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BALL

恨毒校园网

【石青】落樱·第十九章

光狼:

第十九章


隔日青江差点儿被有赖床习惯的石切丸给压住没法起,花了点力气才成功按掉闹钟,从石切丸牢牢压着他的胳膊下面窜出来,石切丸当然被他惊醒了,睡眼惺忪的抬头看了一眼种,含糊的道:“还早得很啊青江……就算你要提早去,提早这么多未免也太过夸张……”


 


说着他就一胳膊把青江揽回床边,青江腰还酸着,裤子穿到一半被这么拉回去简直无比酸爽,扶着腰倒吸了一口凉气。虽然昨天石切丸很克制的没在任何可能裸露的地方留下痕迹,但是不代表就没做的很爽,青江当然也是一时脑热爽完之后才想到明天肯定腰酸背疼——现在这感觉来了。


 


石切丸听见他的声音,立刻清醒了不少,温热的大手探过来替他揉腰,青江握住他的手,塞回薄被里:“我早点起来要去冲个澡,昨晚一身汗也没特别处理,你睡你的……我帮你做早饭。”


 


在那个小阁楼里的时候青江哪次不是直接睡过早饭抵御饥饿,石切丸听见他要做早饭还有些新奇,便躺了回去。青江穿好裤子也没穿上衣就跑去了浴室,洗完澡之后石切丸听见微波炉的声音——终究还是睡不下去,出去一看青江转了两片面包,看见他,尴尬的一耸肩:“好吧,我不会做。”


 


石切丸忍不住就笑了,到冰箱里帮着找了找,然后拿了一点菜和一条速食培根把青江拎出厨房:“你还是去看看资料好了,或者也可以去了解一下骨喰,毕竟接下来要和他竞争。”


 


“我的话其实倒还好,倒是你的试镜是什么时候?”青江把上衣也穿好,擦着长长的青发,石切丸朝锅里倒了油打了个蛋进去:“我?三周后的周一,但果然还是……”


 


睡了一觉起来之后似乎更加没法懂了。


 


青江也没勉强的多问什么,问了石切丸吹风机的位置之后就跑去吹他那一头并不容易干的长发了,等他出来两片面包已经变成了卖相十分诱人的两份三明治,他赞叹的吹了个口哨,石切丸正好撑住桌子抓紧机会道:“你以后三餐我都得问你,一个不小心你又不吃了。”


 


“哪有那么夸张啊?”青江把三明治塞进嘴里,晃着手指反驳道:“我又不是不会饿,要不是……”


 


要不是穷。


 


说到这个,石切丸的神色严肃下来,拉开椅子在青江旁边坐了下来:“对了,我以前就有想到的问题,只是一直没说,你理应继承你父母的遗产,哪怕临时换了监护人,现在你成年了,剩下的遗产也应该归还你才对,怎么也不该让你……”


 


他摸了摸青江的头发,青江眨了眨眼睛,接着笑了笑:“我如果不吃这个亏,我恐怕都不能活的这么大来见你。石切丸,事情没你想得那么简单,现在那位抚养我的叔叔,我根本没有他的联系电话,也不知道他搬去了哪里,如果我现在回去要钱,大概只会得到无穷无尽的耍赖和吵架吧。”


 


“但即使这样,你也不该过的这么难。”石切丸敲着桌子,皱着眉头低声道。


 


青江一耸肩膀,三两口将三明治强塞下去,喝了口水道:“也没有那么惨,在说好了之后该给我的的他们也没缺什么,就是熟络不起来罢了。唔不说这个了,我去准备一下工作咯?”


 


石切丸的眉头皱的更深,青江一看他的表情基本就能猜到他接下来的话,立刻伸手捏住石切丸圆圆的脸:“我要生气了哦?要生气了哦?”


 


石切丸眼神里便很快的透露出迷惑来,随后泄了气一样捏了捏青江的手,表示不再说了,青江心里松了口气,又随便消磨了一会儿时间,就去试镜了。


 


乱舞公司不小,自带了不少摄影棚,经常有来租用的,青江这个试镜也不用跑太远,一去就看见导演还是个长发飘飘的姑娘,骨喰还没来——不过也属于青江更闲,到的太早,直接就问:“有没有什么要我帮忙的?”


