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BALL

恨毒校园网

【烛俱利】鹿在奈良(上)

好可爱啊

莫一渠:

My dear deer.


嗯,没有写完,试着发一下。
因为明天生日想纪念一下,但是还有课,所以今天发了。
写了很久,进度很慢,装逼大法。


相州广光第一次见到那头白鹿时,简直惊为天人。
那天他经过春日神社,无意间朝里面瞥了一眼,看见那位素来独处的神官大人坐在台阶上,身边挤着一团白雪状的物体。他瞄到雪团上两支巨大的角,呈树枝状向外舒展,随意又不轻浮。
雪团意识到有人,站了起来,矫健的四肢,流畅的身形,沐浴着春日的阳光。它侧过头来看他,刹那金光流溢。那是一头他从未见过的白色雄鹿,他看到它有金色的瞳孔,仿佛不属于凡间。
他心中忽然涌现出前所未有的悸动,这美丽而强大的形象,深深地烙上他的心脏。
  
相州广光是土生土长的奈良人,和大学同学共同经营一家不大的书店,就在奈良公园外。他从小就见过各种鹿,大的小的,无所顾忌地在街上溜达,可惜他生性冷漠,从未觉得这些跑跑跳跳的生物有何可爱之处,甚至常常感到困扰。
但那头白鹿是个例外。
他跟唯一的朋友——也是书店合伙人——狮子王简单说了在神社外看见的景象。金发的青年流露出惊讶又羡慕的神情:“诶诶!!!俱利居然看见了传说中的白鹿啊啊啊!!真好啊我也想看看呢!听说它是奈良的守护神哦,千年前作为神使过来的,住在奈良山上呢。不过看见过它的人很少啦,嘛毕竟是神仙啦。”
“……”
被称为“俱利”的相州广光,因为左臂上的俱利伽罗龙而获得了“大俱利伽罗”的绰号,但很少有人知道他为什么拥有一片刺青。
狮子王继续喋喋不休:“石切丸大人和白鹿在一起啊?下次去问问他看吧,也许他们可以交流呢哈哈哈!”
“唔。”相州广光不置可否,转身在架上摆放新书,这样冷淡的性格能有狮子王这样开朗的朋友真是很难得。
相州广光不是那么喜欢文学,特别是比起名家巨著,他更偏好野史一类的神怪小说,但这份工作胜在安稳清净,光临的客人们都不是吵闹聒噪的性格。
两个人的小书店,清闲自在,收入虽然不多,但他并不在意。狮子王负责挑选新书和收银帐务,他则做一些整理摆放,统计销量的工作。
这次狮子王带来的书有点多,他一下午都在忙着分类。有一本吸引了他的目光,《春日之原上的鹿》,封面上是春日社的门前町,有一群姿态各异的小鹿,这是奈良人司空见惯的场面。一堆新书中,只有它只此一本,上架不太妥吧。而且作者居然叫……烛台切光忠?奇怪的名字。
这种一看就是笔名吧,还真是有点矫情。相州广光这么想着。看在他写了自己家乡的份上,姑且就翻翻看吧。
没有腰封,出版社的名字也没有听说过,他习惯性地看一眼勒口,不由瞪大了眼睛:那上面几乎什么也没有,不,不如说没有作者介绍,没有摄影师介绍,更没有相关照片,只有影影约约的一头鹿的线描。
相州广光下意识地感觉这就是那头白鹿,毕竟那么巨大的角,不是一般雄鹿所能拥有的。这个烛台切光忠,也见过白鹿?
“喂!俱利!我回家啦!”夜幕降临,狮子王跨坐在自行车上,回头向相州广光道别。
相州广光点点头,狮子王住在外面的公寓里,而他住在书店楼上——这本来就是他的家。
狮子王又说:“你在看那本讲鹿的吗?这是我经过神社门口时石切丸大人给我的,他说你可能会喜欢耶。不过作者名字也太装逼了吧哈哈哈哈哈……”
不等广光反应,他就笑着骑远了。
广光拿着书起身,把门锁好后关灯上楼。他坐在床上随意地翻阅,书中讲述了各种鹿的故事,着重描写了奈良山和春日社。广光本来以为是个普通的记录式文体,但看着看着又觉得不太一样。这个作者的视角非常奇特,不是一般观察者从外表到行为这样作为旁观者的叙述,他居然写到鹿的心情,甚至还有这群生物的欢笑与哭泣,仿佛置身于这个群体之中,带着笑意记录下生活琐事。啊,对了,就像是一本日记。
广光打算仔细地看完它,也许会有什么发现。


