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BALL

恨毒校园网

【石青】落樱·第七章

光狼:

第七章


歌仙声音这么一大,许多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石切丸看着聚过来的人群有点儿头皮发麻,然后在众人的啧啧称奇之中,他一抬头看到青江一个人坐在轮椅上在一边儿呆着,无聊的发着呆,他有些在意,便匆匆的结束了话题想过去,结果又被三日月轻轻拽住了:”所以呢?石切丸,你现在做的如何?“




石切丸张了张嘴,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才好。那边烛台切已经从随身带着的挺大的一个包里面拿出一个小冰柜来:”我想着既然是来探班,肯定带点慰问品来,不过我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人,所以可能没有带够,真是抱歉哦?“




剧组里洋溢着一副欢快的”天啊烛台切竟然这么亲切!“”是烛台切!能签名吗?“的氛围,鹤丸扎在里面凑热闹:”光忠男神我也要!“




大俱利叹了口气一把拎住鹤丸休闲T恤的帽子把他拽出来,然后指了指石切丸那边,石切丸不好意思的冲他们笑了笑:”也麻烦你们都来了。“




”没事,反正我们目前也没有新的片子要拍,而且鹤丸前辈说请我们旅游,就一起来啦。“烛台切笑着放下冰柜走过来,三日月也笑起来:”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好久没见面了呢——从去年石切丸你出去,就没怎么联系过了,难得现在聚一聚嘛,怎么样……演给我们看看?“




小狐丸也在旁边起哄:”我也是好久没看到石切丸你穿成这副样子了,从小时候开始你被分到的就总是这样的角色呢。“




石切丸耸了耸肩:”过了这么多年了,或许也没什么长进,说到这个……三日月,你真的不打算把宗近师父的……“


”不打算哦石切丸,我也想劝你别继续了的,不过看起来你还没放弃,那就先加油吧。“三日月还是笑眯眯的,但却一口回绝了。石切丸无奈的摇摇头,然后指给他们几个看:”这位是导演,歌仙兼定。还有其他几位都是剧中的角色……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




”不不,不用啦,我们这样来已经很喧兵夺主了,耽误你们进度就不好了,坐一会儿我们就走啦——鹤丸还打算好好旅游一下呢。“


鹤丸国永很有精神的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崭新的相机:”我可是专门带来拍风景的呢,一直闷在东京好闲呀!“




石切丸想了想也是这个理,就把几张空闲的椅子拖给他们。剧组的其他人也逐渐从兴奋中平静下来,宗三已经重新补好了妆就位了,看他过来,笑着拍了拍道具椅子的扶手道:”哎呀原来是大人物啊石切丸?“




”……十分遗憾的是其实我并没有什么本事啊,歌仙,什么时候开始呢?“




歌仙也冷静了下来,鹤丸凑过来讨要了一本剧本过去看,探班的五个人便扎在一起看剧本去了。歌仙喊着:”再休息两分钟准备开拍第327幕第7条,还是刚刚一样的要求,大家都努力一下哦——“




”好的——“需要上场的都拖长了音调喊,清光拿着冰饮料小心的拿吸管吸着不破坏自己好不容易上好的一个比较复杂的妆,然后从冰柜里摸了一瓶扔给石切丸:”这个是他们留给你的哦?你可别忘记拿了。“




石切丸抬手接住,嗯了一声,接着拿着饮料扭头看了看——在一边发呆的青江不见了……人哪儿去了?他有点在意,也没和谁说,匆匆走过去找青江,找了几个房间,然后在走廊的拐角处发现费力的从轮椅上挪到走廊上的青江,有点儿没风度的用爬的上去了,然后注意到石切丸出现了,冲他笑了笑,干脆在走廊上坐了下来:”怎么过来了?前面的不是来找你的吗?这样跑到后面来不要紧吗?“




