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BALL

恨毒校园网

【石青】落樱·第十六章

光狼:

第十六章


石切丸体会到了青江似乎变得有点儿不一样。


 


现在他们正在坐电车去三条的旧宅,青江原本可以说是不太喜欢在外头和人过于亲密的,但是石切丸这次被他饶有趣味的盯了半天,向来淡然的他也有些吃不消了:“……青江?”


 


“不,没什么事儿,你就那样就好,我只是看看。”青江倒是很清楚他在想什么,这个点儿电车上人也不多,他的举动虽然奇怪,但是也没引起周围人太大注意,石切丸叹了口气,然后凑过去压低声音:“很有精神?”


 


“那是当然……不,没有,啊啊真累啊,我什么都没做哦?”


 


石切丸把轻轻捏了捏他的腰的手收回来,接着笑了一下:“你心情很好的样子呢。”


 


“很想要的美食终于完全吃进了肚子里,自然心情舒畅吧?”青江确实情绪高涨,哪怕浑身还有些酸痛,却依旧不怕死的调戏着石切丸。石切丸知道安安静静的坐下车估计是不可能了,干脆和他回起嘴来:“是这样吗?吃的时候不要不要的喊着?”


 


青江还从来没料到石切丸能在这种事情上和他回应,一时间新鲜的不得了,嗯哼了一声,挑起眉毛:“结果你还不是强硬的喂我吃了下去?”


 


“好吃吗?”


 


青江竟然难得有点脸皮挂不住,石切丸笑的温和不已,人畜无害,问话也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其中糟糕的意味一点儿也没拉的传达过来,青江抹了一把脸:“……好吃。”


 


“好吃就多吃点。”


 


该死接不下去了。青江举手认输,石切丸掩住了嘴笑的肩膀一抖一抖,然后摸了摸青江的头:“虽然我不太说这些事,但我起码是和你呆了这么长时间啊,就是听也听会了吧?”


 


……黄段子吗!青江无奈的笑出声来,然后捏了捏石切丸垂在一边的手:“原本你可是更……客气的呢。”


 


他还记得开始那段时间他们的相处,因为只是在候场的地方碰到,又碰巧是在一个公司,互相攀谈之间却也礼貌的恪守着不探究对方的底线——啊啊,真亏那个时候能谈天气谈工作的熬过那么多漫长的时间。石切丸捏了回去,青江小一圈的手被他整个包住,在掌心里轻轻的揉着:“现在还有必要吗?你都是我的了。”


 


青江被这种理所当然的语气冲击的目眩神迷,正好电车到了,他拉着石切丸往下走:“害羞呢?害羞呢石切丸?我还挺想念那个被我随便说几句就会脸红起来的石切丸哦?”


 


石切丸被他拉着,一手拉着手提箱,笑眯眯的在后面道:“啊,或许是要拍片也让自己更加大胆了呢,说起来那可真是辛苦啊——刚和你住在一起的时候,我可没想到你原来有那么多荤段子。”


 


说了也没有回应,青江其实也就说了几天就觉得没趣儿,消停了,这一消停就是到现在,他才重新把这样的玩笑开到石切丸身上。青江停了停脚步,把旅行箱拖过来自己拉着:“看起来都不太一样了呢。”


 


“不好吗?”


 


青江舔了舔嘴唇,仿佛感觉精神上坐了过山车,刺激的很——他所不了解的石切丸,意识到这一点他的好奇心和探究欲都要爆炸了:“好得很,让我看看……你究竟能变成什么样。”


 


下了电车之后要不了多久,就到了三条老宅,石切丸按了门铃,还没来得及自报名号,就听见里面传来兴奋的声音:“哦哦,是石切丸回来啦!”


 


然后门里就传来急促的一阵小跑,青江站在石切丸前面,石切丸看了看摄像头啊了一声,接着门突然开了,青江险些没被一个小少年给撞的吐血,往后踉跄一步,石切丸赶紧伸手接住,就看到白发的小孩热情的喊:“好久不见——”


 


蹭了一会儿感觉感觉不对,小孩抬起头来,啊呀了一声,青江揉着肚子扯出一个笑,石切丸从他肩膀后面探出一点儿脑袋:“今剑,我在这儿呢,我回来了哦,这是笑面青江,我给岩融打过电话,你们应该知道吧?”


