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BALL

恨毒校园网

【刀剑乱舞+ABO】关于家庭 12【鲶骨】

下一章就完结了

Bekuta-:

●下一次更新便是完结




12


 


悲哀、希冀、执著这几项难以找到共同点的感情,竟同时被糅进呼出肺部的气流,振动声带,跟随着声波钻入银发青年的耳朵,撞上耳膜。


——音色之清澈通透不比少年逊色一分的悦耳声音。


起床道早安时的沙哑、入睡道晚安时的低沉,耳鬓厮磨时的温柔、染上情/欲时的性感……恋人那不同场合下不同韵味的各式声线,被填充进炸弹,轰隆一声剧烈爆炸于耳际,震得他心房颤抖——骨喰几乎要双手捂耳。


鲶尾还在坐立不安的等待他的答复。


 


「但是——」


「没有什么『但是』!」


 


就连一丁点想完整听下去的欲望都提不起,鲶尾在第二个音节响起的一瞬便打断了他。


 


「这种说法,不觉得太狡猾了吗?」


「…………」


「走还是留,请利落一点!别再让我…煎熬下去了——」


 


音量渐弱,鲶尾急急拉住游走于失控边缘的情绪。


 


「对不起,这么大声……」


「……不,你说得对,是我态度过于暧昧了,抱歉」


 


似乎被伴侣罕见的生气模样惊到,骨喰有点结结巴巴。


 


「可我…不知为何,怎么也拿不定主意」


「……可以理解为,你在动摇吗?」


「也许吧」


 


口气带有些自嘲的骨喰。


 


「………抱歉,能让我冷静一下吗」


 


——这时候要是能来一根烟就好了。


忽感胸闷不已的鲶尾,吸气,又长长地呼出,犹如在模拟吸烟的过程。


话尾一停,火药味甚浓的对话便戛然中断,气氛于是暂归平静。


 


「………。」


 


看对方心神不宁,骨喰便也识趣地不打搅,索性将头轻靠窗玻璃,阖上眼皮,不知经过多长时间,再慢慢睁开。


——又回到了那座望不见尽头的桥。


深呼吸,他抬起右腿、踏下,然后抬起左腿、再踏下,如此反复,一步又一步的向着前方行进。


这一次的门仍是眼熟——他想起来了,这是鲶尾从大学起一直住到工作后数年才退租的公寓的门。


试着扭动门把手,没有上锁,轻易就打了开来。


玄关处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两双男式鞋,此处可以窥见从紧闭的卧室门底下的缝隙,少许泄露而出的灯光。


两人份的衣服散乱一地,从门口零零散散的延伸至另一个同样开着灯的房间。


骨喰轻车熟路地走进客厅。


电视画面定格在某部人气科幻电影的片尾演职员表,桌上是可乐、薯片、巧克力等零食。定睛一看,沙发坐垫上静躺着一个与周围物件格格不入的、四四方方的绒布小盒子。


没错,自己便是在这来过不知多少遍、早就把新奇感消磨殆尽的地方,被出其不意地求了婚。


他捡起盒子,打开,睹见内里的刹那百感交集。


正戴于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与其对比,光滑的金属光泽四年来竟依然未褪。


待追忆完毕,他将盒子放回,转身准备离去之际,听见有人在不停地呼唤着他的名字。


搁于膝盖上方的手传递来被握住的触感,骨喰张开双目,鲶尾担心中包含无奈的脸映入眼帘。


 


「这种情况下,不要睡着呀,兄弟」


「我没睡着」


 


底气十足地反驳道,骨喰又添上一句。


 


「只是在想东西」


「在想什么?」


 


鲶尾无力,勉强接受了对方的说辞。


 


「你向我求婚那时的事」


「…后悔吗,同意了我的求婚」


「我…后悔过」


「……我大致能猜得出原因」


 


心乱如麻的鲶尾。


 


「你也说过,实际上我根本反抗不了你」


「那只是醉话而已!」


 


他赶忙澄清道,却见骨喰摇头。


 


「你只是说出了事实罢了」


「………至今为止,我已经有在很努力地去给予骨喰想要的尊重了。……可是,你呢?骨喰有在尊重我吗?频频在居酒屋喝到深夜,完全不把我的邮件放在心上;这次工作的事情也好,居然一直暗自策划到美利坚去,直到现在才跟我坦白」


 


试图隐起快要哭出来的丢人表情,鲶尾低头,躲开爱人的视线,俯瞰窗外夜景——放射彩光的摩天轮缓速旋转,承载着两人重量的座舱早已悄然爬下最顶端。


过长的刘海与鬓发遮住一半侧面,使得骨喰仅能从其发颤的声音、抿起的薄唇之中,解读出他的难过。


 


「哈哈,太可笑了…在你的心里,我到底算什么呀?」


「……鲶尾,是我的家人」


 


否认不了自己一直以来的所作所为,骨喰油然生起几丝愧疚。


 


「但对你来说,家庭是怎样一种存在?」


 


鲶尾趁势提问道,垂于身侧的手握成拳。


 


「那天我质问骨喰的话,还记得吗?关于家庭,你到底怀有怎样的想法……」


 


他回头,却猛地愣住——对方竟眼角泛红、睫毛轻颤,遂苦笑道。


 