石切丸觉得他看上去有些怪怪的,又觉得可能是自己心里有鬼才会这么认为,但是心里挂念,撩起袖子走过去将手里的饮料递给他:”给你的。“




”我又没干活又没做什么的,拿这个干什么?“青江虽然这样说着,但还是接过来贴了贴脸,发出舒服的一声”好凉“,然后又把饮料递还回去。石切丸对他平淡不已的反应有点儿不适应——因为哪怕平时,青江都比现在要活泼,虽然青江算不上是个话多的人,但是很贴心的不会让气氛冷下来,而现在他摆明了要结束话题,自己跑去别的地方呆着了。




而石切丸想了想,或许是自己一直没对他说过自己来当演员的真正原因,现在看起来青江显然是刚刚已经摸清楚了,大概是在气恼自己明明说什么住在一起就要相互扶持,却连这样的事情都不说吧。




”青江,我……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


”嗯?啊,你说你的家人朋友?也没有告诉我的必要吧?“


”你……没生气吧?“


”我为什么要生气?“青江有点惊奇,又很好笑的望着他,然后歪了歪头道:”我看上去,很生气吗?“




——并没有。石切丸望着他,心里相当不是滋味,但他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青江伸出没受伤的左脚把轮椅勾过来,伸手扶着道:”你的事是你的事啊,所以……你现在是觉得我会在意吗?“




他的确没有理由在意。石切丸哑口无言,盯着看上去一脸从容的青江,青江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我不会因为发现了你这个背景,就没皮没脸的往上赖的,请务必不用担心这个。“




石切丸皱起了眉头,想告诉他自己根本没担心这个的时候,歌仙找到后面来了,看见他俩气的笑起来:”我说你们俩到哪里去了,开始了哦?青江你也别在后面坐着,我想了想,有些坐着的段落你可以拍一下,我们的预算毕竟太紧了没法拖。“


”哦好……“青江的注意力立刻就转了过去,然后要挪回轮椅上。石切丸沉默的直接将他拎起来,看他挪的费劲,索性又俯下身示意青江上来,一边弯着腰一边对歌仙道:”青江还没换上衣服呢……那要再等一会儿?“




”脱了吧,反正这场本来就要脱,化妆披外套就好了,你先把你做法事那场拍完了。“歌仙示意他们出去,石切丸弯了半天腰没感觉到青江上来,有点疑惑的一回头,结果这一回头青江趴了上来,然后轻声叹了口气。




”或许是有一点遗憾吧,但更多的是‘果然是这样啊’的感觉,因为我怎么看都觉得,你和我肯定不是一路人,你肯定过的是更好的日子,现在也只不过是猜测落了实而已。“




石切丸慢慢的往外走,青江在他背上悉悉索索的脱衣服,然后赤着上身手里抓着他的衬衫趴在石切丸背上,他的头发不需要特别处理,因此还是满省事的。石切丸帮他拿了珥加理的外套递给他,青江突然笑嘻嘻的咬了一下石切丸的耳朵。




石切丸猛地一抖,青江贴着他的耳朵道:”但果然还是和我没什么关系呢,我不会再多想的,反正只要你和我过的开心就够了不是吗?这种事情深想它又有什么意义呢?“




石切丸没法反驳,然后绕回前面的庭院,确实就等他了——接着他发现一个更加让他紧张的事情,三日月在看着他演戏。




三日月宗近,虽然不是他的亲哥哥,但基本上从小一起长大,和小狐丸他们几乎就和他的亲哥哥没两样。石切丸心目中演戏最好的只有两个人,三条宗近师父,还有就是师父最疼爱的弟子,也就是三日月了。现在难免有了一种班门弄斧的感觉,紧张的吞了口口水。




青江穿了外袍,先进房间准备下一幕去了。石切丸在外面小心翼翼的过着他要演的东西,义元君重病着,咳嗽不已面露凄凉之色的爬过来,紧紧的拽着他的袖子喊道:”神官大人……神官大人我求您,向神明祈求一下救救我吧……救救我吧……“




这里歌仙要让他露出麻木的表情,然后镜头对着山姥切,山姥切的眼神中流露出不解和困惑来,可以说石切丸的任务不是很重,上午的差错也并不全出在他。开拍了之后本来在聊天的那五个人都安静了,认真的望着他们。山姥切这次发挥的很好,左元六义站在砌君的背后,困惑的瞪大了眼睛,看着麻木的举着御币的砌君。




