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BALL

恨毒校园网

【石青】落樱·第四章

光狼:

第四章


“自从那位珥加理公子来过一次之后,往后的几天他都天天来,虽然砌君没有表现出不耐烦的样子,但是我可以看出,砌君并不擅长应付珥加理公子这样的人。”


山姥切的声音相当的低沉好听,拿来做旁白的确很合适。石切丸在这一段简直是超常发挥——不需要歌仙怎么提点,他那副勉强应付的模样,游移的视线,还有面对青江时那副有点儿忍耐的腔调。全剧组的人都挺意外他能演好这么细腻的感情的。


“……明明和村民们那几场戏重来了好几遍,僵硬的不行呢,现在是抓到技巧了吗?完全扛得住特写上去呢。”清光拽着自己的领子往里面扇风,站在他旁边的陆奥守也很有兴趣的盯着屏幕:“嘛,不管怎么说,顺利就好嘛!”


“是啊,顺利就好,不过青江也很拼啊,上次山姥切说了之后,他现在看上去……噫,你看看他,这样子多欠打啊?”




被形容为欠打的青江,正在用那种令人不舒服的眼神盯着“砌君”的一举一动——在夜袭之前,珥加理先去借着求签的机会近距离观察了一下砌君,期间不断地在言语上试探调戏,眼神露骨,然后砌君感到十分不适,但珥加理毕竟没做什么,他也无法出言不逊。


“真是认真呢……那双美丽的手,想必在抚摸其他什么地方的时候,姿态更为动人吧……我说的擦神龛的时候哟?”




“流氓呢。”清光评价道。陆奥守赞同的点点头:“流氓呢。”




然而石切丸是真的如坐针毡。


并不是演的,他盯着青江的眼睛,真的感觉到一阵由衷的想远离。但是青江投入了进去,饶有趣味的在他身边打量着。珥加理从砌君手中接过签筒,然后“手一滑”签筒掉在了地上,珥加理轻轻地啊呀了一声,然后微笑着望着砌君。


这个房间歌仙放了很多布进去垂挂着,营造出一种密不透风的感觉,石切丸稍微退后了一下,立刻撞到了其中一块,有种被逼进死路的压抑感,只能看着眼前的“公子珥加理”。


这些让人不舒服的小细节还有许多,赤裸裸的被窥视感让石切丸忍耐着不要去动手揍他。按照剧本,他俯身去捡那个签筒,同时道:“请小心一点啊。”


珥加理直接伸手,在砌君的手指底下慢慢的扣出一枚签来,然后瞄了一眼,轻笑出声,突然凑近了过来,青江的声音炸响在石切丸耳边,轻声说着台词:“哎呀,是下下签呢,不知道神官大人的话,能不能帮我祛除这份灾厄呢?”


石切丸竟然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完全接不上台词,他的沉默让所有人都一愣,青江也楞了一下,不过他的脸是被石切丸的脸挡住的,索性直接往下接:“今夜,我会来找神官大人详谈的。”


歌仙喊了停,然后青江按了按石切丸的肩膀,先一步走过去:“刚刚那条还可以吧?就算石切丸不讲话也没关系吧?”


“可以是可以……嘛不过我们的进度本来就晚了一天……”歌仙把目光望向坐在那儿的石切丸,青江伸手拦了拦他:“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了,突然就那样……之前都还没什么问题的,总而言之我先去说说,可以吗?”




歌仙沉默的看了青江一会儿,然后苦笑出来,点点头:“也对……本来这么顺利就已经出乎我的意料了,你们俩休息一下吧,刚刚那条能用,石切丸的表现挺好的。”


夜袭的部分昨晚本来想拍掉,结果这里到底不是城里的摄影棚,关了灯一团漆黑,靠他们的那点儿设备根本只能拍到模糊的轮廓,自然也没有什么美感可言,大家老老实实烧水洗漱睡觉。青江真没发现石切丸有什么异常,因此眼下也只是拿了瓶水坐到他身边去:“你怎么了?刚刚不是还状态很好?”




