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BALL

恨毒校园网

【堀兼】特提斯海的暗箱

kakorrhaphiophobia:

  “一,二,三,好的,cheese——”


 


  一个男人半蹲着,给自己微笑的妻女拍下了照片。他拿着尼康的S2800,轻巧的数码相机。当然,也很便宜。但是这对他们来说已经够了,他所想拍的就只有可爱的女儿,贤惠的妻子和漂亮的风景组合在一起。这样就够了。远远看着这个男人的,是坐在咖啡馆的沙发上的两位青年。一个青年看上去很年轻,黑色的头发梳的整整齐齐,而另一个有着青色的短发,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他们两个一个买了卡布奇诺,一个买了热咖啡,然后,一起坐在沙发上,评判他人的生活。




  “这位先生看来相当享受给自己家人拍照的样子,我认为这也是人们开始摄像的初衷,给生活留下纪念。堀川先生,为什么不愿意拍人呢?”一期一振开口。




  “人啊……”堀川国广拿着咖啡苦苦思索的样子,“也不是不愿意拍,只是想不到怎么拍。我觉得能把人拍好的摄影师很厉害。”




  “所以说,不是不愿意拍,而是找不到感觉吗?”




  “对。”他轻轻笑了一下,“啊……比如,拍森林,是在寻找一种静谧的感觉,拍山峰,是想要展示他的宏伟。可是,我总是找不到人的中心。生活中不是找不到一些值得拍的,而是一举起相机,所有的人在我眼里都变成了平庸的肉与皮。”




  “看来,这就是所谓的关上一扇门,打开一扇窗。”




  “哈哈,是啊。从很久之前开始,肖像总是比风景难的。”堀川国广眨了眨眼,“希望哪一天,我也能领悟到人像的奥妙。”




  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没有较真。他是一个享誉的风景摄影师,他常在世界各处进行拍摄,有着多幅全球著名的作品。他当然也对人像是有兴趣的,但是一来,他还没有在他最擅长的领域发挥够,二来也不想做有风险的转型。他没有再在那方面想下去。人,全部都是有着五官和四肢的生物,要拍出他们的精彩和奥妙,似乎是不大可能的。




  直到他遇到和泉守兼定。




  那一次命运线的打结,是在风景区里的油菜花田。寻求一张能在无数张相似的宣传照中脱颖而出的照片是他的挑战,他拿上了自己一直以来所用的背包,像是任何一个普通的游客一样举着相机。镜头上面蒙着盲目的灰。他有一个专门的柜子放相机,还有另外一个柜子放镜头。似乎那个柜子的门没有关好,他仔细地擦。




  擦完了镜头,他再一次举起了相机。风吹过来,让偌大的花田翻起了舒展的浪。他按在快门上,选择最合适的焦距,期待最完美的一刻。




  在风吹了三秒之后,似乎那就是最完美的一刻。油菜花田呈现一个漂亮的弧线。而在那个时候,出现在镜头里的是和泉守兼定。起先在看到人影时,堀川国广不禁咂了咂嘴。他离他有些远。他只能看见他黑色的长发在风中飘扬,白色的T恤在阳光下发光,棕色的七分裤因为和泉守兼定的长腿而显得短了些许。他身上有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细节。




  咔擦。




  意识到了的时候,他的手指已经按下了快门。他有些怔怔地,进入了相机的照片库。在无数花盘,蓝天,叶脉,石板路的遗体当中,是和泉守兼定笑着跑进花田的样子。他让画面停在那里,愣了起来。




  他为什么拍了一个人?




  那边的和泉守兼定似乎已经跑了过来。他生的很高,看着堀川国广呆傻的样子,不解地弯下了腰。




  “小朋友你怎么了?”


