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BALL

恨毒校园网

【石青】落樱·第十八章

光狼:

第十八章


回了东京之后,尽管石切丸一再邀请,青江还是得为自己已经付掉的那一个月房租负责,住回了自己的租屋。


 


《樱雨》出的档期十分好,恰好是上一波暑期档争抢的死去活来之后,填补了空白,因而一口气就冲到票房第二,影评也普遍在中上水准,青江和石切丸作为两个主角一下子火了起来——之前被公司无视的情况瞬间得到不少改善,青江这一年来第一次被工作电话给吵醒,睡眼朦胧的去抓床头柜上的手机:“喂?”


 


“是笑面吗?我是乱舞公司的神申,先恭喜你的电影成功了。”


 


青江瞬间清醒,把听筒拿远清了清嗓子,然后回道:“谢谢,谢谢。”


 


“是这样的,然后公司目前有几支适合新人的广告,你要不要来试一下呢?”


 


青江当然乐意,广告拍起来周期也短,报酬也不会太低,很合适他现在刚因为旅游而瘪瘪的钱包,那边便让他去公司看详细的要求。青江一边换正装一边给石切丸打电话想告诉他,然而忙音,也就作罢。


 


等到青江到了公司,算是知道为什么打不通了。


 


石切丸可算是忙的焦头烂额,一边打电话一边手头还要看不少别人塞给他的资料,身边全是人围着,青江进了办公室一时半会儿还没意识到石切丸在中间,看见他忙的头上都是汗乐了,也不打扰他,神申让他稍微在办公室等一下她去拿资料,他就坐在人堆外面好整以暇的看着石切丸。


 


看起来比自己火多了嘛。青江笑眯眯的,撑着下巴看着一份份文件应接不暇的石切丸,石切丸放下电话,抬头一看——正好和人堆里的青江对上了眼,立刻投来求救的眼神。


 


青江露出个坏笑来表示看不懂,石切丸叹了口气,然后猛地站起来:“好了谢谢各位……谢谢各位,可是我真的只是新人,如果不是委托我工作的话,请和我兄长三日月去洽谈吧,我不清楚他的工作流程,我只是最近才进入演艺圈而已。”


 


他在推人的时候,神申已经拿着资料进来了,青江赶紧站起来接过资料,神申看了一眼那边的乱象,对青江笑道:“也是没办法,突然知道原来石切是三条的继承人之一,想和三条攀关系的都来了,笑面你是一开始就知道吗?”


 


青江想了想,摇摇头:“不,我不知道。”神申点点头:“也是呢,他一开始藏得可好,不说这个了,你现在也是人气见长,终于被公司想起来了,恭喜恭喜。”


 


“谢谢。”青江又赶紧客气了一下,把手上的资料翻开来看,结果有些啼笑皆非,是一款男士内裤的拍摄广告,要求角色表现的舒适又体现出性感。石切丸那边终于成功脱身,扯着笑把办公室的门关上,然后看到青江,几步走了过来:“青江……”


 


“你先等等,我接到新的广告,在看呢。”青江摸了摸他的背,石切丸便也向神申打了个招呼。青江看完之后道:“可以……什么时候开拍?要我做什么准备吗?”


 


“你同意就好,不过这个名额也是要稍微抢一下的,我这边负责的是你和其他几个新人,还有别的人事部的负责带另外的新人,你明天要去见一见导演,啊……”神申说着,视线下移,盯着青江的小腹看。


 


“因为是内裤广告,所以虽然是以防万一的事,还是希望你把那边的毛发尽量修理一下。”


 


石切丸比青江还楞,神申一走,直接就视线冲着青江那里看去,青江顾忌着左右还有人,只敢压低声音:“怎么,你想帮我刮?”


 


石切丸竟然露出了认真思考的表情,青江赶紧道:“我随便说的,随便说的……对了,你看起来很忙嘛。”


 


石切丸的肩膀一下子垮了下来,然后回身去把那一大堆资料都整理好了,挑了几份拿在身边,向青江示意走吧,一边走一边道:“和三日月聊了聊,然后他告诉我不一定非要靠模仿宗近师父的生活方式的方法,利用三条的资源其实进步的更快,我就没再藏着了。可是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也是没想到啊。”


 


“大红人大红人。”青江鼓起掌来,石切丸垂头丧气的,拉着他坐上电车:“别取笑我了,大部分都不是和我讨论演戏的事情,而是要和三日月合作啊,现在三条的产业都转到发行那边去了,是三日月在管。”


 


“多少会有一些工作的吧?没有吗?”


