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BALL

恨毒校园网

【石青】落樱·第六章

光狼:

第六章


听到这一声动静,青江和石切丸迅速分开了,青江十分尴尬的望着山姥切,山姥切也涨红了一张脸十分尴尬的望着他俩。




“你……你们原来是这种……”




“啊……啊!不是你想的那样山姥切!这是因为……”石切丸后知后觉的耳朵根红起来,放在青江后脖颈上的手都忘记撤掉,山姥切摆摆手:“不……那个……你们自便……我去拿道具……”




然后他飞快地捡起地上掉的东西,拔腿狂奔而走。石切丸抄起剧本:“青江……!那个……”


“行了,算是便宜占回来了吧。”青江跑也不能跑又看石切丸急了起来,心中简直有些好笑,出声打断石切丸的话:“既然都占了这样的便宜,请务必到时候给我一遍过哦?”




“我……”石切丸有点楞的捧着剧本望着他,这时候那边更多的人从片场出来,清光先推了门出来伸了个懒腰:“解决解决……咦,你们俩怎么脸红成这样?对了,看见山姥切没有,让他去换个道具怎么走了那么久呢?”




说不出他是误会了自己和石切丸而被吓走的,青江指了指山姥切离开的方向:“他在里面拿东西。”




“哦哦,我去看看。”清光没有多想,摆了摆手就去查看了。歌仙也扛着摄像机出来,坐到青江旁边来把刚拍的东西回放着看。青江正好和石切丸也尴尬的没啥话可说,就凑过来看:“让我瞧瞧?”




“嗯?宗三他们还有几段戏,你还有一些时间可以休息,不要勉强。”歌仙看了他的脚一眼,然后给他让开一点空间,屏幕上的义元君正抓着侍从清光的手恳求他只要能带来那个厉害的神官,治好自己的病,随便珥加理怎样开条件。


“接下来可以先拍砌君给义元君做法事的片段……还有面圣的片段……嘶,我们看来得到京都去借场地了呢。”歌仙一边盯着屏幕一边看剧本,青江有点过意不去,便道:“我还是可以拍一些坐着的戏的哦?”




“那就……等你再好一点的时候,把这场拍了?”




青江低头一看,床戏,顿时苦笑出来:“上来就是这么激烈?”


歌仙怒道:“我给你找个脚不沾地的片段容易吗?而且又不是和哪个姑娘拍,你和石切丸拍还怕真被占便宜不成?”


在旁边装作出神的石切丸一口水差点呛到气管里,青江幸灾乐祸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伸手拍拍他的背。石切丸拿手背掩着嘴,目光复杂的望着青江,青江竟然不是很在意刚刚那个有些失礼的吻了,反而起了逗弄的心思,露出一个轻笑对石切丸点了点自己的嘴唇。




石切丸盯着他,皱起了眉头。




“怎么,你俩怎么回事……?”歌仙看到他俩一声不吭但是莫名其妙的互动,觉得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结果青江回过头来坏笑着道:“不,什么事都没有。既然没我的事,那我就去休息咯?”说着他下意识的想站起来,忘记了现在自己脚不能着地的事,石切丸迅速伸手又把他按了回去,然后指了指他的脚,走过去蹲在了他的面前示意要背他。




“哦呀……?”青江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趴到石切丸的背上去,石切丸不声不响的往前走,青江在他背上挺开心的,在后面故意吹他耳朵玩,看石切丸东躲西闪的想把耳朵避开,笑的不行。




歌仙怎么看都觉得怪怪的,但青江平时就这样一副见谁都撩一下的模样,一时间他也说不上怪在哪里。




青江伤了脚到底是不方便,好在折腾一番之后有石切丸在旁边帮忙,他也颇为顺利的最终睡下。他们一群人都是挤在一个房间,榻榻米上铺了被褥睡的,青江好不容易躺下呼了一口气之后,往左边一看被子里已经躺着个人了。




因为大家都知道青江受了伤,所以烧好的水也让给他先用,所以青江算是很早钻进被窝的,石切丸帮他躺下之后就也折返回去洗漱了,所以这个躺在被子里的他记得应该是……




青江微妙的笑起来,撑着脸敲了敲被子团:“山姥切,睡了没?”