 


  堀川国广这才回过神,抬头不好意思地答:“已经快三十了。”




  “啊——那你比我大。”身材高挑的他抿了抿嘴,“这不对啊……不会是修了气功吧。”




  “就把这个当做夸奖吧。”




  “怎么,你刚才在拍我的照吗?”和泉守兼定看见了相机的屏幕,有些大大咧咧地笑,“拍的很好看啊!我知道我长得帅。”




  拿着相机的青年低头又抬头又低头,似乎有些不可置信这人便是相机里的身影。和泉守兼定觉得他有趣极了。他告诉他他的名字。


  


  “我叫和泉守兼定。”他情不自禁摸了摸堀川国广的头,“怎么样,有没有变成我的粉丝啊?啊,不好意思,我都忘了,你比我大。”




  “没关系。”堀川国广终于整理清楚了情绪,把相机调回了摆设模式回答,“比起这个,再让我拍一张吧。”




  他举起相机,对准了之后,又一次按下了快门。这一次,相机里的和泉守兼定有些不知所措,然而眉间的那份情绪,仍然是好看的。




  堀川国广还是无法确定,他到底在和泉守兼定身上拍到了什么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而他那时候也没有想到,他们之后一起拍了许多的照片。或许是因为巧合,突然出现在堀川国广那一片风景摄影里的这个男人,竟然真的走红了。高挑的身材和漂亮的脸蛋让他受到了很多时尚杂志的青睐,而堀川国广也抛下了陪伴自己多年的登山包,一门心思地钻进了狭小而明亮的摄影棚里,继续为和泉守兼定拍着相片。他在学校里学过人像摄影,再捡起来不是很难。他专心地将自己的名字埋藏在了和泉守兼定的背脊上。




  为了他。




  在拍完了二十套照片了之后,堀川国广骑在他的身上,为了自己拍了一套。他就像被钉起来的蝴蝶标本一样随着他摆弄,满足他的爱好。在和泉守兼定有些羞愤又期待的眼神里,他们一起到了床榻上,直到第二天,地板上又出现了声响。




  在那之后,堀川国广私下拍的照片比那些流于公众的照片更多了。和泉守兼定变成了实验体,观察对象,探究美的工具。相册越堆越多,几乎堆满了一个书架。


 


 “兼先生,来拍一套黑白的照片吧。”那天,堀川国广小心地把洗出来的照片收进装帧精美的相册里,突发兴致地说,“如果是兼先生,黑白的照片也一定很好看。”




  “拍吧!”他笑着回答。“我还没见过自己的黑白照片呢。会是什么样的?我爸爸喜欢拍照,他的黑白照可帅了,日本第一美男。”




  堀川国广也笑,重复他无数次重复过的动作,举起相机,摄取附身在和泉守兼定身上度过的每一个时光的灵。洗出来的黑白照片映着古典的美人,黑色的头发像是源源不断的思绪。




  “……嗯,黑白啊,总是看着死气沉沉的。”和泉守兼定趴在他的摄影师的肩上看着自己的照片,“我还是喜欢彩色的自己。”




  “兼先生蓝色的眼睛那么漂亮,拍成黑白的好像是不大好。”




  有些违心地,他这么说着。他喜欢这套照片,比起彩色的鲜活,他或许喜欢这样黑白的停滞。可是为了他,他会说那样的话,也会再也不造出这样的作品。都由着他。




  “国广的眼睛不也是蓝色的吗?反正我是不要这样的黑白照片啦。”和泉守兼定在他眼前晃了晃手。




  他有些哑然,因为他的确没有在意过自己眼睛的颜色。他的蓝色或许和他的蓝色一模一样,或许不一样,这一点,和泉守兼定比他更清楚。




  “好。”堀川国广转手摸了摸和泉守兼定的头,“以后再也不拍黑白的了。”




  男人满意地笑起来,两只手臂拢住身前青年的肩膀,半搂着他晃来晃去,像是时间的钟摆。没有颜色的照片仿佛晕成了墨,浓浓的一团黑暗。




  多年后,青年那不曾变老的声音响了起来。声带是衰老很慢的器官,如果一个人十年前说了前半句,而十年后说了后半句,或许是听不出区别的。青年的声带也和任何人一样,依旧是那样的音色。




  “……这就是我和他的故事。那么,谢谢大家。”




  堀川国广话音落下,台下响起过于热烈的掌声。他微笑着理了理自己黑色的西服领带,转过身。




  “现在,比起所有的那些风景,”堀川国广亲在他的颊上,“我还是更想拍你。”




  掌声的海浪仍在涨潮,他的身后又传来一阵阵因为人们站起来而发出的椅子摩擦声。他知道人们在致敬,在为那漂亮的讲话落下应该的泪。他缓缓的一吻落下,抬起头,望着无数捧洁白的花束簇拥着一张极大的,极大的彩色照片。




  都由着他。




END


  



评论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