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BALL

恨毒校园网

【刀剑乱舞+ABO】关于家庭 09【鲶骨】

哎呀w

Bekuta-:

09


 


最后一回进入游乐园,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朝身旁之人投去一瞥,骨喰放弃了无用的搜寻,从漂浮着无数记忆碎片的宇宙之中,果断回归到挤满喧闹人声的地球之上。


十有八九就在近段期间与友人光顾过这家游乐园的人,此时却表现得极为兴高采烈,双目放出由「跃跃欲试」这个词汇构成的光线,扫描着视野内各类色彩艳丽的设施。


没由来的,骨喰忽然想起位于家中角落的杂物柜里,那把入住不久便被打入冷宫的光剑。


对方特意等到夜晚,关上灯、拉紧窗帘,一边怪叫着胡乱挥舞发出蓝色荧光的长棒,一边与假想敌人搏斗的傻态,给了从会社归来、毫无戒心地打开家门的他以无比强烈的冲击,从此再也无法忘却。


——为什么当初会同意跟这种家伙结婚?


瞬间便成了未解之谜的疑问。


 


「嗯?看到什么有趣的东西了吗,兄弟?」


「没有」


「是吗?」


 


鲶尾歪了歪头,不作深究。


他调出手机的拍照模式,而后极其自然地揽过爱人腰部,留下了约会的第一份纪念——照片上的他嬉皮笑脸,旁边差点没能站稳、微微倾斜身体的骨喰则一脸状况外。


 


「得发到Line上,跟物吉他们炫耀炫耀才行」


「……」


「『目前正与相爱多年、感情要好的恋人在游乐园约会(*´∀`*)诶嘿☆』」


「…………」


 


相当不好意思,而欲夺过手机将其删除的骨喰。


不料对方竟一个侧身,便凭借敏捷的身手,成功进行了闪避。


 


「啊,有了评论,好快!大家都看到了,就算删掉也已经来不及啦」


「回去后,你一个人睡吧」


「诶,又要分床睡吗?但是主卧和次卧的钥匙都在我手上哦」


「……」


 


同一招的使用次数超过一定限度,就会变得难以发挥效果。


无法在这种临近深秋的季节里狠心让自己睡书房的骨喰,愤愤不平的扭过头,不去理会那个马上又摆出讨好笑容的Alpha。


 


「抱歉,一不小心就得意忘形了。难得的一次约会,就原谅我吧,骨喰?以后保证不会再这么做了」


「………嗯」


「真是谢啦」


 


熟知伴侣于某些方面不是一般的好哄,鲶尾摸了摸对方的头。


 


「话说兄弟身上的外套,是我的呢」


「…怎么发现的」


「骨喰的那件,款式和颜色是同样的,但袖口没有花纹」


 


骨喰抬起手臂,看了看自己的衣袖,无言以对。


 


「为了区分开来就特地请同事帮忙绣了上去,不过绣在了很不起眼的地方,的确容易被忽略呢」


「抱歉,觉得找自己的很麻烦,就随手拿来穿了……」


「没事的,相反我很欢迎!呼呼,满满都是我的气味,虽然我自己闻不到啦」


「…走吧」


 


听见后半句话,骨喰感到有些难堪。


鲶尾将双手搭在逃避般想要走开的爱人肩上。


 


「对了,鬼屋、云霄飞车、回转秋千之类的绝叫系,今天统统禁止哦!」


「你敢玩吗?」


「……最后那项我敢」


 


干笑了几声的鲶尾。


他的胆量从来比不过小自己一岁的Omega。


深夜壮着胆子,蜷缩进客厅沙发观看从朋友手中借来的恐怖电影,结果被屏幕中那只从被子内伸出的惨白手臂所惊吓,魂飞魄散地扔下毛毯和啤酒就一个箭步冲上楼,抱住床上原本安稳入眠的伴侣便面若死灰的瑟瑟发抖,还不忘贴心的帮对方把盖在身上的棉被扒拉到地上——这样想干脆抛去外太空的黑历史也曾发生过。


 


「近期好像新推出了现实密室逃脱的游戏,还没有挑战过呢,要去试试吗?」


「随便」


「那我就预约了,一个小时后,没问题吧?」


 


对方的语气听上去敷衍,但自己的提议总归是得到了赞同,鲶尾低头摆弄完手机,又查看起手上的园内地图来。


 