山姥切尴尬的从被子里探出一点头:“还……没有。”结果一下子看到青江不怀好意的表情,吓的他抱着被子往后一缩,警觉的道:“你……”




“哎呀,山姥切,我也没想到这个会被看见对吧?我觉得呢……这种事情,你最好还是不要说出去是吧?嗯?”青江作出十足的恶棍模样,山姥切一脸紧张:“我不会说的!你们……你们这个……我没想到……你们是想保密吗……”


青江憋笑憋得脸都快僵了,结果还没告诉山姥切他只是逗他玩的时候,石切丸唰的一下拉开门。




“呃……”青江的笑容瞬间僵住了。




山姥切如临大敌,干脆拉起自己的被褥直接拖出了房间,石切丸表情古怪,侧身让他逃跑一样的跑了,然后挑起眉毛看着青江,青江尴尬的挠了挠下巴:“哎呀……我只是看山姥切平时都严肃的很,然后今天发现他还是挺有意思的年轻人就想开个玩笑……”




石切丸叹了口气,然后把自己的牙刷杯和毛巾拿到一边放好,跨过青江到他自己的被褥旁,接着用力的揉了揉青江的脑袋,自己躺下了。




青江思衬着觉得不对,摇了摇石切丸的肩膀:“喂,你是不是真的生气了啊?你要是不开心,我以后不开这个玩笑了。”


“没事,没事。”石切丸拍拍他的手,然后道:“你快睡吧,早点把自己养好吧?”


青江沉默了一下,然后似乎被石切丸的反应弄得有些蔫了下来,散了头发老老实实的躺回被子里,石切丸一时半会儿睡不着,看着黑暗中发光的手机屏幕,过了一阵人们陆陆续续的都进来了,石切丸听见他们闲聊说山姥切不知道为啥今天一定想在隔壁睡,然后陆奥守道没准他有了女朋友要去煲电话粥呢——整个房间弥漫着一种欢快的气氛,青江没动静,看上去就和睡着了似的。


或许的确是自己太不够泰然处之了,宗近师父也说过这一点,自己的情绪很容易被人牵着走,所以不能当演员。等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纷纷入睡之后,石切丸翻了个身,然后正好看见青江安静的睡脸。


……美丽的珥加理公子吗。


他很难形容那一瞬间的错愕,应当说是心里某种晦涩的欲念突然得到了出口,“原来还有这种方法”“原来还能这样”——这种感觉有些新奇,也让人躁动。虽然这让他十分不能直视青江,但也难得开始对演好之后那个逐渐变得病态的砌君有了点信心。他的视线下滑到青江的嘴唇上,青江现在卸了妆,嘴唇看起来显得有些苍白,更加让人想轻柔的触碰。




石切丸稍微支起一些身子,看了看房间里的其他人,都睡着了。




他躺回去,很轻的伸出手臂,把青江的额发夹到耳后去,然后很慢的,很轻的,轻轻摸了一下他的嘴唇。




有一点些微的湿润感,很柔软,青江没了平时狡黠的样子,安静的躺着,石切丸轻轻的叹出一口气来,正想收回手的时候,整个人都僵住了。




青江悄无声息的睁开了眼睛。




黑暗中他异色的瞳孔简直在发光,既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弹,直勾勾的望着石切丸,然后他俩僵了好一会儿之后,石切丸几乎心跳都要停了,房间里众人的呼吸声此起彼伏,青江突然轻轻的张开了嘴,然后不是很用力的咬了咬石切丸的大拇指。


“我想……不会吧……石切丸。”


他的声音又低又含糊,如同耳语一般,凑过来:“你不会……真的……”




