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BALL

恨毒校园网

【石青】落樱·第十三章

光狼:

第十三章


想太多……想太多,全都是他想太多,石切丸不见得有那么危险,应该是他自己神经过敏,是,是绝对是这样的,这太古怪了,自己居然会认为他透过自己看着的是珥加理什么的……难道有问题的不是他而是自己?应该是这样的吧,他这样想着,然后看着石切丸把煮好的面条端给他:“我这儿没放什么食材,但我觉得你看起来不太高兴,就不带你到外面了。”


 


“谢谢。”青江接过番茄蛋汤面,石切丸又喊了声等等拆了包叉烧放了两片上去,青江端着碗到一边吸溜吸溜面条,电视上现在放着的是普通的新闻了,石切丸也在他旁边捧了一碗面吸溜着,问道:“以后青江打算拍什么吗?”


 


“还没有想法,总而言之还是先一面找活干一面看看能不能接到点什么……你不用出去做你的事情吗?”


 


石切丸耸了耸肩:“如你所见的,我以前也是这样和你大把大把的时间都空闲着的啊,原本是有家里安排的工作的,但是我和三日月说要辞职去试试演员,他就说那你努力看看好了……所以现在我也是打算休息了之后去找找看有没有新的片子,一起吗?”


 


果然还是自己不对吧。


 


青江这样想着,点点头,石切丸终于长呼出一口气来,然后往后一靠,椅背发出吱呀一声,青江看了他一眼戳了一下他的肚子:“怎么这个表情?”


 


石切丸抹了一把脸,放下筷子摸了摸青江的头:“总算看见你心情好起来了……青江,能告诉我怎么了吗?你好像对我很不满意。”


 


青江突然没了胃口,咬着面条看着橘红色的汤汁发了一会儿呆,接着道:“是我昨天晚上喝高了情绪不稳,我道歉,并不是你的问题。”


 


“……是吗,我真是有点儿怕是你厌倦了呢。”


 


青江猛地抬头,把嘴里的面条猛的吸进去含糊嚷嚷着的推了一下石切丸:“那种说法真狡猾啊?我可没有哦?不如说就是太……”


 


他突然尴尬了一秒,然后埋头吃面,石切丸有点儿高兴了,凑过去摇晃他:“太什么?”


 


青江放下筷子一嘴番茄汤汁的就去吻他,他俩亲的一脸汁水,又只好跑去厕所洗脸,一边洗青江一边注意到那一小碟油膏已经不见了,所有的锐器全都被收了起来,他一边擦脸一边去亲还在擦脸的石切丸:“……你很喜欢砌君那些装扮?”


 


“嗯,或许是因为熟悉了。”石切丸头都没抬勾着他的脖子和他脑袋挨在一块儿,脸上还湿淋淋的:“后来不用早起拍戏,我一时间还没适应过来,清光把那个用了一半的油膏送给我了……啊,你应该已经看见了。”


 


他沉默了一小下,摸了摸青江的脊背,小心的道:“你是不是不喜欢我穿这些?”


 


青江思考了一下,觉得自己这么下去也不是方法,确实要说一说比较好,便干脆道:“我不喜欢。”


 


石切丸显得有些遗憾,不过很快就接道:“那我待会儿去把那些收起来,顺便送你回去拿你的衣服,一直穿我的不舒服吧?我记得你的衣服比我的整整小一码呢。”


 


的确,石切丸的一件T恤被青江一穿就和套了个麻袋一样,青江故意拽了拽身上的衣服,开玩笑道:“那么请你来亲手脱掉吧?”


 


石切丸一关水龙头,真的上手来脱,青江被他惊得后退一步,随后真被扒了T恤,他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还大亮着,面上有些发红:“……你要做?”


 


“只是想看你的反应。”石切丸笑眯眯的,青江啧了一声要走,却被他一把拉住,然后石切丸温柔的看了他一会儿,低声又说了句台词:“虽说我以前说着要让你走,但是我其实并不是那么想的啊。”


 


“……别演!”