今天狮子王告假,广光一个人看店。门口的风铃响了,广光瞥了一眼——他是不会说欢迎光临这种话的。不过……
……?是那个神官?
“俱利伽罗,你好呀。”石切丸笑眯眯。
“……”
“哦呀,好冷淡呢。”
“……您来买书吗?”
“嗯,请帮我找一本料理书吧,外国菜,那种销量很不错的。”
西式料理?还是畅销款?广光很奇怪,这个神官怎么也不像是个喜欢下厨做菜的男人,而且神社居然有厨房?
石切丸解释:“我家孩子说,人类的料理很有意思,想自己试试看。”
孩子?自己生的?亲戚家来玩的?没听说他结婚啊,他有亲戚吗?还有,“人类的料理”……怎么回事?
“看来你跟疑惑呢,不如随我去神社看看怎么样。”
广光迟疑一下,挑了一本《西餐很简单(上)☆徜徉在美味鹅肝酱中》——这是最近在女孩子中大受好评的书——随后跟着石切丸出了门,橱窗外挂上了“暂停营业”的牌子。


五月份,春天的气息很浓郁,春日社树木葱茏,鸟居上落满各种禽鸟。两人拾级而上,石切丸不说话,广光自然也不会主动搭话。
站在正殿门口,可以看到奈良山的峰顶,因树木丛生而有点朦胧。广光不怎么亲近这座神山,不如说内心存在着惧怕。
他很小的时候一个人去山里玩,倒霉地遭遇了森林火灾,火势虽然不大,但对于小孩子来说足够可怕了。树木劈啪作响,烟斜雾横,他在奔跑中被树根绊倒,又疼又怕,眼泪淌了满脸。这时候有个什么东西走过来,蹭蹭他,把他拱到自己背上——应该是背上,然后发足奔出大火,把他放在山下的神社后面。广光努力地想看看什么东西救了他,但泪水和烟雾使他睁不开眼,连对方是个什么都不知道。
这种小火在林中常有,大人们没有放在心上,只有他叔叔长谷部捉住他问长问短。广光说了被救一事,他叔叔随口说了“也许是鹿神帮的忙吧。”他再追问,叔叔也再不清楚什么了。
广光倒是没什么阴影,问了好多人鹿神的事,除了那个“神使带着他的鹿来到奈良”的老套故事,再没有其它了,于是他渐渐地也忘了这码事,只是不那么常去神社了,更别说山里。如今奈良山近在咫尺,又勾起了他对过往的回忆。


石切丸看着广光片刻的失神,微微笑了笑:“俱利伽罗,去看看我家孩子吧。”
广光下意识地点头,攥紧了手里的菜谱。
石切丸走到大殿旁偏僻处,竟然消失在了树林里。广光一惊,快步走过去,才发现树木浓密处有一条极窄的小径,只能容一人侧身通过,还有浓荫斜枝遮挡,要不是走近根本无法看到。
为什么要弄一条隐秘的小路?
石切丸在前面等他,广光只好走进去,几个弯后,豁然开朗。阳光重新笼罩上他,一栋小木屋建在草地中央。
现在居然还有这种木制房子?石切丸的秘密基地?广光越来越搞不懂。
“光忠,有客人哟!”石切丸朝屋里说到。
哎?里面有人?是那个孩子?广光紧盯着木屋的门,无意识地感到紧张。
一阵静默。
门咯吱咯吱地响了,推门走出来的“孩子”,竟然是那头白鹿!?


“鹿……?”广光喃喃道。
石切丸侧头看向他:“嗯?不喜欢吗?小狮子说你最近老想着它啊。”
狮子王?那个大嘴巴!
石切丸继续:“所以我给了你那本书啊,好看吗?”
“唔……”广光没有心思回答神官的问题,他正盯着那头鹿。
鹿侧着头,美丽的角抵住门,金色的眼睛透出温柔的色泽,它看着广光,广光也看着他。
这是他头一次正式见到它,仔细看看,它比之前惊鸿一瞥时更为美丽。无暇而顺滑的毛皮,强健有力的四肢,精致完美的双角,还有可爱的短尾。不过,怎么好像只有一只眼睛?
广光鬼使神差地走上前,鹿还是看着他,没有躲闪。他走近了才发现,鹿的右眼是闭着的,隐约有一道疤痕。
广光下意识地伸手去摸,鹿却微微扭头避开了。
广光只好住手,改摸它的背脊,这次它到很温顺,左眼微眯。
“哦呀,光忠怎么这么乖,平时不是连给人类看到都不高兴吗。”石切丸走过来摸摸它的头。
广光抚摸的动作一滞,低声道:“不喜欢吗?”
鹿一僵,随后把脑袋靠过来亲昵地蹭他手臂,甚至舔了舔他的手背,几乎像是有意的讨好。
石切丸笑着摇摇头,不置一词,而广光在惊讶的同时感到了意外的满足,以及发自内心的愉悦。


