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BALL

恨毒校园网

【石青】落樱·第十七章

光狼:

第十七章


“你说那个娃娃有些什么来头吗?嗯……那要说起来其实也没什么,很早的事了。”


 


《樱雨》成功上映了,今晚七点第一批开始放映,电影院离得不近,而且,青江出了一点儿小岔子。


 


或许是水土不服,又或许是青江这两天玩的过头,总而言之在第五天买了泳裤去游了泳之后,一杯冰水下去,青江忍不住去拉肚子了。


 


“明明你才是被按进水里那个,结果是我倒霉了呢。”青江还有力气和石切丸开玩笑,但是石切丸迅速板下了一张脸带他去开药然后带回去休息,预定好的去看首映式自然也就没戏,三日月便提议,反正也不急于一时去看,而这好歹也是石切丸还有青江君的第一部电影,做些丰盛的料理来庆祝一下好了——于是现在石切丸、三日月还有今剑出去采买材料,岩融去厨房先准备。青江本来什么也不用干,不过他还是主动跑去帮忙,顺带也闲聊几句。


 


“嗯,因为上次听三日月先生说,石切丸似乎一直保留着那个。”


 


青江低头把帮忙切好缺口的鱼放进盘子里,岩融一手就抓了一条拿去腌,一边回答道:“就是有一次宗近师父去旅游,带了一箱子这样的娃娃回来发,然后女生先挑,接着是男生,石切丸跑的没有别人快,又不愿意和别人挤,于是就只能捡剩这个最朴素的了——他倒是一直没扔呢。”


 


“欸,是这样吗。”青江洗了洗手,岩融看了他一眼又笑道:“这可真是麻烦你了哈哈哈哈,明明是客人,结果却让你在厨房帮忙呢。”


 


“不,没关系的,我才是要感谢你们提供了住所。”青江重新拿过一捆菜,放在砧板上开始剁:“不过一直保留着,前几天他倒是很爽快的扔掉了呢。”


 


“是吗?啊我们都不太在意,说起来那个娃娃是不见了呢……也很旧啦,他都这么大人了,失去兴趣也是很普通的吧,我都不记得当初我拿到的长什么样了!”


 


青江笑了笑,本来他就算是为了让气氛不至于很尴尬才找点话题谈的,并不是真的在意那个娃娃,那天晚上石切丸回来之后他有问三日月和他说了什么,石切丸告诉他,三日月看出来了他们的关系而已。


 


“虽然没有说支持或者是反对,但也没有阻拦的意思,就这样就可以了。”石切丸和他躺在一块儿,青江捏了捏他的手指,感叹一句:“那就好,虽然即使他反对,你也不要想轻松甩开我哦?”


 


石切丸笑出声来,抱过他吻住了他的嘴唇。


 


青江走神走的正爽,那边岩融开始问他:“在你看来石切丸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他回过神来,一看菜切得刀口有点歪,赶紧多切了几刀弥补回去:“啊……虽然这样问我,但是我对他也还在了解中吧,最初印象是……嘛,性格温吞,做什么都好像不着急的样子,虽然有时候看上去就有些犹豫不决……”


 


“那不就是迟钝?”


 


青江一愣,然后一想可不就是吗,但是他这不还得客气一下:“不,没有的事……”


 


“哈哈哈哈哈!开玩笑啦开玩笑啦,你其实完全不用这么客气的,石切丸很少带人回这里来,想必你一定是他很重要的朋友吧?不用这么拘束嘛!”


 


青江便也笑起来,然后把洗好的菜放到一边去,岩融又让他去休息他推拒了几句,对方便也不坚持,把一包香菇递给他:“那么帮我把这些香菇泡起来吧。”


 


“嗯,不过拍了戏之后,也逐渐感觉到之前的印象不是那么牢固,现在也还在努力的继续了解。”青江拧开水龙头,哗啦啦的水声非常响亮,他一边洗着香菇把香菇泡进碗里,一边道:“是感觉原来还有强硬的一面呢……还是怎么说呢,哈哈哈,最初看他其实有点儿不顺眼的呢。”


 


岩融瞥了他一眼,青江赶紧道:“啊是不是有点儿失礼了,但是现在觉得他很好哦。”


 


“具体怎样个好法啊?”


 


青江听见的是石切丸的声音,愣了一下,关掉水龙头才发现石切丸已经悄悄站在他的背后,因为水声的缘故没听见石切丸进来,青江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那个很好……我指性格哦?”