他为什么要含上来。石切丸的脑子也一片糊涂,然后仿佛控制不住一样,手指微微用力,青江的牙关被撬开一些,石切丸感觉到自己的指尖几乎碰到湿热温暖的舌尖,青江显得有些局促了,想躲避开来,然后石切丸背后的手机突然震了一下,吓的他俩都是一激灵。石切丸慌忙抽回手回身去看手机,青江却突然贴了上来:“其实想了一下,是你的话,不要紧。”




石切丸手机上一个字也没看进去,只能看见有条短信来了。青江贴着他的背,几乎从他自己的被子里快要爬进石切丸的被子里,石切丸深呼吸了一下,然后想问他这也是玩笑吗?结果青江倒是先发问了:“你刚刚,也是想理解剧本吗?还是别的呢?”




气音的交谈,滚烫的气息。他们在一张床上挤了那么久,石切丸第一次有今天那样的感觉。




“转过来啊。”青江掰他的肩膀,石切丸还真就被他掰过来了,窗外的月亮逐渐被云层遮盖了,屋内更加暗下去,青江小声地问:“刚刚,你其实是想干什么呢?”




石切丸有轻微的晕眩感,仿佛有人拿着刚让他尝过一口的美食放他眼前问他要不要再来一口——可是那不是不该吃的吗?他有什么理由,也有什么立场呢?青江又是为什么没有躲开呢——?




青江等了一会儿,看他没有反应,也就不说话了,默默的从石切丸被子边上缩回去,结果还没缩出多远,突然被石切丸一把拉住手腕,然后拖进自己的被子,盖住了他。




“嘶……!”动作之间他扯到了脚,惊动了稍远一些睡着的宗三,宗三在黑暗中抬了抬头,石切丸和青江都僵着不敢动,他们盖的是薄薄的夏被,山上气温低,眼下挨在一起他们也不觉得热,石切丸紧紧拽着青江的胳膊不松开。宗三往这边看了一会儿,然后脑袋又倒回去,没了动静。




青江呼出一口气来,石切丸轻轻伸手下去,轻轻的搬动他的脚,让他好好的蜷在自己的被窝里,然后一抬头,青江就亲吻了上来。




他闭上了眼睛,忍不住的抱住青江,吻着他柔软的嘴唇,尝试着舔他的唇角,他没有接吻的经验,动作生涩,青江引着他,自己张开嘴,然后舌头交缠在一起,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他们两个就小口的喘气,在角落里不知道吻了多久,直到两个人都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石切丸梦里都是旖旎温暖的场景,他梦到自己小时候在学艺的时候的场景,总也做不好,被罚站在一边,苦闷的踢着小石子的时候,突然看到华服的公子微笑着出现在他面前。




他糊涂了,在梦中仔细端详了一下那人,然后疑惑道:“珥加理?”




珥加理扮相的人笑了,笑的既温柔又明快,没有那种阴冷的感觉,他冲石切丸轻声道:“我是青江啊。”




托这个梦的福,石切丸第二天早上起的比谁都早,也因此成功避免了和众人解释青江为什么在他被窝里,趁着大家都睡死,山上都刚刚开始日出,他迅速轻声爬了起来,把青江小心翼翼的抱回他自己的床铺。青江被这动静弄醒了,睁着睡眼看了看石切丸,石切丸冲他比划了一个嘘,青江迷糊的露出一个微笑乖乖的点点头,接着眯过去继续睡了。




石切丸给他掖好被角,脑子里一团乱麻,拿起自己的手机和衣服出了门,想到隔壁房间去换好,结果刚一拉开门发现里面有个山姥切,吓了一跳,随后想起来山姥切是被青江的玩笑吓走的……呃,现在也说不好是不是玩笑了。




石切丸看了看四下无人,索性在走廊上穿戴好了衣服,然后坐在庭院里的台阶上把昨晚的手机短信摁了出来:“石切丸,你撑不下去了?”




