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BALL

恨毒校园网

【石青】落樱·第二十二章

光狼:

第二十二章


凌晨的时候,青江就跑了几次厕所,一开始石切丸还睡得沉,没发现有异状,等到青江去第三次的时候他躺不住了,跟着青江下床,然后打开了灯:“青江,怎么了,着凉了吗?”


 


青江没说话,直奔厕所,顺手还把门给关了,石切丸被堵在厕所外面,睡眼惺忪,有些无奈的敲着门:“拉肚子是着凉了吗?你等等,上次去大阪的时候留下来的那些药应该还有些,我去给你冲,你要是觉得难受,你告诉我,我们去医院。”


 


“不要紧,你去睡吧。”


 


石切丸抹了一把脸,站在厕所门口清醒:“……这怎么让我睡得着呢?你的身体不要紧吧?”


 


青江先是没说话,稍微过了一会儿之后,思衬着,反正本来就是自己的用意,现在既然结果已经达成了一半,那么剩下一半自然也要达成。


 


他解决完如厕问题,只是感觉到肚子稍微好受了些,索性不出厕所了,在里头洗了手,然后拉开一点儿门靠在门边上,石切丸担心的摸摸他的头发:“我去给你弄点温水。”


 


“石切丸,昨晚做的时候,你高兴吗?”


 


突然就是这种问题,石切丸十足的措手不及,不知道他的意思是什么,但是他知道青江的表情意味着不是什么好事,他唰的沉下脸:“怎么了,好好告诉我。”


 


“唔……其实我就是故意的,让你射在里面,你大概不知道吧,射在里面就会不舒服。”


 


石切丸愣了一会儿,然后猛地瞪大了眼睛,几乎有些莫名其妙的望着青江,一把捏住了青江。


 


“……那你在胡闹个什么?!”


 


青江能够明显的看出来,石切丸生气了。


 


说是生气,其实更像是不爽,本来没睡够他的心情就算不上太好,又知道青江闹出这档子事儿,他深吸了一口气才控制住了情绪,青江心里一下子有点儿虚,就看石切丸稍微退后几步,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一手捋了一把头发之后,冲青江招手:“……你过来,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青江站着一时间犹豫了一下,石切丸提高了声音:“过来!”


 


这下好像真的让他火大了,青江没料到这个,老实了不少,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下,石切丸到一边充电的地方摸来手机,然后查了一下,抬眼看着青江:“拉肚子?发烧?你这是干什么?你说,你为什么要这样?”


 


“……抱歉,我想知道你的反应。”


“什么反应?”


“呃……”


 


到了被这么训的时候,青江才意识到自己可能确实莽撞过了头,石切丸看上去真的气坏了,倾过身子来盯着他的眼睛:“想知道我什么反应?”


 


“呃……看见我被伤害之后,你会是什么反应。”


 


石切丸被气笑了,青江迅速道:“抱歉,抱歉,对不起,我没想到会弄得你这么生气,不是什么大病,我过一阵就会好了。你之前不是一直有那个……无法理解剧本的地方吗?伤害意味着什么……现在真的发生了的话……”


 


“你在拿你自己开玩笑。”石切丸的声音压低了下来。


 


青江顿了一下,嘟哝道:“我总不会拿别人,或者拿你试,我不要紧的。”


 


“理由就是这个?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有和我说?青江?”石切丸伸手拉住青江的手,拢在手心里握紧了,皱着眉头:“你和我说好吗?”


青江沉默了一小会儿,突然笑了笑,摇了摇头:“那石切丸,你肯放弃演戏吗?你原本的工作也不是演艺吧?”


 


谈话不通,只好结束,石切丸生怕自己现在情绪不稳,再弄出什么问题来,把青江带回房里让他躺着,自己去煮粥顺便也冷静一下——虽说是冷静一下,他光是淘米就心不在焉的好几次没拧着水龙头,等好不容易粥开始煮,他有些颓然的捂住脑袋,靠在了门上。


 


青江又跑去一次厕所,已经是早上5点,石切丸叹了口气,把之前的药翻出来给他倒了杯热水,就放在外面的桌上。青江一出来看了看药,乖乖吃了,然后看了一会儿石切丸,在厨房外面站了一会儿,又走了。


 


石切丸默念了几句平常心,看着粥锅发呆,青江有时候会表现的有些不自在他一直有注意到,不过竟然会做出这种举动,可是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料。


 


不要演……看样子总不会是真的觉得自己没天分了,没天分不至于让青江做到这个地步,青江还是有什么不愿意和自己直说,然而自己完全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是什么呢……是什么呢……石切丸从厨房走出来,觉得自己不那么生气了,走到房门口看青江,青江背对着他蜷在被窝里。他还是不放心,又查了查,青江好像没有出现发热的症状,不过他也没试过,终究还是拿了温度计,朝青江边上走过去,晃了晃他的肩膀,青江扭头看了他一眼,没接温度计,就是爬起来抱他。


 


石切丸被反过来搂在怀里,心软的不行,青江胡闹他总不能跟着一块儿把事情搞得更砸,抬手也抱住青江,更觉得怀里的人瘦得过分,还这样乱来,抱的更紧了,青江好一会儿才开口道:“我就是……想看看你究竟是会变成什么样,看到我这样之后。”


 


“什么样?你指的究竟是什么?”