 


青江被他抵在门上,呲了呲牙,石切丸措手不及,变回了原来有些呆呆的样子:“……我以为你这样会轻松一些,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知道你不喜欢演。”


 


“啊……”青江也反应过来,接着移开了视线,石切丸皱起眉头又追上去,轻轻吻他,然后低声道:“我记得你以前并不排斥这些的,在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吗?还是说就是我让你觉得哪里不对了呢?告诉我好吗?别一个人藏着。”


 


“我觉得……”


 


青江勾着他的脖子犹豫的打算开口,接着电话响了,石切丸挑了挑眉毛,权当没听见继续看着青江,青江却摇了摇头:“算了你去接吧,我正好想一下怎么和你说,虽然很有可能全是我想多了。”


 


石切丸没料到青江自己缩了,也只好无奈的开了门然后把青江拎回面条那边,接着自己去接电话,嗯嗯了几声之后,颇有些惊喜的道:“样片这么快?”


 


电话里含糊传出几个音节,青江有点好奇,把剩下的面吃得很快,一边洗碗一边支起耳朵听那边,但是石切丸又只“嗯”“好”“会去的”,讲完就挂了。


 


“怎么了?”


 


“《樱雨》的样片做好了,但是只是调了个色粗剪了一下,具体的特效都还没做,问我们要不要去看看提出点意见,顺便也做一下宣传,接几个采访什么的。”石切丸显得挺高兴的,青江也打起精神:“是吗?什么时候叫我们去?”


 


“后天上午……你真的不住在这儿吗?要不再住一阵吧?我们一起走?”


 


青江摇了摇头:“现在我就是住在这儿恐怕也只会给你添堵,后天上午是吗?地点在哪儿?”


“待会儿歌仙给我们发来……他似乎问和泉守也借了钱,这下可真是没有退路了呢,他也是很拼啊……啊刚刚的电话是清光打来的,他已经到东京了,带着他的兄弟一起,先看过一点样片了,说是影片细节做的很赞。”


 


——细节……吗?


 


“我真没想到啊!真没想到那些几百日元一把的糖原来歌仙都按照颜色摆出效果来了,怪不得稍微碰掉点道具歌仙就像要他命一样的表情,这些细节真的是超赞的!”


 


清光毫不吝啬他的赞美之词,兴奋之情几乎溢于言表。青江作为在东京混了一年的人带他逛了逛一些地方,清光拎了不少东西,青江几乎有种在带着女子高中生逛街的错觉,清光的兄弟说是要去看别的地方,傍晚来接他,因此并没有出现。青江咬着啤酒的易拉罐边“欸——”了一声:“是吗?拍得很好看?”


 


“那是当然了,大家都那么辛苦。虽然很简陋,但确实是能做到的极限了,效果看上去很棒。”清光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战利品,将它们整齐的放进随身带的双肩包接着没事人一样的背上:“会大卖吧这部片子,山姥切的旁白也念得非常好听,歌仙砸锅卖铁也把宣传做了上去,只要不出意外,怎么有不火的可能嘛。”


 


“哇,了不起的自信啊。”青江咯咯的笑起来,然后仰头把啤酒喝了个干净:“你兄弟不说什么了?他不是拦着你拍这些的吗?”


 


“我拍都拍了,他能拿我如何嘛。”清光不甚在意的挥挥手,然后看青江喝完了,便道:“要不先去歌仙工作的地方去看看。”


 


“好啊,反正很闲,歌仙这几天恐怕累的不行吧?”


“哎哎真是,他们兼定好像是个挺大的家族,歌仙不光是现在宣传找了他们一起做,衣服好像也是问他们拿的,也就是说那些漂亮的衣服都是歌仙家里的私藏呢,真可惜啊最后好几件都被血浆污成那样。”清光算是十分健谈的人,虽然小高跟踏得嗒嗒响但是人却十分爽朗,拍了一下青江:“不过你的效果也超赞,我敢保证你能多一大票女粉丝。”


 


青江笑眯了眼睛:“那可真是要期待一下可爱的小姐姐们了,我看起来什么?特别色情?”


 


“看着简直让人想干。哦这话不是我说的,歌仙联系了几个观影的,样片一好先得给这帮人看,你觉得这是夸奖还是骚扰?”


 


“虽然很想说是骚扰,但是按照我演的戏份来看恐怕是夸奖呢。”


 


这样说着,真的看到影片的时候,青江却意外的差点没被羞出影院,那些色情片段其实剪的很碎,仔细一看什么都没有,但的确那几个观影的根本没说错,“看了让人想干”,即使是青江这脸皮也没料到最终效果能有这么色气,看一半就忍不住的溜出去一抹脸,歌仙正好在外面细调片子,一看青江溜出放映室乐了:“你干嘛?”


