你们是因为我爱着谁而选择支持我还是讨伐我吗?”


台下有一瞬间的寂静,俱利伽罗不待下一个记者提问便继续下去:


“还是因为我爱的是女人?不过即使我在交往的人是男性,非议也会一样袭来,对不对?因为我只有十九岁,因为我是公众人物,因为你们眼中的我不该是这个样子,因为你们说着自己是我的支持者便期望我回应你们的期待。”


“不好意思,我不在乎你们。”


“而我不在乎的你们要逼我在乎的人离开我,这更是不可能的。”俱利伽罗站起来,声音坚定:“我已经十九岁,我是公众人物,我会继续冲浪,我有能力保护我的团队和我爱的人。”




TBD


====================================================


被俱利爱着的人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也最幸运的人,我坚信。


明天完结!

评论

热度(37)

  1. REDBALL与陆行鸟踏上旅途 转载了此文字
  2. REDBALL与陆行鸟踏上旅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