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BALL

恨毒校园网

【刀剑乱舞】思春期【鲶骨】

好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真是好喜欢兄弟内部消化梗啊呜呜呜呜呜(打滚

Bekuta-:

●有些不太对劲的鲶尾


●两人姓氏的问题,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是好,对不起


●文笔非常糟糕,对不起


 


01


 


十五岁。


 


正值思春期的这个蠢蠢欲动的年纪,对着贴在房间壁橱暗处某当红女子偶像的海报产生性/冲/动,毫无疑问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所以往思慕之人的马克杯里偷偷投下什么来源不明的乳白色粉末,想必也是会被原谅的。


在此之前,趁着父亲出差拿来他心爱的高像素数码相机,用透明胶纸稳稳固定在衣柜上方难以注意到的深处,之后找个借口装作不经意地离开房间。几个小时后再观察四下无人便偷溜回来,把录下的视频影像拷贝进手机,一边津津有味地欣赏对方跪在地板上情不自禁自/慰的场景,一边随手将这些记录在特地新买来的笔记本中,最后结尾处空一个段落,认真地写下年月份及这一天的天气状况。


上述的一切,在这位名为鲶尾藤四郎的青春期少年的大脑里,每日至少得上演那么一遍。


不过,心痒不已而用以说服自己心动不如行动的理由,都是骗人的。


为了一次仅暂时足够填补灵魂空虚的美梦,就顶着不知何时会被撞破的精神压力去做如此偏离边界的辛苦活儿,怎么想都实在是不值得。另一方面,被父母贯彻健康育成理念培养长大的他,也并不清楚通过何种渠道才能避开出示身份证明这项麻烦到家的程序,顺利将性/药这造福人类的发明成功搞到手。


可寂寞的心情随着亲兄弟与自己同步的成长,一天天愈发变得难以忍受。


同样陷入青春期沼泽的对方,开始有意识地错开互相的作息时间,尽量制造得以一人独处的机会。无法共同入浴的日子里,他只好瘫软在热气缭绕的浴缸,思考起脑内恋人那尚处于成长期间的身体是否也一样弱不禁风的问题,然后感受到自己逐渐上升的体温,快比能烧坏大脑的40℃还要炽热。


啊啊,烦人得要命,干脆把这些乱七八糟的心情通通都发泄出去吧。


不幸的是,名为「思念」的工厂在下一刻又会争分夺秒地制造出许许多多的「思念」,满满的堵塞在脑动脉和海绵体内。


就这样,鲶尾在每夜翻来覆去的折磨中,熬到了十六岁。


某些方面好不容易步入了高二的他,已不同于一年级时的青涩懵懂,开始走向觉醒的邪道。


一日,他装作不经意地,向坐在书桌前努力与作业奋斗的兄弟搭了话。


 


「骨喰呀,你有过接吻的经验吗?」


「突然说什么」


 


被称为「骨喰」的少年停住笔尖,转过身来,挺拔的鼻梁上架着正正经经的黑框眼镜,一副老师们都会喜欢的乖乖学生模样。


他皱了皱眉,看起来却没有生气的意思。


似乎并不反感这类话题。


鲶尾在心里找了张便签,认真做了笔记。


 


「就是忽然间感到好奇,毕竟兄弟看上去属于那种闷骚类型的嘛」


「……闷骚?」


「换种说法可以算是『外冷内热』的意思吧?你到底脱轨到哪里去啦」


「跟接吻有直接关系吗?」


「好像没」


「那就不要打扰我」


 


打算继续埋头于学习的骨喰。


见状,鲶尾赶紧扔下心爱的鲶鱼抱枕,爬过去用力拉住了他的衣角。


两人身上的睡衣是不久前父母赠送的生日礼物,同一款式但颜色为各自的喜好。收到这份惊喜后,早已深深察知骨喰正打算瞒着自己独自去买一套新睡衣回来的鲶尾,眼角瞥见对方吃瘪又不好发作的样子,心中不由得暗爽不已——从一张毫无表情的面瘫脸上解读出如此之多,大概说是双生子之一对另一位的心灵感应也不过分。


离开母亲子宫以来,无论是衣服、牙刷还是其它什么用品全都被成双成对地买回来,能区分开也仅仅是因为颜色上有所差别。幼儿园、小学、初中,甚至是现在的高中都上的同一所,连班级都未曾分开过。


