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BALL

恨毒校园网

【石青】落樱·第三章

光狼:

第三章


也确实是快收拾完了,这个神社看起来暂时还空荡荡的,不过在青江和石切丸也加入了,然后又雇了两个人帮忙搬东西,来来回回的布置,掉墙灰的地方挂上层层的纱幔,二手市场买来的神龛,假树,等等东西搬进去布置好了之后,竟然还有模有样的。


尤其是周围本来就是树林,拍在镜头里,调个色,开始有那个感觉了。场地解决了,那么接下来就是人物了。歌仙让清光先把这几个家伙的妆给弄起来,他自己又坐着电车不知道去了哪里——说是帮他们找服装去了。


青江感觉到清光柔软的手指正在把自己的头发抓着拿发蜡固定,弄出稍微有些凌乱的样子,然后青江睁开眼睛,差点被发蜡喷一脸:”哇哇哇,还没弄完?不是说我的发型不用怎么变吗?“


清光一弹他的脑袋:”你很多特写的,想中分见人不成?“然后旁边石切丸也笑了,他一笑给他帮忙化妆的宗三哎哎了起来:”别动,别动,粉要扑进眼睛了我可没法帮你洗啊。“


石切丸便又不动了,他俩开头就有要拍的戏,石切丸的戏尤其多。清光处理完了青江的头发,便让青江在一边晾着,自己拿了一边的一小罐东西过来,打开一看鲜红的一小罐油膏,清光拿了眼影笔过来帮石切丸又把那为隈取给画上了。青江从一边的椅子上望过来,望着镜子里又显得有些谜样的妖异的石切丸:”他演砌君也要画这个眼妆?“


”歌仙指定的。“清光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来调到相册给青江看,里面是石切丸上次演神官的那场只看得见眼妆的戏,他微微低着头从纸门后走出来,然后歌仙大概是在这个时候拍了一张,正好拍到石切丸鲜红的眼角。青江伸手拈了一点点油膏闻了闻,有一股子很淡的香气,又看了看石切丸:”我本来以为砌君这样的角色,会是更干净一点的妆呢。“


”最后的结局是那样的,要有点兆头嘛。“清光说着已经画完了,然后又从自己的包里摸出了一支唇笔和一瓶散粉:”好的,我们穷的很所以先说好——请加油不要出汗,要是出汗出的妆都花掉了很可能到时候会朴素的直接上哦?觉得实在热的时候就用这个抹住。“


石切·体温向来高·丸苦笑着看着散粉。


下午的时候歌仙回来了,开始的那两场戏都是石切丸和村里面的村民,青江暂时不用出场。第一次演重要角色,石切丸认真的很,和村民的扮演者还有神社里的巫女、宫司们的扮演者对了有十几遍。歌仙来的时候他们还在对,歌仙满头大汗的拎着四件衣服,一进门就气喘吁吁的道:”去去去……都去帮我……下山搬衣服!别弄皱了,下摆别拖在地上了啊,陆奥呢?陆奥,快去帮我挂起来……“




几个人都化好了妆,好在今天其实也仅仅是准备,一行人又去风风火火的搬衣服试衣服。青江拈了拈自己的衣服,又看了看旁边那一排,啧啧称奇道:”这些可都是好布料啊,歌仙这是把钱全拿去买这些衣服了不成?石切丸你看,这做工也太好了吧?我原来还担心会不会不透气啊,太热啊什么的……石切丸?“




他绕过衣服架子,然后发现石切丸正看着一排的神官服发呆。




”你看什么呢?“他凑上去,有点疑惑的在石切丸眼前晃了晃手,然后石切丸伸出手指指给他看:”从这边开始,这是平常的神官服,是家居穿用,然后中间的那些是小型的祭典和主持婚礼的时候穿用,最后面那些事最正式也是最为复杂的服装,歌仙全部找来了。“




”真奇怪呢,明明在别的方面都这么省,衣服方面却弄得这么华丽……“青江听他这样说,轻轻拉起一件的袖子看了看,然后发现石切丸的表情似乎和他平时有些不一样。


他又眨了眨眼睛,好奇的望着这个呆呆的注视着这一排衣服的男人。


”青江?石切丸?你们俩换好了没啊?“


”哦,来啦!“青江的注意力被收回来,然后拿起一件自己的戏服,穿戴整齐之后走了出去。




众人都穿了古装看上去确实有了很多味道,扮相到了,也都长得俊秀,剩下的还真不是什么大问题。歌仙将剧本卷成一根棍子在手心里敲着:”衣服我是从自家还有别的亲戚家拿来的,所以你们都给我当心着点啊?来来来,都让我看看……不错。哎清光你的领子拉上去一点,青江,别穿这么严实给我把胸口露出来,宗三就那样……咦石切丸呢?“


青江也左右看了看,然后就看见石切丸着急忙慌的从正殿里奔出来,身上一身雪白的狩衣:”来了来了?“


歌仙皱起眉头,说不上是满意还是不满意,石切丸有点儿紧张的站在那儿让他绕着自己看了一圈,然后歌仙摇摇头叹着气帮他扶准帽子:”先这样吧,明天开拍了哦?早上五点趁着还有雾和刚日出的时候拍,要早起啊。“