 


“你是……啊,笑面青江先生是吧。”导演从桌子后面绕出来,与青江握了握手:“辛苦了辛苦了,《樱雨》我看了哦,是非常出色的表演呢。”


 


“谢谢,谢谢。”青江赶紧客气,左看右看也没来几个人,导演倒是不介意,松了他的手就直接从旁边柜子里拎出几条内裤来,都是很平常的家居款式,然后对青江道:“既然你已经到了,那么我也不多耽误你的时间,先来试一下这几条黑的吧——三角的和平脚的都试一下,然后看看镜头效果。”


 


果真干脆,不过也算是做好了准备,青江背了个包来,接过内裤进了试衣间,先穿了三角的,内裤大小倒是还好,青江对着穿衣镜不太放心的检查了一遍自己的全身上下,确定没什么痕迹,才走出去:“这个感觉吗?”


 


“嗯?嗯是的,接下来请躺到那边,然后笑一下,就珥加理那个感觉就可以。”


 


珥加理这么火啊?青江还有点儿高兴,到那张红色的长沙发上一躺,接着一眯眼睛露出一个微笑,对面咔嚓拍了一张,然后也没什么反应,青江躺的有点儿忐忑了,没叫他下来他又不能动,只好僵在椅子上等着。


 


导演看了一会儿之后,喊了几个人把灯光搬到他旁边去,青江被照得眼睛都有些睁不开,勉强的眯着,过了一会儿导演走过来递给他一副手套:“你带上这个,然后把头发放下来。”


 


青江听话带上手套,放下头发,然后发现对方又递给他一样东西,同时他听见门口有人走进来,但是在强光之下他看不见,导演推了推他:“把这根鞭子稍微弯曲一下?”


 


青江一看,不由得哑然失笑,这怎么一个SM的节奏啊,自己带着黑手套拿着小马鞭,还要躺在红色的长椅上笑,不过既然都已经捏着马鞭了他索性放开了:“用我了吗?就用我了吗?”


 


“嗯,三角裤果然还是你来拍好了,平脚裤给骨喰君。”


 


青江便依言在长椅上以各种姿势翻滚,摄像机不是对着他的脸就是对着他的屁股,拍的时间倒不是很长,青江强行妖娆了一阵,灯光换了个色调打,没一会儿第一条也就好了,第二条是白的,倒是可以直接演校园剧了——还要情景扮演,青江揉着眼睛从长椅上下来,绕过灯光,接着顿时傻了。


 


除了一脸严肃的骨喰已经换好了平脚内裤坐在一边,他还看见石切丸笑眯眯的冲他晃了晃手里的一瓶水:“换之前来休息一下?”


 


“……你怎么来了?”青江有点儿吃惊,石切丸道:“等你拍完了说吧,就当我是来探班的。”


 


在业内三条二字的份量着实不轻,石切丸基本去哪里都变得畅行无阻,虽然有点儿无奈石切丸竟然会跟来,但是青江也并不太介意,换了导演给的一套校服,然后里面是白色的三角内裤——这一场是搞笑的,他俩要走在模拟街道的路上然后一阵风过来刮掉他俩的裤子,露出内裤。实际操作起来青江能感觉到那裤子确实是只靠几条不怎么牢靠的线挂在身上——骨喰也颇不适应的提着裤子走过来,想和他握握手又没法放开裤子,只好微微低了低头道:“我是骨喰藤四郎。”


 


“我是笑面青江,请多指教咯?”


 


骨喰看起来不善言辞,青江也知道这个黑白组合,确实说话都是两人中的鲶尾来,骨喰负责三无——因而他也没多在意,可是哪知道歌手毕竟和他这样学了专业表演的有点距离,于是短短几步路他俩提裤子掉裤子反复了二十多遍。


 


骨喰脸皮薄,内裤露了出来总是忍不住视线歪掉或者去遮挡,青江比起来简直奔放,到了位置腿一抖又是两条长白直光溜溜的露着,三角内裤明显无比。导演给骨喰讲了好几遍,然而好不容易控制住骨喰不去管内裤的事,脸上的表情又不行了。


 


这么下去可怎么得了?青江知道石切丸在灯光后面看着,也不忍心让他多等,终于打算动点手脚,在再试一遍的时候,到了脱裤子的地方,他突然一咯吱骨喰——


 


骨喰吓了一跳望向他,然后青江也做望远状,导演一看就懂了赶紧一指另一边的机位:“拍到了没有?”