 


“你好。”青江伸手,握了握小孩子白的过分的小手,今剑鲜红的瞳孔眨了眨,然后退后几步有礼貌的鞠了一躬:“你好,我是今剑,刚刚真是对不起,我以为是撞到石切丸叔叔身上呢。”


 


青江这才看清这白白的一团,想来应当是白化病了,倒是十分动人心魄的好看,石切丸拉着箱子和青江进了门,笑道:“别来无恙啊?今剑?”


 


“哈哈哈哈,回来啦?”岩融从后面的屋子里面走了出来,三日月也探出了头,然后又是一轮打招呼,青江好奇的打量着这个石切丸从小长大的地方,那边已经在给他安排房间,今剑跑到了岩融的身边,好奇的看着青江长长的马尾末梢,岩融道:“那么……石切丸反正本来有房间,笑面君要不就住靠南的那间客房……”


 


“不。”石切丸倒是压根没问青江,就道:“不用了,他和我住一间就行。”


 


岩融乐了,看了看石切丸:“咱家又不是没房间,你们挤什么?”三日月也捧着一杯茶绕出来:“嘛嘛,你们关系看起来挺好的嘛?”


 


那是自然,青江心想。三日月那天来探班的时候,他只是远远地见过,并没有像歌仙他们那样攀谈过,因此还比较陌生,只知道是挺厉害的人物,他还在端祥,就听到石切丸的声音:“没必要而已,他和我住在一起。”然后也不等多说,拉着青江道:“来吧,我带你去放东西。”


 


青江啊了一声——这样的石切丸他这两天看的不算少,变得意外的强势。或许确实是有些明显,青江一回头,看岩融和今剑俩人也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俩。


 


“真的不挤么?”岩融看他回头,问了一句,青江想了想,摆摆手笑道:“谢谢关心,但真的不用客房了,本来就麻烦你们了。”


 


可以看出来,三条的旧宅很大,但是后面通往另一幢大楼的门已经关了起来,锁好了。放了行李,石切丸就带他先在房子里逛:“这里以前是几个师父住的地方,后来师父们都过世了,就变成我们住的了,留在这儿算是打理的就是今剑和岩融,今剑其实今年蛮大了,不过你也看到了……他那个病。”


 


“倒是很美的人呢。”青江认真的评论道,白化病能白的那么透彻的真不多见,石切丸耸了耸肩:“所以他不能出远门。啊,那边关上的是校舍,小时候我们在那里念书,后来没人了,也就关掉了。”


 


“欸,原来有这么多人啊。”青江望着远处的大楼,石切丸也跟着他一起望过去:“嗯,不过不是每个人都住在里面,宗近师父完全收养的就我们几个,大部分的孩子都是没地方可去,他让他们免费来入学念书,所以念了也就离开了。”


 


“……真是个好人呢。”


 


看过学校他俩就出去晃荡了一天,石切丸倒是很体贴青江没什么钱的缘故,也没执意要自己请客,带他去了不少便宜但又有意思的小店,但是终究是掐着预算紧巴巴的,一天的预算花完后,青江咬着一包小鱼干显的有些意犹未尽,石切丸看他这样,轻声道:“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去买点东西。”


 


“嗯?嗯,早去早回哦。”青江摸了条鱼干递到石切丸嘴边,对方微笑了一下,咬住嚼着走到街对面去了,青江等在原地,这个地段人还不算少,他等了一小会儿,正在把吃到一半的零食袋封好塞回包里的时候,听到一个小心的,不确定的声音:“笑面……君?”


 


他一愣,扭头一看,两个小姑娘正望着他——是山田和筱原,他有点儿意外,笑了笑:“啊呀,是你们?”


 


“真是笑面君啊!”山田有点儿惊喜,她旁边的筱原更是激动的都说不出话来了。青江转过身来:“你们俩怎么在……啊,你们住在大阪吗?真巧呢。”


 


“是啊真巧……”筱原的表情如在梦中,山田拉了她一把,然后看她的样子摇了摇头:“笑面君住在这附近吗?我记得你说你是东京的啊?”


 


“嗯,来旅游,上次的点心很好吃哦,谢谢。”


 


“……合、合你口味就好!你要是喜欢吃,我下次再做一些。”筱原终于从激动中缓过来,望着青江,青江这才想起小姑娘对自己的情意,暗暗道了句糟糕,还是委婉的拒绝了:“不,那太麻烦你了,说起来预告片你们看了吗?”