清光也凑上来,镜头跟上去,清光挤开山姥切,然后把宗三扶起来,低声安抚着让他坐回椅子上去。接着眼神中带着一丝戏谑的走过来,俯下身来,在砌君耳边耳语道:”神官大人,公子有请。“




”——义元君的性命,根本没有人在意。虽然是给义元君治病,但我觉得,那位珥加理公子根本不在乎他的这位朋友,就连我尊敬的前辈砌君,也突然对他人漠不关心了起来,然而,我再也没能问他为什么。“




”好……!过了!“歌仙刚刚一直憋着呼吸,这下放松的笑出来,紧绷着的几个人也纷纷呼出一口气,清光活动了一下肩膀,笑道:”辛苦了辛苦了,那么我们就先下去了——“




宗三从椅子上下来帮着搬椅子,石切丸也想去帮忙,被他推了一把:”你去里面等下一场吧,你还要接着拍呢体力活就不让你干啦。“




石切丸听话的朝青江那个房间走去,接下来就是珥加理邀请砌君在他的宅邸住下——说是邀请,几乎也是半强迫,然后自然就发生了擦边球戏码,砌君最后还是夺门而出了。这场戏是他们对过的那一场戏的后面,也就是珥加理早就逮着各种机会亲过砌君不知道多少次了,而砌君的感情更是纠结不堪,既被迷的不行又拼命抑制着自己。石切丸一想到这么复杂的戏有三日月在旁边盯着,他就头皮发麻。




三日月还真悠哉的跟了过来,石切丸拉开门进去之前,叹了口气问他:”我……看上去如何啊?“


”嗯?“三日月眨了眨眼睛,然后避而不答,突然戳了戳旁边的鹤丸:”鹤丸哟,你觉得石切丸演的如何啊?“


鹤丸也是一愣,然后一紧张,干脆接着戳了戳旁边的烛台切:”光忠哟,你觉得……“




烛台切没想到这个问题最后被赖到自己头上来答,笑了出来,然后认真的回答道:”有些时候看上去不太像真的,不过总体而言很棒哦,石切丸君。“




”谢谢你的鼓励了……“石切丸明白这意思估计就是安慰安慰自己,烛台切在演艺方面的天赋比自己好得多了,他这还是知道的。结果刚一进门他就倒吸一口凉气——实际扮上了之后这效果可比他想象的要震撼的多了。




还是便宜的纱布,上面贴了花来营造效果,没一样道具值钱的,但是组合起来,再加上卧在看上去是大床实际上只是几张拼起来的短腿桌上的青江,衣衫半露,确实色情意味铺面而来,青江的右脚为了防止乱动似乎干脆用纱布暂时性的绑在了桌脚,然后用薄毯子盖着,笑着冲刚进来的他们招招手:”喔,我可是在床上等了好久了哦?“




烛台切哇的发出一身赞叹,然后伸手轻轻摸了摸眼前这些纱布,认真的道:”这个布景方式可真厉害,完全看不出原来是那样空荡荡的屋子呢。我下次可要向我的朋友推荐一下。“




接着歌仙带着机器也挤了进来,一边架东西一边问:”石切丸,状态OK吧?“


”嗯,可以。“


”那就拍了哦?不用真的亲上去,借个位就行了,好了,上吧。“




”来了吗?“青江看到开始的标志,腔调又变成珥加理的模样,原本躺着,现在微微撑起一点身子,长长的青发随着他的动作滑落了一些,外套也是,露出珥加理消瘦苍白的身体——上面布满了暧昧的痕迹。




虽然明知道这是化妆弄上去的,看着还是有些触目惊心。石切丸盯着他,按照剧本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开始念台词:”……要我来,做什么?“




