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BALL

恨毒校园网

【石青】落樱·第二十章

光狼:

第二十章


青江忐忑了一路,认真的思考要怎么和石切丸说才好,结果也没能得出什么结论来,只好接下来有意无意的提醒他注意发言,自己也差不多回到了自己的公寓收拾东西,石切丸也不知道是收到了他的提醒还是没有,那种危险倒是没有再表露出来,隔了几天,青江刷推发现自己的首页出现了樱雨的相关。


 


已经火成这样了吗?青江有点儿高兴,影片越卖座,后期结算他能拿到越多的分成,那条推是一个姑娘激动的表示珥加理和砌君真是太好看了,青江一时兴起搜了樱雨的tag,一看有骂有捧,但至少话题是火了。


 


看见电影红起来他是由衷的高兴,还有个写推荐的附了张动图,青江一点开,就看见石切丸一手拎起他赤裸的腰,然后压下来,看上去就和插了进去一样。青江仿佛真的后头一麻,赶紧关了,把界面退出来,才发现有条短信堆在那里。


 


“From 歌仙兼定:


有个综艺节目打算邀请我们剧组去一趟,怎么样?”


 


有的曝光自然是好,青江先是打了个好,想了想又问道:“石切丸也去?”


 


“他已经答应了。”歌仙那边倒是秒回。青江立刻爽快答应,然后那边就发来了录制时间。


 


后天的晚上……倒是不用特别做什么造型,去之前化一下妆就好了。综艺节目是那个蛮有名的“池田屋大作战”,主持人是虎徹三兄弟,一个负责笑点一个负责傲娇一个负责青春,口碑还不错——他很快就意识到了综艺节目的口碑不错那就是要他们出洋相的。


 


足够好笑才是综艺节目的精髓,青江和有一段时间没见的剧组主要成员重逢,开心的寒暄过一轮之后,歌仙去帮他们拿节目的台本来有个底,一般这些剧本上大概也就写着会问些什么问题——那问题还着实挺犀利的,青江第一次知道原来小姑娘们特别乐于看珥加理和砌君搞在一起,问题包括了:“第一次演吻戏床戏什么的会不会尴尬?”“拍摄过程中有没有出什么让你印象深刻的状况?”等等,环节包括让他们现场还原一下樱雨的片段,观众问答和游戏。


 


他们之中最正经的应该就数石切丸了,此刻拿着台本苦恼的在一边想着答案,而清光宗三他们早就和青江扎在一块儿:“综艺的话,根本不需要认真答吧?”


“是呢,搞笑就好了吧?搞笑。”


“欸——我可好不容易树立起可爱的形象呢!”


“不知道能不能讲黄段子活跃气氛呢……啊大概会先被歌仙打的吧,一定会的吧。”


 


其实也不用多准备,因为是提前录制的,反正之后还会剪,给了几个小时的准备时间后,观众渐渐入场,他们也挪到了后台,青江和石切丸作为主角压轴,听见浦岛虎徹清亮的声音:“最近突然变得想吃樱饼了呢!”


“那是什么啊,樱饼什么的,早就过了季节吧?”长曾弥接道,立刻就被蜂须贺虎徹呛了:“现在要吃樱饼还在乎季节吗?啧啧啧,没想到你意外的抠嘛,弟弟要吃樱饼你买是不买?”


“我当然是大方的很,浦岛你要吃,看哥给你买!”


“……呀,其实就是最近看了很有春天气息的电影而已!樱饼什么的,回头再说啦,哈哈哈哈!”


 


开场白的互呛也算是池田屋大作战的特色之一,呛完丝毫不妨碍几个主持人异口同声道:“那么,这里是池田屋大作战!感谢你在周五的晚上收看!感谢XXXX品牌独家支持!”“我是长曾弥!”“我是蜂须贺!”“我是浦岛!”


 


“真自然啊。”石切丸在后台小声的感慨道:“这和拍电影又有不同了,是实际面对着很多观众的呢。”


“怎么,你紧张?”青江偷偷捏他手指,石切丸反过来攥住了他的手:“那是自然,不过应该会不要紧的吧。”


 


“欸——这个我也听说过呢,《樱雨》这部电影!”


“其实今天我们把他们带来了哦?”


“欸真的?在哪里?在哪里?”


“下面有请《樱雨》的剧组团队,首先是——宗三左文字!”


 


宗三倒是看上去最淡定了,飘飘然的就从后台绕了出去,在后面听起来前台的声音带一点儿回声,有点儿飘:“宗三君在剧中饰演义元君一角!掌声欢迎!”


