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BALL

恨毒校园网

【石青】落樱(现paro,演艺圈新人X2)

光狼:

第一章


青江是被热醒的。


 


粘腻的汗水逐渐在他的睡意中裹挟在他身上,让他终于睡不下去,原本还做了个挺好的旖旎的梦,结果醒来一点儿也不是什么香艳的理由——他看了一眼坏掉的电风扇。


 


“啊……所以我才叫你不要买便宜货啊石切丸。”他从竹席上爬起来,青绿色的长发睡得有些乱糟糟的,腻在后脖颈上更热了,他把马尾抓到前面来,挪到电扇前面开始按开关,可惜无论怎么按,老旧的电扇都不再动弹,青江有点恼恨的拍了一下它,然后懒洋洋的倒下去,正好躺在了还能继续睡下去的石切丸的身上。


 


石切丸也睡的汗涔涔的,身上倒是很凉。闷热的暑意将这个狭窄的小房间蒸的像蒸笼一样,青江看了石切丸一会儿,又看了一眼并排摆在一边的两个手机。


 


无论是石切丸的手机还是他的,今天也是依然很安静,之前联系的几支广告连喊他们去试镜都没有。青江叹了口气——这回石切丸倒是有点醒转的迹象,青江抓过扇子轻轻给他扇着风:“继续睡吧,什么活都没有。”


 


石切丸一下子睁开了眼睛,接着半梦半醒的望了青江一会儿,又发现了坏掉的电扇。


 


“哈哈,越来越倒霉了呢。”他冲着青江温和的笑了笑,然后将自己肚皮上被青江刚刚趴皱的T恤拉直,伸手抹了一把汗含糊道:“那么……要不要去公司看看有没有什么群演?”


 


“正好蹭空调。”青江微笑着,也帮自己抹了一把汗。


 


他们两个是演员——虽然都是刚出道不久的新人,不,不如说连道都还没有挤上,至今也依旧是各种群演,偶尔参加一些话剧和广告,总而言之没混出什么名堂的,一对合租屋子的年轻人,虽然找了演艺公司,但既然不是公司重点培养的新人,那么自然也就谈不上什么厚待和补贴,公司里没他们的位置,也很少会特意给他们介绍工作。青江是艺术学校毕业的,而石切丸只是想出来找些活干,演员算是他的兼职,偶尔他还是肯德基的店员小哥。


 


这些都是在片场等待突然缺人的导演来找群演的时候,他们攀谈得知的。


 


钱果然没那么好赚啊。青江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看到石切丸的时候,他刚在上一个片场装完尸体,领了一份盒饭又到外面难捱的等着,结果发现石切丸靠在墙根睡着了。


 


这个人有意思啊,这样都睡得着?


 


等待区域就是这一块,除去石切丸还有很多人等着。青江手段活络,动作比别人都快,而且耳朵灵,别人都是看见门缝一动就凑上去,他光是听见脚步声就能往前凑,尽管因此没少被门打脸,但是为了房租和每天不至于只能吃泡面,他还是凑的非常得劲。相比之下,这个都能睡着的家伙绝对是警觉性不够,他索性就在石切丸旁边坐下来。感觉到身边有人,石切丸皱了皱眉头,然后迷迷糊糊醒转过来,随着他抬起的头,青江叼着一次性筷子看见石切丸胸口制服的徽章——乱舞公司的。


 


“啊。”青江咬着筷子道:“好巧啊,我也是乱舞公司的。”


 


石切丸睡得前刘海乱糟糟的,颇为困惑的看着青江,然后又看了看片场半掩着的门,接着明白过来,礼貌的笑了笑:“你好。”


 


青江从自己的饭盒里戳出一个章鱼肠来,递给石切丸:“来聊聊吧。”


 


毕竟他们这样的人大部分时间除了等待毫无方法,加上是同一个公司的,熟起来也是理所当然,然后石切丸有一天看到了这个无比便宜的小阁楼出租的消息,便问青江要不要一起合租。


 


或许刚刚到东京的青江还会矜持一下怀疑一下我俩倒底有多熟?但是磨了一年之后,他完全看见那个房租就被俘获了,二话不说,搬起少的可怜的行李,从此成为室友。


 


好在两人光是应付每天的生计就已经精疲力竭,反而一直都没什么冲突——即使他俩的生活习惯完全不同,而且石切丸的神经大条绝对不是偶尔的,青江发现石切丸天生动作不急不缓慢悠悠的——这样抢得到活才有鬼?