石切丸不说话,只是低着头,面无表情的注视着掉了一地的签筒。




他讨厌珥加理那样的人。从骨子里透露出的轻蔑和玩弄意味,偏偏又代表着某种危险和强大,而且通过青江的演绎,石切丸看着他青色发丝中隐隐露出来的那点儿鲜红,充满了一种想要付诸暴力的不适感。


恐怕砌君和自己的感觉不谋而合吧——哪怕珥加理是个漂亮的人,也只能想到色彩艳丽的毒蛇慢慢攀上了自己的脖颈——那时候唯一有的冲动就是狠狠地把它扯下来,然后远离。


说不出话来。


厌恶到了说不出话来的地步。本来以为只是不舒服,但是近距离的观察之后发现是某种抵触。


“喂……理我一下呀?神官大人?”




猛地又听到那个糟糕的语气在耳朵边上传出来,石切丸浑身一个激灵怒道:“别用那种语气说话!”




本来笑嘻嘻趁着歌仙给的短暂休息在聊天的剧组众人,包括青江,都被石切丸突然这一声怒喝给惊吓到了,一时间全都鸦雀无声。歌仙更是楞的不行,他还在看之前拍的片段,整个房间里这下只有屏幕上发出一些模糊的声音来。




青江的表情严肃下来,放下水瓶,轻轻拉起石切丸的手腕:“石切丸,你状态不好,跟我过来一下。”




石切丸也迅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尴尬的一边被青江拉着走一边向众人鞠躬道歉。青江的手比他的手小上一圈,很无害的轻轻地拉着他的手,是自己看惯了的那个青江,不是珥加理。




他有点懊悔了起来,他要是能更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就好了。青江已经把他拖到了没有人的地方,然后掰着他的肩膀轻声道:”石切丸?石切丸你听着,投入是好事,但是你过头了,你明白吗?“




”……我知道,对不起。“石切丸诚恳的道,青江叹了口气,接着微笑起来,抓着他的脸盯着他的眼睛:”不喜欢这个角色?“




石切丸想了想,诚实的点了点头:”给人的感觉太不舒服了。而且你演的真的很好,要不然我想我大概不会觉得那么不爽……“




”哇,你嘴够甜的。“青江松了手笑出来:”夸我?夸我我之后也不会手下留情的哦?你可别又太入戏了。“


石切丸看着他,苦笑着,似乎想说什么。青江等着他说,然而他又不说了,只是点点头,然后拍拍青江的肩:”行了不耽误大家的时间了,我们回去吧。“


青江本来都做好准备听他说话,结果石切丸倒头来还是把话吞了回去,青江不爽的在他背后皱皱眉头,结果眉头还在皱石切丸突然回头,青江表情一下子转不过来僵着脸问:”怎么又不走了?“


”啊……我只是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石切丸扶了一下自己的帽子:”你在演珥加理的时候,是什么想法呢?“


”我?“青江支起下巴想了想:”我哪有什么想法,就那么……总而言之没什么特别的……怎么,你要从我这里找什么参考吗?“


”不,没事,没有就算了。“石切丸温和的笑了笑,青江加快几步和他并步走到一块儿去,望着他鲜红的眼角:”是指我对砌君的看法?“


”啊,都说了……只是随口一问的,不要在意啊。“


”那样的话,看法有的哦?很像你的角色。“青江恶作剧般的露出一个坏笑:”奇怪的认真也好,温和这一点也好,把自己藏起来也好。“




——那个男人是猛兽。




”公子,我不明白,您一句话的事情他就可以被带来,您为什么非得自己再从跑来?“清光饰演的小心腹凑在青江耳边耳语道,青江依旧仰在那个只是换了装饰的破轿子上,掀开一点帘子道:”不是每一种美人都适合那样欣赏的,我就这么抓他来的确可以强行制服他,但是他肯定也会反抗。兔子啊鸟雀啊这样反抗也毫无用处的宠物反抗起来是增加趣味,狮子反抗起来就没有美感了……哦,算了,和你说你也不懂,简单的来说,我要看他自己反悔当初说过的话,然后温顺的伏下来,心甘情愿的答应我。“




