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BALL

恨毒校园网

【刀剑乱舞+ABO】关于家庭 10【鲶骨】

Bekuta-:

●漏洞百出的谜题,对不起m( _ _ )m




10


 


看穿了恋人就差找一个对话框立于头顶后大写上去的小心思,骨喰反而希望自己这种时候更「迟钝」一些。但视而不见的话,似乎有点过分。于是他稍稍踟躇,还是踱上前去,飞快地在其额上蜻蜓点水般亲了一口。


对方旋即绽开一个大大的得意笑容。


 


「嘿嘿,谢啦,兄弟」


「……快告诉我下一题是什么」


 


——为什么在车后座跟对方玩骑/乘/式时,自己都没有这么忸怩?


想到房间内CCTV的存在,骨喰不免一阵尴尬。


未留意恋人少许泄露而出的窘态,鲶尾开始逐字念起纸上的文字。


 


「少年眼中没有那片黑暗,他看见的是与少女一起的希望的未来」


「…有歧义?」


 


从难堪的心情中脱身,骨喰一下注意到这句话不太对劲的地方。


 


「啊,真的诶」


 


被点醒的鲶尾凑近许多,几乎将眼睛贴在纸条上。


 


「『那片黑暗』指的是电视机吧」


「少年眼中没有那片黑暗…也就是他没在看向电视机?」


「大概是扭过了头」


「上一题的『黑暗的未来』既然指物,这题的『希望的未来』也应是如此吧。那么『一起』不是两人在一起的意思,而是暗示少女旁边放着什么东西吗」


 


听罢,骨喰思考少顷,指向了沙发一侧。


 


「少女左边的落地灯」


「『光』的确有『希望』这个含义呢」


「少年看见少女的同时也能看见它」


 


沿着自己推出的结果寻去,骨喰蹲下身子,抬起落地灯,于其底座之下成功找到了下一张写有谜题的纸条。


鲶尾挥了挥手,由衷夸奖道。


 


「很厉害嘛,兄弟」


 


骨喰却摇了摇头。


 


「厉害的是鲶尾才对」


「谢啦,我们争取快点从这个房间出去吧」


「嗯」


 


难度并不算高的小谜题纷至沓来,可候于最后关头的一道题却着实难倒了两人数十分钟之久。待焦头烂额地利用藏匿于书架深处的原子笔,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将柜底的房间钥匙弄出,留给他们的时间已所剩无多。


但不管怎样,他们通关了这场榨取人们脑细胞活力的游戏,鲶尾便也顺势提出找家露天餐厅,坐下来点一杯巧克力芭菲以犒劳犒劳自己那饱受摧残的身心。


犹疑须臾,跟着要了份香草芭菲的骨喰,却在咽下寥寥几口后,倏地一声从椅子上起身。


 


「我去一趟厕所」


 


他说道,欲离去却被鲶尾拉住。


 


「没事吧?」


「没事」


「脸色很差哦,不要勉强自己」


 


半信半疑的仰视恋人的Alpha。


 


「没有,只是去厕所而已」


「…好吧,那我在这里等你,早点回来,兄弟」


 


碍于对方的坚持,鲶尾不再多问,松开其衣角无奈放行。


 


所幸迫切欲见到的公共厕所就伫立于附近不远处,一进隔间便对着刷得锃亮的坐便器翻江倒海地吐、将胃内之物彻彻底底清去的骨喰,给自己不知何时升了级别的忍耐力打了满分。他被裹入了呕吐物异味的浑浊空气熏得眼角泛湿,摁下冲水按钮,迅即逃离了此地。


漱口,洗脸,用手帕擦掉面上、手上的水珠,他看着镜中面无表情的自己,发起了呆。


虽不常接触甜食,但以往都能下咽的奶油,就像屠宰场中被开膛破肚的饲料猪皮下那层裸露的黄色脂肪,恶心至极,腻人得让他全无胃口。


——太糟糕了。


陪同鲶尾观看的恐怖电影里,高温加热下融为一滩油脂的脂肪,化作一只无形的手穿过次元之壁,也跑来挤压他可怜的胃袋,作为共犯实施加害。


易反胃的症状愈来愈严重,甚至影响到了在会社时的状态——午间餐都未能好好食用完毕,哪儿会有足够精力去应付稍后高强度的工作?


越发不佳的食欲无时不刻提醒着他,得尽早下决心才行。


好了,来选择吧。


工作还是家庭?美利坚还是鲶尾?


工作无疑比家庭更为重要,他能如此断定,可第二个问题呢?


美利坚,是他自学生时代便心驰神往的国家;鲶尾,是他想要共度一生的伴侣。两者兼得当然最好不过,然而显然不切实际。


那就美利坚吧,自己也并不是离开了Alpha就会活不下去。哪天想与人做/爱的话,脱下裤子自己解决虽孤单了些,但也未尝不可。思春期尚扰的少年时期,以及初夜后强迫大脑遗忘掉被刺入的美妙快感的那近一千天里,这档子事早就干过无数回。


不过,鲶尾又该怎么办?那个连他于工作以外的时间离家区区几个小时都无法忍受、而会由此陷入郁闷的人,将变得怎样?