 


眼下也是,说是蹭空调,两个人顶着大太阳看了开拍的几个片之后根本不敢耽搁,又马不停蹄的去了一个古装剧的片场等着,然而一到发现不幸已经一大堆人挤在那里了。


 


“青江……哈……哈……青江等等……”石切丸被他抓着手腕跑,压根跑不动,好不容易停下了,撑着膝盖满脸的汗喘着气。青江皱着眉头看着门口的最佳位置已经被占领,磨着牙道:“要准备挤了哦石切丸?”


 


“啊?”石切丸抬起头,擦了一把汗,然后看见青江指着一个地方,接着他苦笑着看见青江指的地方离门很近,但仅够一个人缩手缩脚的站着。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青江已经颇为强硬的拖着他挤进人堆。


 


当然少不了挨骂,但是青江比他这方面强硬的多了。硬是挤出一块两人能挨在一起站好的地方,但是石切丸一站直又是咚的一声脑袋一痛,捂着脑袋嘶的一声向上一看,空调外机装在那里,他要站直肯定就会撞脑袋,只好半弯着腰。


 


“你别说话啊,我听到动静了会拽你一起进去的。”青江倒是显得精神很足,消瘦的身体紧紧贴着墙站着,要不是汗水也从他脖颈上往下流,石切丸或许会错认为青江是一个完全不怕热的人。“真辛苦呢。”他看了一眼被晒得发白的地面,然后被青江汗津津的手捂了一下嘴:“不是叫你别说话?”


 


石切丸点点头,感觉到蒸腾的暑意仿佛要让自己从里到外层层湿透。


 


好在这回运气真的很好,青江没等多久就猛地绷直了身体,然后拽着石切丸的胳膊也不管会不会踩到人,猛地往门前一挤,接着又被向外打开的门砸了个正着,不过没顾着被砸的鼻子,他立刻晃出脑袋来,对着门里面出来的人摆出一个微笑:“笑面青江,乱舞公司的,什么类型的都能接,吊威亚下水替身甚至武打都会一点,这是石切丸,和我一样什么都会。”


 


不愧是冲在第一个,对方看着他无语了几秒,石切丸抱歉的在后面笑了笑,然后对方似乎也是懒得找别人,冲外面喊:“要8个人,进来吧。”


 


青江立刻笑眯眯的往里面挤,吹到空调的一瞬间,两个人都发出一声舒爽的“呼——”然后导演过来道:“你们就是要扮演看到布告然后指指点点的民众,明白吗?去换衣服!”


 


又是没什么露脸机会的群演,青江晃了晃脑袋,从刚刚开始他一直拽着石切丸的手腕,现在终于放开了甩了甩汗:“干完这一票能不能买个新的电扇啊石切丸?”


 


“行啊,但是一周都不能吃肉了。”石切丸跟着导演指的方向走到角落里,那里已经放了几套衣服。他们早就习惯没有试衣间的情况,耻度也被迫锻炼的很高。青江这个时候动作也快,几下脱掉了自己的衣服,赤着上身弯腰去拿戏服,长长的马尾有几缕因为汗水粘在了脊背上,石切丸帮忙伸手去捉掉,就看见青江抖了一下,一边穿衣服一边回头坏笑道:“偷袭我?”


 


“好了没有啊?”导演喊。


 


“回去修理你。”青江冲他挑挑眉毛,随口说了一句,石切丸也赶紧换好,一边把帽子往头上按一边跟着人流走过去——指指点点根本不要什么技术含量,他俩随便一站,就对着布景布告栏开始指。这部剧的男主角匆匆忙忙拨开他们,然后镜头晃到他眼前给特写,男主角冲上去一把撕下布告,回身对他们吼:“看什么!看什么!都散了散了!”


 


于是他们就纷纷散了,导演喊了声卡这一条过,一帮群演呆了还不到五分钟就被遣走,青江经过导演道:“要端茶送水搬器具的吗?”


 


“行吧,那你搬。”导演倒也没在意,青江冲石切丸比划了个耶接着换好自己的衣服,一只手一边提着裤子另一只手勾住石切丸的脖子往下压:“今天下午我看我们可以呆这儿了。”


 


“那挺好的,至少这里凉快。”石切丸将刚穿上的T恤拉平直,青江拍了一下他的脑袋:“你也太迟钝了?你看那边。”


 


石切丸望过去,看到除了一般有的导演、灯光师化妆师等,还有两三个坐在那儿一动不动看着拍戏的人,青江把他的脸掰回来,自己却盯着那边道:“机会哦?我刚刚问需不需要搬东西的,导演说需要,那么那几个人是干嘛的?有可能是别的演艺公司的……”


 


“有可能只是探班呢。”石切丸柔和的说道。


 


青江垂了垂眼睛皱起眉头:“你就不能想点好?”