 


“那当然了,笑面我和你说,筱原她每次看电视看到樱雨的预告片就停下来死也不换台呢,都不知道看过多少遍了,又没有她出场,也不知道这孩子激动个什么劲儿——你说对吧?”山田拍了一把青江的胳膊,耸了耸肩。


 


青江只好装听不懂,打着哈哈:“这么在意的话,电影上映了之后可得好好看啊。”


 


“一定……一定会好好看的,珥加理君的……”筱原半低着头,声音弱下去,然后露出一个害羞的微笑来,接着突然拿出手机:“笑……笑面君!我们好歹也算住在大阪的,我想问你的邮箱地址……以后还可以向你……向你推荐些什么……好玩的地方什么的……”


 


“我可是找好了带我玩的人啊。”青江无奈的笑了笑,山田也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哎呀有什么关系,好不容易遇到了,以后再有机会聊聊也是好的嘛……还是说笑面其实你没胆子和我们交换邮箱地址?”


 


拗不过她们,青江也只好摸出了手机来,心想回头删也是一样的,交换地址的时候山田还讲了好几个笑话,逗得所有人直笑,青江一面笑一面心不在焉的把邮箱地址输入手机保存,接着往街对面看了一眼,这一眼看的他冷汗都快下来了——


 


现在人行道上是红灯,但是街对面石切丸拎着一袋东西捧着个盒子似笑非笑的望着他。


 


然后绿灯了。


 


青江抹了一把脸,突然把手机收了起来,还在等他打完的山田和筱原愣了一下,山田歪了歪头:“怎么了笑面君?”接着石切丸的声音传了过来:“山田,筱原,在这样的地方遇到真是巧呢。”


 


“啊,石切君!”两个小姑娘看见石切丸也是挺惊喜的,筱原打量了一下他之后问道:“你也是出来旅游的吗?和笑面君一起?”


 


“是呀。”石切丸笑了笑,然后突然把袋子滑到手肘里拿着,双手打开手里捧着的盒子,那是一小盒看上去就很好吃的章鱼烧,青江尴尬的道:“嘛……我刚刚站在这儿,正好遇见山田和筱原,然后就聊了几句。呃,我们接下来……唔?!”


 


“尝尝看,这家店的章鱼烧挺有名的。”


 


滚烫的,带着十足的鲜美酱汁的章鱼烧突然被塞进嘴里,大半都弄在了青江的嘴唇上,青江赶紧手忙脚乱的接过串子,嘴里被塞的满满的,他想拿出来,一看石切丸的表情还是老老实实的塞着咀嚼,心里想着果然这家伙吃醋了呢——不过也没有办法,毕竟筱原之前送他点心的事,石切丸就在旁边,那点儿心思他俩都知道。他又看了一眼两个小姑娘,发现她俩呆呆的望着他和石切丸,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的样子。


 


“好吃吗?”石切丸微笑着问他,青江点点头,他便道:“是吗?那我也尝尝。”然后也不管还有人看着,伸出手指,直接在青江嘴边沾到的酱汁上刮了刮,刮下来酱汁接着面不改色的放进嘴里舔掉。


 


山田和筱原完全看傻了,青江也没料到石切丸举动能有这么大胆,好不容易把嘴里的章鱼烧咽下去,他拿着空签子压低声音:“……你做什么?”


 


“抱歉,我们俩接下来还要去逛别的地方,就不多说了,下次有机会的话再见吧。”石切丸没回答他,倒是对山田和筱原微笑了一下。青江认了,他就应该冷酷无情的告诉小姑娘们快点走其实自己有个男朋友——虽然有点儿不太礼貌,不过青江还是突然一把靠上了石切丸的胳膊,拿签子戳着他衣服上的纽扣:“啊呀,待会儿要带我去哪里啊?”