 


岩融没听出青江的调戏意味,对着石切丸哈哈大笑起来,甩了甩手里刚削完皮的一个土豆:“竟然悄悄进来,石切丸,你竟然也学会偷偷捉弄人了啊?这可真是了不得的变化啊!”说着就感到今剑钻到他身边来:“岩融岩融,今天买了好多的肉,虽然是夏天,可以吃火锅吗?”


 


“唔呣,吃!开着空调吧!爽!”


 


石切丸让青江放下手里的香菇,然后拉着他出了厨房:“你去坐着不就好了吗?”


 


“我可是努力在给你的家人留下好印象哦?”青江左右瞥了瞥,压低声音道,石切丸温柔的望着他,伸手就要摸到他脸上:“那可真是……”


 


“冰棍,要吃吗?啊哈哈,还是大白天呢,年轻人真有活力啊。”


 


青江猛地往后拉开一点距离,接着尴尬的对三日月笑了笑,石切丸则是叹了口气,牵住青江的手:“别吓我们啊,三日月。”


 


“呀……但是现在确实是大白天,除了我还没有别人知道呢。”三日月从手上提着的马甲袋里抽出两根冰棍递给石切丸和青江:“姑且忍耐一下呗?”


 


“……是呢。”青江接过冰棍斜开视线,刚想拆包装,石切丸猛然想起什么,捏着青江的包装纸把冰棍给抽了:“你不能吃哦,肚子还没完全好呢吧。”


 


“啊……?已经不要紧了啊?我又不是小孩子,并没有关系的吧。”


 


“我说,不行。”


 


石切丸脸色严肃下来,青江讨了个没趣儿,一摊手表示不吃就不吃,三日月看了他俩一眼,然后又伸手在袋子里摸:“对了石切丸,我这两天一直有闻到,你开始用熏香了是不是?”


 


他从袋子里摸出个小盒子递给他:“我知道这个的熏香风评很好,路过货架就顺手拿了。”


 


青江看着那个小盒子一愣,然后悄悄凑过去闻了闻石切丸——确实有一股好闻的,不浓烈,像是在哪里闻过的香味。随即他想起来,这个香味在他最为不安的时候也闻到过,在石切丸的身上,只不过那时候好像比现在浓烈的多了。石切丸看了看,摇摇头:“不,谢谢,但是不用了,青江好像不喜欢那个味道。”


 


“啊,是这样吗?”


“是这样吗?”青江自己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石切丸一愣:“我那天……看你……”


 


三日月看了看情况,迅速收起小盒子,微笑道:“那样的话,总之我把这个放在客厅,如果你不用的话下次我拿去熏熏屋子也不错,这个香安神的呢。”


 


三日月一走,石切丸就问道:“你不是很排斥我用那些吗?和服也好,熏香也好,那天好像你吓坏了。”


 


“我……都说了那是被影响了的问题,也没有觉得很讨厌,你要是喜欢那个,你就用,不用管我。”青江简直不知道怎么解释好,石切丸愣愣的望了一会儿,低下头:“其实那个味道是在拍戏的时候,歌仙拿来的那些神官服上面沾染的熏香,我觉得是很好的香味,就保留了下来……但是看你的反应,我不会再点的。”


 


青江还挺感动的,被人关心了。石切丸叹了口气去把冰棍塞回冰箱,然后拉着他的手:“走吧,去准备火锅,先说好,酱料只能吃不辣的哦,要是肚子还不舒服,我得把你弄去医院。”


 


“是是是,你简直像是爸爸一样呢。”


 


石切丸露出了不满的表情,一看青江倒是笑的挺高兴的,便也把话憋了回去,进屋把电火锅拿了出来,擦了擦,放在了桌上先烧起了水,将近傍晚了,天色也渐渐暗下去,趁着还没开灯,谁也不在,青江凑上去吻他,辗转厮磨之间,石切丸含糊道:“拍完戏我觉得,我还有很多很多要学的,但是我不知道我应该学哪些,所以我比较怕弄得你不高兴……”


 


“好了现在就给我……闭嘴。”


 


青江轻轻吮住对方的舌尖,看着石切丸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深沉起来,食材的准备还要一段时间,石切丸干脆就抓起他,到隔壁的书房那里,把青江压在躺椅上,青江也把手伸进了石切丸宽松的棉质衬衫下摆,摸着他的腰,捏着他身上的肉。


 


扣子都被解开了数颗,青江拍了拍他的腰松开嘴低声的嗤嗤笑着:“你真是在奇怪的地方考虑我的反应了呢,说你傲慢还是什么好呢,有时候你又不问一句就替我做决定,有时候却想这么多。”