 


“……是我方法不对。”他老实道歉,石切丸把电子温度计打开了递给他,青江叼在嘴里倒回床上。石切丸摸了摸他的肚子,温暖的手轻轻给他按着:“不,说不定是我不对,我一直忽视了一些什么,我也要道歉。”


 


“你道歉个什么劲儿……没睡好吧?今天也没有事,你再睡一会儿好了。”


 


石切丸摇了摇头,撩开他的刘海摸了摸他的脸,站起身来出了房间。


 


青江的确有点儿发烧,37.5度,低热,不算太严重但也不好受,拉肚子倒是后来好了很多,可以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睡觉了。石切丸陪了他一天,剧本也没什么心思再看,现在他一看井野就五味杂陈,虽然知道和剧本一点关系也没有,但是并不妨碍他内心不开心。


 


试镜的日子也就这么来了,既然答应别人,石切丸还是去了,青江今天已经基本恢复,眼巴巴的目送他离开。


 


“请多关照——”“请多关照——”……


 


果然,并没有竞争者,说是试镜不过是走个过场,明明石切丸才是那个被试的,男女主角都站着,他却被端茶送水按着坐下,各种人冲他寒暄,作出亲切的样子问他一些事,石切丸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心中略觉烦躁,敲了敲椅子的把手:“不开始演吗?剧本我已经都拜读过了,请问我要试哪一个部分呢?”


 


“哦哦,那就请这一部分……”


 


摄影棚倒是已经准备好了,办公室一样的地方,饰演雨宫的女主角向他恭恭敬敬的打了个招呼,即使石切丸道不用如此客气,对方却也一点儿没放下态度。氛围比起樱雨剧组确实要压抑的多了,虽然在樱雨剧组的时候,他时不时就要搬东西,帮忙布景,经常累的沾枕头就睡,但是反而比现在无所事事要轻松。


 


导演亲自拿着新剧本过来,指着一段道:“你演这一段,大发雷霆就好了,这里是你知道主角设计害得你手下的一支队伍全灭,你被激怒了。然后把气撒在新找的情妇身上,这个角色的演员今天有事不能来,让饰演雨宫小姐的代替一下。”


 


石切丸扫了一眼,点点头,拍了拍脸,心想无论如何不要把私人情绪带进工作,别人的态度不论,他自己得演好才是,道具都是准备好的。他拿起一个花瓶,问导演:“真的要砸?”


 


“您砸您砸。”


 


好吧。石切丸听好信号,在开始之后,猛地怒吼道:“开什么玩笑!”然后一把将桌上的东西噼里啪啦砸了大半。


 


玻璃的碎裂声,东西翻倒的声音,还有石切丸发出的气愤的喘息声,其他几个要配合他的人看起来不是新手,有个人哆哆嗦嗦地道:“先……先生……”


 


“你说野田队回不来了?就因为那个毛头小子?嗯?就那个只会趴在地上狗一样舔我的鞋子的家伙?!”石切丸真的用尽自己的力气在大吼了,吼的几乎空气都在微微震动,对方拼命的摇头,结结巴巴的道:“不是!不是的先生!他当然不值得一提!只是您稍不注意被他耍了小聪明!先生是不会错的!”


 


石切丸一把敲碎了桌上刚刚那个花瓶,举着碎花瓶走过去,一时间看到别人慌得不行的表情愣了一下,不过硬是调整了过来,感觉节奏有点勉强:“你的意思,是我犯错咯?!”


 


对方面如土色,又不敢后退,猛烈地摇着头,然后旁边的女人发出了一声压抑的哭声,按照剧本,井野的注意力被吸引了过去,石切丸便扭头去看她:“哭了?”


 


他拿着碎裂的花瓶边缘,要去挑对方的下巴,这真的很危险,他的动作都谨慎不少,露出一个笑容来:“嗯?你哭什么哭?”


 


“我……我高兴的哭,先生这么……这么有气势……”对方低着头压根不抬起来,这让石切丸看不见花瓶的情况,动作更加缩手缩脚,语气也不自觉地放柔和:“你高兴,把头抬起来给我看啊?”