——交流过后夜袭拍的十分顺利。石切丸的情绪收敛好了很多,两三遍就熟练地过了,然后一时半会儿都是青江的戏,也到了电影的各种擦边球时间。现在是”珥加理“因为公事回京了一趟,在砌君刚刚松了口气认为他走了的时候,珥加理却又阴魂不散的回来了。




而神社里正好快到了一个月一次的小型祭典,砌君处处受累,正是烦躁不堪的时候。




因为石切丸的情绪似乎比青江想象的要容易投入的多,所以青江一直有留一个心眼,希望不要让自己给石切丸造成太大的不适感——毕竟戏只是一时的,万一真给石切丸留下什么奇怪的回忆他俩以后怎么住在一块儿?接下来的戏码是珥加理要出演苦肉计,笃信温柔的神官不可能不管自己,青江站好位置,清光从镜头里下场,帮着摆道具去了。




石切丸换好新的一套衣服,从青江身边走过去,青江笑嘻嘻的轻轻踹了他一下:”待会儿可拜托你好好地照顾我哦?不然我俩谁感冒了都没钱,你是知道的呀。“


”好的,不过我看到山下的市场生姜很便宜,早知道今天能拍到这边,我就买一些姜来煮点姜水好了。“石切丸把袖子绑起来,免得让宽大的袍袖妨碍动作,青江欢呼一声:”多放点糖最好?“


”没钱买糖呀,工资后天才会发第一次呢。“石切丸也笑起来,那边山姥切已经沉默的抱着水枪和接在上面的莲蓬头爬上了屋顶,珥加理要故意脚滑摔跤然后趁势窜进砌君的屋子,接着里面就要开始打擦边球了。外面是”雷雨“,青江还要被轰出去一次淋个透,然后趴伏在外面颇为可怜的再被捡回去一次,总而言之得淋个舒爽。




”3、2、1——开始!“


青江感觉到冰凉的水兜头下来的时候浑身一个哆嗦,然后歌仙瞬间就喊停了:”不行这个莲蓬头,再多戳几个洞,看上去稀稀拉拉的。“




山姥切抱着莲蓬头先是沉默,最后无奈的喊道:”不够大,没办法的,多来几个人一起甩!“


于是基本半个剧组都爬到屋顶上去造雨,几个扮演巫女的小姑娘玩的尤其开心,她们年纪还小,抱了一桶水忍不住泼泼同伴,时不时就滑下几滴砸在青江脸上,青江抹了一把脸对上面笑道:”你们站稳了没有啊?“




”站稳啦!“那个叫山田的姑娘冲青江喊,然后举起手里的桶:”哎哎,我们现在要泼珥加理这个负心汉啦?“




青江耸了耸肩做出壮烈牺牲状,逗得一群人发了笑。石切丸远远地在屋子里面望着他,却没笑出来,却只是看的出神。




或许是他太在意了,总顾虑着青江再表现出那种让人不快的气息来,自己要忍耐住才对,但是直到现在青江都没有再露出那种神色了。珥加理也是对砌君有了兴趣,不需要十分轻蔑的看砌君了。




看都准备好了,歌仙喊道:”别闹了别闹了,准备开始了哦?3、2、1,开始!“




这回雨下的有点样子了,石切丸赶紧把门关好,在里面做出抹掉眼角隈取的样子,外面青江应当是踩着雨声摇摇晃晃的走过来,有些凄然的喊道:”砌君——砌君——救救我好吗?救救我……“




里面也有设备在拍石切丸,石切丸不敢放松,做出些微的惊讶表情,放下手中的短巾,眼角的一抹红色擦到一半,在太阳穴那边都留下红色的一块。他皱着眉头站起来,拉开门往外望,随后不论是戏里的砌君还是他,都被真的震到了一下。