 


“我倒是想告诉你,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一直去打工的那家肯德基这两天正好暑期工走了缺人哦?”石切丸打击了青江的小期待,青江叹了口气,松开他:“我好歹也是在学校里一直努力拿奖学金的优秀生呢,再这么每天做这些下去,手上豆都要磨出来了哟?”


 


“那个时候就让我来帮你切掉好了。”石切丸冲他笑了一下,然后走过去。青江一旦工作起来是比较老实的,帮忙搬布景,来来回回扛镜头什么的动作都很利索。石切丸没他那么灵活,但是力气大,大道具基本全都交给他。倒是拍的很快,下午4点左右,就只差一条了。


 


似乎是和恋人吵架了的懊悔的女主角瞒着其他人,只和私密的女官一起,半夜跑到神社去许愿的戏码。深夜的神社她本以为所有人都睡了,但没料到年轻的宫司起夜,躲在门后听到了惊天秘密,然后着急的去将这个秘密告诉了深宫内的总管女官,也就是反派。由于这一段主要是女主角内心的体现,也不会很长,神官只需要在门后稍微露出一点眼睛——于是导演的目光又集中在他们两个突然出现的编外成员上。


 


青江注意到了,然后拽了拽身边刚放下一个箱子的石切丸,让他看着导演:“您看吧我俩谁演?”


 


“也不是很长的戏……就你吧。”他指指石切丸:“你壮一点,剪影比较明显,化妆师来给他画个眼妆要看得出是宫司,衣服不用脱了就披一下吧,反正你不用到幕前。”


 


石切丸点点头,青江拍拍他的肩膀,自己退到一边去。化妆的小姑娘走过来按着他坐下,接着抓了抓石切丸的头发:“导演,这家伙发型不错,稍微剪一下可以直接上。”


 


导演便看向石切丸:“你介意剪一下吗?”


 


石切丸当然是不介意,做了个请便的姿势,化妆师就喊了人来,随便拿个纸板垫着,咔嚓几刀下去,石切丸成了齐刘海。


 


青江在阴影处一下子笑了出来,石切丸无奈的看着他瘦削的肩膀在微微抖动着,然后对方把纸板拿掉,对他道:“眼睛闭上。”


 


有人在拿着什么在他眼角画着,他闭着眼睛,听着导演喊道:“那边那个小伙子,你把你后面那套狩衣……对对就是那套,拿过来给他披上。那个……神官君,总而言之你待会儿过来一下我给你讲讲你的部分,大家加把劲,拍完这个今天就可以休息啦。”


 


其他正在休息的演员们发出一阵起哄似的欢呼,青江帮他把衣服拿过来,放在他的膝盖上,饶有趣味的盯着他道:“哎呀,神官大人?”


 


“你挡到光线了。”似乎是化妆师道,青江立刻短促的道了句抱歉,接着又走远了。


 


化妆也不要多久,石切丸能够感觉到自己眼角湿漉漉的,T恤外面套着狩衣去假纸门那边坐好,一边系好帽子的系带。然后等导演喊了开始之后,他等女主角过来,做出打着哈欠经过的模样,接着猛地发现什么,慢慢坐了下来,拉开一点点门缝。


 


镜头给了他一个特写,虽然只有一条门缝,但是能够看见石切丸皱着眉头望着外面,眼角一抹鲜红的隈取,勾的他的眼神看上去都锋利不少。


 


青江一时间盯着屏幕发了会儿呆。


 


女主角捂着脸哭了出来,不再说话了,神官往后退了一点点,门缝中的眼神变得轻蔑,那一抹红随着他眼睛的眯起而越发明显,接着他悄无声息的站起来,走远了,镜头切到另一边,石切丸用宽大的袍袖半遮着脸,依旧只露出一对怀着心思的眼睛,悄声对总管女官耳语了几句。反派的女官露出一个冷笑,接着道:“好……好,你去库房领些赏吧,以后她要是再来,给我盯紧。”


 


石切丸的眼神有些漠然的望着她,但只有一秒,他又很快露出一个微笑来,行了一个礼慢慢后退,这一条就算是拍完了。导演拍了拍手:“好——大家辛苦了!今天可以结束了哦!”


 


石切丸将狩衣和帽子脱下来,放回原处。青江靠在墙上等他,没有人在意他们两个群演是去是留,石切丸带着眼角鲜红的那两抹隈取冲着青江笑笑:“有没有纸巾?我把这个卸了。”


 


“哪儿有啊,总归都是……回去卸。”青江伸手轻轻抹了抹他眼角旁边的地方:“还……挺好看的。”


 


显然不只是他一个人那么想。


 


青江看着刚刚坐着的那些人中间的一个走了过来,站在石切丸的身后,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心开始怦怦跳了起来——明明和他没关系,他却隐约感到一阵激动。


 


“咳……这位先生。”


 


石切丸回过头去:“啊,找我吗?”


