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BALL

恨毒校园网

【刀剑乱舞】关于家庭 01【鲶骨】

abo好好好

Bekuta-:

●ABO设定


●关于近亲结婚的事情,请不要在意


●不算好的文笔,对不起 




01


 


为什么一名Omega,总得为了什么做出点牺牲?


骨喰藤四郎坐在马桶盖上,盯着手中的试孕纸一阵发愣。他向来拥有不输于Alpha的自信与勇气,可现如今确确实实的想要甩掉一切,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地别过头,做一个临阵退缩的怯弱者。


他久违地感受到了对未来的不安与惊恐。


身为丈夫的鲶尾藤四郎是一名Alpha,他与自己的Omega互为同母异父的关系。长相上有些许相似之处的他们,难免会被周围人以一种诧异的口吻询问,可幸好两人都并不放在心上,也不认为解释是一件麻烦之事。结婚多年的他,虽曾试图与沉迷于工作的配偶商谈孩子的事情,却每每于对方抗拒的眼神下打了退堂鼓。


另一方的骨喰十分了解鲶尾的意图,可并不认为现在会是合适的时候。


他极其不愿意为家庭放弃事业,就像大多数Omega做的那样——乖乖向上司递上一封辞职信,然后心满意足地相夫教子,并将家中的经济大权全权交于丈夫,而自己却什么也不剩。


怀抱此想法,他曾固执地一次又一次拒绝鲶尾的追求,花费了对方不知多少气力,才终于勉为其难地同意交往,并在数年后奇迹般举行了婚礼。


 


「真不可思议」


 


早已成家的清光,曾笑着如是评价道。站在其身旁的一位扎着马尾辫的男性,不时蹙眉,阻止他狼吞虎咽地摄取下过多的碳水化合物和酒精。


回忆起来,骨喰是在大学结识的清光。


那时他刚从物理实验室离开,孤零零的坐在校园一角的长椅上,小口啜饮着廉价的罐装咖啡,默默于脑海一遍又一遍地重放不久前教授那番严肃认真的批评。


忽然间一个人就这样走过来顺势坐到旁边,期间视线从未离开过手机屏幕一刻,看上去比自己还要沮丧个好几倍。


 


「笨蛋安定」


 


他听见对方小声抱怨,于是挑挑眉,决定起身走开。可下一秒,他被骤然拉住了衣角。


打扮不管怎么看都偏向女生风格的男性,愁眉苦脸地看了过来。


 


「能不能陪我说说话,国广现在很忙」


「……」


 


骨喰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顺着对方的意重新坐回到长椅上。他耐心倾听那些充斥了负能量的怨言,直至临近午餐时间,才出声打断了不知要进行到何时才肯结束的对方的喋喋不休。


——加州清光。


告别之际,他得知了男性的名字。


 


对,加州清光。


躲进洗手间约超过十分钟的骨喰,将试孕纸撕毁后果断冲入了下水道。他打开门,朝楼梯下方探头探脑了须臾,确认客厅的灯并未被打开,这才松了口气,轻手轻脚地来到客厅拿起了沙发上的外套和手机。


一直躺在卧室床上小憩的鲶尾被洗手间的动静所惊醒,睡眼惺忪地走出,狐疑地开口质问玄关处一副即将出门模样的爱人道。


 


「骨喰,这么晚了要去哪里?」


「……外面」


「是去喝酒吗?」


「不」


 


看着眯起眼睛,不动声色打量过来的鲶尾,骨喰很快否定道。


他作出了此时应先瞒住对方的判断。


 


「是吗,那早点回来,兄弟」


 


素来拿骨喰没有办法的鲶尾很快妥协,没有追问下去,只是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便回到了卧室中。


骨喰换上鞋子,近乎狼狈地逃离了这个家。


待清光收到邮件,仓促赶至居酒屋时,腕表上的时针已指向了九点。他见到坐在角落似乎正出神地思考着什么的骨喰,叹息,走前去坐了下来。


桌上早已摆满了不少勾起人食欲的下酒菜。


 


「今天你就在一旁看着我大展身手吧」


「看着?」


「难道你想生出一个畸形儿吗?」


「……」


 


骨喰沉默下来,将手中盛满了清酒的玻璃瓶放回原位。


即使对着散发出阵阵香气、卖相极佳的料理,他也丝毫没有动筷的欲望。


 


「接下来怎么办?」


 


面对抛来的这令人措手不及的问题,骨喰陷入了沉思。


对面座位的清光不客气地开启了大吃特吃的模式,有耐性的等待着友人内心斗争的结束。两人虽交情不深,但多少还是谙熟互相的一些性格特点,因此,他大致能猜测出对方最终会采取的抉择,一边也在暗自思忖自己接下来的对策。