”是——“众人错落不齐的应着,石切丸忧心忡忡的扶着高帽子十分慢的挪到青江身边,问道:”青江,是我看起来特别奇怪吗?“


”我觉得还好哦?十分漂亮,神官大人?“青江啪的一声展开手里的道具折扇,笑眯眯的给自己扇着,石切丸看了一眼歌仙,又叹了口气:”我真紧张啊,这可是在拍电影哦?“


青江没料到他竟然是在紧张,既哭笑不得,又不知道说他什么好,懒于安慰,索性就敷衍的摸摸他的头,哄到:”好好好不怕不怕?“


石切丸恼怒的看了他一眼,又找人对戏去了。


青江笑了笑,一回头,差点撞在身后的宗三左文字身上,吓了他一跳:”呜哇?!宗三君?“


”你们真是意外的让人摸不透呢。“义元君扮相的宗三拿宽大的袍袖半掩着嘴,望着石切丸走开的方向:”要说你们看起来关系很好的话,确实是很好,但是具体又感觉不是那么好?“


”哎呀哎呀,被注意了吗,如果是粉丝的话我可以给你个签名哦?“青江笑嘻嘻的比划了一个pose开了个玩笑,宗三摇摇头:”不然你要我在这种地方找什么消遣呢?你和石切丸总是同出同进,少不得要八卦那么一下嘛。“




”遗憾的是我可是笔直的取向哦?“青江伸出一根手指比划了一下,宗三笑道:”拍完就说不定了呢,这可是你的第一部戏对吧?讲不定会造成很深的影响?“


”变成珥加理那样?哈哈哈哈哈哈哈那还是饶了我吧!“青江一摊手,笑起来发梢轻微的抖动着,加上妆面看起来比平时还要轻浮:”还有我和石切丸没什么八卦可说的呀,太穷了大家只好合租了,谁又会真的在乎谁呢……不过就是在现在,住在一起而已,也没有那个必要去了解对方吧……“




反正只要和谐的生活下去就好了。虽然他的确是对漂亮而温和的石切丸的过去有那么一点兴趣,但也就是像是读了一本不错的书,想知道后续情节的程度罢了。不知道不太爽,但也没有什么关系。




宗三笑眯了眼睛,接着抽出青江手里面的扇子:”啊呀是这样啊,真是没什么故事,这个我就借走了,我的衣服可有两三层,热的要死了呢。“


”原来在打这个主意吗?还特意搭什么话直接说就好了嘛。“青江顺势松手让他抽走,接着冲宗三摆摆手:”那我去把衣服换了,你也早点换吧。“




”珥加理啊……“宗三望着青江的背影打开了扇子轻轻摇着,若有所思。


清晨的山里果然起雾了。


神社寂静的只有鸟鸣,镜头里的石阶上,在众人都没有醒过来的安静的早上,一位年轻的神官已经换上了雪白的常服,从远处破落的鸟居那边慢慢走进来,然后在手水舍打了些水冲了冲手,走上台阶的时候,神社里出现了第二个醒着的人——


”啊呀,砌君,你已经醒了吗?“


揉着眼睛的年轻宫司用带着困意的声音道,被称作砌君的神官温和的笑了起来,开口:”是呀,早上好左元君,今天也请加油呢。“


日出的光芒慢慢的覆盖在神社里面,也将石切丸和对面演员的身姿印了出来,歌仙在故事里安插了一个讲述者”左元六义“,扮演者是一个之前都内向的没怎么讲过话的年轻青年叫山姥切国广。歌仙盯着镜头一声都不敢出,他的角度拉的很大,开头这一幕是为了取广景,所以歌仙现在正在被三四个人扶在树上趴着拍。




也幸亏是广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两个演员都有些紧张,不过在大量的带着雾气的美丽风景的掩护下,他俩就是光站着不动也很美。歌仙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才没喊停。然后砌君慢慢走下台阶,将神社门口绘马殿的架子摆好,对着门外露出微笑,青江早就被委托了任务,这下迅速提起戏装的下摆打开设备就对着石切丸的脸拍——




”嗯,又是新的一天呢,开始吧。“




这就算是片头了,后面该接标题画面了,然后一段是左元六义的自我介绍,左元六义这个角色是村里面送去神社当见习神官的年轻人,然后经常代替神官砌君来往于村里和在村外的神社,因此是个很方便换场景讲故事的存在。这一条歌仙没啥异议过的很快,然后迅速青江就要抖抖衣服上了,往道具轿子上一坐听见轿子发出一声危险的吱呀,吓得他浑身一绷直,然后就看见石切丸在一边消沉。