 


“啊,会这样吗?!”石切丸一下子紧张起来,青江抬腿勾他的腰:“别急别急,我喜欢,来。”


 


虽然没有擦枪走火,但着实在吃晚饭之前互相耍了一把流氓。青江头发都被蹭散了,不知道是先整理衣服好还是先整理头发好,平复着呼吸,他伸手去重新绑头发,石切丸就伸手上来帮他摆弄衣服——仔细的翻好领子,替他将白衬衫塞进裤子,温热的手抚摸过皮肤,青江一个激灵:“……把我摸硬了我可是能让你晚点儿吃饭哦?”


 


“你三餐得规律,说起来,你吃饭以前就似乎不规律,以前是我没那个立场劝你,现在我可要看着你一日三餐都好好吃。”


 


青江被他的气息弄得浑身发软,心想以前每顿钱都得抠着来,不饿不吃,确实没见石切丸多干涉过,现在又能管到什么样呢?他竟然有点儿期待,同时外面也传来喊声:“石切丸?青江君?你们在哪里啊?”


 


青江赶紧把自己弄好,然后替石切丸拉直衬衫,理了理头发若无其事的走出去:“来了来了——哦!好丰盛啊!”


 


开了空调吃火锅确实感觉十分良好,各种食材在锅里煮着,散发出鲜美的香味来,青江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岩融举了举啤酒杯:“来,这次是庆祝石切丸和青江的电影顺利拍完!”


 


青江拿起自己面前的杯子刚要碰,被石切丸夺走,然后换了杯果汁进手里。青江呆了一下,然后就看见石切丸举了举杯子:“他不舒服,我来喝好了。”三日月都笑起来:“啤酒而已啊石切丸。”


 


石切丸挑了挑眉毛,真的一仰脖子喝了两杯,饭桌上都笑起来,青江拿着果汁杯子哭笑不得,今剑还来安慰他:“我也喝的果汁哦!总是没办法理解酒哪里好喝呢。”


 


青江看了看自己这边的酱汁——看上去也是不辣的,望了一眼石切丸,好在也不是真的要喝多少,石切丸喝完之后几个人就开吃,石切丸夹了一堆素菜塞进他碗里:“肉的话,等煮熟一点。”


 


“所以说,你太紧张了……”青江报复性的夹了一筷子菜叶子蘸了自己完全不辣的酱汁直接往石切丸嘴里塞,石切丸张嘴就接:“你在大阪不是在东京,身边也没有闲钱,万一生病了对你自己来说不是很糟糕吗?还不如我过度小心一点儿,虽然你觉得烦,但是起码不会出什么事儿……”


 


青江越听越觉得要露馅,赶紧在台子底下偷偷拿脚尖戳了一下石切丸的腿,石切丸不说了,低头吃东西,青江一看果然糟糕,岩融狐疑的看着他俩,倒是今剑解了围:“关系真好啊!”


 


“哈哈,是啊,是啊。”青江干笑。


 


然后石切丸虽然没有明着说什么了,但是青江每次想提前夹肉,他就先夹了好多蔬菜塞满青江的碗,虽然最后吃的很饱,但青江觉得自己简直吃成了兔子,打个嗝都能感觉到菜味儿,石切丸拿着碗去洗了,青江坐在走廊边儿上对着院子扇风消食,没往旁边看,没过一会儿感觉身边坐了个人,他一扭头:“这么快洗……啊,三日月先生?”


 


“叫三日月就好了。”三日月捧了杯茶,坐在旁边微笑,青江左右看了看,岩融正在看着写作业的今剑,石切丸在厨房,青江一阵发毛,老老实实坐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呀……请不要那么紧张,我就是随便来问一问,你觉得石切丸有什么地方让你觉得不对劲吗?”


 


——奇怪。青江眨了眨眼睛,心想怎么今天人人都来问他怎么看石切丸,这是什么?某种考验吗?他认真的想了一下:“……没有吧,他一直是那样的吧。”


 


“是吗,你最初见到他的时候,他给你的感觉就是这个样子的吗?”


 


最初……最初,青江摇摇头:“那倒不是……不过我也并不了解他,你为什么这么说呢?”


