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BALL

恨毒校园网

【刀剑乱舞+ABO】关于家庭 05【鲶骨】

Bekuta-:

05




世界上绝大部分动物,都需要通过性/交来完成种族的延续。


也许于有些生物,性/交不过是为了繁衍生息。但至少于人类,这种高智慧生命体会以与前者截然相反的目的进行性/行/为。


他们便是个极好的例子。


结婚以来的上百场性/爱,无一不是为了追求至高无上的性/快/感。厨房冰凉的瓷砖上,车内狭小的空间,宾馆的双人房里……他们习以为常的向人类最原始的欲望表示了服从,并且乐此不疲。


而今,两人却有了孩子。


借着窗帘半掩而得以透进来的朦胧月光,鲶尾端详着枕边人清瘦的脸庞。


对方一副睡得极为不安稳的姿态。


他们第一次发生性/关/系的场合,是在Omega为彻底驱赶走使用抑制剂也变得难以抵挡住的发情期,而自甘堕落地将他邀至家中的那个不眠之夜。


拥抱,舌吻,跌跌撞撞地行至柔软的床边,倒下,然后是褪去了衣衫的、水乳交融的互相碰触。


若消去那场出乎意料的事故,这定会是尽善尽美的一次回忆。


不客气的收下了上帝突发慈悲的赏赐,他从此只能怀忆着那夜的炙热温度,在床上翻来覆去,寂寞到了极致便自己满足自己的难填欲壑。不可思议的是,他没有一丝一毫被利用完后又被无情抛弃的愤懑,反而燃起希冀之火,朝对方展开了进一步的攻势。


终于,他们开始了交往。


交往后,他们又开始了做/爱。


他喜欢对方被贯穿时硬生生咽下惊呼的隐忍表情,喜欢对方脑内的理智被蚕食殆尽后一声比一声放荡的甜腻喘息。他就像食用了加入了大/麻的欧培拉一般,对那副白皙身躯痴迷到近乎要坠入幻境、再也无法苏醒的地步——


醒不过来也没有关系。


不知不觉间,下体已处于半/勃/起的状态。


变得兴奋的情绪急需得到冷静。


蹑手蹑脚地摸黑离开了卧室的鲶尾,下楼来到客厅。


他打开灯,动作轻柔地拉开落地窗,一边抬头观赏宁静的夜空,一边独自抽起了闷烟。


时针划过十二点。


月朗星稀。


但是太阳系之外的银河系,人类视线所无法直接触及的千亿颗星星们仍在熠熠生辉。


他希望自己是恋人的康帕内拉。


登上列车,两人并肩坐于铺着黑色天鹅绒的座椅,从银河站到南十字星站,从起点到终点,无论天涯海角都携手前行,即使是连光也能轻易吞噬的黑洞,也不足以让他们有所畏惧。


——不过,这是可能的吗?


睡意变得更加不愿登门造访。


那日,自己立于书房外诘问的场面仍历历在目。


 


「知道医生都跟我说了些什么吗?他说,其实我在潜意识里,担心着自己的伴侣总有一天会像父亲那样抛下我,跑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怎么可能呢,对吧,骨喰?」


「婚礼上,被问道是否愿意与我共度一生的时候,骨喰不是点头了嘛」


「戒指,也只有在入浴时才会摘下来,不是吗?」


「现在的这个你,到底是谁呀!」


 


越是害怕的事情,就越是会发生。


他又要被丢弃到无人理睬的角落去了。


——楼上蓦地传来卧室门被打开的声音。


鲶尾惊慌的关上落地窗,将香烟摁在烟灰缸上熄灭,心虚地望向了站在楼梯口、睡眼惺忪的骨喰。


对方看上去一点也不意外。


 


「不睡吗?」


「骨喰才是,怎么突然醒了」


「…肚子饿」


「也就是说,这是打算去厨房找点东西吃?」


「嗯」


「吃了晚饭的话,现在就不会被饿醒了」


 