”你怎么了?“青江僵着身子不敢动,生怕把屁股底下的轿子坐烂了,石切丸坐在一边抱住头:”我刚刚,差点咬到舌头念错台词。“


歌仙走过来拍了他们一人一记:”行了你到头来没念错就行,还有青江你给我放松点,你是小姐出嫁吗这么端端正正的坐着?“


”歌仙,你的轿子是什么做的?“


”你不知道会比较坐的放心,塌了我给你放假,快给我懒洋洋的躺在里面上!“


嘛真是最尴尬不过的开场了,另一边热闹的集市场景歌仙是去外面提早拍摄的,他们要演的剧情难免支离破碎。好在青江脸皮厚,珥加理公子经过城池,听说了声名很高的砌君神官,然后故作不屑都演得不错。虽然难免重来了几次,听轿子嘎嘣嘎嘣前后搬了几回,但都算是顺利。




但没想到第一天就卡壳了。




今天的预期计划是演到青江夜袭石切丸,然后被拒的场景。但是公子珥加理和神官砌君的初见面就被搞砸了。


这一场戏要青江掀开帘,然后先是远远看到砌君一袭白衣做着加持祈祷的模样,然后看到有个小孩子在神社里吵吵闹闹的玩,砌君过来安慰小孩子,然后做了个鬼脸逗人笑——这部分都十分样板,石切丸多来几遍不紧张了就没问题,毕竟这一部分也没法有什么深层情感展开——但珥加理就不一样了。珥加理的眼神从惊艳到玩味,最后打算前去”玩玩“,统统是特写。




青江觉得自己已经快笑的僵掉了。




”嗯……那就是那个神官砌君?“不知道多少遍的重来,青江微微瞪大眼睛,然后从轿子里面出来,远远地站着看——这回他还没完全爬出来,歌仙就道:”不行,青江,我说了,要惊艳感啊!“




”……好好,惊艳……我真的努力在惊艳啊。“青江工作起来原本是非常认真的,到现在才终于忍不住了抱怨,歌仙抱住脑袋有点烦躁的揪了揪:”哎呀我也知道你在努力……但是不对,感觉不对,你那种惊艳惊艳的……感觉不对……!“


抬轿子的都换了两批,歌仙都自己上来抬过了,青江也上上下下消耗不小,听了这话比划了一下:”那究竟要哪种惊艳?我已经很努力地在把那边的石切丸和我见过的最漂亮的人联系在一起啦,你来给我描述一下?“




”……我再看一遍,你直接下来做表情吧,镜头不用开了我看看感觉。“




青江惊艳状。


他们闹得这么大其他人也凑过来看了,陆奥抓着头发道:”这不是挺好的吗?“


”村民甲不要说话。“宗三按了按他的头:”怎么说……确实是很惊艳的表情,但是感觉确实……“


一群人端详了青江一会儿,青江揉了揉脸,石切丸也凑过来:”不要紧吧?“


”给你们添麻烦了。“这回换青江消沉了,然后从来不说话的山姥切突然道:”你……你太认真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他,山姥切浑身一震,接着别开了视线:”我只是随便说说……珥加理又没有真的爱过砌君,怎么可能被砌君的美折服到心里,但是你看起来太认真了。“


”诶——你的意思是,我反而要不投入一些吗?“青江觉得有意思起来,歌仙想了想道:”好像确实那样比较好,就照国广说的,青江你再来一遍吧。“


重新打起精神,青江调整好表情,轿子又一次从神社底下慢慢上去,然后远远地停在鸟居外面。


珥加理漠然的掀开帘子往外看了一眼,接着微微眯起眼睛,看了几秒之后,眉毛也稍微上挑,石切丸那边要接戏了——接住假摔的小孩子,然后轻声哄着,微笑着做了个鬼脸。小孩子破涕为笑,镜头回到珥加理这边,然后歌仙在屏幕面前猛地震了一下,大喊:”好!过了!“




石切丸听到歌仙这么一喊,心中也替青江高兴,反正镜头不在他那儿,他回头去看了青江一眼,然后也是心里一惊。




或许是那种漫不经心的敷衍才是青江的本色,不与任何人接近的气息。他笑的就好像平时那样,眼神却冰冷的像是一条蛇在充满兴趣的盯着你,仿佛被注视着的石切丸只是一缸漂亮的金鱼。




相比之下,之前青江的所有的眼神都太过温柔,至少被现在这么一看,石切丸少有的感觉到一阵不适。




而歌仙饶有趣味的把刚刚的段落又看了一遍,剧组里的演员也算是清楚他到底有多爱扣细节了,纷纷同情的拍了拍青江的肩膀,青江又变回笑嘻嘻的样子了,摇着扇子夸张的道:”哎呀哎呀下一个被迫重来这么多遍是谁呢?歌仙你可不能偏心,大家都要这么严格要求哦?“




”你就不给我们想点儿好。“清光笑着揍了他一拳,石切丸又看了青江一会儿,那种感觉已经不见了——那是珥加理的感觉,青江是个好演员。注意到石切丸的视线,青江笑着冲他喊:”辛苦啦,但还没拍完,我要来冲你耍流氓啦神官大人。“


啊,对的,石切丸猛地想起今天的要求进度是砌君拒绝珥加理。


但是一想到这个,他突然的有些毛骨悚然。





评论

热度(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