 


她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也开始使劲的摇头,石切丸生怕划伤对方,把手要往回撤的时候,花瓶被对方一下子抢过去,然后就朝她自己身上扎:“先生我们别想这个了,先生一开始想玩什么……想玩的激烈一点不是吗……我这就给您准备好……这就……”


 


石切丸都快懵了。


 


的确是按照剧本没错,但是他以为就是比划比划,花瓶是他亲手砸的,裂口有多锋利他当然是知道,现在人姑娘毫不顾忌的在自己手臂上划了一道又一道,血哗哗的冒了出来,石切丸冷汗都要下来了,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还没叫她住手,她竟然还在演,一抬头用恐慌的表情望着石切丸:“您……您只要开心……”


 


“伤害别人的话,你会是,什么反应呢?”


“真的不高兴的话,不要做不就好了吗?”


 


石切丸完全演不下去了,强行把对方手腕掰开一摸那“伤口”愣了,然后发现她胳膊上那些不是真的伤口,是绑上了好几个血袋,又裹了一层膜上了妆,他没仔细看,才会有划开手臂的错觉,现在一看,还是蛮明显的有不同的。


 


但是这丝毫没有让他心里好受多少。


 


“您怎么了?”“怎么了吗……”这下可以说是完全演不下去了,无论是其他演员,还是导演都围上来问他的情况,石切丸心里乱的厉害,满手都是假的血,地上一片狼藉,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好久才能勉强挤出一句:“对不起,洗手间在哪里?”


 


立刻有人带他去,他第一次切切实实的意识到了一点。


 


即使他演的都是假的,然而他伤害了别人。不,甚至还有一点是真的,他的反应之前就伤害了青江。他不愿意这样,那一瞬间的抵触感,让他完全忘记了三条的事,忘记了什么他必须完成的目标,脑袋里就几个大字,我不愿意。


 


外面窃窃私语着什么,石切丸茫然的看着洗手间的镜子,突然有点儿明白了过来。


 


好像砌君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因为事前有很多准备工作的缘故,所以石切丸在演最后几幕的时候,明确地知道所有的伤害都是虚假的,再加上那时候情绪投入的厉害,忽视了那同样是给珥加理带去不可磨灭的伤害——而他竟然没觉得那样的态度有什么不对,砌君的转变过渡的十分自然,让他几乎忘掉了这是一个病态的结局。


 


所以青江才会告诉他,害怕,希望他不要演,青江早就说过了,他一直都没意识到罢了。


 


“我做了什么啊……”他用凉水狠狠的抹了一把脸,然后想到这个角色。


 


如果自己也习惯了这种粗暴的态度,拿去对待青江的话,下一次会不会就不是青江的胡闹,而是自己搞出来的……


 


他猛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反而平静了下来,掏出自己包里的剧本,扔进了垃圾桶。然后他打开门,看到那天堵着他的川田焦急的站在门外,道:“石切先生……”


 


“抱歉,我觉得我的实力,无法胜任这个角色,承蒙厚爱,但是我不能参加这个电影的演出了。”


 


他现在只想赶紧回家,回去看见青江,告诉他自己终于明白,告诉他对不起——然而组织了很久语言,他真的回到家的时候,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青江不在房里,他找了一圈没找到,有点儿慌,想打他手机的时候,看见青江在阳台上打电话,估计是没听到他开门回来,石切丸悄悄走到阳台后面,站在那里,听青江在讲什么。


 


“……嗯,嗯,我不打算拦他去拍这个,他想试试,我觉得还是让他试。”


 


“你说的那个情况……我会尽量提醒的,但是提醒和他坚持他的目的没有冲突吧?现在他才刚接了一部影片,如果他以后找到平衡点了呢?”


 


“……随你,但我是支持他的,过于认真不也是这家伙的特点吗?”


 


“只要是石切丸,我就会陪着他的。”


 


石切丸一把拉开阳台门,青江惊了一下,回过头来:“石……”还没说完,被石切丸拉住,一把抱进了怀里。


 


青江几乎埋在他的身上,晕头转向的不知道怎么回事,调整了一下姿势侧过头:“咦?你不是去试镜了吗?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结果怎么样?”


 


他的电话还没关,石切丸也不帮他关了,抱的很紧,好一会儿之后才松开,然后道:“青江,我不想拍戏了。”


 


“啊?啊……你是不是因为我刚刚说的话被你听到了?你别管那些,你坚持你想要的才是我想看见的,听见没有?别管……”


 


“我想要的就是这个,青江。”石切丸望着他温柔的微笑,然后才帮他关掉了电话,低头和青江的额头挨在一起。


 


“我再也不会让不知不觉的奇怪的改变影响我,我不拍了,青江。”



评论

热度(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