难捱的四十分钟流逝,骨喰终于平静地姗姗道出了自己的念头。


 


「总之先去坦白,然后商量中断妊娠的事情」


「……你真的已经考虑好了?」


「会社那边,我就快要升职了」


「的确是难以取舍的状况呢」


 


闻言,皱起了眉头的清光。


他感到坐立不安,不知所措地咬咬下唇,只是一口接一口地喝着酒。


若是国广在就好了。


清光想道,他并不擅长应付这类纠结的尴尬场合。


 


「为什么不去寻求三日月先生的帮助?他比我更了解你」


「我不希望他得知此事」


「…所以我是层层排除后,留下的最后一项选择?」


「抱歉」


「别道歉呀!」


 


清光叹气,左手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敲击桌面。


 


「我的话,不知道该支持你还是反对你,不好意思」


「我不想放弃这个机会」


「虽然这么问可能有些失礼,但我很好奇,到底是怎样的工作让骨喰你如此重视?」


「下一年不出意外,我会被调任国外」


「……你计划一个人去吗?」


 


踌躇了片刻,骨喰摇摇头。


 


「如果鲶尾愿意跟我一起的话」


「可他那边也有感情上没法抛弃的工作吧,你们两个都不容易呀」


「我——」


 


一声轻微的提示音响起,骨喰从裤袋掏出手机,时间显示距离他出门已经过将近两个小时之久。


鲶尾发来了表示关心的邮件。


他朝若无其事地还在努力与食物作斗争的清光投去一个歉意的眼神,然后低下头飞速打起字来。


 


「已经十一点了,我很担心」


「就快回去了」


 


想起还在家中苦苦等待他归来的恋人,骨喰油然而生心虚的情绪。


一直以来为了表达尊重,鲶尾对他的行动从不过问太多,这大概算是一个Alpha能对自己的结合者做出的最大限度让步。而他,也很少会让对方有所担忧和疑虑。


他深知一旦彻底惹怒了Alpha,身为Omega的自己绝不会处于优势地位。因此,识时务的他从未尝试过挑衅鲶尾自然而然便建立起来的权威。


这种无奈的不平等,使他从本应幸福的家庭中感受到了少许无形的压力。


他甚至有过后悔的念头,可每当对方的笑容映入眼帘,他就会变得无论如何也无法让声带产生些微振动。


到底怎么做才是最好的?


骨喰陷入了迷茫。


见他再一次走神,清光按捺不住地打破了沉寂。


 


「实际上安定那家伙,告诉我十一点之前就得回去,这下看来要挨骂了」


「对不起」


「不,这边才是,没能帮上什么忙」


「代我向大和守先生与令郎问好」


「会的,那我先告辞了,下次见」


「需要我送吗?」


「谢啦,不过我没醉」


 


目送清光匆忙离去的背影,骨喰并未着急起身。他继续待了一会儿,才不紧不慢地付了钱,只身一人步行在秋风萧瑟的街道上。


明天仍为忙碌的工作日,可周围的行人与车辆依然络绎不绝。


他明白鲶尾在发来那封邮件时估摸已发起了脾气,于是自暴自弃地将手机调至静音,到附近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买了几罐啤酒和一些速食产品,这才慢悠悠地往家的方向走去。


回到家中,已是三十分钟后。


骨喰不出意料地远远瞥见鲶尾坐在沙发上,怒气冲冲地望向玄关这边。


客厅弥漫着的熟悉信息素,此时此刻染上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去哪里了?」


「抱歉,朋友有事商谈」


「朋友……?」


 


鲶尾接过骨喰递过来的塑料袋,怀疑地挑挑眉。


 


「莫非是三日月先生?」


「不是他」


「那是谁?」


「不要问我这么多」


「为什么?我本来就有权力过问这些」


「权力?」


 


敏锐地捕捉到这个词汇,骨喰反问道。


鲶尾霎时噤了声,不安地移开了视线。


 


「去做一份清粥给我」


「明明到外面这么长时间,却什么都没吃?」


「多放点水」


「……最近你的口味会不会太清淡了?」


 


相当清楚对方明显在拒绝接下话题的鲶尾泄了气,嘟哝着,不情不愿地走进了厨房。


暂时躲过一劫的骨喰到卧室拿来睡衣,准备将一日的疲惫尽数清洗掉的同时,趁此难得的个人独处时间,好好思虑一下今后。


浴室的浴缸早已被打扫干净,里面放满了仍旧舒适的温水。


骨喰漫不经心地褪去衣物,听见楼下传来厨具摔落地板的声响,顿了顿,继续一颗颗解开衬衫的纽扣。


他强忍下了猛然窜上胸口的呕吐感。

评论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