然后第二条是:“我们明天来看你。”




发送人,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今天要来?!石切丸被这个消息吓了一跳,一看时间现在才五点,虽然他一点也不怀疑三日月能够不要人接就找到这里来,不过他现在这幅狼狈样子还是不太想被自己的家人看见。正在犹豫的时候,歌仙从走廊另一头走过来:“咦?石切丸?你这么早就醒了?”




“……歌仙?”石切丸也有点意外,他刚刚起来的时候没注意房间里是不是少了歌仙的铺位,然后看了看歌仙手里拎的摄像仪,他了然了:“啊,你真是辛苦了呢。”


歌仙拿着摄像机在他旁边坐下来,摇摇头:“不过就是早起拍个日出而已,风景比人方便,至少风景不会NG,好风景怎么拍都是美的。”


“哈哈哈……那我们给你添麻烦了,老是NG,真的非常抱歉,其实我们都是新人,想来你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吧。”


歌仙耸了耸肩,然后摆弄着摄像机:“谁不是新人过来的,而且你们的表现其实已经很好了……其他人还在睡?”


石切丸点点头,歌仙便道:“也好,让他们睡吧,这里什么都没有,他们每天也没什么事做。对了石切丸,我有点担心你之后的戏……因为一直以来你的砌君怎么说呢?都有些太正直了你知道吗?”




“嗯,现在我多少能理解了。”石切丸答道。歌仙有些楞,然后沉默了一会儿:“那就好……”




“我也想问一个问题。”石切丸点了点他手里的机器:“按照你的态度,我觉得你应该不是只想拍一部刺激感官的三级片,那么为什么结果却要用这么多的擦边球来诠释呢?”




“啊……没办法,其实我原来想的是一个深闺的小姐与神官相恋的普通的爱情片——因为这样的比较好卖,但是后来看了剧本又觉得实在是不够风雅,便自己动手改了一个,然后觉得怎样的姑娘都没有那种我想要的错乱感和悲壮感……你也知道,珥加理原本是大臣,现在却变成这幅玩世不恭的样子,由姑娘来演的话,这个背景下就没有可能有这种身份的坠落了。”




石切丸安静的听着。




“然后角色订好了之后,还是怎样都不够风雅,无论是神官把珥加理感化了,还是珥加理自己想通了,这样的幸福的结局总感觉哪里不对……不是珥加理不对,而是神官砌君就变得没有人味了,我怎样改都觉得不对,最后还是发现,互相撕扯着统统凋零吧,虽然凄惨,但是却很美丽。擦边球也是,有些时候,朦胧的色气可比直接的色情让人心痒的多了。”




歌仙顿了一下,似乎是回味了一下剧本:“悲剧比较美,人们都有这种错觉不是吗。”




石切丸眨了眨眼睛,想告诉歌仙也并不全然都是这样的,但是这时候房间里也陆陆续续传出了声音,歌仙往那边看了一眼,然后站了起来:”砌君就拜托你了,我觉得你能行的。“石切丸点点头:”我会努力——“然后在歌仙走之前突然想到自己是不是应该告诉他一声,便道:”对了歌仙,今天我家里可能会来几个人探班,应当不会打搅太久的。“




”哦?哦没事儿,来吧,知道行里面的规矩吗?比如不要拍照流出什么的……“




”他们比我要熟悉的多了。“石切丸笑了笑,歌仙道那就好,然后挥了挥手,拎着机器去忙别的了。石切丸也自己去洗漱了一下,然后回到房间里——只剩下因为脚伤而起来的格外慢的青江了。




他俩对视了一眼,都什么都没说,石切丸走过去,蹲下来轻轻握住他的右腿,青江轻轻挣扎了一下,然后凑到石切丸眼前:”哎呀哎呀,不用担心,涂药的话我有好好涂过了哦?陆奥守和我说会帮我下山去借个轮椅来,就不用麻烦你背来背去了。“