「经过森之小道…然后往西边走……呜哇,还挺远的嘛,总之我们慢慢逛过去吧」


「嗯」


 


鲶尾牵起骨喰的左手。


 


「要先买点喝的东西吗?」


「……那就柠檬汁好了」


「OK」


 


若正经八百的直朝目的地行进,不干多余事,不走多余路,那只消十几分钟便可到达。拜犹如午间饭后散步的悠闲步调,及一路上被景色、活动等吸引住眼球而走走停停所赐,得以远远望见作为游戏场地的建筑物时所花费的真正时间,至少超过了半个小时。


幸运的待了一阵子便等来了机会,两人寄存好各自的私物,进入了房间内——


并不算宽敞的一个房间。


模型电视机前的沙发、木桌上的遥控器和两只马克杯、靠墙而立的书架……室内的装潢与摆设无一不颇具逼真的家庭氛围。


 


「一个小时内找到开门的钥匙,就算通关了吧」


「来干吧,兄弟」


「呜哦,感觉骨喰变得好有干劲」


 


这时,悬挂于天花板的电灯猝然熄灭,四周陷入了一片漆黑当中。


 


「咦咦咦——!?」


 


立马大惊小怪地紧紧搂住骨喰的鲶尾。


后者费劲的拖着他往前摸索几步,伸长手臂打开了位于沙发旁的落地灯。


顷刻间,鹅黄色柔光有如调入了过量水的颜料,被毛笔轻蘸于笔尖,以一点为中心向两边晕染开,直至淡得呈现不出一丝颜色。


些许令人发毛的诡异感伴随温馨、宁谧的气氛袭来。


鲶尾已经有点腿软。


 


「我好像想起了某部恐怖电影的场景……」


「这不是恐怖主题」


「骨喰,要不我们认输吧,让工作人员来开门吧!」


「放手,这样我没法行动」


 


骨喰轻轻挣开,借着昏暗的灯光,快速地环顾一圈。


见对方无意离开,Alpha只好硬着头皮跟随,紧黏于其身后。


 


「为什么要关灯…」


 


他嘀咕道。


Omega行至书架前。


 


「发现什么了吗?」


「一张纸」


 


撕下稳稳粘于架侧的便签,骨喰回到落地灯旁,将其置于光线较强处,勉勉强强读清了上边手写出来的一行极小的文字。


 


「与恋人的少年相依,可身怀秘密的少女看见的是黑暗的未来」


 


「与恋人相依…?相依的话,就是靠在一起的意思吧?」


 


鲶尾摸摸下巴,忽地想到什么似的短促地「啊」了一声。


 


「马克杯」


「为什么联想到这个?」


「我们不是经常在沙发上并肩而坐嘛,因此,两人的杯子总是像这样挨得很近」


「既然如此,『黑暗的未来』又指什么?」


 


面露不解的骨喰。


 


「未来在当今的前方。少女坐在沙发上,她的前方是…电视机?」


「关上的电视机」


「接下来的问题是少女的位置,桌上的两个马克杯长得一模一样呢」


「男右女左,少年的左边」


「也就是说,骨喰觉得是电视机朝向的右边?」


「嗯」


「好,那我们找找看吧」


 


不出十分钟,两人便轻松推理出了谜题的答案。


鲶尾半跪于沙发前,不作多想,直接掀开了右手边的坐垫。


 


「果然在这下面,游戏里这种藏东西的方式见多啦!又是纸条」


「还不错,兄弟」


「也有很大一部分是骨喰的功劳哦」


 


出自伴侣口中的赞扬令他飘飘然,鲶尾站起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对方鼻梁上落下一个吻。




「……房间里有监控」


「就让他们看去吧」


 


说罢,他不收敛的更进一步,又轻啄嘴角。


 


「不觉得氛围不错吗?我们也在卧室放这种鹅黄色柔光的落地灯吧」


「刚才你还在害怕得发抖」


「…不要这样毁气氛,好吗,兄弟」


 


——如此不解风情的伴侣。


盼着跟对方多调情一会儿的鲶尾哭笑不得,看似不高兴的鼓起脸颊。


 


「都无所谓啦,我们继续解题吧!」


 


他装模作样地将视线移向了那张白色纸条之上,貌似在认真研究谜题,实则偷偷注意着身边之人的反应。

评论

热度(30)

  1. REDBALLBekuta-●忙忙碌碌 转载了此文字
    哎呀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