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BALL

恨毒校园网

【石青】妾身出来难(二)

光狼:

一篇以【笑面青江cv间岛淳司经常发自己美腿照】为契机,玩着微信摇一摇灵感涌现而产生的文。


我的第二棒似乎还在正直着【。




第一棒 @霜下寒禅 →第二棒 我→第三棒 @陷进刀男人走不出来的穆拉拉 →第四棒  @阿逍 →第五棒  @季风与明鸟 


高中男子学生就是这么撒鼻息


————————————————————————————


二、


自从玩出规律之后,他摇一摇从未失手,青江见过的色胆包天的上钩者没有一百也有五十,失去兴趣的黑名单里都挤满了人。大约是刚刚一个没文化的被歌仙两句话又拉了黑,青江上课了还意犹未尽的在书堆后面摇啊摇啊摇,摇的旁边一排的陆奥守震惊的扔过来一个纸条:“你在撸?”


 


青江一看胳膊被书堆遮了一半然后他还做上下摇晃运动确实画面不太雅观,于是改成左右摇晃同时不忘小声讥讽回去:“你见过撸能是我这个表情的?地瓜吃多了?”


 


陆奥守也是闲的无聊而已,想出言反驳动静太大,被老师一粉笔飞过来正中红心,点起来回答问题,青江偷笑接着就感觉到屏幕一变呜的冒出一个气泡,显示接通了。


 


但是对方没动静。


 


青江有时候也会晃来几个妹子,一看对方不主动说话那就自己来,接着陆奥守站起来结结巴巴回答问题的掩护戳了一句发过去:“哎呀你也是闲着没事做吗?我们来聊聊吧?”


 


对面半天儿没声,青江心想这难道是钓到大的了吗!内心兴奋不已的时候,后排的蜂须贺突然开始狂踢他椅子。


 


青江早就养成了一被碰就迅速翻手藏手机的习惯,眼下也是一瞬间手腕一翻然后按着待机键就把手机缩回袖口,然后悄悄一抬头,发现台上的老师也不讲了,无奈的看着青江。他心里糟糕了一声,装作啥事都没发生,反正你不骂我我也当作没这事儿吗,结果眼神往后一瞟看见的是蜂须贺“晚了你倒霉了的眼神”探头望着他。


 


……等等,这不对啊。


 


手机还在袖口里硌得慌,青江心中警铃大作,壮士断腕般一回头,接着看到石切丸就站在他正后方。


 


高大的男人叹了口气,伸出手来:“交出来吧,下课到我那儿来一趟。”


 


石切丸,算是青江唯一没办法对付的人了。


 


笑面青江此人脑袋不错,但随便问哪个老师都能得到一句油嘴滑舌的评价,唯一治的住青江的就只有这位石切丸老师。乖乖交了手机,青江接下来的课听的如同被灌了一瓶安眠药,但又热,断断续续睡过去又热醒,浑身的热汗透湿了衬衫,好容易等到下课铃,被抽走魂一样飘出了教室敲了石切丸办公室的门。


 


歌仙的教室也就在附近,本来要来找青江,一看青江这一脸蔫样就知道发生了什么,靠在门边儿嘲笑:“哇,又被石切丸老师发现啦?”


 


青江有气无力的指着他:“我告诉你我要是今天被留下来了绝对骚扰的你们吃不了大餐……”


 


话音未落,办公室门开了,青江话又卡回喉咙里,在歌仙憋笑的表情里面无奈的冲石切丸喊了声:“老师。”


 


石切丸也是轻轻敲了一下他的脑袋,然后敞开门:“进来说吧。”


 


教师办公室就是这点儿好,能开空调。其他的老师不是在暑假中没来就是有课,就石切丸一个人上午没课能呆在办公室,青江一进门先被空调吹的重获新生,老老实实的跟在石切丸后面,石切丸坐到办公桌后面,指了指椅子:“你坐吧。”


 


青江一看就头皮发麻,这一坐意味着石切丸要说长的,他可不想真的被扣这儿,顿时认错:“是我不好,我不应该在课上玩手机,我知道错了,我不会再犯了。”


 


石切丸还是示意他,坐。


 


青江扁扁嘴认命,慢慢坐了下来,心想算了在这儿吹吹空调也是爽的,石切丸没少和学生打交道,一看青江的反应就把他的心思摸了个大半,伸手摸了摸青江的胳膊:“汗都湿成这样了,还要穿长袖衬衫,你也是的,尽把功夫花在这些地方?”