 


“我想问一下,你想拍电影吗?”


 


青江猛地拍了一把石切丸的后背,低声道:“我说什么来着?”他的声音是抖的,然而石切丸皱了皱眉头,突然把青江推了出来。


 


“他才是专业的,我只是想找点活干,所以恐怕我没法演好电影这样的程度。”石切丸坚定的道,青江猛地一震,接着打开他的手:“你说什么?你什么意思?”


 


石切丸难得强硬一次,一把捂住了青江的嘴。


 


对面那个有着淡紫色头发的男人愣愣的看了青江一会儿,又看了看石切丸,摇了摇头:“你误会了,我不是来发掘新人的,我不是大导演,我想拍片子但没有钱,我只能用新人,所以你们想拍电影吗?虽然没有钱,但是你们的工资我能保证比……”他反手指着那一堆正在撤掉的布景:“干这个好。”


 


“‘你们’?”青江重复了一边他话里听到的关键。


 


“嗯,看起来你们关系很好,而且我也确实很缺演员,一起来吧,每个月结一次账,如何啊?”


 


石切丸立刻松动了态度,道:“那我们要是做不好,请做好心理准备。”


 


青江这回反过来一手肘打了打石切丸的肚子:“好的,好的,这部片子能顺利上映吗?不,你确实能顺利发出工资吗?”


 


“我叫歌仙兼定,我不知道,总而言之能发几个月就发几个月,这位先生……”他看了看石切丸,然后道:“我觉得你这个妆面十分风雅,仅此而已。”


 


歌仙兼定,听都没听说过的导演。


 


青江拎着新的电扇慢悠悠的和石切丸一起往回程的电车站走,手里捏着歌仙的名片,名片反面写着他们明天该去的地址。


 


“青江,你显得倒是很平静啊,我以为你终于有电影可拍了,会很高兴的呢。”石切丸嚼着便利店买来的饭团,看着青江将名片翻来覆去的看。


 


青江笑了笑:“是啊,我本来是很激动的,如果是一年前的我可能会激动得睡不着也说不定,但是现在——我走出去的一瞬间在想着的已经是‘哇接下来一段时间的收入稳了’,你看,糟糕糟糕,我的情怀怎么被磨成这样。”


 


石切丸知道他的意思,他们都是这样。


 


如果每天都累成这副样子,不要说吵架闹矛盾的力气了,就连互相聊天的力气,有时候也不剩下多少。他和青江一起,住在狭小的小阁楼里,所有一切都是单人设备,强行被他们当成双人的用。每天他和青江抬头不见低头见,连矜持都迅速省了,仿佛最亲密的朋友一样艰难的相互扶持着。


 


然而其实他只知道青江是A校毕业的,青江也只知道他是离家出来找工作的。


 


“这个电扇应该不会再坏了吧?”青江把手里拎的盒子拿到眼前,心疼的看着上面的价格标签,石切丸拍拍他的手:“别看了,至少今天赚的比想象的多,我们不用一周不吃肉,而且没有这个,你确定我们两个睡得着?”


 


“我可是体温很低的,你倒是像个火球。”青江毫不客气的抱怨着——床当然也是单人床被迫当双人床睡,开始还轮流睡地板,然而也不知道那个地板怎么回事,挨紧了一股冲天的霉味,没过一周他俩就默认挤一块儿了。


 


可惜原本挤一起的时候是春天,现在越来越热了。石切丸一口咬掉饭团:“不管怎么说我绝对不会再从床上下去的。”


 


“我也不……哎呀,石切丸,我的手机在震,快帮我看看谁的短信。”


歌仙非常快的给他们发来了剧本。


 


他俩倒是有电脑,只不过都被迫不常用,青江回家了之后抱着笔记本跑到咖啡馆里蹭网,然后才把剧本下载了下来,接着赖在咖啡馆把电脑充满了电,拔了插头回去看单机。


 


“《樱雨》啊……”石切丸和他挨在一块儿,电扇这回有好好的在吹了,即使如此小阁楼里还是闷得慌。青江和他一块儿坐在床上,毫不留情的推了推他的肚皮:“过去点,我看不见了。”


 


石切丸反手看表,晚上九点,接着看了一眼300+M的文件,皱着眉头道:“我觉得我们不一定能在睡觉前看完……”


 


“那就看到困吧,反正歌仙说,这是文艺片。”青江把屏幕的亮度调低,然后关了灯。


 