肩膀被轻拍,他猛然回过神来,转头,对上一双透露出些许关怀的眼。


 


「先生,您还好吧,需要帮助吗?」


「谢谢,我没事」


 


婉谢了从隔间出来、洗手后将要离去的旁人出于礼貌的好意,骨喰背靠墙壁,暂作休息。


那晚过后,他抱着赌一把的心态,满以为生育能力曾受过损害的自己可以逃过一劫,不料相当不凑巧地撞上了那小部分几率。于是一个月前上司的话,在他看见试孕纸上显示的结果那刻,就不再能让他对以后的生活满怀憧憬,反是增添苦恼。


再次照向镜子,原本苍白的脸色已大体上恢复正常。


他估摸着自己在此处待上的时间,匆匆赶回了鲶尾所在的露天餐厅。


黑发Alpha的巧克力芭菲,仅剩一半左右。


 


「好慢啊」


「抱歉,稍微迷路了」


 


桌上那份只吃了几口的香草芭菲不知去向,取而代之的是一杯温热的白开水。


骨喰坐下,无言,半晌才道。


 


「……谢了」


「回去时,我们去一趟医院吧」


 


轻轻握住爱人的手,鲶尾担忧地凝视对方。


 


「…嗯」


 


Omega回握,点了点头,突然又意识到了什么,他补充道。


 


「这次换我来开车」


「咦,重点是这个吗!?」


 


鲶尾夸张的向后仰去。


让很久没有摸过方向盘的对方过一把瘾也好,他迁就道。


 


「好吧,主驾驶座的位置就让给骨喰一次」


「谢了,兄弟」


 


呷了口水的骨喰。他讶异的发现,里面竟加入了少量砂糖。


对座的鲶尾不自觉地盯着伴侣那随吞咽动作而上下滚动的喉结,莫名感到一股悸动。


怎还像刚与人交往的小男生一样,恋人本无特殊意味的一举一动,都能对自己发挥出逗猫棒于猫的效用?他私下苦笑,小幅度地摆摆头,打发走争抢着进入自己镜头的过去种种景象——告白成功后,每一场索求对方体温的、贪得无厌的性/爱。


——对,性/爱,性!


大学时代一位骄傲的Alpha似曾洋洋洒洒写下一篇论文,斩钉截铁的告知众人:也许被标记并不足以捆牢一个生着自由之心的Omega,但对性的渴求会斩断其妄图伸展的羽翼,再不甘也只有乖巧的待在鸟笼,接受下占有了自己的Alpha的饲养。


此论点倒也不能说是完全错误,毕竟社会上过着如上述般生活的Omega目前仍不在少数,但放到自己这个AO结合的家庭中,是绝对不适用的。


鲶尾真想用嘲讽的口吻写信告诉那家伙,发生于他身上的这件例外。


他想起自己在便利店报刊区的一本杂志上,看到过的一句话。


 


「呃,跟我做还满意吗?」


「干什么」


 


将别出心裁地烤花上蓝色水滴图案的玻璃杯放回原位,骨喰被问得猝不及防,诧异的挑眉。


 


「…哈哈,都结婚好多年了,这样问果然很奇怪吧。只是……据说良好的性/生/活有利于维持和谐的伴侣关系」


「还挺舒服的,否则也不会跟你做那么多次」


「……说的也是」


 


鲶尾略微僵硬的侧过头,食指轻刮脸皮。身为问题提出者的他,反倒难为情起来。


 


「就是有一点」


「什么?」


 


他紧张地坐直了身子。


 


「我会努力改正的」


「总在我的脖子上,留下明显的吻痕」


「那种时候,怎么会有空去考虑该往哪儿下嘴才妥当……再说了,做了这么多年,骨喰不也一直没说什么吗,怎么现在——」


「你问了,我也就说了,不是会改的吗」


「…我尽量啦」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


认为自己在激烈的性/爱中亲吻对方之际,还能记得避开容易被他人看见之处的可能性接近于零的鲶尾,头疼的双手捂脸。


——船到桥头自然直吧。


消沉片刻,他自我宽解道。


骨喰咬着塑料吸管又喝起甜度适中的糖水,悠然自得的看着他。


 


「天黑后,去坐摩天轮吗」


「诶」


 


今日内恋人第一次的主动请求,让鲶尾小吃惊。


 


「摩、摩天轮…?不像是兄弟的风格呀」


「不喜欢?那就不去了」


「不,我很喜欢哦,去吧,去吧!」


 


说不准能跟伴侣享受绝赞浪漫气氛的这等好事,怎会有人忍心拒绝!


他连忙举双手双脚表示同意,然后拉开脑内剧场的幕布、打开舞台灯光,满心期待的浮想联翩。

评论

热度(40)

  1. REDBALLBekuta-●忙忙碌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