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BALL

恨毒校园网

【石青】落樱·最终章

光狼:

第二十三章


石切丸还记得,去年打算演戏的时候的事。


 


“三日月,你打算到什么时候才打算正式去接一些戏呢?啊,虽然不是我催你什么,但是知名度这样的东西,终究会随着时间慢慢冷却的,倒时候再想做演艺方面的事情的话,会很困难的吧?”


 


本来只是随口的闲谈,石切丸原本的工作是三条发行公司的财务,很少过问三日月小狐丸他们的事,然而如果不是他突然这么一问,恐怕真的永远不会知道,原来三日月是那么想的。


 


“演戏的事,我和小狐丸他们都决定不再涉及了。”


 


石切丸面对着他这个董事兼自己的哥哥的男人,愣住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你的……你们的意思是,你们再也不拍电影什么的了?”


 


“嗯,不打算拍了哦?”


 


石切丸在震惊之中一时半会儿都说不上话来,迟疑了一会儿问:“你们不拍,宗近师父的那些努力,由谁来继承呢?”


 


“但是其实没有兴趣呀?”


“你们那么有天分……”


 


——“石切丸?”青江的声音把他从走神中拽回来,他这才发现自己在把青江带回房内之后就发了好一会儿呆。青江看上去似乎还不能放心的样子,皱着眉头握着他的手:“是不是发生什么了?那什么导演勉强你了?说什么了?”


 


“是我勉强自己了吧。”石切丸摇了摇头:“没有什么,倒是你,身体现在感觉如何了?”


 


“本来就不是什么大……好多了。”


 


石切丸叹了口气,重新拿了温度计递给他,青江叼进嘴里还不罢休,含含糊糊的道:“如果你有目标的话就去做,不要顾忌别的……”


“你也不怕咬到。”石切丸无奈的笑出来,替他理了理稍微有些散乱的长发,然后起身:“我去帮你把粥拿过来,我刚刚看了看,你早饭恐怕没吃掉多少,稍微多吃一些然后好好睡一觉。”


 


“不行,这样我是睡不好的。”青江直接抓住他的手臂,然后自己站起来,认真的望着石切丸:“我也有好好反省过的,既然要说,不如一口气说说清楚如何?”


 


石切丸点了点头,便坐了回去,先是等了一小会儿抽出青江嘴里的温度计看了看,还是在发烧,他突然想起之前青江喝醉了的那个夜晚,后知后觉般的察觉到:“你那个时候就……”


 


“我?我怎么?”


 


石切丸的半垂着眼睛,又将青江抱紧了,青江的神色颇有些糊涂,不过也是伸出手臂,安抚着不知想到什么的石切丸。


 


“然而宗近师父的戏,不是我想演的那些戏啊?并且演戏本身也并不如待在这里更让我感兴趣,三条宗近的神话,本就只有三条宗近一个人能完成而已。”三日月说这话的表情稀松平常,石切丸却有点儿稍微着急了:“那是那么好的……那是宗近师父的……”


 


“我并不会成为父亲啊。”


 


“……但除了你,还有谁能达到宗近师父的高度呢?”


 


“或许是会有那样一个人的吧,但肯定不是我,呀我也很期待对方的出现呢——石切丸,很遗憾吗?”


 


当然很遗憾。


 


三条宗近,可以说是影坛的一个神话一样的存在,在他隐退之前,以一种稍带个人色彩但又能与角色完美融合的演绎方式,加上他广设学校,投身慈善等等行为,三条都成为了一种流派。在他隐退到去世这段时间,三日月接手了他的产业,然后把三条变成了发行公司,另一种意义上的做的声名鹊起,无论谁拍片都要给三条几分面子——但是三条流的演绎方式,无可避免的衰落下去。


 


石切丸曾经笃定的相信,三日月他们忙完就会去捡起来这个的,毕竟是宗近师父耗费了大量心血的东西,而且三日月看上去并不是不喜欢演戏,三条流的演绎方式,他研习的惟妙惟肖,任何角色信手拈来,即使是只有一面之缘的人,也会模仿的以假乱真,同时又有他自己的特色——石切丸很崇敬这样的兄长,因为相比之下,他是十分平凡的资质。


 


所以在反复确认之后,石切丸无法理解,却也没法劝成三日月,思前想后,发现宗近的弟子,有这个责任传承的,确实不止三日月还有小狐丸——还包括自己。


 


那便试一下吧,虽然他并不喜欢,但是试都不试就放弃也断然不是他的风格,但是知道了他要试,这回换三日月吃惊了:“为什么要勉强自己做不喜欢做的事呢?”