歌仙虽然穷,但是很会钻空子,用大量便宜的纱还有布,以及便宜的小挂件小风铃什么的把场景布置的几乎有种飘忽的美。而在”大雨“里面青江仿佛真的被淋湿了,扭了脚,一跛一跛的带着哀求神色向他走来。




他竟然瘦的这么厉害,石切丸脑子里没来由的冒出这么一句,明明他们因为同住的缘故,早已互相看习惯。珥加理走到他的屋子面前,发梢都在往下滴水,仰起头露出形状好看的脖颈:”神官大人,肯收留我一下吗?我为了来见你,可是摔下了石阶,求你就让我进去吧。“




石切丸想到了很多鬼怪故事里面来勾人的妖精,不过他脑子里想着这个,这回没有卡壳,皱了皱眉,犹豫的打开一些门:”你……大夫在山脚下。“




”就留我一场雨吧,就一场雨,求你,我什么也不做。“




珥加理低下头,湿透了的发丝也垂下来。这时候砌君该心软了,石切丸便叹了口气,拉大了门:”把鞋脱了吧,我去给你找件干净的衣服来,雨停了就送你下山去。“




珥加理微微笑了一下,扶在门边却不进来:”嗯。“




砌君走向衣橱,然而回头一看珥加理就是不动,有点疑惑,走近了问道:”进来啊?“


”我浑身还湿着……“




明知道是圈套,但这一刻就算是石切丸看着也于心不忍,伸手拉住湿淋淋的青江将他拽进来,果然屋内一下子被拖出一道水渍,然后青江对着镜头一下子跌坐下来。




”很疼吗?“砌君这个时候已经完全心软了,也跟着蹲下来,轻轻捧起珥加理的脚想查看情况,珥加理发出一阵又像笑又像哭的声音,然后冰凉的手环了过来,石切丸又想起了蛇——但是这回他没什么反应,按照剧本掀开了珥加理的袴下摆,脱掉他的绑腿。那是一只很漂亮的脚,青江为了有这个效果被化妆师清光指挥着龇牙咧嘴的给脚抹了两天面膜加去角质还抹了美白——但是什么事都没有。




是的,扭了脚是假的,砌君瞬间铁青了一张脸,然后把笑着的珥加理难得粗暴的一把推了出去,狠狠地关上了门。




珥加理缩起脚来,坐在雨幕里面高兴地哼起了一支歌,镜头对着青江环绕式的拍,他浑身都在淅沥沥的往下滴水,然后对着门喊:”想见你是真的,我今天会一直,一直在这里的哦?“




”请您就此回去吧!“砌君的声音听起来完全不客气,不如说少有的带上了一丝凶狠。珥加理爬起来,在庭院里晃着四下里打量着:”别这么刻板嘛。“他走到预定的绘马殿那边,屋顶上一群降雨的也慢慢地跟着挪:”砌君,我对你可是真的动了心哦?“




然而青江视线放在绘马上,按照剧本随手拿起一个把玩着看,结果脚下突然踩到什么,他猛地一滑空一声大叫,然后顺着绘马殿前面的石阶就滚了下去。




”青江?!“”青江!“一瞬间屋顶上的人都手忙脚乱了起来,听到外面动静不对,石切丸也是一愣,然后一把打开门冲了出去,然后就看见一群人从屋顶上爬下来,歌仙急的镜头都不关随地一放就往外追:”青江滚下去了!“


石切丸猛地瞪大了眼睛,就他现在最便于活动,想也没想就追下去顺着石阶一路朝下,然后看见青江趴在石阶中央,倒是已经坐起来了,就是看上去很痛苦的样子还是拿胳膊撑着自己。石切丸赶紧到他身边来然后扶住他:”怎么了?疼吗?伤到哪里我看看?“


”哈哈哈……没事,活蹦乱跳的……嘶!别……别动……我觉得应该没骨折,毕竟我才滚了一点点就停下了嘛……石切丸?“青江的手上全都是在地上磨出的伤口,看起来怪吓人的。其他人这会儿也都放下东西过来了,青江一下子被围在中间,哦的笑出来:”这么担心我啊?放心,我没钱生病的。“