 


“我也是不够了解,虽然石切丸是我的弟弟,但是我作为长兄,有时候没法太多的关注他——嘛这次他回来的时候,我倒是感觉到他有些不一样,然后想来问问你他的变化而已,没什么大事,请不要在意。”三日月又喝了一口茶,看着天空。


 


“是吗?那样的话……倒是确实有点变化吧,不过有变化不是好事吗?人总会逐渐变化的吧?”青江心想没什么事儿就好,放松下来,三日月赶紧挥了挥手:“是呀是呀,是我顾虑的太多了……因为有以前的事情。”


 


“以前的事情?”


 


“嗯,石切丸小时候的事,如果不介意的话,你听一下?”


 


三条宗近有带着学生和几个养子去体验各行各业的生活,青江听说过,而成绩平平的石切丸一直既不是垫底,也不是特别出众,也就从来不怎么起眼。但是只有一次石切丸拿了第一,就是他非常喜欢的,神官的扮演。


 


神官的生活可以说是相对不太吸引小孩子的生活,但是石切丸观察完了之后不肯走,三条宗近当时也没多想,石切丸也很懂事,就告诉他想看就多看看,傍晚的时候来接他。


 


“当时的时候还没有发现什么不对,接下来几天,石切丸也一直特意坐车去看。在那个神社里也买了不少御守啊绘马啊什么的,回来自己做了个御币,有模有样的学着。”


 


当时小孩子们只觉得很有趣,看石切丸模仿着神官的样子,就开玩笑的问石切丸能不能做加持祈祷啊?结果石切丸涨红了脸发现不会,第二天又跑去学,把神官的一整套全给记在心里了,才肯回来,接着有模有样的给人加持祈祷,一时间图个新鲜,小孩们跑去哪里玩,都要找石切丸“加持”那么一下。


 


三条宗近第一次发现的时候,以为这是什么新型的过家家,也没在意,但是连续一个月,石切丸都没停下他的“神官扮演”游戏的时候,他就觉得不对劲儿了,但是他也不好直接问,便叫三日月去帮忙试探一下石切丸——石切丸当时讲话都是那个腔调,煞有介事的问三日月需不需要祈祷。


 


三日月直接就告诉他:“你不是真正的神官啊,即使你给我祈祷,也没有用的吧?”


 


石切丸愣了一下,看上去很动摇的样子,三日月心想他能停下就太好了,然而又过了一天,石切丸不声不响的消失了,这可把三条宗近吓到了,石切丸算不上是他亲手领养的孩子,是他的兄弟有成领养的,后来送到他这边来,这算是第一次在石切丸身上出岔子。三条宗近找了一个上午,最后在神社发现了石切丸。


 


“父亲发现他的时候,石切丸依旧是在观察神官的举动,观察了很久,看得很认真,然后他问父亲,为什么他所做的和神官们做的已经毫无不同了,他却仍然不是真正的神官呢?明明只有这个,他能做到优秀,结果最后还是无用功吗?”


 


“父亲当时就觉得,石切丸不能演戏,绝对不能演。”


 


青江明白过来,那一丝久违的恐慌终于占据了他的心头,他一直刻意无视的那些石切丸变得强势的变化,那些石切丸突然出现的喜好,他一直在努力的说服自己,那只是自己没有发现的石切丸——他也几乎就这么认为了。


 


“所以,石切丸是一个非常、非常认真的人,认真到他无法分清楚自己所饰演的角色和他自身的区别,他自己又向来是那样存在感薄弱,很难让人说清楚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我才会这样多疑,生怕他也被砌君这个角色给影响了。”


 


青江在夏夜里出了一身的冷汗,所以不是错觉啊。


 


砌君。不是错觉啊。


 


“但是如果好好的和石切丸说,这样不好的话,他会努力的遗忘,所以还希望你稍微提醒一下石切丸也好,做些什么也好,虽然我觉得,按照你们现在的角色定位,说的不好听一些,很难再有下一部电影了,但是真的有了的话,我们一定都不想看到石切丸自己的性格被一层层的逐渐覆盖掉。”


 


三日月说完之后,他就走了。过了一会儿,石切丸擦着手来看到青江低着头坐在那里,有点儿奇怪,坐过去捏了捏他的手:“怎么了?”


 


青江抬起头来,望着石切丸。


 


啊啊,说是要劝,怎么劝呢?石切丸还有自己的目标,还有他自己想做的事,更何况其实他的变化好像也没有那么剧烈,那么影响生活,那样的话,说不说的必要其实都掌握在自己手里吧?


 


再看一阵子好了。青江露出微笑来,掰着他的脸亲了亲:“没事儿,闲得慌而已。”



评论

热度(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