 


“……啊?也说不上是喜欢或者是不喜欢,但是我有这个责任吧?”


 


三日月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啊……就没发现过什么真的喜欢或者不喜欢的事吗?”


 


不过算下来,也并不是让人后悔的一段经历。


 


青江安静的被他抱着,石切丸长久的不说话,他几乎都要趴在石切丸的身上睡过去,手臂却依旧拍着石切丸的背。石切丸看他困了,笑了笑,声音很轻的道:“睡一会儿?”


 


青江迷迷糊糊的抬头,然后一个激灵清醒了,抹了一把脸道:“真是的,你身上暖成这样,你说我们冬天是不是可以省了开空调的电费……”他说完才想起不对,哈哈的笑出来:“啊,现在好像起码电费已经不用愁了。”


 


石切丸也笑起来,刚开始过苦日子他是真过不惯,还没一下子苦成这样过,然而看青江很适应的样子,却仿佛受到了鼓励一样。青江已经差不多清醒了,挣扎着要出来:“算了……你说不拍就不拍吧,这部戏我也确实看他们不顺眼,就算是要拓宽戏路,你也没必要逼自己演那种人渣是不是?我帮你看看另外两个剧本……”


 


“不,不用了。”石切丸跟在后面,看青江去翻他放剧本的抽屉,青江正翻着,把乐师那本翻了出来的时候,石切丸正好看见青江刚刚进来后放在一边的手机,上面显示有邮件,敲了敲青江的肩膀:“青江,你有消息哦?”


 


“嗯?谁给我有消息?我明明给可能有工作委托的都请假……歌仙?”


 


歌仙打了两个电话来——然而静音,青江刚刚都没听见,现在按开一看,是一份带附件的邮件,歌仙问他:“看看我的新剧本如何?”


 


——这么快?!简直是工作狂一样的效率,简直让青江怀疑他是不是完全没休息,但是点开附件才发现不大——甚至连大纲都算不上,只是一个小故事。


 


“啊,青江你有工作了呢。”石切丸凑上来,看见他的屏幕,笑眯眯的道,青江收起手机:“不急着看我的,歌仙只是写了个故事问我,和工作还差得远呢。”然后他翻开手里的剧本:“来看看这个乐师吧,这个剧组算是挺低调的,剧本也早就寄来了……试镜的日子离现在大概还有一周,虽然很紧,但是看一遍剧本突击一下还是没问题的,我也会帮你,虽然不是什么很大的帮忙,但是总是有用的嘛。”


 


青江说着,把手里翻到的那一页递给石切丸,这个乐师也有大概的角色设定,是个德高望重的前舞者,后来因为一场舞蹈弄坏了脚,而成为了剧团的一名乐师,和年轻的后辈之间发生了一段故事。石切丸想说自己的意思是不再拍戏,又觉得不忍拂青江的意,接过来看了一眼,倒是笑了出来。


 


“和你很像的后辈呢。”


 


青江心想怎么来的这个评价,刚刚他也没仔细看就塞给了石切丸,结果没翻到石切丸的角色?石切丸已经将剧本塞了回来,柔声道:“我其实,并不喜欢演戏。”


 


如果一样东西,既称不上兴趣,又称不上优秀,那也确实只是不排斥而已。青江攥着剧本明白过来,石切丸低头指着剧本:“尤其是,我现在才发现我演戏还会带到生活中去。”


 


青江看了他一眼:“其实人本来就会改变,你也不用太在意……”


 


“嗯,坚持的东西至少是在的,虽然我不想演了,但能让我提个要求吗?青江,我想看你演一演。”


 


被压进箱底的和服取了出来,虽然并不合身,但是披上之后同样很好看,年轻的,锋芒毕露的一个后辈的角色,青江把头发束好,虽然因为生病头还有点儿重,但是石切丸既然说想看,这么点儿要求,他自然乐意满足。


 


“你不能跳那个,只有那个,不行。”


 


青江俯下身来,作出不理解的惊怒模样,质问他:“为什么不行?!你的意思,是我的技术不够吗?”


 


“不,不是的。”


“那你告诉我啊?为什么啊?”


