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BALL

恨毒校园网

【石青】落樱·第十四章

光狼:

第十四章


石切丸家乡在大阪,提前通知了三日月他们,于是青江干脆得以留宿在三条留下来的本家宅院,上午看完样片下午就坐飞机,这回片子离上次青江去看的那个版本又完善了不少,有些僵硬的地方都剪掉了,整部片子变得更加意识流,看起来仿佛整个空间都不真实。青江这回老老实实的看完了整个片子,扭头一看石切丸——他十分投入。


 


于是青江的目光忍不住也放到砌君身上,影片正好放到温和的神官无奈的上了轿子,启程进宫,神社逐渐被掩进了山上朦朦胧胧的薄雾之中,镜头移到马车的轮子上,砌君的系带原来在那个时候掉了一根下来,被长长的车队一遍一遍的碾进泥里。


 


仿佛是主场倒转,原本被珥加理牢牢抓住的主动权主动被砌君夺走,珥加理的无力慢慢的暴露出来。青江看着自己背对着荧幕毫不顾忌的脱下衣服,露出瘦的几乎有些过分的身体——那是他吃不胖,也不多吃的缘故,按照一般来看,那具身体或许是已经瘦的有点儿过分了,但是在深深浅浅的阴影下面反而有种异样的扭曲感。砌君的手臂环过那细瘦的腰肢,然后抓住他掉下来的衣服,帮他披好。薄薄的白纱没有什么遮蔽的效果,砌君的手臂十分有力,没有一句台词,力量的对比却已经很明显。


 


青江正在看的时候,突然感觉到石切丸的手臂也环了过来。


 


他们坐在角落里,放映的机器边上,青江微微僵了一下,然后低声道:“喂喂,这可是在歌仙的办公所哦?”


 


“我只是没想到,拍的时候还没觉得,现在才注意到——你是不是太瘦了?”


 


石切丸的掌心贴着他的后背,一路慢慢摸到后腰,滚烫的掌心贴在那里,青江低声笑了出来,看了看没人注意他俩,凑过去挑起石切丸的下巴:“所以你要做什么吗?先说好,我可不接受什么‘把你养胖’之类的答案哦?”


 


“那么,充分锻炼呢?多运动的话,食欲自然也会上去,至少现在你看起来……”


 


他指指屏幕里颤抖的珥加理:“瘦的能被折断一样。”


 


他的话音刚落,珥加理正好自己往后一退,接着跌在床上,他的一把纸扇啪嚓一身被压折了,砌君猛地一甩袖子,咬着牙拂袖而去,青江笑嘻嘻的抓住他的手臂:“那你猜猜,珥加理应该是锦衣玉食的,为什么要让瘦成这样的我来演呢?”


 


石切丸还着实因此愣了一会儿,青江都以为他不会有答案的时候,他的声音贴着耳朵灌进来:“可能是他并不开心吧。”


 


青江被他的声音给震得耳朵发软,逞强着回道:“哦……?那你认为他什么时候开心了呢?我看是开心不了的嘛?”


 


“不,会开心的。”


 


石切丸吻了吻他的脸侧,然后身子收了回去,替青江把蹭乱的刘海理理好,然后道:“因为砌君是想好好过下去的呢。”


 


又来了,那种感觉,但是青江什么也没说,不打算扫石切丸的兴,微笑了一下,继续看屏幕,不多一段时间屏幕上就传来沉重的喘息,明明是珥加理引着他最终堕落,但是镜头聚焦在的都是砌君充满力量感的躯体上,失衡感更加强烈,模糊不堪的画面反而更加动人。这段在放的时候放映室有了一阵小小的骚动,好几个他们都不认识的人在前排窃窃私语了几句,然后有个人出去了。


 


过了一阵之后,青江的手机震了起来,虽然不太礼貌,但是青江还是抽出来看了一眼,这一眼有点儿让他吃惊,是歌仙发来的:“快从后门出去。”


 


石切丸也凑过来看,看到的时候愣了几秒:“这是什么意思呢?”