 


石切丸翻了翻,然后道:“那还是有的……有一个电视剧,一个电影,希望我去试一试。”


 


“哈哈哈,你看,三条还是有用的,我还在拍广告呢,你已经可以接着拍电影了。”青江拍了拍他的肩膀,石切丸赶紧道:“我如果通过了,会向导演推荐一下你……”


 


“不用,不用,别这样,我不是羡慕什么的……不必强来,你先安心应付好你的事,如果等你稳定下来了我还是这副样子,那时候拜托你再拉一把也不迟。”


 


石切丸想了想,似乎是这么个理,但还是有点儿不安的样子,拉着青江的手。反正没人看见,青江就随他握着,眼见着自己家的车站快到了,他站起来:“那么我就……石切丸?!”


 


他又被拉坐回去,石切丸凑过去低声道:“住过来,今天住过来好不好。”


 


“你在说什么……我可没有准备啊?突然要我住过去,是想做什么呢?”青江眨了一下眼睛望着他,石切丸只是放缓了声音道:“住过来。”


 


好吧,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青江执意要求回了次家拿了换洗衣服和手机充电线,接着就又坐上电车去了石切丸家——倒是和他上一次来没什么区别,只是卧室里面的枕头变成了两个,青江放衣服的时候看见,挑了挑眉毛:“早有打算?”


 


“当然是早有打算,这个月完了你就把房子退了然后住过来吧,好不好?就算是出于实惠考虑,你能省一大笔房租有什么不好的呢?”石切丸靠在门口望着青江道,青江几步滑过去,按了按石切丸的嘴唇露出个狡黠的笑容:“想包养我啊?”


 


石切丸无奈的望着他:“你非得说成这样?”


 


“有人肯包养间接证明我的魅力啊?开玩笑开玩笑,我会考虑的,先不急,如果以后你火了我们俩住在一起其实会有点麻烦的吧?”青江亲了亲他的嘴唇,石切丸搂住他的腰:“那种问题,都能克服的吧?”


 


这不是挺好的吗。青江手指插进石切丸的头发捧着他的脸,垂着目光盯着他的嘴唇想,石切丸这不是挺好的吗。而且他也想见石切丸,点点头道:“嗯,答应你哦。”


 


石切丸一下子笑了开来,抱着青江就亲,青江搂着他的脖子和他接吻,亲着亲着手机响起来,是短信声音,青江就没理,亲了个够本才咂着嘴伸长胳膊拿了放在矮柜上的手机来看,接着嘶了一声:“哇……说是新人,这可真是了不得啊,你看,是骨喰藤四郎和我竞争这个广告呢,报酬还不低。”


 


“要求是什么?”石切丸凑过去看。骨喰算是近期小有人气的歌唱组合里面的一员,要论知名度青江可能还真不如他。青江想了想道:“既然是内裤广告那应该是性感……”


 


“那你应该能赢,毕竟对方走的路线是比较清新的。”石切丸滑动他的手机屏幕看了看,现在时间还早得很,青江这边的事情不多,石切丸那边的倒是一大堆。


 


“有的拍电影尽量电影吧,要求什么的都比电视剧高一些……我来看看,哇,你的约片还不少嘛,有三部呢。”


 


“是吗?我也没来得及仔细看,都有些什么?”


 


“呃……一个乐师的配角,然后一个黑帮的反派,还有一个校园剧,你是老师。”青江一份份的帮他翻着,石切丸皱起眉头,拿过那份乐师的看了看:“上一次演古装的,这次这个乐师也是古装的,没准入选几率大一些呢。”


 


青江看了一眼大致剧情,然后皱起眉头,想到砌君,虽然他没觉得有什么太大的妨碍,但还是出声阻拦道:“还是尽量换一个类型吧,如果戏路被定死了,以后发展也会很难办的。”


 


“嗯,你说的有道理……那么干脆就来试试看这个反派好了,应该能问导演要一要剧本,这次是截然不同的角色呢。”


 