“只有那个不行。”


 


“……所以说,为什么啊!?”剧本中石切丸应当愤怒,然后引起后辈的失控,但是这几句他并没有演的意思,就用平常的语调说,青江的惊怒便也不怎么到位,嗓子还透着一点儿微微的沙哑:“你怕我也会变成你这样?我告诉你,我不会的,这支舞我非跳不可。”


 


“不要跳……不要跳好吗?不是你的原因……是这支舞的错。”


 


“那个诅咒吗?我还偏不信了这个邪!这支舞是你的梦想,现在也是我的梦想,你甘心在旁边演奏半辈子的尺八我可不甘心就这么看着你演!就由我来……就由我来!”


 


“不管是怎样的诅咒,我都破除给你看。”


 


何等的意气风发,这才是演员该给人带来的愉悦感,而不是自己那种牛角尖,白白让自己费劲。他冲青江伸出手来,青江不知道他几个意思,愣愣的把手放过去,然后被拉了过去,接着,一个吻落在他的嘴唇上。


 


“因为是你我才……”


 


不知是台词还是真心话,青江心里都快软成一片,把什么都丢在了脑后,搂了上去。


 


石切丸的隐退就和他的出道一样突然,也没有特别和谁说,就告诉公司再也不接演艺的活,继续回去当了财务——位置倒是一直给他留着,同事也还是那几个,倒是没有不服的。青江继续他的演艺生涯,着实如他所愿的火了——倒是有别的烦恼了。


 


今年的夏天也是和去年一样的热,但是青江宁愿再热一点,最好热出个什么高温假来,他好名正言顺的请假说自己中暑了昏迷不醒,也好过和恋人相聚不久又得去工作。


 


“真是……太忙了啦。”他烦恼的皱着眉头,不知足的捧着石切丸的脸舔吻着对方的嘴唇,石切丸特别淡定的搂着他坐在腿上,一只手上还拿着锅铲,稍微分开了一点儿扶稳青江道:“一听是歌仙的电视剧要跑去拍的不正是你吗?还好现在外景结束了可以回东京了呢。”


 


“就算这样!我才刚回家一星期,又得去拍了,这让我怎么过?我放着我举世无双的男朋友在家里我却只能在外头演被甩的男二……石切丸,我好难过!?”


 


说着难过却是笑嘻嘻的,石切丸摸了摸他的头:“好的好的,辛苦了辛苦了,冰箱里我放了一点儿梅子汁,给你灌在保温杯里带去哦?”


 


“比起带梅子汁,我更想带某个能帮我买梅子汁的……”青江一跷二郎腿这是要赖更久的节奏,石切丸叹了口气放下锅铲,然后宽大的手掌搂住了对方的腰。


 


“真的这么不想去的话啊——”


“嗯……?嗯嗯……!啊……别这样!等等石切丸,我的衣服……”


 


青江从餐厅窜出来,洗碗洗到一半被缠住的石切丸终于得空擦手,擦好之后,撩起袖子:“我看你不想去嘛?”青江正在飞速整理包,把被拽出来的衬衫下摆草草塞回腰带里,一看石切丸堵在玄关,噫了一声装正经就要走,被石切丸一把捞住:“走什么?如果把你弄得乱七八糟,正好有理由不去了不是吗?”


 


“啊……现在还是,白天呢。”青江尴尬的移开视线,心想玩过头了这下真的要迟到,本以为自己老实了石切丸就会放过自己,哪知道这回被捞的差点儿脚离地,他一个失重双手撑墙,然后耳朵被轻轻咬住,滚烫的舌尖舔过他的耳廓,声音灌了进来:“再留一会儿?”


 


青江两腿发软,被放下来一瞬间差点儿真的坐下去,扶了一下墙才站牢,石切丸笑眯眯的拍拍他的肩膀:“我给你去拿梅子汁。”


 


保温杯塞进包里,青江已经换好了鞋,靠在门口嘟哝:“……这又是哪里学的呢?”


 


石切丸笑了笑,塞好了之后一拍他的腰:“好了,早点拍完,晚上还能回来哦。”


 


青江便也笑了,戴上墨镜和帽子:“那么,我走啦。”


end


————————————————————


完结啦!说了是HE,我写到十几章的时候一看评论都是在慌,慌什么,不要慌hhhhhhhhh


写的比较随意也算是比较开心的一篇,啊,因为是演员,可以满足各种妄想【no


谢谢大家的阅读和评论啦!

评论

热度(365)

  1. 涉水吟訣—魚石青(石切青江)投稿整理主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