「哈哈,为什么连骨喰也一副要哭的样子啊…抱歉,明明都是三十岁的大人了,我不会再哭的,骨喰也不要哭了,好吗?」


「对不起……」


 


骨喰点点头,用衣袖擦了擦眼睛。


 


「…不,带头哭的是我,对不起」


 


也跟着抹去了在眼眶打转的闪闪泪花的鲶尾。


 


「现在,能告诉我答案了吗?」


「……有鲶尾在的这个家庭,很重要…但是,我也放不下工作」


「工作什么的,待在日本不也一样能做得好吗?」


 


鲶尾急切的说道。


 


「就这么想去美利坚工作,甚至不惜丢下『重要』的家庭?」


「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一旦错过,说不定就不会再有了」




听毕,鲶尾再度咬了咬失去少许血色的下唇。




「……能听我说吗」


 


他的内心在疯狂呐喊:得说出来才行,再不说的话就来不及了!




「尽管…尽管之前说什么哪怕离婚也能够全盘接受,但都是彻首彻尾的谎言。想欺骗自己,让自己好受些,可另一方面又清楚的明白,自己根本不是这样想的。骨喰心里……我想,其实也是不愿放弃这段走了四年的婚姻的吧」


「………」


「你刚才说了,在摇摆不定」


 


鲶尾顿了顿。


 


「一开始很坚决地说要去中止妊娠,结果半个月过去了,还没有下决意,不是吗」


「……真不想承认这个」


 


无法辩驳的骨喰。


 


「说到底,骨喰还是不想离开的。既然如此,就留在我身边吧,孩子也是……请生下来吧」


 


放低声音,鲶尾凝睇恋人。


 


「虽然我也有过,还是不要出生会比较好,这样阴沉沉的想法」


「……」


 


Omega不置可否。


许久,他轻轻嗤笑一声。


 


「有时候我觉得你很不可思议,鲶尾」


「…………」


「如此不平等的爱情,你却死心塌地的一头扎了进去」


「……骨喰觉得好笑也罢,因为这样的我被你所拯救,所以愿意这么做」




鲶尾呢喃道。




「真是奇怪呀,到底是什么时候变为爱情的呢?反应过来时,已经变得只要听见骨喰的声音,就算是隔着电话,也会安心的不得了的地步了」


「……你呀」


 


骨喰无语。


Alpha突然稍稍提高音量。


 


「我知道骨喰想说什么,但在我心目中,家庭自始至终就是比工作还是其它的事物,要重要上好几倍。不过,我也没有因此罔顾工作。骨喰尽到了工作上的责任,却鲜少顾及家庭,这是我的个人看法」


「……。」


 


被噎住的骨喰。


 


「你并不是一个合格的伴侣,骨喰」


「……让你产生这样的想法,我很抱歉」


 


默默接受了对方的歉意,鲶尾继续说了下去。


 


「家庭并不是金融危机时摆在商场橱柜的口红。当然,也许你认为它是非必需品,但至少有一点,它绝对不廉价,也并不是想抛弃就可以轻轻松松抛弃掉的东西」


「………」


「说了这么多,对不起。总之,作出抉择吧,骨喰。是时候了,我也等不下去了。我会尊重你的决定」




谈话再一次停下。


鲶尾移开目光,不再作声,留给伴侣得以静下头脑、独自思考的空间。


被下达最后通牒的骨喰,向外眺望。


观赏游乐园夜晚风光的最佳地理位置已错过,还有数分钟,他们就不得不回到地面,将座位交于其他游客。


他感到有些冷,便将外套稍微裹紧,于是闻了许多年的熟悉气味又开始侵犯他的鼻子。


这一回毋庸置疑,不是幻觉。


被这气味引导着,他的思绪飞向宇宙,化作人形,灵活地穿过一块块排列起来的记忆碎片所构成的通道,像在阅览美术馆的画作一般,时不时驻足于勾起了自己兴趣的碎片之前,聚精会神地一顿瞧看。


他和鲶尾相拥而眠的场景、交换薄荷味早安吻的场景、互相整理衣襟和领带的场景,或是两人在居酒屋喝到通宵的场景、一起通关马里奥双人模式的场景,以及自己用嘴巴亲自喂对方吃下白巧克力的场景、打架打着打着就到床上做起了爱的场景……


回过神时,生活中的每一个角落,都已然充斥满了恋人的身影。


仅仅是结束了一日的忙碌后回至住宅,见到早一步归家的对方前来迎接的那张灿烂笑脸,疲惫的心就会被简简单单的治愈,心神得到宁静——他竟一发不可收拾的变得如此依赖对方。


现如今,美利坚就真的比鲶尾重要?


自己就真的能够离开鲶尾,毫不在乎的一个人活下去?


骨喰想,自己心中也许早已有了答案。


只是,现在他总算能作出决定,不再逃避,而是去直面它、接纳它。


轻柔的将手覆盖于家人那只被冰凉空气夺去温度的右手之上,他不再有所犹豫的、坚定的握紧。然后,看见对方眼里的冰雪就此消融,慢慢化作一行温暖的泪珠,划过脸颊。


 


「讽刺的是,我就是喜欢这样不可思议的你」


 


象征幸福的摩天轮,仍在「咕噜咕噜」的旋转着。

评论

热度(39)

  1. REDBALLBekuta-●忙忙碌碌 转载了此文字
    下一章就完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