剧本顺利的要到了,这个角色概括下来是个有些变态的黑帮首脑,叫井野流,主要在剧中逼原本什么也不会的男主进入黑道为他卖命,然后又和男主角同时爱上了一位姑娘,但是姑娘被井野折磨,凄然死去之后,让原本懦弱的男主开始精心策划一出复仇大戏,最后井野在连环的设计之下暴毙于人流密集的广场之下。


 


然后石切丸拿到的除了大纲以外的试演片段,是他折磨人家姑娘的片段。


 


“是个变态呢。”


“是呢。”


 


石切丸一边看剧本一边眉毛挑的老高,根本不能认同井野,看完这个可以说是变态的片段,他皱着眉头脱口而出:“这真的是喜欢那位雨宫小姐,而不是恨她入骨吗?”


 


青江也算是服了编剧的脑洞,试着帮对方打圆场:“啊,没准是那种,啊,太喜欢了以至于忍不住把她完全的据为己有,这种感觉吧。”


 


“可是明明雨宫小姐都没有说不接受他,算是之前无冤无仇,这是何等奇怪的爱意表达啊……?!明明喜欢,却要伤害她?”


 


这是不是真的太难了啊。青江盯着电脑屏幕,片段很短,估计实际试镜的时间不会超过15分钟,但是这确实是和石切丸之前所接触的角色截然相反的存在……奇怪,那为什么会找上石切丸呢?这人看上去一副老好人的模样,找他来演变态,是要反差感吗?


 


他一时间竟然还挺有兴趣的,往后一退,朝沙发上一坐:“现在困扰有什么用呢?来吧,对对看?”


 


“要试吗?我觉得我完全不能理解,恐怕没法演好……”石切丸有些犹豫,青江冲他招招手:“怕什么,对着的是我啊。”说着他把双手朝背后一背,装成被绑住的样子,回忆了一下雨宫的台词,他上次反串的时候还是在学校里念书的时候,想想也是有些逗,往后退了退,面上露出恐惧的样子来。


 


石切丸看了他一会儿,然后也试着进入状态,伸出手,按照剧本上的,将触不触的要抚过青江的脸颊。


 


青江紧紧闭着眼睛,呼吸急促,看上去真的很怕的样子,石切丸压低声音:“果真,近距离看的话,更美了呢。”


 


“……你想做什么?你想做什么?”青江气息不稳的慌张的回应着,当然没法是雨宫的恐慌摸样,他这么慌倒是有些樱雨里珥加理被吓着的模样,石切丸应该掐住他的脖子,然后舔他一下——但是手才放上青江的脖子,青江就抖的更厉害了——石切丸顿了好久也没能狠心使劲,长叹一口气把青江搂进怀里摸着他的脊背:“不行啊,我实在是不懂……如果是喜欢的人,哪里舍得伤害呢……”


 


“啊呀,啊呀。”青江当然是马上不抖了,有点儿开心的被石切丸抱着,也松开在背后紧握的手抱了抱石切丸:“真的不行吗?”


 


“……至少现在不行,我再想想,再想想。”


 


虽说是想想,但是石切丸想了半天,又和青江对了几次,也毫无改善,有一段是要石切丸掀起对方的衣服,然后故意用力的在对方背上抓出十道鲜红的、长长的指甲印,当然不可能真的用那么大力气,但是力气还是要用的,否则手的特写上糊弄不过去。青江就趴着让他掀,尽职的发出惨叫,叫着叫着忍不住笑出来——石切丸那抓的也太轻了,好痒。


 


胡闹了差不多一天,石切丸终于放弃了,破罐破摔的打算总而言之到时候尽力演,不行也就算了,去试其他的角色。青江跟着玩了一天也不觉得无聊,吃过晚饭,笑嘻嘻的推了一把石切丸:“有没有不用的刮胡刀啊?现在我要准备了哦?这里……”他拍了拍腿间上面一点儿:“要求修一下呢。”


 


“啊,有的,正好你也把澡洗了吧。”石切丸去浴室翻了新的剃胡刀,然后把剃须泡沫递给他,青江抬脚勾他小腿:“不帮我剃?”


 


“我会忍不住。”石切丸直接就道:“你要是想做,可以再盛情邀请我一下,我一定跟进厕所。”


 


意外的直接呢。明天还要脱的很多去试广告,青江想了想确实不适合今天被搞得腰酸腿软浑身是痕迹,便挤挤眼睛:“拍完了我再邀请你,我去咯?”