“进去坐吧。”石切丸走进木屋,招呼一人一鹿。
广光进门后才发觉这真是个新世界。只要踏进门,屋内全貌便尽收眼底。一共两个房间,一间是直接联通门的客厅,布置简单,另一间竟然是厨房。
如此古朴的神社深处的秘密小屋,配备有现代化厨房,与客厅风格迥异,广光真是不知说什么好。而且他敢说这一定是他见过最完美的厨房,不仅有普通炊具,连烤箱都有三个。
屋里摆设不多,石切丸几乎是蜷缩在一张小凳子上,脸上却估计是云淡风轻的笑容,端了杯白水,却像品茶一样喝着。
鹿此刻正在厨房里,高昂着头,广光觉得它在朝他炫耀这个厨房,金眸中闪动着光芒,满是自豪与期待。
“呃……这个厨房,挺不错。”广光憋出几个字,却是对着石切丸说。
石切丸抬眼笑笑,不置可否。
鹿甩甩头,似乎有点无奈,它站在流理台前,纯黑的大理石台面衬得它越发雪白而洁净。它踱着步子,四蹄敲击地砖笃笃作响。
广光移不开视线,想奔过去摸摸它的头,端详它享受的表情,甚至想要亲亲它。
自从见到这头白鹿,他的生活就逐渐偏离了正常轨迹,对鹿的渴望让他几乎产生了一种偏执的情绪,每天从早到晚都在想,鹿,鹿,鹿。
他觉得平日里思维简单而直接的脑袋快要爆炸,“想见它,好想见它”的念头充斥脑海,但等到真正见到了,又不知道做什么好了。
鹿歪头看着广光,似乎听到了他内心的叹息,鼻尖蹭着他的手臂把他推出厨房,随后用角关上门。
……不想让我进去了吗?广光有点失落。
“孩子大了要有自己的空间嘛。俱利伽罗,我们聊聊吧。”
石切丸温和地说,让广光不好拒绝。
他沉默着坐下,等待石切丸的话题。
“刚才你没有回答呢,书怎么样?还不错吧。”
“嗯……很特别。”
“哈哈,这是别人托神社编的,只此一本。”
“作者就这么给您了吗?然后您还随意地给了我?”
“没问题的。他不会在意这些,而且不如说他很高兴啊。”
“?”
看来这个作者也是个怪人,辛苦写出的书说送人就送人了。
他叫什么来着?烛台切光忠?果然奇葩。
等等。广光忽然想到了什么。光忠?刚刚石切丸叫那头鹿什么来着?也是……光忠!?
“神官大人,那头鹿叫光忠吗?”
“是啊,很好听吧?不过不是我取的。”
“那本书的作者也叫……”
石切丸微微笑着,啜了口水:“是巧合啊。”


这时,厨房传来了一些动静。鹿缓步走出,叼着一只盘子,里面是一些小蛋糕。
“!?”
“哎呀光忠,这不是昨天剩下的吗,就这么招待客人真的好吗?”石切丸揶揄道。
广光扶住额角,这到底是什么神奇的物种,自己会做蛋糕!?
鹿被揭了底细,有点不满,从喉咙中发出呼噜声,径直走向广光,把盘子放他膝上。
在鹿充满期待的注视下,广光只好吃了几个。
“唔……”广光顿时觉得心很累,告诉自己,君子远庖厨。
TBC


感谢阅读至此。
关于石切丸还是莺丸我想了很久,虽然莺丸要贴切一点,不过我比较喜欢石切丸啦!另外狮子王也是个人喜好。
我特别话痨,情节很水,想哪儿写哪儿,不知不觉就有一种凑字数的感觉,铺垫太多,装逼狂魔……还望海涵| ू•ૅω•́)ᵎᵎᵎ

评论

热度(35)

  1. REDBALL莫一渠 转载了此文字
    好可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