”你还在说什么混账话啊!“石切丸一把将他抱起来,青江脸上的表情又僵了一下,宗三在后面道:”赶紧拿医药箱呀……哎呀怎么会有这种事,快点,要是真的有什么大伤也得检查一下去医院啊。“




青江被石切丸抱着动弹不得,浑身湿淋淋的,狼狈不堪的嘟哝着真的不要紧的。但没人管他,进了屋陆奥守搬了急救箱来,然后一群人盯着青江慢慢脱戏服赤裸了上半身,倒确实除了手没有什么伤,然后裤子也脱了就剩条内裤——脚踝一块红肿了起来。




”啊……真的扭了脚呢,石切丸。“看到这个,青江反而一乐,冲着石切丸开了个玩笑。清光拍了拍胸口:”呼还好还好……真是吓死我了我以为你都滚到底下去了,只是扭到脚真是万幸。“




石切丸阴着一张脸,没说话。山姥切虽然不说话但是递了块毛巾给青江,青江道了谢接过来擦头发,指着自己的脚道:”我觉得我真没问题,虽然摔得有点痛,但是只是扭到脚,而且反正接下来的戏都不是什么要跑动的戏,我觉得我完全可以带伤英勇上阵哟歌仙?你觉得如何?“




”别闹,你赶紧把你的脚治好。“歌仙皱着眉头看着他的脚摇了摇头,青江急道:”这种小伤——没必要的,我可没闲钱浪费在扭了脚这种问题上,你看——“他还晃了晃腿。




然后他的膝盖窝被石切丸一把捞住了。




石切丸的脸色完全是发怒了,一字一句道:”去换衣服,我们去医院。“




青江一甩头,湿透的长马尾一条的甩过去,刚要张嘴,宗三猛地推了一下他的肩膀示意他这时候最好闭嘴。歌仙也迅速道:”你管什么?谁说你会消极旷工了?义元君还有其他村民的戏调到前面先拍掉就好了,你给我去把自己弄好,不然我一个特写拍你的脚一看一块红肿,这也是给我丢脸。“




青江困惑的眨了眨眼睛,石切丸像是失去了耐心,一把又把他扛起来,抱着道:”那我带他去医院,你们先把后面拎上来拍。“众人纷纷表示没问题,青江看已经这样了,也就安静的蜷着不说话了。




他穿上自己的衬衫,然后调整了一下姿势,被石切丸背着走下山去,石切丸脸上的妆都没卸完,依旧是砌君那花了一半的眼角,青江湿润的头发擦在他肩膀上,濡湿了一小块。




一开始走的是没什么交流的,到了大马路上等公交的时候,青江开口说话了:”谢谢你关心。“


”因为是你啊。“石切丸将他又背的稳了一点:”毕竟是一起生活的人,不好好用心对待的话,互相扶持一起住的意义是什么呢?“


青江趴在他背上笑起来,然后敲了敲他的脑袋:”原来你是这么想的吗?那我真是不如你……“


”什么?“石切丸好像没听清,回过一点头,青江摇了摇头:”没,没什么。“


他向来都是敷衍的和石切丸生活在一起,突然发现石切丸却把他当成真心的朋友,这种感觉有点奇妙,也有点感动。于是又沉默了下去,安静了一会儿后,青江看着天空道:”啊啊,去医院的钱怎么办呢?“




”钱的事……“石切丸听见他的话,也犹豫了一下,不过很快就道:”钱我借你,等你以后努力的红了之后,可要记得还我哦?“


”哇,那我可不得不努力啦。“青江也没真的在意钱的问题,听见石切丸这么说,还挺乐的笑了一会儿。




虽说如此,青江确实摔得不光是脚扭了,跟腱轻微撕裂,医生帮他弄脚的时候石切丸跑去付费,从钱包里先是看了看少的可怜的几张现金,然后又看了看两张银行卡,苦笑一声,敲了敲柜台。




”抱歉,请问一下,这附近有国立银行的取款机吗?“







评论

热度(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