 


石切丸目送他进去,没一会儿里面传来水声,青江应该是泡了进去。他想了一下青江待会儿自己“修剪”的模样,不由得有些血脉贲张,赶紧默念了两句平常心冷静下来,自己躲到卧室那边去看电视,然而也就二十分钟左右,青江在浴室里喊了起来:“石切丸?石切丸?”


 


石切丸一愣,左看右看,青江没忘记拿浴巾,也没忘记拿他自己的换洗衣物,现在叫他进去不知道是什么问题,他赶紧过去,敲了敲门:“怎么了?”


 


“……虽然我不是有意的,不过看起来我自己可能没法弄好这个,是真的喊你进来帮忙哦。”


 


石切丸站在门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问:“这是故意的吗?”


 


“都说了,不是有意的呀。”青江在里面笑起来,主动拉开了门,石切丸一下子就看见他光裸的身体,身上半裹着浴巾,皮肤被热水泡的有点儿发红,他的视线往下,看见青江那里已经吐了剃须泡沫,不过刮得乱七八糟的。


 


“你看,我自己的话,是真的刮得形状糟糕,想着干脆刮完算了的时候,却又刮不干净了。拜托你忍耐一下,帮我咯?”青江把剃胡刀递给他,然后笑了笑。


 


石切丸的呼吸一滞,接了过来,然后深吸了一口气:“我知道了,你去坐好。”


 


“嗯嗯。”青江说着,在浴室里面的软椅上坐下,然后大大方方的分开了两腿,除了没刮好的剃须泡沫,就能清楚的看见他的那根。石切丸走过去,接了盆水在旁边,接着把头转过去,他闻到沐浴乳的味道,还有剃须泡沫的味道,青江抬腿轻轻架在他肩膀山:“如果我不小心把你弄兴奋了,会负责的帮你弄出来的哦?”


 


“……你老实一点。”石切丸移开了一点视线,晃了晃脑袋才能再看回去,青江的身体特别瘦,但又柔韧,有力量感,刚刚洗过澡,他的皮肤还在发烫,带着惊人的热度。


 


石切丸又打了点泡沫上去,一只手固定住青江的屁股,道:“疼一定要和我说。”接着就上手帮他刮,他生怕刮伤青江,动作放的很小心,青江也老老实实的,没有多余的动弹来妨碍他,只是偶尔把腰弓起来,伸手将他的鬓发夹去耳后。


 


“啊……真糟糕,石切丸你快一点,你的表情,我真是多看一会儿都要看硬了。”


 


石切丸赶紧把刀拿开一些,以防自己太激动伤到他,接着挑起眉毛:“说了,你老实一点哦?”


 


“是是,我会努力忍耐的。”青江双手往后一撑,但实际上却不老实了,小腿肚若有若无的蹭着石切丸的脸,石切丸忍着调戏好不容易刮完,拿了毛巾来蘸了温水帮他擦拭一遍,然后有点儿楞的看着青江光滑一片的下腹,只留下一点儿皮肤下面的胡茬透出的青色,青江摸了摸,低声的笑起来:“哇,都剃干净了之后,效果真色情。”


 


石切丸忍无可忍,放下剃须刀,双手掐住青江的骨盆,直接吻上了眼前的小腹,青江吓了一跳漏出一小声呻吟,然后感觉到石切丸甚至在吮吸啃咬,脸一下子也红了:“等等……!等等石切丸,要留痕迹了……”


 


“留在这里,也会遮住的吧?”石切丸啃够了才松嘴,青江都被他撩的有些硬了,那边出现一个鲜红的吻痕,青江拿手臂遮住脸,低声道:“啊啊,是呢,来吧,来吧,我现在只想跟你做,期待的不行呢。”


 


石切丸显然想法相同,往前一点伸手将青江从椅子上抱起来,青江就像蛇一样手臂柔软的缠上他的脖颈亲吻上来,探询般的看了看石切丸,随后又收敛起他平日里的那种狡黠,温顺的由他抱着,石切丸目光斜过去,看见那个吻痕。


 


……痕迹。


 


确实看着自己留下的痕迹,会有一种满足感呢。



评论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