 


石切丸看了他一眼,伸手扶他:“你想去哪里呢?”青江回头挥了挥手:“就是这样,我们去玩了哦?你们俩也快点回去吧,天色晚了,小姑娘在外面晃很危险……唔。”


 


又是一个章鱼烧被塞了过来,青江半捂着被撑了一下的嘴,挑着眉毛含糊不清的低声调戏石切丸:“啊呀啊呀你就这么把这么大这么烫的东西塞进我嘴里……”


 


但是石切丸没看他,现在才收回视线,青江感觉到一丝不妙,想回头但已经被搂着往前走了几步,他还是觉得不妙,一把将章鱼烧从嘴里抽出来,扭头一看,接着有点儿吃惊。


 


山田挡在筱原面前,筱原看上去有点被吓到了。


 


……被吓到了,被什么吓到了。石切丸吗?喂喂不可能的吧,石切丸可是……他看了一眼石切丸,石切丸看他不吃,丝毫不介意这个章鱼烧刚刚被青江塞进过嘴里了,就着青江的手把它吞了下去,认真的嚼着:“哇,这个味道真的是不亏对它的价格。”


 


青江有点儿僵硬:“喂……这样还有人在看……”


 


“我知道。”


 


所以是故意的,没有考虑别人的,这样做了。


 


坐上回程的公交的时候,他俩都没有说话,车开了一半石切丸低头叹了口气:“对不起,是我太控制不住自己了,我吃醋了,没考虑你的感受。我看到的时候,已经生气了。”


 


“嗯,我看出来了哦。”青江捧着那盒后来也只吃了两个的章鱼烧,接着道:“我是不是还得庆幸你没有当面亲上来?”


 


“呃,抱歉,我那时候比较生气。”


 


青江笑出来,反正是坐在后座,他凑过去蹭了蹭石切丸的脸:“嗯嗯,下次我会更让你放心的。不过你最后是不是瞪了她们?还是怎么的……我看她们好像吓到了。”


 


“那还真是太失礼了……因为我想让她们离你远一点。但我又不能明说你就是我的恋人……啊,如果说了,对你的工作什么的都是不小的影响,真是麻烦呢。”


 


这也确实说的是实话,他们毕竟是在做演员,如果要继续下去的话,一开始就说自己有个同性恋人虽然不至于不光彩,但难免会多上一些麻烦,也是出于这个考虑他们没说开。或许是这个让石切丸不放心了吧,青江便也不太在意看起来有些强硬的石切丸:“没事儿,回去了之后,早点睡吧。”


 


他们回到本宅的时候已经是将近晚上8点,告诉过岩融和今剑不回来吃饭,三日月则还要去公司,好像现在还没回来,石切丸带着青江到客厅里,然后把遥控器递给他:“青江,你先等一下,我去烧水,烧完了你去泡澡吧。”


 


“你先去吧,我不急。”青江还在收拾自己今天买来的战利品,坐在沙发上把塞得有点儿皱的零食袋子一个个展开,石切丸哦了一声就先走了,青江也没在意,把那盒冷掉的章鱼烧往桌上一放,然后把石切丸后来买的那个袋子想打开看看的时候,大门口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我回来了哦——”


 


他和三日月看了个对眼。


 


石切丸在浴室那儿听到了动静,远远的回了一声:“啊,三日月是吗?欢迎回来。”三日月嗯嗯的笑眯眯的看了青江一眼,然后道:“啊呀青江君,你和石切丸也回来了啊,怎么样,今天玩的高兴吗?”


 


因为是石切丸的亲戚,青江站起来客气了一下:“承蒙他的照顾,今天玩的很开心。”三日月超他摆摆手:“哎呀哎呀不要这么客气嘛,顺带一提,正好这个事情也和你有关呢——樱雨的发行,包给我们了哦?上映前的正片现在在我们手里了哦?”


 


三日月说着,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张光盘来。青江有点儿意外,他不知道三日月原来是做发行的,目送三日月把碟片塞进电视的DVD机,然后十分开心的坐下:“片子还要交给我们那里的人稍微剪一下,在那之前,一起来看吧——石切丸,泡太久澡的话,可要错过了哦?”


 


石切丸在浴室发出一句:“你们先看吧。”


 


正片已经出来了啊。青江也有兴趣,盯着屏幕,把桌上摊开的零食袋小心的收到一边,等影片开始放的时候,三日月看见了桌上的章鱼烧,哦哟了一声道:“哇,你们去了这家店啊?这家店可是真的好吃哦?不合你口味吗?”