珥加理轻笑一声,然后重重的倒回床上,衣服也不穿好,冲他招手:”过来呀,我并没有力气用来大声说话,我感冒了哦?你知道的吧。“




砌君显得犹豫不决,石切丸便后退一步,然后才上前去,一边走一边道:”……那样的话,你早些休息就好了。“


”神官大人呀,我就不能请你做一场法事,来祈求一下我的疾病早些康复吗?明明义元君可以?“


砌君没招了,慢慢走过去。然后珥加理立刻有了力气,拽着他坐在了自己的床上,然后把下巴搁上了他的肩膀:”砌君。“


砌君不说话,就专心致志的看地板。


”砌君。“珥加理提高了声音,然后又放缓了声调:”不要这样紧张,啊,你要不要看我跳一支舞?你好像,那时候很喜欢的样子。“




”……珥加理!“石切丸照着剧本上的愤怒起来,然后猛地扭过头,镜头跟过来特写:”你根本就不想跳那支舞,你为什么不和圣上说呢?!你不是这样的……你原本不是这……“




青江借位凑了过来。




真的没亲上,但是青江就离他那么近,近的让他脑袋里一下子全是昨晚那个不明不白的吻。他们这样保持了几秒钟,接着青江退了回去,笑的有些轻蔑的意味:”我?我怎样?“




砌君不说话了,石切丸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好在反正戏也是沉默,他就坐那儿低着头。珥加理又凑上来,然后道:”那神官大人救我呀,救救不洁的我呀?“




——这一条演完了。歌仙的声音听起来却并不高兴:”呃……石切丸。“




石切丸一听这个声音就知道自己估计是又没搞定,青江也耸了耸肩穿好衣服缩到一边去,石切丸认命的走回去:”我哪里还需要改?“




歌仙没说话,看了旁边的几个小姑娘一眼,小姑娘们也面面相觑,大家都用一种无奈的眼神看着石切丸。石切丸心更沉了下去,试探地问:”……哪里都不对?“




歌仙把视线歪向了三日月,三日月也摇了摇头,然后突然一戳鹤丸,鹤丸猛地一个激灵,接着知道自己这回逃不过要帮三日月进行评价了,呲了呲牙小声道:”你干嘛不自己说!“然后干咳了几声,对石切丸道:”呃……石切丸,也不是哪里不对,就是你……呃,我们刚刚看起来,你反正是对那个珥加理看上去一点意思都没有,怎么说呢……正气凛然?“




石切丸迷惘不已,心想自己已经显得很纠结了啊?歌仙也凑上来和他分析:”石切丸啊……你这个理解方向是不是不太对?你看这边的砌君,已经逐渐被珥加理吸引了,他的意志力在珥加理面前是格外薄弱的,你能明白吗?“




”能……我刚刚显得很绝情吗?“石切丸有点挫败,接过歌仙手里的剧本盯着那几句台词,鹤丸道:”你看起来巴不得马上就走。“




石切丸大惊,心想砌君不是最后要夺门而出吗?但是既然感觉不对,他也无话可说,老实道歉:”对不起……请让我再试一遍。“




于是又来了一遍——石切丸这回演完,听到没动静,估计又没搞对,有点懊恼的轻轻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结果三日月突然道:”这样吧,光忠,你试试看这个?“




石切丸一愣,青江原本都是无所谓的表情,听到这个也是有点惊讶。歌仙更是差点跳起来:”三日月先生?!不……不,那个……“


”啊,光忠你不要紧吧?“三日月先看向了烛台切,烛台切稍微显得有些意外,不过看了看鹤丸又看了看三日月,接着和旁边的大俱利耳语了几句,点点头露出一个微笑:”我没关系。“


”嘛……就是这样。“三日月冲石切丸招招手,然后扭头对歌仙道:”导演不要慌,哈哈哈,我就是觉得,这种心里压了个野兽的角色可以让看上去匪气一点儿的光忠来示范一下嘛,石切丸就是感觉不对而已,看一遍示范就好了吧?“




烛台切点点头:”既然是三日月的拜托,那么我可得帅气的解决啊!来,请借我一下剧本?“




好像是这个道理,然而石切丸好不容易把刚刚差点儿冲口而出的一句”不行“给吞回去,圆睁着眼睛,三日月拉着他让他坐下,然后按了按他的肩膀:”不急不急,慢慢来。我刚刚看了看这个故事,砌君现在其实可是非常非常想要珥加理,自己却不知道的状态,你没有过那种经历,不知道也是正常,待会儿看看光忠的示范应该就好了。“