眼神流露出些许责备的鲶尾。


 


「在这里坐着就好,粥,是吗?」


「谢了,兄弟」


 


腹饿得乃至脚步有些虚浮的骨喰,决定接受这份好意。他躺到沙发上,半眯起眼睛,恍恍惚惚中等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粥。


挣扎着坐起身来,他看见被煮得软绵绵的白米,神智顿时清醒了不少。


 


「试着加了一些蔬菜,没有多此一举吧?」


「没有,去睡吧」


「啊,没事,我可以等骨喰吃完」


「……去睡吧」


「为什么非得我先去睡不可?」


 


鲶尾不解的挑眉。


 


「没为什么」


「这几天好像都没亲眼见过骨喰吃东西呢」


「是吗」


「是哦,要不向会社请假几天?」


「不」


「那就快点吃吧,有些烫口,小心点」


「……」


 


这家伙绝对是在委婉的威胁他。


认命地端起碗的骨喰,祈求自己到时不要当场吐得对方一身都是。


Alpha坐在一旁,偷偷观察着伴侣那平坦的腹部。


新生命的诞生,需要经过一系列复杂又严谨的过程。


首先,刺激生/殖/器/官,将黏稠的液体混合物注入对象体内。最为强壮的精子将竭尽所能地钻入卵细胞内部,随后性染色体结合,所形成的受精卵经过分裂与分化会发育成为胚胎。待漫长的十个月经过,一个人才最终出生于世上。


可死亡却是相当简单的一件事。


只要抓住电车驶来的那一刻,从月台一跃而下,便能够得到永远的太平。或是用电线勒住自己的脖子,另一端系于房间的门把手,十分钟后一切苦痛烟消云散。


不管选择怎样的道路,人都是在走向死亡。


那为什么要出生?


有朝一日定会化为虚无的三万天,又为什么要去拥有?


消极的念头即将攻占下心理的城池,鲶尾极力无视心中的波荡起伏,同伴侣闲聊起来。


 


「早上还得去会社吧,没关系吗?骨喰的工作真辛苦啊,相比起来,我这边享受到一个完整双休日的频率,已经能说是经常了」


「没关系,已经习惯了」


 


吃一口、停一下的骨喰。


自从有了固定的经济来源,他常常在居酒屋喝到彻夜不归。


累得快要就地倒下,便到附近的网路咖啡店,睡至工作前两个小时才赶回公寓。之后盥洗一番,再随便吃点什么作为早饭,如此就调整好了精神状态,直接乘上电车前往会社。


鲶尾也半斤八两,他曾是公园长椅的常客。


可惜不知哪天开始定时响起的蚊音,实在使他这个年轻人的耳朵饱受摧残,于是只好被迫转移阵地,干脆坐在地上就旁若无人地开始补眠,直到被冻醒才晃悠悠的回到家中。


所幸,他早已不像初入社会的那几年般忙碌得不可开交,而是有了更多的时间去兼顾自己认为一生中最为重要的家庭。


另一方,恋人的情况则令人担忧。


 


「不要又倒在玄关处或是楼梯旁睡觉了,兄弟」


「我尽量」


「生病了怎么办?」


「我的抵抗力比较强」


「工作上,稍微偷下懒,放松放松,也不会有多大影响吧」


「现在是关键时刻」




这句话似乎造成了不愉快,骨喰放下还盛有一半粥的碗。




「怎么对待工作,是我的事情」


 


料想不到自己会惹怒对方的鲶尾吓了一大跳,不知所措地拉住了站起身的Omega的衣角。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所以不要生我的气,骨喰」


「……」


 


看着低声下气乞求自己原谅的爱人,骨喰内心一阵动摇。


他疲惫地叹息,移开了对方意欲挽留而伸出的手臂。


 


「我去睡了」


 


留下呆呆坐在沙发上的鲶尾,他背过身,消失在楼梯的转角处。

评论

热度(34)

  1. REDBALLBekuta-●忙忙碌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