 


青江一顺嘴就开始扯皮:“我的学习成绩说明了我不用把大把时间耗费在这种……算了对不起,是我不尊重杉田老师,我待会儿去给她道歉。”


 


“你总是这样,说你的时候,你又很清楚自己犯错了,回头却又不改。”石切丸的语气温和,听上去并没有发怒的意思,但是却不容置疑:“但就算你觉得听这些都是浪费时间,我还是要一遍遍的提醒你,青江,你很聪明,你值得更严格的对待。”


 


青江心想那是我要是不聪明学校能这么纵我,全校对我认真的也就你了,但是面上他温顺的很,点点头嗯了一声。石切丸笑了笑,把抽屉里的手机拿出来还给他:“去和杉田老师道个歉,然后别拿出来了哦?”


 


噫,倒是快的嘛。青江看了一眼石切丸,他本以为石切丸还会再语重心长的说上一会儿,没想到话题这么快就结束了,接过手机:“好的,那老师我就……”


 


“哦,你等等。”


 


石切丸站起来,然后走到办公室的水池那边,把那边泡在盆里的一条毛巾捞出来,拧干了,然后走回来朝青江的脸上一贴,冰凉的感觉特别爽,石切丸笑眯眯的轻声道:“你身上都是汗肯定很难受,我记得你前几天还打篮球磨破了皮,汗水流进去估计会痛的很,毛巾给你,记得自己擦擦,上完课给我挂回办公室水池边上就好了。”


 


啊——就是这样,所以才毫无办法啊。


 


他当然不可能一开始就这么乖乖的听石切丸的话,但是石切丸其人,最叼的地方是哪怕课堂要求极其严格,但从来没对学生发过火。青江油嘴滑舌的撞上去,被他细致的关心了好几天之后,完全吃不住,应该说是不擅长应付这种类型的人吧,总而言之他做不出把人家的关心连续给糟蹋了的行为,自然也就被整治下来了。


 


青江拿着毛巾,简直老实的和平常那个热爱作死的人大相径庭,抹了一把脸眨着眼睛:“谢谢老师。”然后被石切丸摸了一把头:“去上课吧。”


 


一出门看见三个损友都在不怀好意的冲他笑,青江拿着毛巾都快犯尴尬病了,三个人还在一唱一和:“哎呀哎呀,不知道谁平时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一到石切老师面前——”


“就老实的当乖学生了呢!”


 


青江一脚想踹但是一想他还在石切丸办公室前面呢,才出来万一又得被抓回去,便忍住,强行露出一个潇洒的笑一挥手里的手机:“……我还不是拿回来了?”然后拿石切丸给的毛巾毫不客气的把脸上的汗都抹了,此刻离上课也不远了,歌仙笑着回自己班了,另外俩,蜂须贺和宗三一左一右夹上来,蜂须贺抱着胳膊:“都提醒你几次了,后门开着,现在好了吧,被抓正着?”


 


“……他今天穿的软底鞋我没听见他脚步声。”青江挫败的摸出手机来,一看那人还没有回,心想估计是那种随便摇了摇又缩了的人,便没再看了,但是刚把手机放回裤口袋,没注意屏幕上就冒出一个气泡来:


 


“我是第一次使用这个功能,不太明白这个是怎样使用的,不过既然你感到无聊的话,我可以陪你说说话。”


 


青江直到吃饭的时候才发现这条回信,蜂须贺果然得去和他哥吃饭没能来,歌仙正在烤肉,他烤一片青江捞过来吃一片,一边吃一边发现新大陆似的笑眯了眼睛盯着手机喊:“歌仙,歌仙你看,我抓到个新手,哈哈哈哈他说要陪我聊聊……我看看资料,呜哇,30多岁的男人,你觉得是不是装的?”