 


轮着自我介绍了一遍之后,石切丸被先喊了出去,倒是很有天然的感染力,他一笑,对着观众自我介绍:“我是扮演砌君的石切丸,请多关照——”下面还有大批小姑娘尖叫,惹得长曾弥也开起了玩笑:“人气真高呢!啊难道是因为是帅哥?”蜂须贺迅速接话:“那可不是,观众一定更喜欢看这样的帅哥,你这样的已经不流行了不流行了——”


 


“哪有这种事!嘛不过我心目中果然还是蜂须贺和浦岛你俩最可爱了,是吧?”


 


观众席又是一阵尖叫,石切丸笑了笑,对观众道了句谢谢就退到一边。歌仙比青江还在后面,眼下青江要上场了,刚安慰完石切丸别紧张,结果他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深呼吸了好几次,看的歌仙都笑了:“你也别怕啊,平时不是挺能说的?”


 


“我激动,不行?”


“有请——笑面青江!”


 


青江一走出去,终于意识到,自己火了。


 


他的脚步甚至稍微顿了一下,因为满场都在尖叫,欢呼着珥加理!珥加理!他几乎有些恍惚,走到前台,鞠了一躬:“大家好,我是饰演珥加理公子的笑面青江——”


 


“呀——!”“真帅!”……


 


青江一紧张,索性拿珥加理的台词来掩饰:“来啊,你们想要我吧?”说着对观众席勾了勾手指,顿时又是一轮爆炸,青江感觉自己的心也激动的乱跳,笑眯眯的道了谢,把位置让还给蜂须贺,蜂须贺拉住他:“哎哎,主角这么两句怎么够,你看观众们这么喜欢你,有没有什么特别福利?”


 


“欸?”青江没料到还有这个环节,真没准备,不过他反应快,迅速一眯眼睛凑在话筒边上继续放电:“等着你们哟。”


 


蜂须贺也和观众一起做窒息状,浦岛很是配合的夸张的来扶,长曾弥捂着胸口假装咳了口血:“不行,这群人太帅了,我感觉要输!”


“赶紧下一位吧!下面有请导演歌仙兼定!”


 


青江一个字也听不进去,走路在飘,走到石切丸身边,石切丸看他的反应有点儿逗,把话筒关了悄悄凑过去:“你脸红了哦?”


“嗯……嗯……真热烈啊。”青江有点儿着迷的望着观众席。


 


接着就是日常的一些问答,因为之前有准备过答案,所以完全没什么问题,虎徹兄弟接梗接的非常熟练,即使他们有谁卡壳了,也能迅速化解,节目的进程倒是不慢——然而重头从来都不是这个,青江才回答完“意中人会是什么样子的呢?”,就听见他们转话题:“嗯嗯,也是时候来这个大家都很期待的环节了!大调换——!”


 


随着啪啪的掌声,工作人员搬上来一个签筒,长曾弥同时在旁边做介绍:“来我们节目的剧组嘛,都是要来试一试重现当时的拍戏场景的哦——来,具体什么场景,请抽签吧!”


 


“哇,抽签?这个我可不擅长呢……”青江盯着签筒赶紧甩锅,歌仙正好站他后面,他一退立刻就被赶了出来,啊了一声撩起袖子:“那就我……”


 


“顺带一提,我们这个可不是普通的重现哦?连抽到什么角色都是随机的呢!来,歌仙导演抽到了……啊呀!是A呢!我们来看看A的片段吧!”


 


青江不知道A是啥,因此也回过头去看大屏幕,一看就哦的一声懂了——是珥加理在神社里诱惑砌君的场景,工作人员又搬上来一个签筒:“那么,请来抽各自的角色!”


 


这回逃不掉了,青江一边去摸纸片一边想,这一共就两个角色,这么多人怎么办呢?结果抽出来一看——珥加理。倒是有缘,自己还是珥加理啊?结果一看石切丸的纸条,一下子笑出来。


 


“哦哦——结果出来了呢!”


 


宗三抽到了砌君,清光抽到门A歌仙抽到门B,青江抽的珥加理,而石切丸……抽到了床。


 


“床是怎么回事啊?”石切丸简直苦笑不得,浦岛咯咯咯的朝他笑:“字面意义啊,是床啊!那么,要怎样演绎床是石切先生的自由!准备,开始咯!”


 


青江憋笑憋得表情都不好了,下面观众也都在发笑,哪知道石切丸无奈的挑了挑眉毛,随后把话筒轻轻放下,接着就地一躺,一拍自己的身体:“来吧,来躺。”


 


青江瞬间笑出声,下面也全是尖叫,总而言之不可能好好的演,他就干脆真的躺下,擅自加戏:“哎呀哎呀,好软的床啊,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窄啊?”