 


“拍到了拍到了!”


 


“好了,收工!”


 


骨喰这才反应过来,顿时脸上红了不少,青江拍拍他的肩:“没关系,多演就不紧张了,今天结束了哦?”


 


骨喰低头道歉,看起来向来面无表情的脸上都写满了愧疚,倒是导演没有在意,估计是也见过更难的情况,安慰了他几句直接把刚刚试过的内裤塞给他们:“这个就送你们当作纪念品了,反正也算是用过了,去后面结账吧,辛苦大家了——”


 


广告的方便就是这样了,如果不是什么高难度的话,一天解决都不是什么问题。青江结完账拿着钱,感到一阵开心,晃着新拿到的内裤去找石切丸:“久等了久等了……嗯?”


 


“啊,石切先生的话,刚刚被三楼的川田叫走了哦,好像是有关他接下来的事业的事。”


 


这样吗……青江赶紧把内裤塞回包里,礼貌的道了谢,看来石切丸也不是自己要跑来的,估计是顺路或者什么的吧。他拿来的水还放在那里,青江走过去拿起来,看见下面压着纸条:“抱歉不能看到最后,你如果好了可以先回去,我可能要花上一些时间。”


 


青江身怀不少钱,高兴的很,无视纸条坐着电梯就上三楼去找石切丸。三楼是相对幕后一些的工作人员,因此和人来人往的大厅不太一样,安静很多,青江也没问别人,自己随便走着去找,倒也没有多难就在茶水间前面看到了石切丸,他在说话。


 


“……一定要……我?”


“是的,考虑了一下,我们真的认为你在樱雨中的表演很有潜力,是真的值得培养的,导演真的很希望你能来参加,他知道你还有其他两位角色的邀约,所以希望你能选择来参加我们这部影片。”


 


“然而我甚至不是个完全的专业人员,这样也并不要紧吗?啊……我觉得我自己很难掌握好这个程度。”


“没有关系的——没有关系的——可以慢慢来,慢慢来,这是全部的剧本,昨天我的部下怠慢了,只给你发了片段,那是当然没有办法看清楚剧情的吧?来来来,请务必看一下全部的剧本,然后我带您参观一下我们的后备设施,放心,演员一定会请替身,拍摄过程和实际效果一定完全不一样,您不用顾虑您之前说的伤害别人的事情……”


 


对方一边说一边拉住石切丸,将他向另一边一个房间带,石切丸显得有点儿犹豫,不过还是被拉着走动了,青江却心里闪过一丝不快,从拐角绕出来:“啊,石切丸你在这里啊?”


 


“青江?你好了吗?”石切丸顿住了步子,有点儿惊讶的回望过去,青江直接上来拉住他另一只胳膊:“你说什么呢,不是说好了一起吃饭的吗?”


 


石切丸愣了一下,随后明白过来,礼貌的挣开了那个人的手道:“参观就算了,剧本我会回去看的,一定会量力而行,如果实在无法胜任,还是不要浪费你们的资金和时间,如果有缘,我自然会拿到这个角色的吧?”


 


对方有点儿急了,抢上一步来:“请您一定要考虑一下……一定要考虑。”


 


青江把石切丸往自己身后一拉,笑眯眯的挡在前面道:“哎呀,难道你很忙吗?哦对——因为是三条是不是?因为是三条,所以要管的事情突然变多了呢。”


 


青江就是看不惯,当然对方不可能是为了发掘有潜力的新人,真要说发掘新人歌仙那才叫发掘,早干嘛去了,石切丸身份一暴露一个个跟闻到肉味的饿狼一样凑过来。他牙尖嘴利做好了吵架的准备,对方也脸色一变,石切丸却轻轻挡了他一下,拉着他,然后对那人道:“我说过了,会考虑的啊,现在我要和我的朋友一起去吃饭了,就失陪了。”