黑乎乎的阁楼里,只有浓的化不开的暑意还有昏暗的电脑屏幕,他们俩头歪在一起,今天也算是搬了一下午东西,都有些累着了。


 


“能拍完火起来就好了,至少不用愁钱了。”青江懒洋洋的道。


 


“是啊。”石切丸赞同的附和。


 


这个叫樱雨的故事讲的是一个虔诚的神官逐渐堕落的故事,在一个几乎是世外桃源的小镇上,有一个神社,里面有一位品行非常高尚的神官,他容貌俊秀,是不少人的梦中情人,然而他认为太早有这些私念,会妨碍他向神明传达人们的愿望,因此都委婉的拒绝了。


 


然后有一天,有一位风流成性的公子经过这里,他被神官那种高洁的美丽给深深的吸引住了——是的,公子不管性别,只要是美人一概都爱。然后他就向神官大胆的求爱——毫无疑问的也被拒绝了。


 


公子的心里便浮出冷笑来,愈发想看到神官被拖进泥里,污浊不堪的模样。于是便使出了浑身的解数,最终勾引的神官确实难以招架,动了心,狠狠地堕落进风月,公子满意了,看着第二天呆坐于床边的神官,觉得是自己的胜利。


 


结果神官小心的叠好了他的狩衣,指定了后继人,将工作优雅的交接妥帖之后,突然表现的对公子十分热络。公子内心想也不过如此,尝过红尘香艳之后似乎原本看上去不可侵犯的神官也会落俗,就和樱花落到泥里照样和泥水里的其他东西一样脏污的分不清楚。结果公子觉得无趣,要起驾离开的时候,却惊恐的发现自己的侍从们全部死光了。


 


神官微笑着,都未脱掉沾血的衣服,一把拖住公子的手腕,将他朝房间里拖。公子感到恐惧不已,拼命认错,然而神官用沾满鲜血的手抱着他,向他述说着自己终于不用压抑的苦苦爱意——标准的玩坏结局。


 


然而光是剧本,就能让人感觉到有一种妖艳感都要冲破屏幕撞出来了,青江看得头晕目眩,扶住脑袋道:“嘿,石切丸,这好像是三级片。”


 


石切丸早就靠着墙瞌睡了过去——青江一看,都1点了,有了电扇他睡得特别安稳,就留青江一个人感觉复杂的望着这个剧本。


 


有病的结局!色情戏!两个男人!还要妖艳美!为什么这神官不肯正常的谈恋爱结婚啊!为什么最后黑化了啊!他不懂啊!但是给钱啊!


 


他将文档拉到最后,歌仙已经附上了演员表。他们分别的时候已经互相介绍过,然后青江赫然看到这剧的两个主角似乎终于定了下来,其他演员也没几个,一共就寥寥的数人。


 


神官砌君——石切丸


公子珥加理——青江


 


青江两眼发直,又猛地把文档拉上去,看了看这叹为观止的色情擦边球,然后意识到,他这是要和石切丸不仅演吻戏,还要演床戏。


 


“好歹是个姑娘呀。”青江都快苦笑出来,虽然他还懒洋洋的歪在石切丸身上,一点起来的意思都没有,笔记本的电量开始报警了,青江叹了口气合上电脑,放了回去,接着在狭窄的床上躺了下来,一时间睡不着,望着石切丸的脸。


 


但是有钱,有钱就能解决很多问题。他摸了摸石切丸的眼角,那里还残留着一点抹不掉的红色颜料,而且,石切丸某种意义上也挺漂亮的。


 


“不亏不亏。”他温柔的笑了笑。


 


其实他一直有种感觉,石切丸不该过的这么苦,或者说他没必要过的这么苦。


 


当青江很习惯的牺牲自己的生活品质来换取效率的时候,石切丸摆在床头的一点高级茶叶就没断过,辛辛苦苦攒的钱很大一部分都要被这个茶叶吃了,但是每天他早起泡了一杯慢慢的喝下去的时候,看起来无比的气定神闲,有时候看得青江都忍不住到他杯子里讨一口来喝。不仅是这种,很多地方青江都能感觉到石切丸原本过的不是这种累出毛病的日子。


 


然而他通常没有机会,也没有这个理由和力气开口询问。石切丸的脾气很好,青江的也不赖,刚开始有点儿看不顺眼对方的地方,久了也就互相适应了。


————————————————


·总而言之不会写很长


·这电影就是胡来


·随便开的短小脑洞,万一没有日更不出意料一定是我又卡肉了【。


·我本来只是想写个肉一不小心变得这么长【。

评论

热度(430)