 


青江后知后觉自己要把食物给浪费了,赶紧戳起来把冷掉的章鱼烧吃掉:“不是不是,只是买的时候肚子不饿,现在正好留作夜宵……我们还买了其他的东西哦?要来一些吗?”说着他就从桌上摸了包饼干递过去,三日月笑呵呵的拆开:“多谢多谢,石切丸拍戏的时候也多受你照顾啦,我知道的,要把他的情绪带进戏里很不容易吧?要么他就进不去,进去了又很难出来呢。”


 


“没有没有,我受他照顾了才是。”青江满嘴都是章鱼烧,噎的无心应答,安静看片,看了一阵之后青江察觉到不对了。


 


自己在电影里和石切丸纠纠缠缠,擦边球多的爆炸——虽说三日月是发行商,这种电影看的多了去了,但是青江还是一到激情片段就装没看见,好在三日月也不会说什么,石切丸洗完澡出来,在青江身边坐下来,一面擦着头发,看到青江在整理零食,就把自己那袋东西也拽过来,打开来,掏出不少青江见都没见过的零食。


 


青江放弃思考这些东西的价格,他递一样自己塞一样,屏幕里还在喘,他心如止水,然后三日月道:“买了这么多东西呀?”青江忙不迭把石切丸刚塞进他手里的小盒子拿起来:“来点口香糖?”


 


他一举起来所有人都沉默了,青江觉得不对,一看妈的举了盒套,迅速放下手去翻真正的口香糖,心里默念这可不是我要暴露的,看自己演的色情戏真的很尴尬。石切丸替他摸了口香糖塞三日月手里,三日月似笑非笑的打量了他俩一会儿,露出很懂的表情,安静吃口香糖。


 


青江把安全套塞进包的夹层,偷偷看了一眼噫了一声,超薄,小声嘀咕:“你怎么又买了?”


 


石切丸低头凑在他耳边:“上次那几盒,买的太匆忙了,太小了。”


 


青江想了想他那里被紧绷着的感觉竟然觉得有点儿好笑,看他的样子石切丸露出了无奈的表情,然后偷偷伸手去挠青江的痒,青江被他挠的既不敢大声笑又没法夸张的躲,只好朝沙发角落缩,他缩石切丸就凑过去,一路逼近墙角,青江再一后退,啪嚓一声,有东西掉下来了。


 


“啊。”


 


青江吓了一跳赶紧回头看,石切丸也一把搂过他接着看后面撞到了什么,三日月倒是瞥了一眼,接着就道:“啊那个,不是石切丸你一直没扔的娃娃吗?”


 


听到一直没扔青江心想不好闯祸了,赶紧挣开了石切丸的手臂回身去把那个娃娃捞起来——娃娃落了一点儿灰,是一个小小的巫女形象的木娃娃,但是青江感到一阵抱歉,因为他左手拿着木娃娃的头,右手是它的身子。


 


“抱歉,我好像弄坏了……”


 


“不,不是你的问题,它早就被掰坏了,在我小时候的时候。”石切丸从他手里拿下那个娃娃,接着放在手心里看了看。三日月也凑过来:“嗯嗯,都说了可以再买一个的,也不知道为什么石切丸就是不肯扔这一个——再拼好放回去就好了,反正平时只要不动也看不出来它的头掉下来了。”


 


“这样吗?”青江还是有点儿忧心的盯着,石切丸看了一会儿之后,突然道:“还是扔掉好了。”


 


“欸?”三日月倒显得有点儿吃惊:“怎么突然想要扔掉?”


 


石切丸捏着那个木偶头无奈的道:“留着也没有什么用了啊,与其一直留着一个坏的,真的还不如扔掉好了。”说着他就站起来去扔了。青江没觉得有哪里不对,但是看三日月的表情,好像对此还算十分诧异。


 


屏幕里的砌君把御币扔到了一旁,义元君的身边还围着大量的神官在念祝词,他却已经只是在后面麻木的等待义元君的死亡了,左元六义吃惊的望着他:“先生,不继续了吗?”


 


“没有这个必要了,这样的疾病,没有人能治的好。”


 


所以不是才要祈求神明吗,旁白低声的道。青江看了看三日月,低声问:“呃,怎么了吗?石切丸有什么不对吗?”


 


“哈……那个东西他留了这么久,突然爽快的扔掉了,觉得奇怪而已,嘛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你们俩演的不错,这个片子值得多排一点儿档呢。”


 


“谢谢。”青江赶紧道谢,石切丸正好扔完回来,在柜子里拿了个毛巾递给青江:“青江,你也快去洗澡吧,东西我帮你拿回房。”


 


青江嗯了一声接过来打算去,进浴室门的时候看见三日月冲石切丸招了招手,然后似乎要说什么的样子,不过也没有看仔细,他就进去了。



评论

热度(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