 


“吱呀,吱呀。”石切丸配合的发出浮夸的木板声音,下面纷纷笑起来,然后宗三走进“门”,清光也是很懂,笑着加戏:“吱嘎嘎,门坏了。”


“啊呀,竟然坏了呢。”宗三说着,假装抬脚一踹,两扇门做娇弱状纷纷倒开,全场都已经笑的东倒西歪,青江侧躺在石切丸身上,石切丸高他整整一个头,他正好趴在他胸口,一边笑一边道:“砌君……”


 


宗三棒读道:“啊!你怎么!在这里!”


 


“那当然是因为你在这里啊。”


 


“啊,真困扰啊——我应该有和你说过,我不想再见到您才对。”


“然而我想见你啊?”


 


“哦,那我就只好自己走了。”


 


青江放声大笑起来,爬起来大喊:“导演他犯规吧?犯规吧?剧本根本就不是这么演的啊!不仅加戏还改戏啊!”哪知道爬到一半突然被石切丸揽住腰,强行接台词:“您这样反反复复的来,我不是很困扰吗?”


 


“救命啊,床说话啦!”青江在他身上笑的直抖,虎徹们也没有上来要拦的意思,石切丸这是打定主意不好好当个床了,自己也翻坐起来险些没把青江给颠下去,温和的笑道:“床的妖怪不好吗?不看看我吗?”


 


已经笑的完全演不下去了,青江一只手勾着石切丸的脖子,另一只手捂着都笑痛了的肚子,长曾弥终于上来说话了:“变成玄幻了呢!床竟然都会有妖怪了呢!”


 


“啊啊,晚上睡觉一想到床也会有床妖怪,都睡不着了呢!”蜂须贺也笑眯眯的走过来,浦岛在旁边吓到:“噫?!好可怕?!”长曾弥立刻敞开胸怀:“来哥哥的床上!哥哥保护你们!”立刻被抱以老拳:“边儿呆着去!”


 


他们插科打诨的时候,后面石切丸也将青江扶了起来,青江理了理被笑的乱了的头发,赶紧到前面:“谢谢大家——”“谢谢——”又是一轮鼓掌之后,长曾弥突然深沉道:“其实吧,我觉得大家一定想看的不是这个。”


“哦我知道!”浦岛举手,然后喊了起来:“亲一个!亲一个!”


 


“突然就要亲一个?”青江和石切丸都吓了一跳,不过想来也是节目需要而已,借个位就好,下面观众也喊了起来:“亲一个!亲一个!”他俩就对了个眼神,接着青江搂住他的脖子,石切丸一个扭身,后脑勺对着摄像机,意思意思借了个位,一下子就点炸了全场的尖叫。


 


“亲”的时候,青江被强行下腰,笑意盈盈的看着石切丸紫色的眼睛,石切丸轻声道:“开心吗?”


 


青江嗯的回了他一声,石切丸便也露出一个好看的微笑,然后拉着他复位,接着道:“大部分吻戏都是这样借位的呢,所以其实还是亲的空气啊。”


 


“是呢,亲的空气呢。”青江也笑意盈盈的帮腔,长曾弥道:“哇,完全看不出来两位是新人呢——无论是笑面还是石切,感觉都特别放得开呢。”


“那是自然,不过其实这家伙最开始超害羞的哦?”青江毫不犹豫卖队友,石切丸无奈的笑了笑,蜂须贺立刻道:“害羞?大概有多害羞呢?”青江便道:“最开始的时候,调戏他真的会有调戏砌君的那种效果哦?就是脸红了起来,然后尴尬的要假装正经,反应很可爱哦?”


 


石切丸配合的干咳两声,迟疑道:“是……这样吗?”


 


“这个我也能作证呢。”歌仙也笑着补充:“最初的时候,石切完全不用演,要他害羞特别自然,倒是要他强势的时候十分困难呢。”


 


“欸——是这样吗?那么后期是怎么克服害羞,成为强势的砌君的呢?”


 


“怎么克服的啊……一方面逐渐熟练起来了,另一方面大概是理解了吧。啊就是你看,珥加理身上虽然有许多可恨的地方,但是偶尔也会体现出可爱和顽强来,同时又不是女生,而是男的,也就是之前从未有过的一种类型的角色,我就索性不按照平常的印象来,完全试着从砌君的角度来看,能理解角色的心境的话,逐渐就能演好了呢……啊当然,我还远远不够熟练!”


 


青江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些,听的听入迷的,蜂须贺发出一声赞叹:“真是了不起呢,那么笑面呢?笑面在演珥加理的时候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青江心想困难倒是还好,然而突然灵机一动,发觉了这是一个挺好的机会。


 


“我?我嘛……其实我被他有些地方吓到了哦?”