鲶尾和骨喰,就像被一条透明的线紧紧栓在了一起般,分也分不开。


从来都是这样,只不过,如今其中一方开始企图将这条线从手腕处解开,改在小指上一圈一圈地围上好几层,然后再打个完美的死结。同时又紧盯另外一方,时刻防范着对方趁自己一不注意,掏出剪刀「咔嚓」一声挣脱开来。


我们永远都不得不在一起。


这就是所谓的宿命。


鲶尾对上兄弟低下来的、充满了疑惑的视线,忽然就有了恶作剧的念头。他保持跪在地板上的姿势,猛地立起身子,拿起兄弟放在桌上还未喝完的饮料,「咕噜咕噜」地一口闷进了肚中。


最后,他将空掉的罐子朝对面角落的垃圾桶抛过去,正中靶心。


一口气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后,鲶尾拍拍手,扭过头,小恶魔似的看向又皱起了眉头的骨喰。


搞不明白的是,这次仍找不到哪里有生气的迹象。


 


「呜哇竟然是新出的菠萝关东煮,还完全冷掉了!」


「赔我」


「……兄弟原来喜欢这种难以言喻的味道吗」


「赔我」


「之前有在自动贩卖机那里见过几次,不过一直没拿出勇气尝试,听名字就感觉会很有杀伤力」


「赔我」


「好啦,下次请你吃真正的关东煮」


 


听到这样的承诺,骨喰终于决定妥协。


鲶尾在一旁偷偷观察了好一阵子,才确认对方并没有察觉到自己这边暗藏的真实意图。千万不能错过这个机会,他赶忙又把话题继续了下去。


 


「这周的星期六?」


「随便」


「不能反悔哦?」


「好吵,闭嘴」


 


尽管对方根本没有意识,但成功发出「约会」邀请的鲶尾,又开始在心中日常暗爽了起来。


他得意地翘起了鱼尾,却在下一秒遭到兄弟在头上毫不留情的一拍。


早就不知道被抛弃到哪儿去的鲶鱼抱枕还是傻乎乎地笑着,迟迟等不来主人如往常一般温暖的怀抱。


 


「对了,我刚才那一下超级帅气的吧!」


「……」


「在学校里经常用路上捡到的宝特瓶练习投篮,技术妥妥的!」


「……」


「明天我们一起洗澡吧?」


「不要」


「……是吗」


 


02


 


约好一起去吃关东煮的日子,用红紫色的油性笔重重画了一朵大大的花丸。


一进屋就看见鲶尾趴在日历前涂涂画画些什么的模样,骨喰只是默默地坐到了被炉旁,将手中精心摆有母亲刚做好的可乐饼的盘子,动作轻柔地放在了上面。


想了想,他最终还是决定无视兄弟,自己一人开动。


不甘被晾在一旁的鲶尾,赶紧丢下笔就冲了过来。


 


「啊,骨喰好狡猾,竟然都不喊我一声!」


「你听到开门声了吧」


「但是怎么能就这样把我放置在一旁不管呢!?」


「抱歉」


「可恶,兄弟的这句话真是变得越来越敷衍了」


 


嘟嘟哝哝着,鲶尾很是自然地凑到骨喰旁边,用肩膀轻轻推了推对方。


这一举动迅速引来了不满。


 


「你干嘛」


「稍微挤一挤,我们两个还是能坐在一起的」


「到对面坐去,这样很不舒服」


「有什么不好」


「那我出去吃算了」


「诶——!」


 


意识到自己这次失手真的激怒了对方,鲶尾慌了神。


他马上阻止对方起身的动作,想也没想就伸出双手抱了上去。


鼻尖瞬间被熟悉的香味所充斥。


对呀,我们连沐浴露和洗发露都使用的同一瓶,这个习惯也得好好保持下去。


绝不能让它改变。


 


「对不起,是我错啦!」


「你知道就好,松手」


「……才不要」


 


骨喰虽一副文文静静的模样,实际脾气却并没有外表上看起来那么好。被弄了这么一出,他似乎更加来了火气,直接抬起手肘,欲使用强硬的方式挣脱开鲶尾紧紧收在腰间的束缚。


可动手的前一秒,对方突然蹦出来的一句话让他差点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自/慰给我看吧,骨喰」


「……」


 


不等到兄弟的大脑将这个怎么想怎么不对劲的请求消化完毕,鲶尾就把他狠狠推倒在了地毯上。


那种从没有见到过的眼神,黏在了震惊地瞪大了双眼的骨喰身上,火辣辣的毫不遮掩。


 


「知道每天都刻意等到骨喰之后才入浴的我,在想些什么吗?」


「……」


「『这是兄弟泡过澡的水,得好好珍惜』」


 