青江不提昨夜那些没有缘由的吻,倒是让石切丸有些意外,不过这样一来他好像也没什么立场提起,心情有些复杂。青江笑嘻嘻的摸了摸他的脸,然后道:”不开心吗?大早上的,皱着个眉头。“




”你……“他想问你是怎么想的,还想问我们现在倒底算是如何,结果看着青江的脸一个字也问不出来,就有那些阴暗的小火苗在心中烧啊烧的。结果青江伸出手:”好了,不管怎么样轮椅还没来呢,请帮助我去一趟厕所吧?我还得收拾好自己呢。“




上午的戏石切丸依然要上,他身上原本纯白的神官服现在换成了一件浅灰色的狩衣,演的是为义元君做法事但却有些心猿意马的状态。不出意料的今天也是状况不少,在重来第七遍的时候,石切丸的手机震了起来,清光在远处喊:”石切丸你的电话——“




歌仙捏了捏眉心一挥手让他们休息,石切丸便从跪坐变成站起来,脚都有点发麻,跑过去接电话,一接通就听见三日月标志性的笑声:”哈哈哈——真热呢!“


”三日月?你们现在在哪里了?要我去接你们吗?“石切丸不敢把手机贴近脸怕妆糊上去,三日月道:”不不不,我已经托人找到了地方,想来你也很忙,我们现在自己在爬山哦?5分钟之后就能到了。“




居然这么快,石切丸也是有些意外,然后和剧组众人说了一声有人要来探班。难得有个事情,剧组里的人都还蛮意外的,嘻嘻哈哈的开着玩笑,石切丸盯着石阶那边,没一会儿,五六个人有说有笑的走了上来——




”天啊……?!“清光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晃了晃石切丸的手臂:”那不是烛台切光忠吗?那个电影明星烛台切,石切丸原来你认识吗?“




——来的是三日月宗近,小狐丸,鹤丸国永还有鹤丸的两个朋友,也是石切丸的旧识,烛台切光忠和大俱利伽罗,同时后面两位,还是现在电影界炙手可热的当红巨星。




”啊,好久不见了呢,石切丸。“烛台切冲他打了个招呼,鹤丸也凑在后面开心的挥手,三日月和小狐丸也笑眯眯的——石切丸无奈的笑了笑,道:”对……我认识,下面给你们介绍一下……“




哪里需要介绍,整个剧组的人都吓的不轻。虽然三日月他们不认识,但是要说这里有谁不知道烛台切和他身边的大俱利是不可能的,石切丸视线扫了一遍,青江不在,不知道哪儿去了。便道:”这两位是我的哥哥,三日月宗近和小狐丸,这是我的亲戚鹤丸国永,然后……“




烛台切不知道见过多少粉丝了,一看表情就知道什么事,挥了挥手道:”嗯我是烛台切,这是大俱利伽罗,大家请随意啊,随意,我们只是来探班的,带了礼物哦?“




石切丸感觉事情变得有些超出控制,想去找块毛巾擦擦汗的时候,却突然被歌仙一把拉住,歌仙圆睁着眼睛,压低声音震惊的问道:”你……你是三条家的?“




石切丸想了想,现在也没有什么否认的必要,便道:”是的……三条宗近师父不成器的小徒弟,啊,不过宗近师父不是具体传授我技艺的人,他相当于三条的支柱吧……而我只是他学生中的一个罢了。“




”你是三条……!你怎么不早说你是三条!“歌仙看起来要炸了,三日月笑眯眯的凑上来:”说什么呢呀?“




歌仙压不住声音了,那边陆奥守正好推着个轮椅把青江一路给颠的不行的推上来,青江一上来看到的就一副仿佛粉丝见面会现场的狂热,还听到歌仙一声大吼:”三条可是……了不起的大前辈创立的派别啊!你就是光报名号出去,也不可能挤在那种地方当群演啊?!“





评论

热度(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