 


他俩沉默的走出公司之后,青江才把不满倒了出来:“我说你,榆木脑袋你看不懂?对方明显是在巴结你吧?我看这样的情况的话,恐怕也没法拍出什么认真的好戏……”


“你不喜欢我演这个?”石切丸突然问。


 


青江愣了一下,随后冷静下来,仔细想了想,摇了摇头:“你要演什么是看你的兴趣的,我推荐你也好,现在阻拦你也好,都只是建议——说起来,我就是看不惯他们而已。”


 


“谢谢,青江。”石切丸低下头亲了一下他,青江浑身绷直捂住脸震惊的看了看左右:“你疯了?这是在街上啊,万一被拍到了你不想接戏了不成?”


 


“刚刚有人要帮我吵架的时候,好像完全没考虑过自己如果被封杀了会怎样呢?”石切丸眨了眨紫色的眼睛,青江哑口无言,确实是自己刚刚失去了冷静,嘀咕了一句都是为了谁啊,干脆拿过石切丸手里的剧本:“我倒要看看倒底这故事有多吸引人了……!”


 


井野流,曾有一小段自闭症史,没有得到好好的引导,因此做事缺乏基本的道德感,走上黑道之后更是残忍而冷酷,对于想要的东西无外乎得到,然后玩坏,甚至对方是人也是一样。


 


他不择手段的得到了曾经温柔的对待他的雨宫,然后用他变态的表达方式肆意玩弄着对方,雨宫不堪虐待而逃跑,却激怒了这个暴戾的疯子,被抓回去,在凄惨的折磨中死去。


 


糟糕的角色,青江翻过一页大意介绍,男主女主他一个没看,就看了石切丸要演的井野的介绍,翻到后面找了找,井野的戏份其实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毕竟是反派,不能抢了主角的风头,反倒是最后死的很惨——男主用他折磨雨宫的方式同样折磨了他,然后杀了他抛尸在众人面前。青江看着剧本都觉得很疼,石切丸倒是来瞄了一眼之后道:“死的好。”


 


“这有可能是你要演的哦,而且我觉得你的试镜恐怕不用愁,那边可是非——常希望你去的呢。”


 


石切丸拉了拉他让他避过身边的车,青江还是没把头抬起来,石切丸强行把他的头掰正对着路:“回去再看,既然对方不会挑我的刺的话,那我就自己试试,如果我无法让自己满意的话就拒绝,你看怎么样?”


 


“你觉得好就好吧。”青江点点头,这终究是石切丸的决定,他也不好多说什么。石切丸笑了笑:“嗯,毕竟如果要达到宗近师父的程度的话,我还差得太远,至少……至少没有那么优秀的话,我要足够熟练,不能丢他的脸。”


 


“这样啊,我觉得现在的你已经很努力了哦?”


 


“……如果每次理解一个角色,都要花我那样长的时间,像了解砌君的心态变化那样的话,可就糟糕了,我必须让自己习惯也是真的。”


 


砌君。青江盯着手里的剧本看了一会儿,然后还给石切丸:“是吗?那你最后理解了吗?”


 


“至少学到很多。”说话间他们已经走上了电车,青江是真的一直在拍都没吃午饭,肚子这会儿感觉到饿了,不过他也无心吃饭,就盯着石切丸——他自己又会怎么看待砌君呢?石切丸突然扭头摸了摸青江的脸:“如果有时候不强势的话,会错过一些……永远不想错过的东西。”


 


啊呀,啊呀,青江都吃不准他是不是突然讲了句情话了,这样正经他都有些不好意思,然而下一句话却又好像一桶冰水从他背脊上浇下去:“如果你突然要走的话,大概我也会像砌君一样失去理智,把你留下来的吧。”


 


青江撑着座椅的手臂有些发软,终于意识到了三日月当时给他讲的那个故事,那种恐惧感是什么感受了——然而石切丸温柔的半抱着他,眼神温和而柔软,他甚至意识不到刚刚的发言透露了怎样危险的傲慢,石切丸轻轻的叹了口气:“虽然有些自作多情,但是连你自己有时候都不会照顾自己,不由我来的话,谁来对你好呢?”



评论

热度(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