将手臂撑在两旁俯视着身下之人的鲶尾,缓缓道出了一直以来隐藏在内心里的秘密。他以为骨喰会皱起眉头,就像曾经无数次做过的那样,以沉默应答来表达不满,却意外地发现并没有。


这一点让他欣喜若狂。


 


「觉得变态吗?」


「如果真的买来性/药,然后偷偷搅拌到骨喰的马克杯里就好了」


「这样的话,就能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地打开房门,然后看见骨喰在做着和我一样的事情」


「明白我们同样为了心底这份传达不出的思念,而感到临近疯狂边缘的焦虑」


「所以,就答应我吧?」


「不要让我一个人」


 


将自己万分痛苦的心情化作言语拼命呕吐出来的鲶尾,忍不住红了眼眶。


他很少会哭,因为他知道他要变得更坚强,才能保护好对自己来说最为重要的宝物。


可现在他却流下了滚烫的泪水,放下了所有尊严,也丝毫不想去理会平素在兄弟面前苦苦维持的自认为最好的形象,俨然一副乞求的姿态,向对方讨要着尽管只有一丁点也可以满足的报答。


——爱是不求回报的。


鲶尾以为自己的爱也是如此。


但每每浸泡在对方使用过的洗澡水都会感到无比兴奋的这个现实,让他一天比一天更加清楚自己在缓缓走向崩溃的边缘——如此残酷的一个结局。


总有一天就会坠入深渊,再也无法回头。


那根吊住脖颈的绳子也早已准备好,用透明胶纸好好粘在了床底下。


对方看起来还有好多好多事情想去完成的样子,所以还是自己一个人好了。


成为孤身只单的游魂也无所谓。


到时候干脆缠在背后,早上跟着他一起到学校上课,夜晚钻进他的梦里打个招呼。母亲又做了什么好吃的时候,就找个位置坐在一旁看着他吃。


这样的日子好像也没有不好的地方。


说不定反倒会有些许的幸福感。


 


「笨蛋鲶尾」


「……诶?」


 


突然间被轻轻回抱住的触感,让鲶尾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


 


「我还以为是什么,原来只是这个啊」


「既然想上了我,就直接上好了」


「兄弟一直都是行动派吧?」


 


——骨喰好像从没有过一次性说这么多话的时候。


关注错重点的鲶尾,仍然呆在那里。


一旁的骨喰见对方的大脑处理器一时半会儿约是转不过来,便不耐烦地挣脱开禁锢,顺势坐起了身,开始动手去解他的衬衫纽扣。


两人都还未入浴,身上仍穿着学校的制服。


说起来,刚进入高中时的开学式,鲶尾曾无意间提及过他喜欢这里。


试着问了句为什么后,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因为制服很漂亮。


是吗。


简直女国中生般的理由。


身上这件不管怎么看都是普通的西服,其它不少学校也是类似的款式。


结果被笑着解释了。


——可是骨喰超级适合。


对着双生子的兄弟这么说,大概算是在变相夸奖自己吧。


回忆着回忆着,就差点忍不住笑出了声。


 


「等等,骨喰!?」


 


已经解到最后一个扣子的手,被制止了下来。


 


「你真的是我的兄弟吗,不是其他人假扮的吗!?」


「好吵」


 


骨喰挑了挑眉,一巴掌拍开鲶尾在自己额头上胡作非为的右手。


看来终于是将现状理解透彻了。


 


「要不我过几天去买点那个回来,然后加到关东煮里面?」


「这样做就揍你」


「……那骨喰要小声点哦?」


 


无言地点了点头,骨喰闭上双眼承受住了压在身上的这份沉甸甸的重量。


倘若楼下的母亲得知她的两个儿子此时此刻正躲在房间里做着什么样的事情,想必会直接崩溃,抄起砧板上的菜刀就折磨起自己那可怜的左手腕吧。


因为,这是不会被允许的禁忌的思念。


只有在四下无人之时,才能够将它从心脏里掏出来,与对方互相交换以作为慰藉。


如此血淋淋却又充满了跳动的实感。


然而目前的事实是,谁都没有去注意到。


所以至少在现在,他们两个可以用这样亲密无间的姿势依偎着对方,在思恋之人的耳边诉说着怎么也说不尽的爱意,一切都抛之脑后,任由这个狭小却充满了温暖的世界温柔地将他们身上的皮肉连着筋骨一片一片撕下。


 


- END -

评论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