 


石切丸很有些意外的望向他。


 


“我的烦恼竟然是搭档的情绪感染力太好呢!哈哈哈哈,就是拍摄的时候,有好几场戏都是砌君忍无可忍把珥加理一下子挥开,前面的时候还好,挥一下就是最凶的了,到后面哇——吓死我啦。”


 


他笑嘻嘻的说着,完全看不出来被吓到,然而并没有半分说谎的意思:“有时候我都会误认为他是真的砌君,然后就有种‘要死了要死了我错了’的心情呢!”


 


“唔哇那还真是好可怕呢!”浦岛认真的皱着眉头感叹,青江假意打了一下石切丸:“看吧?好可怕哟——”


 


他故意卖了个萌,于是全场又笑起来,石切丸倒是终于意识到了似的,轻声道:“吓到你了吗?真是抱歉啊……”然后摸了摸青江的头。


 


青江愣了一下,观众又开始尖叫,那边长曾弥接话道:“哈哈哈哈,是十分认真的演员呢!那么接下来还有游戏哦?来——今天的板块是:绝命投石!”


 


青江在心里记下了石切丸的反应,重新笑起来准备游戏,游戏规则大概是词语接龙的变种,就是速度非常非常的快,而且一旦说慢了就会被众人扔水球——虽然有给他们发防护服。一开始石切丸顿时成为全场焦点,因为他走的太慢了。


 


要在规定时间内跑上在水池中间的台子还要报出词语,对石切丸来说难度实在是高,为了节目效果他们的防护服又全是动物形的,于是观众们就看见一只企鹅奋力爬上高台:“风!”“气球!”“水壶!”……然而还是被砸的浑身往下滴水。


 


“惨的我都不忍心看了。”宗三在旁边做摇头状,青江也哭笑不得,石切丸倒是豁达,最后一听时间到,索性一下子盘腿坐在台子上,做招手状:“来吧,不要浪费,反正也是扔给我。”


 


歌仙道:“这真是不风雅啊。”感叹完左手一个右手一个的扔了出去,石切丸再次被四面八方的水球浇透,在台子上鼓起掌来,台下也相应的给了掌声,青江伸手过去拉他,听见他走起来都是啪嗒啪嗒的水声,便笑道:“这下可真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企鹅了呢。”


 


“有没有奖励的小鱼啊?”石切丸温和的笑道,那边虎徹三兄弟也赶过来:“好的——!那么谢谢樱雨剧组!玩的很开心哦!我们待会儿再见——!”


 


节目他们的环节就录完了,青江他们向观众席道谢,然后从侧面退场,录制节目也要稍微休息一下,一时间场内到处都是去上厕所和闲聊的人,石切丸脱下防护服,交给了工作人员之后,看见三个主持人似乎在被训。


 


“咦……怎么了呢?今天不是玩的挺开心的吗?”


 


石切丸这样一提,才脱下防护服的青江也看见了,凑的稍微近了一点听了一听,随后无奈的笑了笑:“他们在说你哦,说让你一直输,是他们作为调节气氛的主持人的失职啊。”


 


“什么?这不是我自己跑得慢吗?我也并没有介意啊?为什么要责怪他们……”石切丸有点儿惊讶的就想过去,但是青江拉住了他,比了个嘘,然后就看见导演离开了,长曾弥先是摸了摸浦岛的头,然后作势要去摸蜂须贺的头,蜂须贺往后一避,长曾弥也不罢手,硬是往前伸,避无可避,蜂须贺终究还是被老老实实的摸了头。


 


“这大概就是综艺主持人的辛苦吧,那样自然接话的功力也不是一天能有的啊。你去了不一定有什么帮助哦?”


 


石切丸似乎是认同了他的话,不过还是和剧组一起过去打了个招呼,道了别,接着才离开,一边走的时候,一边对青江道:“刚刚你说你被吓到……”


 


“嗯,被吓到了哦。”


 


“我以为那时候就好了……抱歉,是我没有察觉。”


 


青江看了看附近,没有什么人,除了剧组的人,他们也走在了最后,青江就干脆一把握紧他的手,凑上去吻了他一下。


 


应当是没有任何人看见,不过石切丸还是愣了一下,替他拿手遮了一遮,青江稍微分开一点,低声道:“现在,都还很害怕哦?”


 


“害怕?现在?”


 


青江还想说的时候,前面的人回过头来:“你们俩在后面干嘛呢?再不来要赶不上车了哦?”


 


“最好是你能自己察觉,但是回去之后,我也会告诉你答案的哦。”青江最后说了一句,便赶上前面的人去了。



评论

热度(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