 


青江也一头雾水,然后门就被推开了,歌仙即使拦着,对方也还是在说着什么,进来左右环顾着,青江皱了皱眉头——因为歌仙看起来并不高兴,想来这个人既然是被歌仙请来的,那应该是电影相关的发行那边的人,他索性站起来迎了上去:“歌仙,怎么了?”


 


“啊,你就是笑面青江先生吧?”对方看见青江,露出了笑容,热情的伸出手:“我是D公司的池川佑介,我们公司也有意向筹措一部电影,然后我刚刚在歌仙先生这边观赏了您的演出,感到由衷的感动,想问问您有没有兴趣来看看我们的电影……报酬好商量,啊,我们正好有剧本梗概!”


 


然后那个叫池川的男人转向歌仙:“歌仙先生……刚给您的剧本……”


 


歌仙挑了挑眉毛,无奈的看了青江一眼,用嘴型给他比划你自找麻烦了,接着把手里的剧本递给青江,石切丸也跟在后面来看,池川道:“女主角的话,我们找了那位仁鸣流小姐,然后正好需要一位比较弱气的男主角来完成这个……”


 


青江一翻,接着立刻意识到歌仙为啥让他躲了,不由得真的笑出声来:“A片?”


 


“呃,是这样的,打算制成DVD进行发行……笑面先生您看?”


 


擦边球拍了就是拍了,青江没想到自己虽然立刻就有下一份工作找上门来但居然是个真正的三级片——这个片子他看是不会像歌仙给他们拍那样其实都穿着裤子了。故事挺俗的,简而言之就是怎么官能怎么来,青江想了想自己的形象,还是不要搞成三级片定势,刚想自己回绝,突然感觉到剧本被石切丸抽走了,然后石切丸捏着那份剧本,一把拍回了那个池川的手中。


 


“他不拍。”石切丸从青江背后绕出来,站在青江面前,青江有点儿乐了,饶有趣味的不说话看急了的石切丸,对方也有点儿莫名其妙:“那个……我问的是笑面先生?”


 


“他不拍。”


 


石切丸一字一句的说,话语里的凶意完全已经蓄势待发,歌仙瞪大了眼睛,然后凑到池川耳朵边上说了些什么,池川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你是三条的……”


 


青江觉得有些不对了,上手拉住石切丸的胳膊:“好了我本来也没打算答应……抱歉咯这位池川先生?虽然我不介意拍这样的,但我可不是色情演员,恐怕也没法演出您要的弱气感觉,专业活还是交给别人吧。”


 


池川没多说什么,道了句那失礼了,拿着剧本和包又进去了。青江还想着安抚一下石切丸吃了醋的心情的时候,石切丸却已经回过头来,刚刚的怒意尽数融化在一个温柔的笑容里:“嗯,不拍那些。”


 


真是好棒的眼神,青江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同时却也有点儿兴奋。这情绪收放的也太快,他盯着石切丸的眼睛移不开眼神,石切丸摸了摸他的脸,歌仙没发觉,凑上来拍了拍青江:“不是叫你先跑了吗?真是的,这种烂片我不会坑你的啦,对了,听说你们要旅游?”


 


“嗯。”石切丸点点头,然后把青江拉到自己身边:“我们去大阪看一看,等正式上映的时候,要记得通知我们哦?”


 


“哦哦,其实你们现在去一趟,正好回来的时候赶上上映期呢。”歌仙点点头,然后道:“好好玩,这段时间也着实辛苦你们了。”


 


青江也想上去说些什么,但是石切丸紧紧的拉着他的手,他俩哪怕身体角度再多侧一点就要暴露在歌仙面前,石切丸并没有给青江留说话的机会,歌仙回去忙别的之后,石切丸看着他走远的方向,然后回头有些不高兴的说到:“原来会有这样的人找来呢。”


 


“你说那个池川?啊,其实也可以理解,我们拍的是这种擦边球影片,现在又没有太红,身价也还便宜,换我也会挖挖看人……呃,好了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别沉着一张脸,笑一个?”


 


石切丸就笑一个,笑的青江脊柱一阵发凉,放映室里也模模糊糊传来不少惨叫声,青江觉得情况不妙,石切丸似乎情绪高涨起来了。


 


“去准备吧……我说旅游哦?”