”欸……欸?所以我要再来一遍?“青江在远处的床上挥了挥手,歌仙暂时激动的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儿才深吸了一口气:”麻烦你了,跟烛台切先生对一遍,你刚刚的状态都很好,这遍放松就行,反正主要是给石切丸做示范。“




青江笑的看上去显得有点儿僵,烛台切那边把剧本看完了,然后支着下巴想了想,点点头,和青江握了握手:”那么请多指教。“


”……请多指教。“青江就位,倒回枕头上。




烛台切光是镜头感和经验就足够爆他们这些新人一条街,一听见开拍顷刻之间变成另一个人,声音压低了,攥紧了拳头,一听就压抑的厉害:”要我来……做什么?“




青江继续对戏,他们俩逐渐距离拉近了,石切丸看着青江伸手去拉人,心中突然猛地一颤,十分不是滋味,仿佛有一团无名火在烧。三日月突然拽着他到了歌仙的旁边,按着他的脑袋让他看镜头,石切丸就看到镜头里烛台切的表情——那是和他犹豫的表情不同的,一种极其有侵略性的表情。




如果说就像之前的砌君从来都是被珥加理牵着鼻子走的话,现在的这个”砌君“随时都像要爆发,冲上去把珥加理撕碎。那种赤裸裸的侵略性被压抑在有礼而生疏的台词里,又被珥加理的话语不断地给撕扯着理智。




”砌君。“




他不是在叫自己吗?石切丸的视线却控制不住的看着青江了,纱布晃来晃去的,挡的镜头朦朦胧胧的,他根本看不清楚。石切丸的手无意识的攥紧了拳头,没注意到三日月低头看了他一眼。


”不要这样紧张,啊,你要不要看我跳一支舞?你好像,那时候很喜欢的样子。“




烛台切加戏了,他一把捏住了青江的肩膀,然后猛地屏住呼吸,那一瞬间青江的脸色一变,本来有些轻蔑的笑意全部消失了——他慌张了起来。烛台切背对着他们,他们看不见烛台切的表情,石切丸差点儿没站起来,被三日月按着肩膀才想起来这是在演戏,颓然的意识到了自己和应有的状态之间的差距,烛台切念出台词,听起来像是终于忍不住的暴怒。青江愣了一秒,才想起来上去借位,接着分开,台词都僵硬起来:”……我,我怎样?“




即使是沉默,烛台切也沉默的很丰富,扭过了头,很明显的看出愤怒让他的肩膀在起伏着,石切丸却又忍不住盯着青江了,青江往后一缩,然后没注意自己受伤的脚还绑着,脸色一扭曲,痛的嘶了一声,接着强装没事的接着按照剧本笑。




演完了,烛台切又立刻变了回来,有礼貌的冲青江笑了笑:”辛苦了。“然后站起来走回他们那边,鹤丸在旁边啪啪鼓掌:”哇不愧光忠,是不是啊俱利?“


大俱利伽罗哼了一声,不过看起来似乎一点也不质疑烛台切的演技。烛台切笑了笑,然后扭头一看石切丸,发现他早就不在刚刚的位置了,再一看,他已经快步走向青江了。




三日月在后面微笑着,表情有些高深莫测。这回换鹤丸悄悄来戳他了:”哎,怎么回事啊?“




三日月挥挥手,笑眯了眼睛:”不,没事,对了,歌仙导演,我觉得石切丸接下来肯定能行。你觉得呢?“




歌仙还沉浸在刚刚烛台切的临时客串中,感动的不行,被一喊才回过神来:”啊……抱歉,因为刚刚烛台切先生实在是,果然名不虚传,效果一点也没得挑剔。我想石切丸应该明白了吧……石切丸?“