 


“……情况太过危急,我觉得你的分级不能报R18得报R25。”


 


歌仙看着青江红了半边的脸掩着嘴差点没笑的鼠标都点不准,干咳两声压下来装作正经道:“只是气氛问题,我好歹也是念的影视心理学,只是有很多暗示而已,你仔细看看你什么都没露啊?”


 


青江当然知道自己什么都没露,拍的时候裤子好好穿在他自己身上他当然知道,但是一打开门把头探进去就听到珥加理销魂的一声:“嗯哼~”他又迅速把头缩了回来:“……你了不起,歌仙我太佩服你了,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自己这么……”


 


他组织了半天形容词,最后只好耸耸肩,歌仙朝他晃了晃手指:“等正片出来再说吧,今天怎么就你还有清光?我还以为石切丸也会来呢。”


 


“他?啊……我一个人出来的嘛。”青江含混的想糊弄过去,歌仙瞄了他一眼,没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就摸了包烟扔给青江,青江拿了一根又扔了回去,咬在嘴里却不点燃:“原来你还抽这个?”


 


“要赶工的时候用来保持清醒,虽然不是风雅的手段但有效,对了……我建议你们休息一阵子再拍别的电影。”歌仙从抽屉里拿出打火机,给自己的点燃了,然后青江也俯下身来借了个火。他很少抽烟,不过不是什么特别的理由而是纯粹不想把钱浪费在买烟上,一口烟雾下去青江被辣的眉角一抽:“……真是激烈的烟,你说我们要休息?休息什么?”


 


“你可能自己感觉不到,我觉得你们的症状也还好,但出于忠告我还是提醒你一下——因为我想拍的片子是压抑的片子,然后我们没钱你也是清楚的,所以我就只有动了一点歪手段……不是用影片本身而是在影片里面夹了不少暗示,你如果感觉到不舒服,十有八九是正面吃了那些暗示的原因。”


 


青江猛地瞪大了眼睛。


 


“所以给自己放个假去哪里逛逛也好,或者找谁说说也好,要是真的搞出什么不可磨灭的阴影来我的罪过可大了,姑且先提醒你。”


 


青江没回话,猛地在烟灰缸上掐灭了烟然后冲进放映室,盯着荧幕上的人物,歌仙皱着眉头追进来,然后看了看青江的表情,青江戳了一下他:“我是不懂的,你有没有什么表让我对照一下什么的?让我知道哪里是暗示?”


 


歌仙骂了一句你怎么这么麻烦,但还是到外面摸了个本子递给他:“大部分都写在上面了,你自己对去吧。”


 


便宜的风车,挂成特殊形状的灯笼,大量的烛火,甚至衣角特意露出的某个刺绣原来竟然都有意义,青江看的几乎有点儿毛骨悚然又觉得有些新鲜,他拍的时候浑然没想那么多,一时间根本没注意到不经意间被灌了这样大量的信息——而由此一来他瞬间醍醐灌顶,连日的不安终于找到缘由,看完试播片段,窜出门去脚步前所未有的轻快,一把勾住歌仙夸张的笑了三声,又跑了。


 


歌仙被他笑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一面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一面就看青江迅速溜了。过了一会儿清光也从放映室跑出来了:“歌仙?歌仙你看见青江没?刚刚他说上厕所去,人怎么就不见了?”


 


“他?”歌仙一想到青江那个豁然开朗的飘飘然表情,哼笑一声:“掉厕所里了,不用捡,让他去。”


 


而实际上青江现在满脑子只想去找石切丸。


 


虽然他心里仍有些微妙的不适感,但是一知道这是正常的之后他便半点儿也不在意了。石切丸一直在家就没出去,青江自个儿要出去逛逛,他便让他去逛了,眼下门口传来敲门声,他一开门青江前所未有的热情——


 


石切丸觉得自己门牙都要被撞掉了。


 


青江也磕的不轻,捂着嘴老实了,重新放缓了力道,把石切丸的脖颈拉下来,疼痛的嘴唇温柔的胶着在一起,石切丸一头雾水,不过青江开心他就也不多问了,一边把人往门里面带,一边关好门和青江亲吻。他原本正在收拾那些让青江看着觉得不舒服的和服,现在青江这样冲进来,着实把他吓了一跳,吻毕他搂着青江的腰坐到椅子上问道:“怎么了?”