 


石切丸挑了挑眉毛,然后暂时正色了一下,干咳了几声,点点头,青江松了一口气一回头想走,耳朵被飞快地咬了一下,他差点整个人绷直,然后就听石切丸道。


 


“那样的场景,以后,只有我一个人看。”


 


被恋人说了独占的爱语,理应是很高兴的事,青江却揪着头发苦恼到了大阪——他实在是想揪着歌仙的领子问这暗示倒底能持续多久,为什么他看石切丸依旧是既爱又怕,既担忧着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伤害,又舍不得真的跑掉。这种矛盾把青江真是愁的不行,人也没什么精神,而石切丸似乎也一直憋着一口气,到了旅店之后,青江先去洗了个澡,出了浴室门之后,喊着石切丸的名字竟然发现人不见了。


 


这可真是少见,一般来说,石切丸是比较喜欢与人结伴行动的,也很少会有这种不打招呼就出门的情况。青江擦着头发心想他大概是出去买吃的什么吧,在旅店也只是住一晚而已,明早要继续出发去郊区的石切丸家,青江趴到巨大的双人床上,感叹了一下高级酒店的质量之后摸过手机来想给石切丸发短信,但是才拿起来,就听见门卡刷开的声音。


 


“啊,石切丸,你去哪里了?”


 


他撑起身体,也没回头,散着头发漫不经心的问,石切丸也没回答,就突然坐到了床上,青江觉得奇怪的时候,石切丸却突然一手按住青江的屁股。


 


被突然耍了流氓,青江吓了一跳,一扭头石切丸把袋子已经放在他的耳朵边上,青江一看里面——两瓶润滑液,还有几盒不同口味的安全套。


 


他吞了口口水,感觉到自己的臀部被碰的地方似乎都发起热来。他穿的就是普通的平角裤,刚洗完澡,上身只搭着一条浴巾,石切丸的声音低低的:“现在可以了吗?”


 


青江仿佛被猛兽给按在爪子下面,石切丸道:“你的那副样子,现在能给我看了吗?”


 


哪里有拒绝的理由呢?浴巾被扯下来,唯一的平角裤也迅速被褪下修长的双腿,石切丸轻轻捏住他的肩膀将他翻过来,青江有点紧张,好看的脚有一只被石切丸捏在了手里,力道不大的揉捏把玩,石切丸现在的眼神是全然看不出他们刚认识那会儿的呆模样了,有种压迫感扑面而来,为了缓解这过于紧张的气氛,青江的脚在他掌心里动了动,接着笑道:“干什么这种东西还要出去买?旅店里不是就有?”


 


“你进浴室的时候,只需要想象一下,我就想冲进去了,算是为了忍耐一下出去走了几圈吧——说起来,早在拍的时候,其实我就已经……”


 


那可不仅仅是珥加理在勾引砌君,石切丸的意志力垮的比砌君还快,到后期一些的时候,很多时候都在想,这样的燥热都还要强行忍下,砌君是在给自己增添怎样的难题啊。


 


然后现在这个蛇一样的男人,无害的,温顺的躺在自己的身底下,曾经的獠牙已经荡然无存。


 


……啊,他锋利的牙去哪里了呢?


 


石切丸舔了一下青江的小腿肚,然后慢慢的,温柔的笑了一下。


 


嗯对,拔掉了。


 


青江的心脏仿佛被恐惧和兴奋同时攫住,他拽紧了床单,克制着从那种侵略感下逃跑的欲望,石切丸俯下身,青江的腿便被迫往胸口压,带起一点韧带的酸痛,然后被松开,只能向旁边张开,这样一来私密的地方只能毫无保留的向石切丸张开,挑衅般的勾紧石切丸的脖子:“来啊……?“


 


石切丸吻了吻他的眼睛,接着直起身,然后脱掉了衣服。


————————————————


肉明天吃


等等你们怕什么啊?爹哪有那么容易黑,莫方,好得很,HE早就预定了【喂

评论

热度(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