 


歌仙忙着烤肉,即使想看也怒道:“先把你碗里的菜给吃了再拿肉!”然后才探过身子去看,对方连头像都是系统默认的,而青江这边白花花两条腿还穿了个蕾丝袜子——宗三也在旁边凑着看,噫了一声用鄙视的眼神看着青江:“我以为黑丝就是你的极限了。”


 


“瞎说这不是我们上次一起买的那个袜子礼包里面的吗?你们都不肯穿那就只好我来牺牲了——你们说我回什么好?”


 


“还能什么,腿都露着了,‘我好寂寞’?”


 


还没真的打上去,三个人笑成一堆,又拿了一盘肉放上烤盘,青江吃够了,舔着嘴唇拿着冰啤酒打:“那就这样,‘我只是好寂寞哦,要来做什么有趣的事吗’?”


 


发送成功,歌仙一挑眉毛笑着骂了句真不风雅,青江半罐啤酒下去,对面回信又来了:“……你才只有16岁,这样真的好吗?还是谨慎些为好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被教育了呢!”宗三在旁边笑的肉都快夹不住,歌仙也忍不住坐到他们这边来看,青江笑的咯咯咯的停不下来,手指按的飞快:“我说的有趣的事,可只是想听个笑话哦?讨厌你想到哪里去了?”


 


“你装女的还装上瘾啊?”歌仙边笑边拍青江脑袋,青江一甩马尾,推了推他俩:“你俩过去点,热死了,肉、肉都快烤焦了哦?”说着他就又拽下一块来吃:“装女的能看得到的反应有意思多了,你们不是也知道的吗!”


 


宗三笑意盈盈的也拉开一罐啤酒:“那可惜蜂须贺不在这儿了,不然还可以拍个他的背影装作是长发女孩子,更加可信了呢。”


 


青江点头赞同,小声道:“下回我要是偷拍他成功,就拿他那一头头发当头像。”


“贞子吗你!”


 


他们又笑在一块儿,手机又是一震,青江低头一看,差点没笑的手里的筷子掉下来,话都说不顺溜只好把手机推给他们看:


 


“老师:小宝,前天为什么没来上课?
小宝:我受伤了!
老师:是么?伤哪儿了?
小宝:心!”


 


——竟然真的发了个笑话过来!这样回的还真是第一个,他们顿时都笑的东倒西歪,宗三猛拍桌子:“不……不行了再笑我水都喝不下去了哈哈哈哈哈……吃完再看,吃完再看……”


 


青江也开心的不行,手指点着几下把对方加了好友,接着回道:“很好笑哦!我特别开心!”然后就不看了,他们确实笑的都快惊扰隔壁桌了,歌仙也一边笑一边坐回去烤剩下的肉:“你玩归玩自己小心可别露馅了。”


 


“我怎么可能露馅嘛!”青江自信的很,手底下飞快地跟歌仙阻止他抢肉的筷子尖搏斗:“你们看我什么时候露过陷?”


 


然后也不知道是对方发现被耍了还是如何,总而言之一段时间没了动静,青江他们便也逐渐不玩了,吃了饭又胡乱逛了一阵,青江便跑回自己的小租屋里,一开门,那些只穿过一次的袜子还散乱在地上,他弯腰一边捡,一边包里石切丸的毛巾滑了出来。


 


“啊。”


 


毛巾忘了还了呢。青江把它捡起来,上面现在想来应该沾满了自己的汗水,他便拿去厕所洗,一边洗一边倒是裤口袋里的手机又震了,青江空不出手来,心痒痒的,赶紧搓了肥皂拧干挂好,然后才甩着手抽出手机。


 


那个人好像已经学会怎么换头像,调整昵称了——现在他的昵称从一串手机号码变成了“砌”,头像则变成了一个纹章样的东西,发了两条消息来:


 


“不好意思,还不会玩这个,刚刚不是故意不和你说话的。”


 


“你开心就太好了,无聊的时候,如果我闲着会陪你说说话看,请不要不珍重自己啊。”


 


……还真的意外的是个正经人呢。青江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想了想似乎再说段子过去有点儿自讨没趣,便干脆装死沉默,对面也不再有消息过来了。



评论

热度(208)

  1. REDBALL光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