 


青江眉眼带笑,柔和的望着他,先是低声道了句对不起,然后又亲上来。石切丸十足的不明白,困惑不已但是也没打算放过青江,断断续续的吻了好多遍青江才肯说第二句话:“我们去旅游如何?”


 


石切丸第一次听见青江还能提出这样的要求,想也没想一口答应,抱着青江就把自己的电脑拖过来:“你想去哪儿?想去哪儿都行,国内还是国外?现在天气热我们要不要去北边?还是你想去看海什么的?”


 


“随便去哪儿,就是去逛就好了,我和你,如何?”


 


石切丸体会了一下他的意思,猛然明白过来:“我们俩去约会?”


“约……”青江语塞了一秒,然后笑了:“约会,我这两天是脾气古怪了点,给你添了麻烦,什么补偿都可以,随便你提要求哦?”


 


“那还真是重要的一个机会,我可不能随便用掉啊。”石切丸也笑起来,帮青江理了理头发:“不过在那之前,你先好好的把你这两天困扰的东西告诉我……”


 


他俩肆无忌惮的亲密到了挺晚,青江确实是感到抱歉,态度放的便格外缓和些,石切丸搂着他细瘦有力的腰和他赤裸的挨在一块儿,刚发泄过的身体还带着一丝慵懒的意味,青江抓了纸巾去到下面擦了一下,接着一边啃着石切丸的下巴一边断断续续的道:“挺洁身……自好的嘛石切丸……家里居然没放套呢。”


 


石切丸伸手按了一下他的臀部,青江浑身一绷,一看石切丸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知道是被戏弄了,有些不甘心的露出个坏笑寻思着捉弄回去的方法,石切丸却又马上正色下来,抚摸着他的头发:“所以你说,你是被那些道具的细节给暗示影响了,然后这两天情绪不太稳定?”


 


“不然呢,过的神经兮兮的,总算是知道理由了。”青江把头趴回石切丸的胸口:“我还以为,是你掉进去出不来了,结果是我被珥加理的恐惧给传染了呢,真是狼狈。”


 


“没有的事,没有的事。”石切丸胳膊一楼就将他抱紧了,青江晃了晃脑袋似乎想把念头甩出去,又探身过来吻石切丸,石切丸张嘴含了他已经稍微肿起的嘴唇,吸了一下又松开:“看上去再亲就要破了。”


 


“嘶……还真的有点痛。”青江摸了摸嘴唇,然后有点担忧的趴在石切丸身上:“啊,旅游的话,果然还是找便宜的地方好了,虽然片酬真的还不错,不过要有个旅游计划的话果然还是有点紧张……或者我们等一等再去,现在果然还是没钱啊。”


 


石切丸捂住他的嘴:“钱现在不是问题,行吗?嗯?既然我已经住回来了,那么也没有亏待我的恋人的理由啊。”


 


青江异色的双眸眯了起来,似乎想出言反驳,石切丸拒绝和他在这个问题上进行交流,把人又捉住了,一个翻身罩进被子里,又是一通胡来。被子里头暧昧的一大串扑腾,然后安静下来,石切丸再掀开来的时候两个人都在喘粗气,青江被他弄得完全没力气,瘫在床上边喘边笑,石切丸道:“那我带你回我家附近去逛,好吗?我熟悉的话也不会花多少钱,也知道更多玩的地方。”


 


青江期待起来,答应了,石切丸便也高兴的爬出被窝去给青江找新一套衣服,打开衣柜青江看见里面收拾的几乎空了半个,心里觉得有些抱歉,却突然被石切丸一把搂过去,压在门上给他套衣服。


 


虽然知道石切丸只是和他闹着玩,但青江一时间还是没能摆脱那种残留而来的异样感,僵着身体没动,顺从的让他套。石切丸过大的T恤堪堪遮住他的腿根,露出一双细瘦好看的腿来,青江没穿拖鞋,踩在石切丸的脚背上,正好能和石切丸额头相抵。


 


或许是石切丸连日来一直有涂那个隈取的缘故,现在即使不涂了,眼角也留下隐约的红痕,青江看的心里发毛,又觉得石切丸的眼神带着十足的侵略性,既美却又让人胆战心惊。


 


错觉吧,是错觉而已。他闭上眼睛不看,低头伏进石切丸怀里。



评论

热度(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