青江轻轻摸着脚踝有点儿乐的看着低着头坐在自己边上的石切丸,拍了拍他的脊背,他从刚刚的惊慌里已经缓了过来:”石切丸,他们叫你哦?“




石切丸看了他一眼,青江的尾音被他这一眼看得忍不住弱下去,笑容也慢慢消失了,谨慎的看了他一眼。接着毫无意外的,重来一遍。




”哦哦,一下子感觉就不一样了呢。“鹤丸这回津津有味的看着他俩的出演,三日月放心的呼出一口气来,然后拍了拍鹤丸的肩膀:”行了,不用再看了,小狐先一步去找旅馆了,我们也去吧?“


”欸?这就不看了?我以为你还会看更久的呢。“鹤丸有点意外,结果看到三日月的表情,打了个寒颤凑过去道:”你这副样子,你肯定想到什么了。“


”没呀,我只是知道,石切丸拍完这部,永远不会再接下一部了。“三日月突然这么一句,然后就站起来,开门出去了。烛台切也有点意外,问道:”咦?三日月先生是什么意思?说实话虽然有点生疏,但是我刚开始演的时候还不如石切丸先生呢,怎么就不接下一部了?“




鹤丸皱了个眉头也很困惑:”我怎么知道三日月脑袋里在想什么,这家伙从来就奇奇怪怪的,不过不看了就不看了吧,今天辛苦你了,我帮你去敲诈三日月一顿大餐!“




结果他们刚出去,烛台切突然感觉到身后的大俱利愣了一下,扭头去问:”怎么了?俱利?“




大俱利毅然扭过头,然后面无表情道:”没什么,走吧。“




青江几乎都要吓到了。




也不知道石切丸是不是矫枉过正,反正他原来的节奏被石切丸全部冲散,石切丸看上去像是要把他捉起来折腾到奄奄一息一样的可怕,青江不知道他哪根筋搭错,到后来被他紧逼的几乎有些火气,念台词也带上了一丝咬牙切齿的挑衅意味,一来一往下来几乎有火药味蹦出来:”砌君?“




石切丸的眼神竟然还能这么激动,他第一次知道,有点儿着迷。石切丸真的是这个样子非常好看。然后随着剧本要求,他的袖子一甩,歌仙眼神突然一亮然后拖了个梯子来爬上去就拍了一个俯瞰。




石切丸捧住了青江的脸,他现在又该说那句亲吻前的台词了,”你根本就不想跳那支舞,你为什么不和圣上说呢?!你不是这样的……你原本不是这……!“




青江凑上去,他的衣服这一次因为动弹的格外厉害,滑的有点儿彻底,整个上半身几乎一丝不挂,凑在石切丸的面前。镜头撤了回去,只有他们俩面对面了。




青江盯着他的眼睛,微笑着用唇形问道:你怎么了。


石切丸垂着眼睛,沉默了一秒都不到,回他:我想吻你。




那根本就不是一个征询意见,然后他们就从借位变成了真吻,虽然十分短暂,青江却喉头发干,然后为了遮掩自己的失态,他只好强行改戏,环住了石切丸的肩膀索性接着演了下去:”我,我怎样?“




”你……“


”抱抱我吧,神官大人,给你的祭品哦?“




石切丸的手搂住了他劲瘦的腰,歌仙察觉到了他们的改动,但是没说什么,也没喊停,石切丸就继续。镜头挪过去,石切丸感觉到青江非常慢的,十分有情色意味的伸出一点舌尖,从他的脖子一路吸吮下去,然后躺平了,伸出手。




石切丸猛地砸了一下床板,然后咬牙冲了出去。




”好好好好好好——“歌仙满意地不行的表示过,激动的剪片子去了,青江躺在床上,一时半会儿没有动弹,接着把手臂横在了眼睛上,低低的笑起来。


”啊啊……这下糟糕了啊。“




石切丸一口气直接冲到了屋子最后面的那条山泉那边,捧起冰凉的水也不管会不会弄花妆,就往脸上猛地一拍。




”这样可不行啊……可不行啊……“他皱着眉头无奈的笑着,然后摘下了帽子,将汗湿的发丝捋到脑后去,将脸埋在了掌心里。




”我喜欢上他了啊……“







评论

热度(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