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BALL

恨毒校园网

【刀剑乱舞】关于家庭 03【鲶骨】

Bekuta-:

03




骨喰喜好灌下一瓶醇馥幽郁的酒,以此来麻痹自己的神经。


无法前往居酒屋之时,他就将香烟作为替代品,缓解萦绕于心头的种种负面情绪。而自从遵循了友人的谆谆告诫,戒除掉对香烟的过分依赖心理,缺乏尼古丁之慰藉的生活,自此便少了一种有效的解闷途径。


那段时期,每逢烟瘾袭来,他都习惯于咀嚼以往并不待见的糖果,或是其它一些花里胡哨的甜食,藉此来暂时转移注意力。就连平日最为生疏的同事,都惊奇的发现他在体脂率上难以忽略的变化。


没有酒,没有烟,人还有梦。


他想要向鲶尾借来安定片,可显而易见,医院检查报告单发下来的那一刹那,就注定这个请求会被断然拒绝。


真是命蹇时乖。


闻着车内香精油的味道忽然有点儿反胃的骨喰,将左侧的车窗打开了一半左右。从街道飞来的冷风抚摸着脖颈伸进衣衫内,新鲜度大不同于先前的空气抚平了他匿于刘海下紧锁的眉头。


主驾驶座上手握方向盘的鲶尾,送来了担忧的一瞥。


 


「没事吧,兄弟?」


「嗯」


 


极为简短的答复过后,气氛再一次回归安静。


觉察到对方的心烦意乱,鲶尾试着寻找合适的话题。


 


「去游乐园吗?」


 


骨喰收回透过钢化玻璃、漫无目的地眺望的视线。


 


「我们多少岁了?」


「某些方面来说,童心未泯是好事哦」


 


脑海中浮现出有趣的记忆,鲶尾的神情柔和下来。


 


「说起这个,大学的时候,骨喰被强行拉着陪我逛了一天的游乐园,还记得吗?想着说不定会触发漫画里的那种情节,就硬是要进鬼屋里边去。结果,被吓得脸色煞白的那个,反倒是我呢」


「记得」


「打游戏时,碰见丧尸群,明明能很英勇地冲上去K.O掉它们的说」


「你的尖叫声连待在书房的我都能听见」


「……至少我没有转身就逃呀」


 


鲶尾实在是怀念那四年间无忧无虑的学生时代。


纵使当时还未争取到思慕之人的陪伴,每周为如何顺利邀请对方外出的事情而绞尽脑汁,还得面对泰勒与莱布尼茨等人对自己智商的跨越了好几个世纪的嘲笑,他依然会偶尔翻开那本纸张泛黄的日记本,不厌其烦地朝花夕拾。


——为什么地球上找不到比光速还要快的物质?


他做着天马行空的遐想。


变成红色的信号灯,无声的发出了「停下!」的警告。


 


「那就逛逛公园?工作后,都没怎么去过了」


「你可以改天约朋友去」


「百货商厦?话说好想吃可丽饼」


「我有说过,不准在午餐前两个小时吃点心」


「知道啦,知道啦,今天就允许我把拉面当作午饭一次吧?」


「随便你」


 


LED灯发出500nm波长的光线,车辆一头扎进不息的川流之中。


两人无言,数分钟后,车子缓缓驶进了离家不远的停车场内。


鲶尾熄灭引擎,赶在爱人打开车门前扳过对方的身子,挨近。


最初只是厮磨于唇瓣上的浅吻,不久后越发缠绵。骨喰还未来得及回过神,属于他人的温热便不容置疑的伸入口腔,娴熟的寻到目标后,迫不及待地与其纠缠在一起。


除去能玩出许多新花样的恶作剧以外,没什么特长的鲶尾,吻技上却要更胜一筹,擅长到令人惊讶的程度。在迄今已开展了无数回的竞技中,屡战屡败的骨喰对此颇不服气,欲崛起,却每每被吻得瘫软于对方怀中,只能愿赌服输的硬着头皮承担起一整日的家务。


虽不愿承认,但与鲶尾接吻的确是十分舒服的一件事。


于是他主动靠上去,好使对方的姿势看上去没有那么吃力。


待眼前的Alpha终于餍足,他这才偏过头,受自尊心唆使而尽可能小幅度的喘息着,随手往一旁的纸巾盒中抽出两张,将其中一张递过去后,认真擦拭起自己那沾满了唾液的嘴唇。


他们又交换了数以百计的细菌。


毕竟人类总对自虐行为有一种莫名的执着。


鲶尾早已对这样疑似嫌弃的反应有了免疫力。


 


「帮你外带一份定食吧」


「谢了,我不饿」


「……几天不吃东西,会整垮身体的,打了点滴都还在难受吗?」


「不,感觉好了很多」


 


伴侣关心的话语总是款语温言,骨喰摸摸对方的头,以示感谢。


后者一脸的享受。


两人下车,于街上漫步。


 


「我顺道去一趟附近的百货商厦,有什么想买的东西吗?」


「冰箱里的啤酒快没了」


「什么?这可不行,没有液体面包的话,会没法活下去的」


「那就吃液体蛋糕吧」


「对了,书房壁柜最上层、最角落的上锁格子,那瓶葡萄酒姑且交给我保管吧」


「………原来你都知道」


 


一直以为自己没被发现的骨喰惊愕。


 


「也是时候问了,花了多少钱,兄弟?」


「…三个月的薪水」


「……怎么不去歌舞伎町开十瓶香槟,还会有host陪你聊天」


「每月将一半薪水挥霍在漫画和游戏上的人,没资格说我」


 


双方剑拔弩张,一位步履匆匆的行人揶揄的瞧了他们一眼,绕道往后方地平线的方向赶去。


如同世界上其他情侣,他们有过无数次争吵。


长达二十天的冷战也曾爆发过,而导火线不过是一个误会。


那时,鲶尾开始定期接受心理医生的治疗,加之夜不能寐的困扰,他不可避免的变得精神过敏。了解其儿时经历的骨喰,给予了他最大限度的宽慰,不仅不反抗愈加频繁的性/爱索求,在床上也会尽力去迎合对方。


看着被「过去」的沼泽死抓着脚后跟不放的恋人,若说没有遗憾之情,是谎言。


但人的能量泉水并非取之不尽,骨喰也渐渐疲于应付家庭,转而在下班后直奔居酒屋,等到月亮挂在天幕好长一段时间,这才挪动沉重的脚步回到家中。


这般举动令鲶尾深感委屈。


所谓的疑心生暗鬼。


他终归于某日克制不住地诘责晚归的对方,然后难过的得来了传自书房的锁门声。


直至他再也无法忽视心中持续膨胀的愧疚而选择了道歉,前不久特意拜访过那位对工作敷衍了事的心理医生的骨喰,也深刻的自我反省了一番,这场给家庭带来伤害的冷暴力才正式告终。


宣布重归于好后,鲶尾听从爱人的建议,更换了自己的主治医生。拜此所赐,他的心态走向了安稳,日常生活与正常人一般无二。


只是,近段期间又开始暗地服用起安眠药来。


——这次想来是因自己而起。


骨喰心力交瘁。


 


「抱歉,我先回去了」


 


恋人间小小的拌嘴总会迎来结束。


站在家门口,鲶尾笑了笑。


 


「那待会儿见,骨喰」

评论

热度(36)

  1. REDBALLBekuta-●忙忙碌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